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十几万块没问题-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7章:十几万块没问题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35Ctrl+D 收藏本站



小姑娘赶紧扔了筐,紧紧地抓着孙易的衣服,微有些粗糙,却又纤细修长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指节都有些发白了。

大黑瞎子在后头埋头猛追,被黑瞎子追的时候,千万不要跑直线,两条腿毕竟跑不过四条腿,必须要把灵巧性发挥到极致才有可能逃生,所以孙易是拐着弯的跑,每次被黑瞎子追到近前,一拐弯,立刻就能甩它一段。

孙易直奔不远处的一株桦树奔去,这附近没有太粗的树,只有这株大腿粗的树最显眼了,想要找更粗更高的树,还在三百多米外的,这已经是小草甸子,如果草甸子再大一点的话,方圆几公里没有一株大树都有可能。

孙易把小姑娘一扔就甩到了后背上,“我要爬树,抱紧我!”

小姑娘很听话,紧紧地勒住了孙易的脖子,一双修长纤细的小腿也盘到了他的腰间,山里的孩子天生就知道怎么做才能爬树爬得最快。

孙易脚下一蹬,爆冲而起,一跃就是一米多高,搭着桦树横生出来的一根树枝再一窜,又窜起一米多高来。

被黑瞎子追着,性命相迫下,孙易出奇地灵活,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手脚并用,几秒钟就爬到了四米多高的树梢上,不能再爬了,上头的枝杈太细,承受不住两人的重量。

黑瞎子追到树底下,抡起大巴掌就抽到了树干上,咚的一声闷响,桦树摇晃着,差点把孙易他们两个甩下去。

“汪汪!”一点白很勇敢地向体形比它大了百倍的黑瞎子发起了冲锋,一边冲一边发出稚嫩的吼叫声。

“一点白,离它远点,你找死啊!”孙易急得吼了起来。

黑瞎子也被一点白的叫声吸引了,调头就去找一点白的麻烦,一点白一个急刹,叽里咕噜地翻了好几个跟头,然后爬起来一边叫一边向草丛里头钻,它的个头小,往哪一钻都不好找。

黑瞎子对这个巴掌大的小东西失去了兴趣,调头又走了回来,长长的舌头舔着嘴巴子,嘴巴子上还粘着都柿的浆液。

黑瞎子喜欢这些小浆果,个头太小,它的巴掌又大,没法采摘,所以黑瞎子的食用办法就是向灌木上一骨碌,把这些浆果压碎,再回头用舌头舔身上的浆液。

而且这种方法还有另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吃蚂蚁,黑瞎子是杂食动物,不过平时是不吃蚂蚁这种小东西的,根本就无法果腹。

北方有一种叫稠李子的小果子,黑色的果食甜甜的,小孩子们喜欢吃,但问题是,这东西吃多了会便秘,孙易小的时候吃这东西就吃得拉不出屎来,老孙头给他灌了两碗香油才给润出来。

黑瞎子也一样,便秘了它着急,这个时候,它就会把浆果在身上压碎,甜香气会把蚂蚁吸引到身上来,然后大舌头一舔,就把蚂蚁活着舔进了肚子里。

蚂蚁在黑瞎子的肚子里还是活的,四处钻动,能起来通便的作用,拉出来之后,还有好多蚂蚁是活的。

但现在,它对蚂蚁也失去了兴趣,对树上的两个大家伙更有兴趣,坐在树下,挥着大巴掌一下下地拍动着,把这棵大树腿粗的桦树拍得左右乱颤。

孙易暗叫了一声苦,黑瞎子的力气极大,这棵桦树根本就承受不住它的巨力,已经能听到树干中的纤维破裂的响声了。

女孩紧紧地咬着牙,四肢更是紧紧缠在孙易的身上,惊慌得呼吸粗重,却偏偏一声不吭,怕影响了孙易。

“不行了,这棵树根本就承受不住黑瞎子的巴掌,你下来,抱住树干,我跳下去把它引开!”孙易向小女孩道。

“可……可那是黑瞎子!”女孩颤着声音道,有些娃娃音,声音甜甜的,还脆脆的,不知情的还以为是七八岁的小姑娘,但是她贴在自己的后背上,还是有感觉的,比较丰满。

“放心,我力气大得很,跑得也快,说不定能跑赢它!”孙易道。

女孩很乖巧地点了点头,趁着树不晃动的时候,松开了孙易,抱住了树干。

黑瞎子还在拍着树干,被它的爪子勾碎了无数白色的树皮,树干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裂纹,再有个三五下,非被拍断了不可。

孙易抱着树干向下出溜了一段,然后一蹬树干,纵身就跳了下去,松软的草地起到了极好的缓冲作用,落地的时候又向前一个翻滚卸去冲力,孙易自己都觉得帅呆了。

身后就是黑瞎子,孙易连头都不敢回,发足狂奔,一口气奔出几十米远去,却没有听到黑瞎子追上来的东西,这玩意几百斤重,跑起来跟打雷似的,怎么就没听到呢。

扭头一看,孙易亡魂大冒,那只黑瞎子似乎对小姑娘更感兴趣,连头都没回,还在那拍树呢,大腿粗的桦树已经断裂开始倾斜,再来一巴掌就能拍断了。

孙易急了,伸手从地上捡起一块拳头大的卵石,甩手就扔了出去,正砸在黑瞎子的脑袋上,黑瞎子发出一声暴躁的吼叫,爬起来扭头瞪视着孙易。

“畜牲,放开那个女孩,有事冲我来!”

孙易的大吼大叫让黑瞎子发出几声吼叫回应,然后……然后回头接着拍树。

孙易急得一跺脚,顾不得危险了,又狂奔了回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叫着,总算是把这只黑瞎子惊住了,放弃了要断掉的桦树,直立起来发出吼叫,然后重重地一顿,向孙易扑了过来。

两者越来越近,黑瞎子也人立了起来,两只大巴掌高高地举了起来,向孙易扇了过来。

孙易突然身子一矮,在草地上滑行了起来,本打算从黑瞎子的两腿之间穿过去,可谁成想被地上的一块卵石一磕,一下子就变了姿态,打着横撞到了它的双腿上。

扑通一声,黑瞎子仰面摔倒,孙易爬起来就要跑,可是这黑瞎子一个骨碌,就挡到了他的前面,宽阔厚重的后背也出现在他的面前。

孙易也不知怎么想的,一个纵身就扑了上去,骑到了这只黑瞎子的后背上,身体一趴就勒住了它的脖子。

黑瞎子发出一阵阵的咆哮声,拼命地甩动着身体,孙易就像一块牛皮糖一样紧紧地抱住不肯撒手,人都说骑虎难下,其实骑熊也一样下不来。

黑瞎子人立而起,晃着身子要甩脱孙易,大巴掌向肚子上拍击着,差点拍断了孙易的腿。

孙易的两腿夹不住了,一狠心,脚踏实地,然后双后一错,抱住了大黑瞎子无法环抱住的粗腰,嘿地一声,腰腿一沉,硬生生地把这几百斤重的大黑瞎子给举了起来。

孙易想起了摔跤运动里的一招,照葫芦画瓢,身体向后倒去,把大黑瞎子向身体侧面摔去。

砰的一声,大黑瞎子摔得满地乱滚,孙易直接就在地上滚动着,滚到了它的旁边,一把扯过它一只粗壮的前肢来,双腿夹住了脖子,把它的前肢向后拽,还是摔跤运动里的锁技。

这个姿势人无法用力,熊也一样,拼命地挣扎着,让孙易几次差点脱手。

孙易高声叫道:“拿绳子,快去拿绳子!”

树上的小姑娘赶紧溜了下来,快步跑到了孙易的筐边上,拿出一盘小指粗的绳子来,这是孙易准备用来做爬犁用的。

“快点,我撑不住,把它绑上!”孙易叫道。

“可是……可是怎么绑啊!”小姑娘有些抓瞎了。

“随便怎么绑都行,小心别抓到你,只要一点时间,够我们跑到树林子里就行!”孙易叫道。

小姑娘只能胡乱地系了个绳扣远远地套在黑瞎子另一只晃动的爪子上,然后再绕来缠去的。

“小心点,你把我也绑进去了!我可不想跟黑瞎子过一辈子!”孙易故做轻松地道,小姑娘的脸一红,赶紧重新弄,一盘绳子胡乱地缠了一通,孙易一松手,然后一个翻滚爬了起来,抄着腿弯抱起小姑娘就跑,这盘绳子根本就困不住力大无穷的黑瞎子。

果然,黑瞎子连咬再挣,一会功夫就把身上的绳子给弄断了,孙易这里也离树林子不远了,这里有比人腰还粗的大树,累死它也抓不断。

不过让孙易感到吃惊的是,这黑瞎子竟然没有来追自己,似乎被自己给折腾怕了,调头就跑,比孙易跑得还快。

看到这只黑瞎子跑了,孙易也停了下脚步,长长地出了口气,这大家伙太难缠了。

放下了小姑娘,两人一起往回走,小姑娘还有些怕,躲在孙易的身后,但是他为了自己而与黑熊奋战的这一幕,让她多了一点安全感,少了很多戒备,毕竟不认不识的,肯为了自己而涉险,一般人根本就做不到。

“你没事吧?”孙易问道。

“没……没事!”小姑娘小声地道。

孙易这才放下心来,“打跑了黑瞎子,这一片就是咱的地盘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正好吃午饭!今天我带的东西多,咱们一起吃!”

“不不,我吃自己的就行了!”小姑娘赶紧道。

不过在孙易的强烈要求下,小姑娘还是捡了筐,然后拿来的自己的饭盒。

小姑娘的饭食简单得令人发指,一盒子米饭,然后几条咸菜,罐头瓶子装的白开水,没了,反观孙易,带了不少熟食,还有干豆腐卷野菜,看起来就丰盛多了。

孙易大方地分出一半给小姑娘,在他强烈要求下,小姑娘也终于收下了。

吃饭的时候,小姑娘终于肯摘下带着纱网的帽子了,孙易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倒不是小姑娘长得难看,而是漂亮,太漂亮了。

眉清目秀,小脸粉嫩,圆润的小下巴,还有在阳光下半透明的耳朵,淡淡的绒毛在阳光下被染成了金色,青涩的少女味道让孙易有一种清晨在森林里长长吸气的感觉,那是只属于纯情少女的幽香。

经过初时的震惊,孙易努力收起自己荡漾的心情,两人一边吃一边聊,小姑娘很害羞,问一句答一句。

小姑娘叫柳双双,十八岁,正在林市读高中,而家则是邻村的,跟赖黑子是一个村的,都是东沟村的。

柳双双的家庭条件很不好,父亲早年前欠了赌债跑了,一去不回,十几万块的赌债,够娘俩还好一阵子了,而柳母一边还债,一边咬着牙供柳双双读书,由于上学较晚,所以她要明年才会考大学。

未来读书的高额费用,还有没有还完的债务,压得娘俩喘不过气来,柳母心疼女儿,当宝一样的养着,没吃过太多的苦,但是柳双双自己的心里不好受,所以趁着假期,偷偷地跑来采蓝莓,为了能多赚点钱,甚至不惜请了病假,只要在这个季节多赚上一点钱。

她能找到这里来,还是前几年柳母领她来过,这里,早就有人先发现了,只是现在柳母的身体越来越差,侍候几亩地已经很为难了,更别提跑山这么累的活计了。

孙易听了心生怜爱,把一个鸡腿塞到了她的饭盒里头,“吃,都吃光了,以后跟着哥干,正好哥现在也收蓝莓呢,给你十五块钱一斤的收购价!”

“不不不,外头都是八块一斤收的!”柳双双赶紧摆手,实在的小姑娘很难接受这种近乎于施舍的帮助。

孙易哈哈一笑,“放心吧,哥有路子,那头的收购价更高,吃不着亏,我还有得赚呢!”

喝完了水,两人接着干活,有道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今天的活干得格外的快,四个大筐,三筐蓝莓一筐山葡萄,堆得满满的。

柳双双也采了一大筐和一小筐,这一大筐就有一百多斤重,她一个小姑娘怎么也背不动,那一小筐几十斤还勉强。

看着柳双双秀气的眉毛皱在一起,孙易的心里一疼,拍拍她柔弱的肩头,“放心吧,有哥在呢,你以为这四大筐我能扛得动呀!”

孙易笑着,砍来了柳枝做爬犁,绳子被黑瞎子给带跑了,这难不倒山里的孩子,剥些柳树皮搓成绳子,湿润的的树皮韧性极强,完全可以当绳子来使用。

做好了爬犁,放上五大筐的野果子,几百斤的重量,孙易一样拖着走,脸不红气不喘的。

柳双双背着小筐,大约有三十多斤重,压得她柔弱的肩膀微沉,看得孙易心疼,“都放上吧,这点重量不算啥!”

“不,我能背得动!”柳双双咬着牙道,已经让人家帮着拖走一大筐了,这一小筐也要假人以手,那自己成什么了,她的自尊心绝不允许她这么做。

孙易见小姑娘倔犟,也就由她了,他也不忍心伤害到她脆弱的自尊。

孙易带着柳双双向回走,走的是去沟谷村的路,他已经问过了,柳双双从东沟村走到这里,要走三个多小时,而自己带着这些东西到沟谷村,也就两个小时多一点,还是自己那条路更近一些,就是需要趟过大河。

五个大筐搬上搬下了几次,终于到了大河边上,孙易让柳双双在河岸边等着,自己把筐搬到了一个临时用枯木做成的筏子上,然后开始脱裤子,连上衣也脱掉了,只穿着一个裤头,这是为了不湿衣服。

柳双双哪里见过这样的男人,羞红了脸,低着头,却不时地用眼角去瞄,心里却颤得厉害,这个男人给她一种大山一样的感觉,就像站在山脚下仰望巨峰一样。

孙易嘿嘿一笑,抖了抖身上的肌肉,没有任何杂念,只是单纯在秀着健硕的身材,在异性面前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这只是一种本能。

“没办法的事情,你等着我!”孙易说着,拖着筏子下了河,在这河流缓慢的地方,拖着筏子,趟着齐腰深的河水向对岩走去,这里的河水比较宽,却胜在浅和流速慢。

到了对岸,把筏子拖上岸,再趟河回来,“走,我背你过河!”

“不不,我自己能趟过去,来的时候就是这么走的,不过我走的地方更浅,只到我的腰!”柳双双说着,脸上有些难受,她的个头不高,只有一米六,而孙易一米八高,到孙易的腰,就快到她的脖子了,这么深的水,她未必能趟得过去。

“走吧,爬树的时候都抱你了,这会背一下又能怎么样!”孙易很霸道,不由分说地扛起了柳双双。

柳双双红着脸,咬着牙,一声也不吭。

孙易倒没什么其它的动作,仅仅是把女孩扛在肩头,手臂抱着她的小腿。

总算是趟过了河,孙易放下了柳双双就赶紧背过了身子,他不想让这个小妹妹见到自己的丑态。

赶紧穿了衣服,平复了一下心情,接着拖着爬犁向村子里走去,柳双双背着小筐在后头跟着,小脸一直红扑扑的。

到家的时候,天都快黑了,孙易从仓房里取出大称来,两人抬的大称,孙易一只手就拎了起来,称砣游走着称了一下重量,大筐七十二斤,小筐二十五斤,凑个整,就算一百斤了。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