? 第51章:他叫李随风-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1章:他叫李随风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55Ctrl+D 收藏本站



北方的山林里,基本没有个头太大的野果,那东西也不顶饿,孙易把主意打到了兔子的身上,特别是在他看到一个兔子洞的时候,看看四周的痕迹,大雨压倒了不少青草,但是兔子压倒的完全不一样,可以辨断出,这里头藏的兔子至少有五六斤重,再加上这些蛤蟆,够两个混个饱了。

都说狡兔有三窟,这话一点不假,孙易在四周转转,就找到了三个出口,用石头压好了,只留下其中的一个。

弄了点干草,放在洞口处点了,再压上湿草,顿时一股深烟升腾了起来。

孙易鼓起气,向洞里吹烟,他的肺活量出奇地大,一口气就吹上一分多钟,大量的浓烟涌进了兔子洞里。

听到了里头传来的动静,孙易也做好了准备,一条白里夹着黄的影子一闪窜了出来,孙易一伸手,把它从空中拍了下去,情急之下下手有点重,明显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一只体形肥硕的大兔子被孙易一巴掌就打断了颈骨。

北方的兔子,可不是一般的兔子,而是雪兔,还是三级保护动物呢,前些年打得狠了,几乎绝迹了,这些年,人口外流,山林里的野物才算是恢复了一些。

现在吃饱自己的肚子要紧,至于是不是保护动物,考虑的已经不多了。

兔子是一种很奇怪的肉食,如果放到地上处理,就会有一股土腥味,跟什么东西碰在一起,就是什么味道,所以孙易直接就把它挂到了树上,扒了皮,再去了内脏,带着粉粉的兔子肉回去了。

至于那些蛤蟆,直接取肥硕的大腿,这个季节的蛤蟆吃得满肚子都是虫子,比较脏,好处就是特别的肥硕,二十只蛤蟆,光大腿就能出将近半斤的肉。

用晒干的柴点了火,等火烧得差不多了,烟气变少的时候,再把兔子串到树枝上,架到火头上头烘烧着。

蛤蟆腿去了皮,白白嫩嫩的蛤蟆肉吊在火边上烤着,身上没带别的调料,只有一些用来补充盐份,放在水里喝的盐,四处找找,果然找到了几颗苏子,这种植物有着扁圆形的叶子,味道有些像大料,是一种好调料,就是吃多了嘴麻。

香香喷喷的蛤蟆肉两人分着吃了,根本就不顶什么事,幸好还有一只兔子。

北方的夏季,白天热得出奇,但是到了晚上,哪怕是盛夏的时候,也透着凉意,何况现在已经是晚夏了,如果吃不饱,没有食物提供热量的话,这一晚上又湿又冷,可是很难熬的。

做为主食的兔子在火上烘烤了近两个小时,不时地用小刀再划上几刀,洒上盐水,裹上苏子叶,散发着一股浓浓的异香。

柳双双抿着衣服跪坐在火堆边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被烤得金黄的肥硕兔子,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好喽,可以吃啦!”看着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再不吃天就黑了。

兔子取下来先凉一凉,然后放到了一张宽大的叶子上,用小刀先切了一条兔子腿递给柳双双,柳双双一边吃一边不停地吹着气,还有些烫。

看着她小嘴紧着嚼动着,透着一股可爱劲,孙易也很有成就感。

两人吃得满嘴满手都是油,直到把兔子吃得只剩下个骨架,孙易搓了搓手,嘿嘿地笑道:“小丫头,让你少吃点你不干,主菜这才刚来!”

说着,把兔子剥开,内膛里放着孙易刚刚采出来的蕨菜,蕨菜已经浸满了兔子烤出来的油脂,一股浓浓的异香气,还有山林特有的清香气,两种截然不同的香气混合在一起,绝对能勾起人的食欲来。

蕨菜这几年不太值钱了,所以采的人也不是那么多,多是自己家吃才会采上一些,价格也没有蓝莓那么高,据说是因为蕨菜里头有什么致癌物。

对于这种说法,孙易持着不屑的态度,致癌物再多,能有地沟油,化工品的致癌物多吗?都是那些专家吃饱了撑的才搞出这么些理论来。

两人用树枝做筷子,把这些蕨菜又一扫而空,柳双双吃完了,把筷子一扔,扑通一下就躺到了雨衣上,摸着自己还显得平平的小肚子哼哼着,“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撑死了!”

“哈哈,下回有机会,咱们接着这么吃!”孙易笑道,起身把那些碎骨头,连同地面上掉落的油脂一起清理了一下,然后挖了一个坑埋了起来,这玩意的味道太香了,万一把山里的野物引来就坏了,虽说近年野兽少了很多,但是偶尔还能听人说遇到过野狼,北方的狼因为生存环境的原因,显得格外的凶悍。

再歇上一会,天已经透着蒙蒙的黑暗了,黑暗降临,身处在这片毫无人际的山林里,显得格外的恐怖,耳中听得那些鸟儿怪异的叫声,特别是一种鸟,会突然发出一种大吼似的叫声,就像要刻意吓人一跳似的。

还有硕大的雀鹰,张着一双大翅膀,夹着风声从不远处飞过,烈烈做响,就连孙易都有些胆颤,别看他从小在山里长大,可极少在山里过夜,偶有的几次,还是有老孙头领着,那个时候,他的年纪还小。

但是在柳双双的面前,他必须要保持一个大哥的形象,如果连他也慌了,那柳双双还不被吓死。

领着柳双双在混浊的大河边上坐了一会,借着还没有完全黑透的夜色看了看河水,已经消退一尺多了,明天早上,肯定能过河了。

又割了一些青草,铺到了狭小的木楞子里头,铺了厚厚的一层,再把雨衣铺里面一套,剩下的一套盖在身上,夜色微凉,盖上雨衣都不会觉得热,甚至还有些寒意。

孙易把生存刀就放在身边,万一出了事,也好有个趁手的武器,就是这小刀短了点,刀刃才十公分而已,很难给人安全感,孙易决定回去就用钢锯自己做一把猎刀,以后进山一定要带上。

柳双双打了几个寒颤,这个时候也顾不得羞了,向孙易的怀里又挤了挤,孙易把雨衣向她那边再铺了一下,然后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

为了压住心头的躁火,孙易没话找着话,“双双,你的伤还疼不疼了?”

“不疼了,没有太大的感觉,这条蛇真的没有毒,要不然的话我绝撑不到现在!你吸毒血,是不是……”

“傻丫头,少胡思乱想,哥不是那种人!”孙易赶紧解释,“就算是没有毒,蛇牙也有各种细菌,我们没有条件,只能把残血吸出来的,否则的话伤口会红肿,一时半会都不会好!”

“其实……其实就算是的话,我也不会怪你的!”柳双双用蚊子般的声音轻声道,又向他的怀里挤了挤

二人处于山中,天已经黑了,到了晚上,天气还有些阴,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除了听着彼此的呼吸声,哪怕眼睛凑到一块都看不到对方。

在木楞子外面,就是清晰可闻的虫鸣声,还有啮齿类的小动物刷刷地快步跑过,偶尔还能听到极其轻微的打斗声,也不知是黄鼠狼还是猫头鹰在捕食,他们睡下了,但是山林里其它生物却忙了起来。

寂静的夜里,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听着彼此的心跳,两人的心跳都不正常,孙易的心跳像是在擂鼓,咚咚做响,柳双双的心跳像在调皮地跳着皮筋,扑通扑通的快极了。

虽然相识的时间不长,但是对彼此都没有恶感,在孙易看来,柳双双娇羞漂亮,话不多但是却可爱。

在柳双双看来,这是一个敢于和黑瞎子搏斗的真男人,从小没有父爱,现在碰到况天生这么一个雄性气息十足的男人,那种打心底的安全感让她久久不能平静。

柳双双动了动身子,贴得更近了一些,在孙易的耳朵用极低的声音道:“哥,如果……如果你想的话,可以……”

孙易深深地吸了口气,抽身退了出来,把雨衣给她好好地盖了一下,“乖乖的别动,别把这点热乎气放没了,我去添点火,有蚊子了!”

孙易出了木头愣子,给围在四周的三个快要熄灭的火堆加了一些干柴,再压上一些青草,捂得严严实实,这样可以一直冒轻烟却不熄灭。

做完了这一切,看了看隐约出现在火光中的木头楞子,孙易深深地吸了几口气,面对这种事,自己可不是意志坚定的人,柳双双要是再有点小动作,哪怕是无意的动作,自己说不定也会失控。

“哥,你在干嘛?”身后响起了轻轻的声音,孙易吓得身体一抖扭头道:“你走路怎么没声音!”

“我害怕!”柳双双低声道,像是犯了什么错误……

###第35章:孙大哥在,不会有事!

孙易是被蚊子给咬起来,外头的火已经灭了,天色也大亮,看看表,已经早上五点多了,柳双双还睡得香,孙易悄悄地出去,把火堆又点了起来,轻烟升起,把这里的蚊虫全部赶走了。

伸着脖子向大河的方向看了看,涨起的河水已经退得差不多,河流还有些急,比从前也高一半尺,但是趟过去不成问题了。

回到木楞子里,柳双双已经醒了,一双大眼睛闪闪地看着孙易,突然脸一红,又把头埋了下去。

“我看看你的伤,希望不要发炎才好!”孙易有些担心地道,昨天晚上黑糊糊的,碰到了伤口,希望不会闯下什么祸事来。

柳双双红着脸低着头,却没有拒绝先看伤口,让孙易觉得吃惊的是,咬得很深的伤口,竟然只剩下了一点红红的伤痕,伸手碰了碰,只有一丁点的隐痛,一夜就好得差不多了,这伤势恢复的速度跟自己都差不多了。

孙易忍不住把唇落在了她圆润的膝盖上,柳双双咬着嘴唇嗯了一声,身体微颤着,保持着不动的姿势。

孙易搂着柳双双,身体紧紧地贴着,盖着雨衣,里面却什么都没有,坚持着没有发生更深层次的关系,他想也就止步于此是最好的。

太阳已经升起来,太阳一升,温度就开始上升,两人也休息好了,大河的上游,似乎还有人影在晃动着,柳双双一夜没有回家,柳母肯定要担心上火。

两人把东西都扔了,过河也好过了,孙易扛着柳双双不到百斤的身体,趟着快达到胸口的河水过了河,向上流走了一小段,迎面就看到了脸色苍白,目光散乱的柳母。

柳母看到柳双双还有些不敢置信,扑了上来,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在她的身后,还跟着几名东沟村的村民,都是好心表来帮自己找女儿的,只是昨夜河水太急太深,谁也不敢冒然下河。

孙易有些尴尬地笑道:“昨天的雨太急,水涨得也快,我们紧赶慢赶也没有来得及,就在对岸对付了一夜!”

“妈,我没事的,有孙大哥在,不会有事的!”柳双双也好言好语地哄着柳母。

柳母哭了一阵,总算是平静了下来,然后诚心诚意地向孙易道谢,孙易赶紧摆手,真的说来,还是自己占了便宜,这么漂亮的小妹子,什么都做了,就差最后那一步了,这便宜可占大了。

一行人沿着林间小路回了村,孙易招呼他们到自家坐坐,可谁都没去,匆匆地又回了村,特别是柳母,更是急迫。

孙易也就由着他们去了,吃了早餐,时间还早,正好把这几天积攒下来的蓝莓送到林市去卖。

趁着天早,修了摩托车,然后骑摩托去镇里,满满的十大筐,差不多有一千斤的样子,摩托车驮不了,只能去找刘老四借面包车。

这一边,柳母带着柳双双回了家,这口气一松,躺在炕上缓了好久才勉强能下地,柳双双做了早饭,侍候着母亲吃了,自己也吃了一口,可是怎么吃都味同嚼蜡,满脑子想的都是昨天晚上,还有今天早上,羞得脸都变得火热。

“宝贝闺女,你告诉妈,你们昨天住一起,有没有……”知女莫过母,见柳双双的脸色泛红,这明显是桃花起啊,更加担忧了。

“妈,你放心吧,孙大哥是个顶好的人,没有对我做那种事!”柳双双一口否定,从不撒谎的孩子撒起谎来,极其自然,她在心里是这么告诉自己的,那种事肯定是没有发生,但是这种事情,但是绝不能说。

“真的?”柳母打量着柳双双,“你起来走两步!”

这还是柳母第一次不信任自己,如果放在从前的话,柳双双肯定会很伤心,但是现在根本就顾不得,为了取信母亲,站了起来快走几步,还原地的跳了几下,“你怎么就不相信呢,你女儿也不是那种人啊!”

“嗯嗯,知道你是我的好女儿!”柳母总算是放下心来,然后悄悄地道:“孙易人是挺好,不过我听说,他可是跟沟谷村老杜家的闺女有点事,你可别掺和进去,专心学习,将来考个好大学,妈就是死了也能闭上眼了!”

“妈,别胡说,等我考上了大学,就勤工俭学,咱们俩把那个男人欠下的债还完了,以后还要过好日子呢!”柳双双搂着母亲的脖子撒着娇,这些话也让柳母心怀大慰,心情都好了不少。

孙易借了面包车,把货都装上,临走的时候想起来了,万一那个杨经理不在自己可就抓瞎了,翻出名片打了过去。

才响了不到两声杨经理就接了电话,孙易把事一说,杨经理热情得不得了,“啊呀,兄弟,哪还用得着你亲自送啊,我带着钱,亲自带车去取货!”

“别别,那样我过意不去,我还是去一趟吧,都装好车了!”孙易赶紧道,他就是这样的人,别人对他热情一分,他能还回去两分,如果像武谷那样霸道的,哥们也不怕事,大不了干一场。

孙易开车直奔市里,怕颠烂了车里的果子,特意把车开得很慢,用了两个多小时才走完这百多公里,面包车开着是挺不错,有了钱自己也买一辆。

到了北方果品的时候,胖乎乎的杨经理脸上堆满了笑,老远就伸出手来,“兄弟你也真是的,自家哥们还这么客气,下回我派车去取!”

“没多少东西,再让跑一趟,更过意不去!”孙易说着打开了后门,一筐筐地向外端着果子,指甲盖大小的蓝莓果还蒙着一层薄薄的白霜,只有一小部分出现了破损。

“好果子,一般人送来的果子多多少少都会掺些叶子,或是颠得烂了一些,兄弟这果子跟新摘似的!”杨经理说着抓了一把扔进嘴里,吃得舌头瓦蓝。

“行,二十块一斤,上称!”杨经理亲自出马,称了重,十大筐,九百三十斤,杨经理一挥手,就按一千斤,凑个整数算了。

孙易哪里会占这种便宜,二十块一斤啊,这可是高价了,一千斤可是小两万块呢,赶紧摆手。

本书首发于看书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