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一个人就放翻了六个!-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0章:一个人就放翻了六个!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50Ctrl+D 收藏本站



等女儿吃完了饭,帮她弄好了洗澡水,当女儿擦着头发走进屋的时候,柳母已经斟酌好了用词。

“闺女啊,那个孙易……嗯……帮咱帮得挺多的,回头咱用这些钱多买些东西给送去,妈亲自去,表达一下感谢。

你还年青,又处于青春期,所以,有些事情要注意一下,千万不能一时冲动,然后害了自己!知道吗?”

“妈,你说什么呐!”柳双双红着脸抗议着。

“妈说什么还不都是为了你好!”柳母故做生气地样子道。

柳双双搂着母亲的脖子,腻着声音道:“好啦好啦,只有妈妈对我最好了,我肯定听你的话!”

“乖孩子!”柳母的心中,依然有担忧,但是女儿年纪大了,也不能说得太深,怕伤着她,女儿性格内向,只有在自己的面前,才会展现出小女儿一面来,或许,还有那个孙易。

每每想到这里,柳母的心里都不太舒服,却不得不强行忍住。

第二天,柳双双早早地就起来了,虽然睡得时间不长,但是精神却很饱满,柳母也起来给做早饭,连起了两天早,本就身子弱的柳母脸色苍白,额头已经出现了虚汗。

“妈,你别忙了,我来吧,今天你别送我了,我自己去就行!”柳双双一边换着劳动服一边道。

“嗯,不送了,这身体啊,越来越差了,妈最后怕是还要拖累了你!”柳母一脸愁容地叹道。

“等我多赚点钱,领你去市里看看医生,吃些中药调理一下应该会好些!”柳双双穿好了衣服,戴了帽子,柳母也盛好了饭,看天色阴沉,又把雨衣拿出放在筐里装好。

柳双双骑着自行车匆匆地向沟谷村赶去,到孙易家的时候,他已经准备完了,两人碰头,相视一笑,似乎一切都在不言中,柳双双平时不太爱说话,可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却像是会说话一样。

照例像从前那样,扛着柳双双趟过了大河,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到了蓝莓林那里,放下手上的东西就开始干活了。

柳双双一边干活,一边不停地向远望眺望着,隔着远远地道:“哥,咋不见那两只黑瞎子呢?”

“见它们干啥!咱这点东西不够它们一口吃的!”孙易高声道,趟着灌木丛走了出来,把小筐里的蓝莓倒进了大筐里。

一个上午,就装满了两大筐,还帮着柳双双倒了两筐进去,当然是偷偷干的,这小丫头自尊心强得厉害,被她看见,肯定不会同意。

一个上午,天都是阴沉沉的,而且云层也越来越厚,一直都没有出太阳,天气闷热中还夹着几丝凉风。

今天不用雨衣支棚子了,直接就铺在草地上,柳双双拿出了饭食,除了米饭之外,还有醋溜白菜,里头还有很多肉片,柳双双把肉片挑给孙易,而孙易则把自己炒的土豆丝分她一半。

孙易一边吃着饭一边抬头看着天,同时深深地嗅了几口,热天气里夹凉风,而且嗅出淡淡的腥气,这是要下雨了。

看着天边厚厚的云层,孙易的脸色变得严峻了起来,不远处的小河,河水已经微微有些混浊了。

“小双,快点吃,吃完我们就走!”孙易道。

柳双双有些不舍地道:“啊!可是还有一个筐是空着的……”

孙易苦笑了一下道:“你这小丫头,这会怎么这么财迷,看看天气,怕是要下雨了,而且这场雨还不能小,控山水一下来,大河涨水,咱们两个可全都回不去了,非在山上困上三两天不可!”

柳双双一吐舌头,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山区里一旦下起了大雨,特别是从上游开始下雨的话,山体上的水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倾泄而下,汇入大小河流当中,水位在几个小时之内就能上涨一米左右。

但是山里的水来得快,去得也快,短的时候用不上一天水就会消退,山里人早就看习惯了,所以也不当一回事,可跑山不一样,一旦被困在山里,若是短时间水位消退还行,如果大雨下起来没完,困在山中简直就是灾难。

匆匆地吃了口饭,收拾了一下,今天只有往天的一半,所以拉起来也轻巧。

两人刚刚出发,天上就开始掉下雨丝来,滚滚的雷声也从天外传来,不时地划过一道狰狞的闪电,再响起一声炸雷,一点白吓得冲着空中汪汪地叫个不停。

雨水也越来越大,二人赶紧穿上了雨衣,一点白也被抱进了怀里,再向雨来的西面望去,孙易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就连柳双双都惊慌地拉住了孙易的衣服。

只见天边一片白茫茫,如同瀑布一样的东西向他们疾速推了过来。

“坏了,是冰雹!”孙易惊呼了一声,赶紧拿过一个空的大筐,一把将柳双双紧紧地搂进了怀里,把大筐向头上一扣就蹲了下去,硕大的筐子倒扣着把他们保护到了里头。

夹着一阵暴风般的啸响声,大姆指头大小的冰雹像是从天上直接倒下来的一样,砸得筐子咚咚做响,若不是有筐子护着,他们非被砸得满头包不可。

柳双双躲在孙易的怀里,身体直颤,在天地之威面前,那种渺小的感觉让人产生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只有躲进这温暖宽大的怀里,才会有一些安全感。

夏日的冰雹来得快去得也快,不到十分钟,冰雹就一扫而过,在地面上留下了三指厚的一片小冰球,跟着,就是瓢泼的大雨劈头盖脸的砸过来,天地一片白茫茫的,让人分不清东南西北。

幸好这条路已经走熟了,孙易一手拖着柳双双,一手拽着身后的爬犁艰难地向山外走。

走了一段孙易停了下来,“不行,这些东西不能要了,我们必须尽快赶回去,要不然的话大河水位上涨,我们都要被困住!”孙易松了绳子,也不管爬犁了,柳双双这会完全被大雨拍懵了,孙易说什么是什么。

孙易把柳双双向肩头一扛,快步行走了起来,一点白很乖巧地趴在他的怀里一动也不动。

路况复杂,再加上大雨砸起的一片烟雨朦胧,根本就看不清道路,空有一身力气,也无法加快速度。

孙易背着柳双双在丛林里走了一个小时,大雨丝毫不见减小,孙易的心更沉了,所过的小河,水位开始上涨,当他趟到第三条小河的时候,原本只有膝盖的河水,现在已经淹到腰间了,小河都这么多的水,更别提大河了。

艰难地赶到了大河边上,果然,混浊的河水卷起尺高的浪头,咆哮着向下游卷去,不时地还有一些枯木在河水里浮沉着。

孙易领着柳双双站在高处,眼看着河水一点点的上涨,一点办法都没有,水性再好的人,也不敢在这种疯狂上涨的河水里凫水。

“完蛋了,我们两个被困住了!希望这雨能早点停!”孙易看着虽有减少,仍然下个不停的大雨脸色有些发苦。

“哥,我们怎么办?怎么办啊!”柳双双完全没了主意。

“先弄个避雨的地方!我们再向高处走走!”孙易拉着柳双双的手,向更高的地方走了一段,丛林的林地里,到处都是水,浅的地方没过脚面,深的地方甚至都到了膝盖。

孙易选了一个稍高些的小土堆,把上面的青草全都压平,至少这地方不会堆积太多的水。

用雨裤把一点白裹好,然后顶着风雨捡了一些手臂粗的木杆,柳双双一步都不敢离开,紧紧地跟着孙易在林子里折着枝条。

五六根木杆被收集了起来,手上没有太多的工具,只能把这些木杆的一端用树皮绑起来,然后再撑起来,形成了一个锥形的支架,少数民族鄂伦春族传统的木头愣子就是这个模样的。

雨中的风太大了,一边向木头愣子上铺着阔叶杂木的树枝,一边用树皮进行捆绑,忙了半个多小时,总算是初见一点雏形。

躲进这个木头愣子里,外头下个大雨,里面下着中雨,好歹雨水已经小了一些,身上穿着雨衣,可也挡不住这场大雨,两人从里到外,全都湿透了。

大雨在下午三点多的时候,终于停了,天空厚厚的乌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东飘去,一缕阳光洒了下来,天地为之一清,大雨过后的山林,散发着一股浓重的清新味道,还有浓浓的湿气,深深地吸上一口,都觉得全身舒爽,可惜全身湿透就不太爽了。

大雨过后的清凉仅仅维持了片刻,就被太阳的炎热所取代,走到林边,大河里的河水仍然混浊,翻涌着,不时了出现几个两三米宽的大旋涡,把人腰那么粗的枯木直接卷进了河底,孙易彻底放弃了扎茷子过河的打算,一旦在河水上翻了船,两人的小命都要交待进去。

估摸着这场大水,至少也要明天才能退去,现在急也没用,不如先把衣服弄干,再储备一些柴火,到了晚上,如果没有火薰点烟的话,光那些蚊子,小咬和瞎蠓都能要了人的命,吸血也能把人吸死。

脱了雨衣放到草地上晾晒,身上还在滴着水,柳双双占据了窝棚的另一侧,孙易在这一侧,两人开始脱衣服,用木杆挑了进行晾晒。

听着不到两米外簌簌的脱衣服声,再想到柳双双精致的眉目,还有纤细的身材,孙易的心跳都加速了,可是一想到这种事,整个人都觉得有很重的罪恶感。

孙易强自镇定着,高声道:“双双,把你的衣服扔过来,我帮你拧干!”

另一侧,只穿着内衣,正在拧水的柳双双一愣,脸孔一下子变得通红,不过还是听话地把衣服从棚子顶上扔了过去,扔裤子的时候,一阵微风吹过,裤子偏了方向,正掉在棚子的后面。

“我去捡!”孙易道。

“等等!”柳双双赶紧拿起了雨衣遮挡着自己。

不到半个小时,衣服就都干了,孙易把衣服抛了回去,自己也穿好,然后开始领着柳双双四处搜寻干柴,林间的草枝的雨水已经在短时间内蒸发干净了,但是在阴暗处,仍然水气浓重,一不小心,还会踩进齐膝的水坑里,两人大腿往下,就没有干爽过。

当太阳接近山顶的时候,总算收集了足够多的干柴,把这些干柴摊开晾晒,到了晚上起蚊虫的时候,也差不多该干了。

两个坐在河边看着混浊的河水翻腾着,孙易注意到,河水已经开始渐退,比刚下大雨的时候退了差不多半尺,这水退得比他预计的还要快一些。

旁边的柳双双看了会夕阳,身子在不停地扭动着。

“怎么了?”孙易问道。

“我……我想上厕所!”

“那就去啊,随便找个地方就解决了!我保证不回头偷看!”孙易笑道。

柳双双羞红了脸,轻轻地一点头,快步向后面跑去,一口气跑出五十多米远,已经完全被林木蒿草遮挡,这才放下心来。

寻了一个草矮的地方,柳双双不停地向前移着脚,突然一脚踩在一根两指粗的枯枝上,踩上去软软的。

然后,就看到一道灰黑色的长条形刷地一下弹了起来,然后大腿一疼,痛呼了一声,伸手拍打着,滑滑腻腻的,竟然是一条足有近一米长的蛇,这条蛇咬着柳双双白嫩的大腿内侧不松口,直到拍了几下,才松了口,身子一扭,消失在草丛里。

听到柳双双惊呼声的时候,孙易就弹跳了起来,像一匹野马一样冲进了树林里,林中不时还有各种蔓藤拦路,孙易跟跟跄跄,速度却奇快,不到十秒就奔到了柳双双的跟前。

“我被蛇咬了!”柳双双皱着眉头,手捂着大腿。

“什么!”孙易一惊,山里蛇多,不过一般都挺怕人的,棍子一扫就能惊开,极少发生蛇主动攻击人的情况,这山里毒蛇不多,也不是没有,万一被毒蛇咬上一口,再加上被大水阻隔,可要了人命了!

“我看看,有没有毒!”孙易赶紧抢了过来,“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哥……我……我冷!我会不会死?”柳双双带着淡淡的泣音道。

“有哥在,你怎么会死!”孙易半蹲了下去,想要拿开她的手,可是柳双双仍然死死地捂着,一些血丝从指缝中流出。

“快松手,让我看看!”

“可是……可是咬在了这个地方!”柳双双眼中含泪,哭音更重了。

“唉呀,都这个时候了,还管在什么地方!不管有没有毒,一定要把毒血吸出来,否则的话感染了可就麻烦了!”孙易怒声道,半强硬地挪开了柳双双的手。

看着半排蛇咬后的血洞,里面流出来的血还算鲜红,孙易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还好,看样子没有毒,但是残血一定要吸出来,可能有些疼,你忍住了!”

“我要把残血吸出来,疼的话你忍一忍!”孙易道。

孙易一口口地向外吸着毒血,柳双双的拳头紧紧地握着,身体轻轻地颤着。

吸完毒后,孙易把太阳下晒了好一阵子的背心拿了过来,扯成布条当做绷带来使用,又挖了两颗体形硕大的婆婆丁,也就是蒲公英,在石头上捣烂。

婆婆丁味苦,具有清热去火解毒的功效,现在用来倒也正好。

把她的伤裹好,孙易起身向一边退去,转过身,望着太阳落山的方向。

柳双双软手软脚在穿好了衣服,呼吸都粗重了起来,“哥,我……”

“怎么?哪里不舒服?”孙易回过身来,柳双双的嘴唇都被他咬得泛白了,看着让人心疼。

“我身上有些软!没力气!”柳双双道,“我是不是真的中毒了?”

孙易想笑,却忍住了,肯定是没有中毒的。

“好好休息吧,过了这一夜,我们就能回去了!”孙易道。

这时,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了,天色渐暗,他们中午剩下的饭菜被一场大雨给浇成了粥,没法吃了。

“饿了吧,你和一点白在这里等着,我去弄点吃的回来!”孙易笑道。

“我……我害怕!”柳双双坐在雨衣上,一点白趴在她的旁边,不停地哼叽着。

“放心,我不会往远了走,就在近前!”孙易四下望了望,选择了深林处。

山林里从来都不缺少吃的,特别是这个季节肥硕的大蛤蟆,一个个都有拳头般大,看着林间低飞的鸟,孙易有些可惜,下次一定要带上弹弓子,他打弹弓可是一绝,指哪打哪,十几米之内,偏差不超过两厘米,小时候从没有谁能在弹弓的准头上超过他。

孙易逮了二十多只肥硕的大蛤蟆,用柳条临时编了一个三扁四不圆的篓子装着,大河涨水,逮鱼就别想了,混浊的河水里别想抓到鱼。

看书网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