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王老五犯病了!-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9章:王老五犯病了!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45Ctrl+D 收藏本站



“没事,肯定淹不着!啊……”柳双双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孙易搭着腿弯处扛到了肩头,两人嬉笑着向河水里趟了过去。

过了河,孙易用筐挡着,把内裤脱下拧干,清晨的河水格外的凉,小家伙都快抽抽得缩进小腹里头去了。

匆匆地处理完,穿好了衣服,取出泡着蚂蚁的酒喝了一口,递给柳双双,柳双双看着里头飘着一层黑糊糊的蚂蚁一咧嘴,说啥也不肯喝。

从前都是自己一个人独行,这回还有个小妹妹陪着,而且在走到难走的地方时,还能摸摸柔嫩的小手,甚至搭上一把小嫩腰,不知不觉的,两个小时的路就走完了,看着那一大片的蓝莓,孙易叭哒几下嘴,“今天怎么走得这么快呢?”

“一个半小时,不快了!”柳双双没往多了想,接口道,放下了东西就准备干活了。

一个上午,在两个闷头干活中渡过了,到了晌午准备吃饭,刚刚把饭盒拿出来,一点白在草丛里飞快地跑来,不停地叫着。

孙易霍地一下站了起来,吓得柳双双差点把手里的饭盒打翻。

放下饭盒,站起来手搭凉棚向远处看,柳双双的小脸立刻就变得刹白,不远处,两大坨黑糊糊的影子向这里走了过来,其中一个体形颇大,胸前还有白毛,另一个体形稍小一些,通体乌黑,没有一丝的杂毛,昨天被打跑的那只黑瞎子竟然带着伴回来了。

“快跑快跑!”柳双双拉着孙易就要跑,可是一拉没拉动,差点把她闪个跟头。

“还能往哪跑,这地方是咱们的,这两个黑瞎子这是要抢地盘啊,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这事绝不能就这么完了,双双,你带着一点白去那边爬树上去,我对付这两只黑瞎子!”孙易怒气冲冲地道。

这男人一怒起来,让柳双双的心跳都加速了,不发火的男人还叫男人吗?这个男人发起火来,格外的勇武,格外的高大。

柳双双抱过一点白,捡起了筐里的绳子,“我哪也不去,就等着帮你绑黑瞎子!有你在,肯定不会有事!”

“这可是两头啊!”孙易也有些心惊。

“不怕,打不过我可以跑!”柳双双的脸色苍白,却还固执地站在原地,不肯扔下孙易独自逃跑。

孙易估摸了一下,就算打不过,自己扛起柳双双来,也能跑进小树林,进了小树林,黑瞎子速度就会放慢,正好可以让自己甩开它们,冲进树林里爬上大树,就是有些风险。

人家姑娘都肯跟自己同甘共苦,自己还装什么大瓣蒜。

想到这里,孙易很爽快地大笑了起来,“好姑娘,就在这里等着,看哥怎么大战两头黑瞎子!”

孙易说着,用力地敲敲胸口,发出的擂鼓般的鸣响声,昨天跟那头公熊打了一架,还打赢了,今天碰到两只,虽有惊惧,却不像昨天那么严重,毕竟哥曾经赢过。

大公熊人立了起来,张着大嘴巴子,发出低沉的咆哮声,似乎是在回应着他的挑衅。

那头母熊也站了起来,发出低沉的吼叫声,双方相距不过二十米远,同时向对方狂吼着,用声音证明自己的强大。

孙易的血都要烧了起来,跟人打架算什么,还要收着敛着,生怕哪一下打出人命官司来,现在在山里,处于一种原始的环境里,面对的又是森林里最强大的野兽之一,这才是战斗,这才是男人的战斗。

晃了晃膀子,甩掉了身上的迷彩外套,里头是一件工字背心,身上的肌肉鼓动着,把背心崩得紧紧的。

孙易率先发动了进攻,此时的就像一只大猩猩一样不停地敲击着自己的胸膛,显示着自己的强大。

两头黑瞎子咆哮着,四肢着地冲了上来,张着大嘴,满嘴的利齿闪亮。

就在双方将要正面冲撞的时候,母熊一探头,就向孙易的大腿上咬了过来,公熊则人立而起,夹着风声挥出一巴掌。

孙易的胆子极大,面对两头黑熊的攻击,这一瞬间,似乎时间都被放慢了样,弯腰低头,然后伸手一按,按在了母熊探过来的大脑袋上,借力一个鱼跃,从大公熊的爪子下窜了过去,刷地一下就没了影子。

两头黑熊一愣,然后把目光放到了远处的柳双双身上,还不等它们动身呢,身后风声响起,孙易快步冲了过来,横身就是一膀子撞到了大公熊的腰侧。

这熊跟人是不一样,换成一般人,被孙易全力撞这么一下子,不飞出十几米远,都对不起他的力气,可是这大公熊被撞得倒地骨碌了几圈就没事了。

撞开了大公熊,孙易借着反震力又扑向了那头母熊,窜到她的后背上,倾斜着身子翻了过去,脚在地上一撑,全身一起发力,巨大的力量似乎从大地一直窜到了后脑。

一声怒喝,这头至少也有三四百斤重的母熊被孙易拦腰抱了起来就摔了出去,落地发出扑通一声巨响,还有一声熊的低声惨叫。

大公熊见老婆受创,怒吼一声再一次冲了上来,孙易一低头就撞进了它的怀里头,头顶着它的下巴让它无法噬咬自己,双臂紧紧地抱着它的腰背,让它的两只爪掌也无法拍到自己,就在这里支起了黄瓜架。

“小心身后!”柳双双把手拢在嘴前大声叫了起来。

不用问也知道,是那头母熊又追了上来,想帮上一把。

孙易的身体突然微微一侧,一只脚探了出去,下了一个三岁小孩都会的腿绊,手臂一扭,被挡住了腿的大公熊咚的一声就栽倒了下去。

孙易一个骨碌,从大公熊的肚子上翻滚了过去,扑来的母熊刹不住,绊到了公熊的身上,一下子就跄了出去,还没等摔倒,就被孙易抓着前肢给抡了起来,重重地摔在倒地不起的公熊身上。

勾过它的爪子,把母熊的前肢当成了绳子,困住了公熊。

“绳子!”孙易大声叫道。

柳双双小脸通红地快步跑了过来,兴奋到了极点,一点白汪汪地叫着也冲了过来,离得远远地冲两只熊叫个不停,小家伙倒是挺有胆色的。

“怎么捆?”今天柳双双冷静多了,两头熊的咆哮都没有吓住她,她可是亲眼看着孙大哥把两头熊放翻了,这种事情,又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她对孙大哥这会信心都要爆棚了。

“拦腰捆,捆结实点,把这两个绑一块,看它们还怎么挣开!”孙易叫道。

柳双双点着小脑袋,嗯嗯了两声,兜过绳子,小心地让过了它们的爪子,拦腰把绳子穿过去,紧紧地系着绳子,把吃奶劲都使出来了,还大着胆子踩着母熊的后背发力,小脸胀得通红,额头都见汗了,终于把两头熊给绑到了一块。

孙易一松手,一个骨碌就闪开了,两头脸贴着脸被绑在一起的黑瞎子根本就没法动弹,嗷嗷直叫唤。

“现在怎么办?”柳双双道,这两头熊绑上容易,想要松绑可就难了,总不能杀熊吧,这东西可是保护动物,真要是杀了,会惹出大麻烦的。

孙易也有些犯愁,低头看看自己还在抖个不停的双手苦笑了一下,“凉拌,先让它们冷静冷静!”

孙易说着就要站起来,可是腿上一软,又坐了回去,刚刚战斗的时候,肾上腺素剧烈分泌,让他的战斗力直升几个台阶,可是现在打完了,后遗症就出现了,全身酸软无力,甚至还有些发麻。

“真是耗力气,扶我一把!”孙易苦笑着道。

柳双双赶紧过来,拽过孙易的手臂搭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女孩柔弱的肩膀搭起了一个壮硕的男人,违和,却偏又和谐,矛盾的美在此刻尽显无疑。

孙易这会已经没有心情享受柳双双香肩的柔弱,撑着酸软的腿走回了用雨衣搭起的休息棚子下,打了这么一架,更饿了,孙易认为吃饱了就好了。

柳双双勤快地给孙易挑着饭,不时的卷上一个干豆腐,根本就不用孙易动手,简直就是饭来张口的幸福生活,何况还是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妹子服侍。

孙易吃饱了,身上还酸软着,向地上一躺,看看表,才十二点,“我休息一会,一点叫我!”

柳双双眼睛一个劲地向那两只黑瞎子那里瞄。小声地道:“嗯,好!”

孙易很快就在温热的夏风中睡了过去,睡得直打呼噜,柳双双探头看了看睡得正香的孙易,低头看看剩下的饭菜,悄悄地起身,向那两只黑瞎子走了过去。

“你们肯定是饿了才会来找麻烦的,我喂你们一点吃的,吃完了你们就老实一点,等孙大哥心情好,我劝劝他,放了你们,乖,听话啊!”柳双双像是哄小孩一样的哄着两只黑瞎子。

干豆腐里卷上野菜,再抹上一层鸡蛋酱,咸香可口,柳双双自己先咬了一口,然后把剩下的一半小心地向公熊递了过去。

黑瞎子这种没有天敌的野兽,是纯杂食动物,而且有的时候还挺可爱的,比如现在这种记吃不记打的德性。

公熊伸着鼻子闻了闻,被咸香味吸引了,全忘了现在还被绑着,张嘴就咬了过来,嘎蹬一声,差点咬了柳双双像葱白一样的手指头,把她也吓了一跳。

这回,她用小柳枝挑着,才敢把裹了饭抹了酱的菜卷送过去,这回喂的是母熊,把公熊急得直叫。

柳双双把剩下的饭菜全都喂给了这两头熊,吃到最后,两头熊的凶性全退,伸着脖子,晃着肢体乱动,馋得不行,这点东西还不够塞牙缝呢。

柳双双一摊手,“没了,真没了,想吃,明天给你们带!”

两头熊被馋得直叫唤,把孙易给吵醒了,柳双双咧着嘴一吐舌头,犯了错一样乖乖地跑了回去。

孙易晃了晃肩膀,睡了一觉感觉好多了,“开始干活!”

“哥!”柳双双像是犯了错一样低声道,昨天初见面的时候,她还一声不吭准备跑,跟公熊干了一架,救了她一次,她开始叫孙大哥,现在孙易放翻了两头黑瞎子,她十分自然地把姓氏去掉,直接叫哥了。

“咋了?”孙易问道。

柳双双绞着手,眼睛向那两头熊那里瞄,“它们挺可怜的,要不要放了它们!”

“放就放吧!”孙易道,站起来看着空空的饭盒,再看看伸着脖子冲柳双双叫唤的两头熊,脸都要黑了,“你喂它们了?”

见孙易的脸色不对劲,柳双双吓得脸色刹白,“啊!喂了啊,怎么了?”

孙易牙疼似地抽着冷气,“也没怎么,不过你有麻烦了!”

孙易说着走了过去,看着两头凶性尽退的黑瞎子,有些头疼地敲敲脑袋,果然如自己所想的那样,这两个家伙吃上瘾了。

挥手让柳双双退得远一些,然后准备解绳子,警惕地盯着这两头熊,“你们两个老实点,否则的话下回砍熊掌,摘熊胆!搞了你们两个,老子就发财了!”孙易嘴上说着,手上麻利地解了绳子,然后拖着绳子嗖地一下就跑了出去。

获得了自由的两头黑瞎子一个骨碌爬了起来,抖着身上的黑毛,竟然没有再向孙易进攻,野兽也很聪明,知道谁好惹,谁不好惹。

果然,最让孙易头疼的事情发生了,这两头黑瞎子竟然没走,而是晃晃悠悠地向柳双双走了过去,一边走还一边张着大嘴,发出低低的吼声,这吼声没有凶性,更像是一种召唤。

“哥,怎么办?”看着走来的两头熊,柳双双的脸白得都要透明了。

“唉!”孙易叹了口气,“果然是两个赖皮缠,这两头熊应该是没被人伤害过的,所以戒心也小,你这一喂,它们算是记住了!养这么两个东西,咱怎么养得起哟!”

孙易一边说着,捡起一根枯枝来哄赶着,把两只熊赶得远远的,它们也不走,就在远处转悠着。

“可别祸害了咱们采好的果子!”孙易有些担忧地道,但是活还是要干的。

果然,在他们干活的时候,两头黑瞎子还往这边凑乎着,摘好的果子吃着比较过瘾,探头进筐,刚吃了一口,脑袋就是一疼,孙易远远地扔过来一块石头,正打在公熊的脑袋上。

柳双双大着胆子,装了一小筐的蓝莓,引着它们到了一边,然后倒在草地上,两头黑瞎子吃得直吧叽嘴,嘴巴子都变成了蓝色。

天色将晚,筐都装满了,准备返程了,两只黑瞎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影子,估计是去别的地方找食吃去了,柳双双还在嘀咕着,四处张望,怎么也找不到,也不敢往远了走。

孙易手脚麻利地扎了爬犁,把大筐都放到了爬犁上,柳双双没找到两头黑熊,叹了口气,背着小筐跟在孙易的后头向家里走。

“哥,明天还能看到那两只黑熊吗?”趟河的时候,柳双双终于忍不住问出了憋了一路的话。

“估计是能,你要是想喂的话,明天我多准备点饭食,但是不能往饱了喂啊,咱可供不起两个大肚子汉!”孙易道。

“嗯!”柳双双很乖巧地点着头。

趟过了河,见天还没有黑,孙易挽起裤角在河边抓鱼,用石头砸鱼这一招,五六岁的小孩都会,柳双双很快也学会了,两个人不到半个小就抓了二斤小鱼,裹进湿草里放进了筐里,留着给孙易明天炸鱼酱吃。

到了家,过了称,把钱点给了柳双双,这回柳双双却没有接,“哥,不急的,等你卖了货,再一起结算就行!”

“拿着吧,哥不缺这千头八百的!”孙易抓着她的小手,把钱硬拍过去,柔软白嫩,掌心微有些粗糙,让孙易叹了口气,心生怜爱,谁能忍心伤害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孙易连一点龌龊之心都升不起来。

柳双双拗不过,只好接了,还是孙易送她回家,把她送到村口,柳双双这回没有像昨天那样埋头小跑,而是在村口向他挥着手,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渐渐昏暗的天色里。

柳双双怀里揣着钱,手却捂在心口处,突然心跳得厉害,这感觉,就像初中二年级,第一次看到生理课本上男性图片一样,羞得小脸通红。

柳母早就等在门口了,见女儿平安回来,这才放下心来,领着女人进屋,早就准备好了饭菜。

柳双双先把钱拍给母亲,两天的功夫,三千块,这么多的钱,让柳母都有些小昏。

一边扒着饭,一边叽叽喳喳地说着白天的事情,特别是孙易大战两头黑瞎子的光辉壮举。

柳母看着女儿开心的样子,心中却满是担忧,平时女儿可是很安静的一个人,可是现在,句句不离孙大哥,她是过来人,她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也如她这样,满脸幸福地憧憬着一个男人,可是谁知道,幻想的美丽背后,最后却是一个深不见底的火坑。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