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给几位大哥压惊-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8章:给几位大哥压惊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40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当场就取出一千五百块来递给柳双双。

柳双双抱着一点白正逗弄着,见孙易递过这么多钱,立刻就摇着手,“不不,太多了,太多了,有一千块就行!这我都占了便宜!”

“拿着吧,哥真的能赚到钱的!”孙易抓着她的小手,把钱拍在她的手上。

这还是孙易第一次摸到她的小手,小手柔滑,但是掌心却微有些粗糙,还有些淡淡的茧子,这让他心里一疼,谁能舍得让这么可爱漂亮的姑娘去吃这种苦。

“好了好了,天太晚了,哥不留你吃饭了,先送你回家,明天早上你直接来找我,我带着你!”

孙易说着,推出了自行车,借刘老四的摩托车坏了,晚上再修修,明天就能用了。

柳双双十分乖巧,像一个逆来顺受的小媳妇,温柔如水,偏又带着几分倔犟,孙易带着轻巧的柳双双直奔东沟村。

两村距离不远,只有四五里地,骑自行车不到二十分钟就能骑到。

到了村口,柳双双就不肯让他再往里走了,她是怕惹出闲话来,她在城里上学倒不怕,但是母亲还在这里生活着。

农村与冷漠的城市不一样,在城市里,或许住着对门几年都见不到对方的人,更别提认不认识的问题了。

但是在农村,十里八村的几乎都认识,大部分农村人都极为看中自己的颜面,像老杜那样全不顾脸面胡搞的花花犊子毕竟是极少数的,同时也娱乐了大众。

孙易心知肚明,又吩咐了她几句,然后蹬着自行车回村。

在后院冲了个澡,看看天色才刚刚变暗,心中急切,只恨这时间过得太慢了,或许,今天借着送山葡萄的理由,还能跟罗丹再续一下那天没有讲完的故事。

吃了晚饭,又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新房,把那些碎砖烂瓦都收走,天已经很晚了,村子也平静了下来。

孙易这才换了衣服,拖着装山葡萄的大筐向罗丹家走,走路都是轻轻的,如果惊动了哪一个,罗丹顾及颜面,肯定不会让自己进门的。

到了罗丹家,轻轻地一敲门,马上门就开了,罗丹知道孙易今天又进山了,知道他肯定会来送果子,所以掐着点在这里等着,就怕他的动静太大,惹起左邻右舍的注意,她家可不像孙易那个独门独户,一排栋房,她家居中。

罗丹隔着门就要接过大筐:“给我就行了,你回吧!”

“挺沉的,我给你送屋去!”孙易一副很自然地样子道,但是那双眼睛中却透着异样的神色。

罗丹有些惊慌地顶着孙易不让他进门,“不沉不沉,我能拿得动!”

“别推了,我身上还有伤呢!昨天的伤还没好!”孙易装着被触了肋侧的伤口,吸了口冷气,“帮我换个纱布,好像伤口有点崩开了!”

“都这样的还进山,快进来!”罗丹一下子慌了,赶紧引着孙易进了院子,进屋去找剪刀和纱布,关心则乱,她全然忘了,上回她劈了孙易一菜刀,然后第二天,就只剩下淡淡的红印,这回孙易受的伤还没有上次重呢。

孙易厚着脸皮赶紧跟了进去,一直跟到了屋里,罗丹已经从抽屉里拿出一卷纱布,正在柜子里找剪刀。

孙易从后面靠了过去,罗丹这时也拿着剪刀站了起来,正好被孙易从后面搂着腰,把她贴到了自己的身上,吓得罗丹全身一颤,几乎一剪刀就刺了下去。

孙易把下巴搁在罗丹的肩膀上,闻着她好闻的头发味道,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搂在前面的手在她的腹处摩挲着。

腰肢柔软纤细,不带一丝赘肉,小腹平坦得像一望无际的草甸子,孙易舍不得放手,手上摸着摸着,就向上方摸去。

“你别这样,再这样我可生气了!”罗丹假装生气地道。

“罗丹!我想你了!”孙易用柔柔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轻语着。

一句我想你了,把罗丹好不容易坚起了防御击得粉碎,身体都软了,剪到了也掉到了柜子上,再弹到地上,差点扎了自己的脚。

罗丹似乎嗯了一声,又似乎什么也没说。

当她听到孙易开门出去的动静,身体蜷得更紧了,泪水怎么也止不住,湿了枕巾,甚至湿了被角,自己的苦,也只能自己抗着。

孙易觉得有些气闷,回家躺在仓房里头,翻来覆去也睡不着觉,甚至想到,等过年的时候,骡子回来了,找他好好谈谈,实在不行动用点手段也行,一定要让他们离婚,这么好的女人,哪能就这么独守着空房。

动了感情的男人是冲动的,也幸亏现在骡子不在,否则的话他都敢直接拎着他的脖子问个清楚。

只是再想到杜彩霞,这算怎么回事?难道是传说中的炮友?杜彩霞看自己的眼神可有些不对劲。

在孙易躺在这里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不远的东沟村,柳家娘俩也是一样的。

柳母年近四十,脸色苍白,虚弱的身体和生活的压力,让她的脸上有了明显的皱纹,可仍然难掩她韶华未逝时的美丽,柳双双完美地继承了母亲的美丽,小小年纪,就已经是让人心动的美人了。

柳母总觉得心神不宁,女儿今天回来以后,还在哼着小调,而且在吃饭的时候,还会突然发出轻笑声,她是知道女儿去山里采蓝莓,只是故做不知,她不想去揭穿女儿的那一片苦心,反正孩子学习好,倒不怕误了学习。

只是现在这种小女儿态让她担心,她也是从这个年纪过来的,如果当年自己能够冷静一些,不那么冲动,也不会还在读高中的时候,就被现在的男人唬弄到手,结婚生了孩子,才发现他其实是个赌鬼,除了新婚那两个月,就没有过上好日子。

两个月的欢愉,换来的却是一生的凄苦,她不希望女儿走自己的老路。

女儿在灯下看书,柳母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借口累了回屋躺下,却悄悄地翻了翻女儿的包,在包里,发现了一叠钱,数一数,足足一千五百块之多,对于她们娘俩来说,这已经是好大的数目了。

柳母拿着这些钱,手都抖了起来,虚弱的身体撑不住她激动而又忧虑的心情,额头都冒出了虚汗,眼前有些发黑,把钱放回去,喝了几口水,勉强稳住了心情,探头看看在灯下看书做题的女儿,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走了出去。

“闺女啊!”柳母的声音都有些颤了,双手握得紧紧的,指节泛白。

“妈,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快点躺下,明天我们去医院看看吧,总这么熬着也不行啊!”柳双双一下子就慌了,娘俩相依为命这么些年,早就把彼此当做了自己的全部。

“妈没事!你坐下,妈跟你聊聊!”柳母脸上带着忧色道。

柳双双赶紧端端正正地坐好,在一向以暴力管教孩子的乡村,从小到大,母亲从来都没有动过自己一根手指头,遇到了事情就跟自己摆事实讲道理,她早就习惯了,甚至还有些喜欢听母亲给自己说教。

柳母先叹了口气,然后道:“孩子,咱家穷,穷得很,可是咱有志气,咱家穷得就剩下志气了,无论咱生活多难,都不能出卖自己,咱活得顶天立地,踏踏实实,就算是死,妈也能闭上眼睛!”

“妈,你怎么会说这些?”柳双双有些奇怪地道,自己好像没怎么样吧?在学校倒是有不少人追求她,也有很多人嘲笑她的穷困,但是柳双双把这一切都一笑而过,自己有自己的生活,家里有难处也是错吗?

柳母见女儿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女儿不会骗自己,这一点她可以用性命来保证,但是那些钱……想想那些钱,再想想那些钱背后的事情,她都觉得不寒而栗,如果女儿走上这条路的话,她宁可把女儿掐死。

柳母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然后沉声道:“闺女,你老实告诉我,你包里那些钱是怎么来的?”

听到这些钱的事情,柳双双深深地叹了口气,她本不想瞒着母亲,只想等采摘季过后,多攒一点,然后给母亲一个惊喜,一部分留做学费,一部分可以领女亲看病,她估计过了,采摘季过去之后,自己大约能攒下两三万块左右,对她的家庭来说,几乎就像天文数字一样庞大了。

“妈,我本想过阵子再告诉你的,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就告诉你吧!”柳双双说着把自己采蓝莓这件事情说了,最后道,“妈,你放心吧,高中的课程我已经都学完了,摸底考试,我一定能考个一本,名校咱们就不考虑了,学费太贵了,一般的一本学校就很不错了!”

显然,娘俩担心的不是一件事,柳双双以为母亲担忧自己的学习,可实际上,柳母担心的却不是这个,只要闺女好好学习,在哪个学校都一样,如果不好好学的话,花再大的价钱,送再好的名校也白搭,她现在满心思都是自家闺女所说的那个男人。

“沟谷村的孙易?听着这名有些熟!”柳母绞尽脑汁地想了起来,突然一拍大腿,“啊!原来是他!”

“妈,你听说过他?”柳双双有些奇怪地道。

柳母点了点头,怎么可能没听说过,流言没长腿,跑得比马快,孙易在沟谷村大战赖黑子一伙,差点把人打死,而且在镇上还跟武谷那个大混混头子对上了,这事十里八村的早就成为了茶余饭后的谈资,两村相距不过四五里地,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人……咱家惹不起,还是躲远点!”柳母稍一沉吟,就下了这个决定。

“妈,你怎么可以这样,孙大哥人挺好的,要不是他帮忙,我自己可背不动那么多的蓝莓!”柳双双有些急了,老娘一开口,可就把她所有的计划都打乱了。

柳母叹了口气,“妈是怕呀,就怕他没打什么好主意!”

柳双双苦笑了一声,然后把刚刚隐瞒下来的孙易大战黑瞎子那一段也说了出来,她怕母亲担忧,本来没说,可是现在不说也不行了。

“妈,他真的很厉害的,而且,荒郊野外的,孤男寡女碰到一块,如果他真的没打什么好主意,你哪里还能见到我,现在咱都知道他这个人了,更不会有事了!”

柳母又叹了一口气,“闺女大啦,啥事都有自己的主意啦!”

见母亲有些伤感,柳双双赶紧撒个小娇哄一哄,这招百试百灵,最后柳母一拍腿道:“你跟他一块去也行,但是明天早上我跟你一块去,我得见见这个人!”

“你可别吓着他,好像逼婚一样呢!”柳双双跟母亲开着玩笑,也只有在家里,跟母亲在一块,她才会展现出自己最开朗的一面,在外面,她一向都是一个羞涩得不多说话的小女孩。

娘俩各怀着心思睡觉了,天刚蒙蒙亮,柳母就起来了,做了早饭,再把要带的饭装好,一咬牙,用了三个鸡蛋炒的大葱,女儿跟别人在一块,可不能因为吃的让人瞧不起。

柳双双也起来了,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又穿上了那套宽大的劳动服,把她妙到极处的身体遮掩得结结实实。

凌晨时分,天气还有些凉,柳双双骑着自行车,驮着自己的老妈,骑了几里地,额头已经微微现汗了,沟谷村也到了,远远地,已经能看到三三两两的炊烟。

寻着昨天的小路,找到了位于村子最后头,独门独户的孙易家,他家是最好找的,因为只有这么一户是孤凌凌地悬在村后头的。

孙易也起来了,蒸了鸡蛋酱,今天又带了一颗大萝卜留着沾酱吃,体力活,要多补充盐份的。

正忙活着向筐里装东西,一点白就向大门口扑去,汪汪地叫个不停,一点白从不乱叫,它一叫,肯定是有事,赶紧走向大门,门外站着两个人。

一开门,正是柳双双,不过还有一个中年美妇。

孙易的心里着实颤了一下,她的身份也呼之欲出,柳双双这么漂亮,果然是有原因的。

“双双来啦,这是婶子吧,进来进来!”孙易赶紧把人让了进来,一点白也不叫了,晃着小尾巴围着柳双双转个不停,这小家伙极有眼色,卖萌又是一把好手,可把柳双双喜欢坏了,抱着不肯撒手。

柳母矜持地走了进来,在院子里看了一眼,看看新盖的砖瓦房,再看看平整的院子,很满意地点了点头,都是邻村的,也没什么不放心的,而且老孙头没死的时候就见过几面了,她来,只是不放心女儿。

说了一些客气话,柳母还拎出一筐鸡蛋来送上,人家带着女儿赚钱,总要有些表示……

孙易也不客气,直接就收下了,情谊这种东西不是用钱能衡量的,一筐鸡蛋对于生活困难的柳家娘俩来说,可是很重要的东西,自己收下,多照顾一下柳双双就是了。

对于孙易的爽快,柳母也很满意,也不耽误他们进山,起身就要走,孙易赶紧把柳母叫住,跑到屋里头,一会功夫就拎出一大包的熟食来,还有一个大肘子。

这还是那天刘老四买来的,他一高兴,买得太多,两天还没有吃了,这东西咸,又放在井边凉爽的地方,放上两天也不会坏,再放下去,可就要变味了。

不由分说地给柳母拿上,柳母客气了一下也就接下了,她拎着东西,骑着自行车回村。

孙易则带着柳双双进山,走在路上,柳双双咬着嘴唇犹豫了好半天,才低声道:“孙大哥!”

“嗯?”孙易回应了一声,探头看着路,再拐过这条小路,就到了大河边上了。

“我妈她……她没别的意思,毕竟我是她的女儿!”柳双双想要解释,可是怎么解释都有些苍白。

“傻丫头,净瞎琢磨,你孙大哥也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我要是有这么漂亮的女儿,莫名其妙的跟一个男的往山里头跑,我也不放心啊!”孙易说着,还在她的脑袋上摸了摸。

柳双双没有把帽子上的纱网垂下来,小脸清晰可见,在摸上她头上的时候,柳双双眯着眼睛,眼睛都眯成了月牙儿,那是一种厚重的,让人无比安全般的舒服感。

孙易哈哈地笑着,在她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沿着河水向下游走了一段,就准备过河了。

孙易开始脱衣服,哪怕昨天都脱过一回了,柳双双看着装硕的,近乎于全裸的孙易,仍然忍不住脸红,扭过头不敢多看。

“咱们跑山,可顾不得那么多了!”孙易也有些不太自在,老脸微红,把叠在一起的筐递给柳双双,“你一起拿着,我扛你过河,拿筐的时候小心着点,别把一点白给淹死!”

一点白趴在筐里,嗅着下层熟食的味道,听了孙易的话,抬头汪汪地轻叫了两声,宣告着自己的存在。

看书蛧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