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新生活才刚刚开始-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6章:新生活才刚刚开始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30Ctrl+D 收藏本站



擀面杖这东西,是用最好的硬木料制成的,长年擀面浸油,早已变得光滑无比,坚硬无比,这种能传上两三代人的木料也是最好的武器。

院子里打了起来,躲在四周的村民终于大着胆子向前凑了凑,从院杖子的空隙向里头观望着,同时气忿地咒骂着这些不务正业,就知道欺负老实的小赖子。

院子的灰尘终于落了下去,孙易手上拎着擀面杖站在院子的最中央,上头还在滴着鲜红的血水,他的身上也挨了几下子,腰侧被砍刀划出一个大口子,看起来血糊糊的吓人,后背和手臂被铁棍和镐把打了几下,除了那个刀伤,其它的根本就看不出来。

现在院子里已经躺了十二三个人,房顶上还站着两个没来及下来参战的帮手,这会蹲在房顶上,腿直抖。

“你们两个,滚下来,要我去请你们吗?”孙易用染血的擀面杖指着他们怒声吼道。

孙易的吼声,让那些还在呻吟的伤者都不敢吭声了,四下野一片寂静,一点白从旁边的砖头缝里钻了出来,抖着身上的灰尘,灰尘一抖,皮毛还是黑漆漆的油亮。

一点白跑到孙易的脚边,蹲在那里汪汪的叫,还冲上去扯着最近那家伙的裤腿子,一只小奶狗,硬是把一条大汉欺负得一动不敢动。

房顶上那两个转身就想从屋后逃跑,刚刚一扭身,身后风声响起,半截砖头直分精准地打在了他们的腿弯上,啊哟地惨叫一声,从房顶上滚落了下来,摔在下面残碎的瓦片上,头破血流,惨不忍睹。

孙易怒声吼道:“今天,你们怎么拆的房子,就怎么给老子盖好了!”

“你休想!”赖黑子抱着肩膀,嘴硬地大叫着,道上混的小赖人,输人也不能输阵,否则的话以后就没法混了。

“草你姥姥的!”孙易怒了,抄着擀面杖就冲了过去,劈头盖脸的一通猛打,专向后背,屁股和大腿这些肉厚的地方打,打得啪啪做响,听得让人牙酸。

“有种你就打死我,老子跟你没完!”赖黑子抱着脑袋翻滚着,还在嘴硬!

“好,我成全了你!”孙易脸上闪过几丝戾色来,扔了擀面杖,回身就抄起一把铁锹来,锹刃冲下,举起来抡圆了就向赖黑子的脖子上剁了过去,真要是剁实了,不比一把大刀砍得轻,这颗脑袋非被剁掉不可。

赖黑子这种小混子,全靠耍横不要命混着,现在碰到了孙易这真敢要命的,眼中的戾色,还有凶狠的面孔,让赖黑子也忍不住怂了,拼命地一扭身子向一旁滚去。

铁锹重重地剁到了地面上,大半个锹刃都剁到了地面里头,锹把更是嘎吱一声,断成了两截。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这些混子对视了一眼,这小子真敢下手啊。

外头围观的村民也看到了这一幕,更是被吓得脸色都变了,关系最好的六婶子高声叫道:“小易啊,可犯不上跟他们耍命啊,咱这命可金贵!”

六婶子还要再说,却被旁边的六叔给拉住了,不让她开口说话,这些人以后不敢招惹孙易,还不敢招惹他们吗。

“他婶子说得没错,这些人烂命一条,跟他们拼个啥!”

“这些人,就得往死里打,打死几个就消停了!”

“那你咋不去打!说得轻巧!”

“我这老胳膊老腿的,打个啥!”

村民们压低了声音议论着,杜彩霞也急急地跑了回来,冲进了院子里,看到没出人命,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她虽说没挂名,执行的可是村长的职责。

“孙易,打都打完了,就算了吧!”杜彩霞上去劝道。

“不行,绝对不行,今天不把我的房子给我修好了,谁都别想走,走也行,先把腿打折!”孙易狠狠地道。

刚刚冲着赖黑子脖子去的那一锹,把这伙小赖子的侥幸心理全都给打没了,也不知是谁先动的手,搬了几块瓦片向房顶爬去,然后越来越多的人向房顶爬,手上都搬着瓦片。

有杜彩霞通风报信,所以孙易赶回来的快,房顶的瓦片被拆了一半,幸好还没装玻璃,否则的话损失更大。

到最后,只剩下赖黑子还捂着肩膀站在原地没动,孙易狠戾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像两把刀一样插进他的身体里,想想那夹着风声,直剁进地里头的铁锹,赖黑子还是怂了,搬了两片剩下的瓦跟着爬上了房。

人多好办事,一会就把瓦片铺好了,铺瓦本就是技术活,这些人搞破坏还行,铺瓦哪成,铺得歪歪扭扭的不像个样子。

这本来就是争一口气,没指望他们全都铺好,勾勾手指头让他们下来,这些全身带伤,甚至还断上几根骨头的混子们总算是长出了口气,慢慢地又爬了下来。

孙易一个人就押着他们向外走,外头还停着两辆面包车,孙易拎着一根镐把,抡圆了砸下去,把这两辆还过得去的面包车砸得坑坑洼洼,玻璃全碎。

孙易一甩头,“都走吧,谁不服气再来找我,下回,就没这么轻松了!”

说着,两手握着镐把的两端,用力地一扭,手臂上的肌肉一鼓,甚至把短袖的肩头都挣得崩线了,嘎嘎吱吱的崩响中,一根根淡黄色的木头纤维根根崩出。

不仅是那些混子,就连四周那些村民们都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都是山村里的人,没人比他们更加清楚,这些镐把可都是用老榆木制成的,硬度强,韧性大,是各种承重器具最好的木料,竟然被孙易一把就扭成了麻花。

这些混子们连个狠话都不敢放,乖乖地上了被砸得稀烂的面条车,一阵零件乱响中,迅速地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他们前脚刚走,后脚刘老四就开着面包车冲进了村子,到了孙易家跳下车,左手一把修车的大螺丝刀,右手一把大板手,舞舞喳喳的就冲进了院子,可是进了院子,却见都是本村的村民,再看看上的血,有些愣了。

“孙易咋了?是不是受伤了,伤了就赶紧去医院啊!”刘老四大叫着。

“四哥,我在这呢,没事!”孙易赤着上身从仓房里走了出来,肋侧的刀伤已经止了血,杜彩霞正拿着绷带给他胡乱地缠着。

“不对,这样会松开的,我来缠!”罗丹从人群里走了出来,脸还有些红,人家罗丹可从来都是洁身自好的典范,除了被老杜骚扰传出点话题来,从来都没有任何风言风语,这会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走出来,算是鼓足了勇气。

罗丹手脚麻利地给他裹了伤,然后低着头,一声不吭地又退了回去,偶尔瞥过的一眼,满满的担忧。

“你小子,把他们都打跑了!”刘老四扔了手上的工具叫道。

孙易一摊手,“没看我也受伤了吗!一点皮外伤,那帮混球,哼哼,没收拾死他们!”

孙易说这话的时候相当的得意,简直就是打十个的壮举,没看那些小媳妇看自己眼睛都冒光了吗。

“你这胆子可真大!”

“可惜了我的房子!”孙易叹了口气,“瓦都碎了,也给掀了半边!”

刘老四哈哈地大笑了起来,“这算什么事,别忘了,你四哥可是干建材的,咱家就不缺这些东西,回头我找个瓦匠给你重铺一下,保证比这个还要好!走走,今天可特么吓死我了,喝点压压惊!”

“还往哪走,就在这喝了!老少爷们都别走,今天就在我家喝酒,我去买菜!”孙易出了一口恶气,再加上做成了一笔生意,毫不心疼钱不钱的问题,就当是自己乔迁之喜了。

乡里乡亲的,哪会缺这一口吃的,更不会没眼色的留下来,人家都受伤了,自己又没帮上什么忙,哪好意思在这喝酒!

人都散去了,杜彩霞留了下来,就他们三个,刘老四开车回镇里买了一堆的熟食,都是自家煮的,颜色不好看,胜在没用那些工业材料。

杜彩霞帮着焖了饭,又炸了点酱,再去菜园子里摘了些黄瓜拔了些大葱,铺上几张干豆腐,丰盛的一餐就摆上了桌,就摆在孙易家的院子里,脚下还踩着已经干涸,却仍然新鲜的血迹。

这一顿酒得很痛快,一直快到半夜了才收了场,都喝到了八分醉意,刘老四没有开车回镇里,也不会那么没眼色地跟孙易挤仓房,而是回自己的老房子对付一夜。

临出门的时候,刘老四搭着孙易的肩膀,醉眼朦胧地向正在收拾桌子的杜彩霞扬了扬眉毛,“嘿嘿,兄弟,你的身上还有伤呢,可悠着点,别崩裂了伤口!”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出这种事情,我躺着不动,让她鼓捣!”孙易嘿嘿地笑着道。

刘老四压低了声音,“我跟你说,玩玩就行,可别当真了,老杜家的咋瞅都不是过日子人,现在看着挺好,将来指不定给你戴多少顶绿帽子,人这性子随根,你还别不信!”

“这点事我还拿捏得准,滚回去睡觉吧!”孙易开着玩笑把刘老四哄走了。

杜彩霞已经把桌子收拾得差不多了,正准备刷碗呢,被扑上来的孙易拦腰就给扛了起来向仓房走去,“还刷什么碗,扔那不用管了!”

“坏蛋,把我放下来!”杜彩霞低叫着,拍着孙易壮硕的后背。

孙易笑着把杜彩霞扛进了仓房里头,扔到了床上……

杜彩霞一边亲着孙易身体,一边含糊地道:“我看今天罗丹看你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呀,你俩是不是有什么事?”

孙易一愣,下意识地就要回答,差点说漏了嘴,“没有,我就是请她帮着酿点果酒,绝对没有别的事!”

“我可不是小心眼的女人,有事就有事呗,要是你能说服她的话,咱们可以三个一起哟!”

杜彩霞在床上躺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看着自己撕裂的裤子,用力地捶了孙易几下,“这样让我怎么出去!”

“哈哈,大晚上的,谁能看着你,这样透风,还凉快呢!”孙易躺在床上道,身上淡淡的汗水,在灯光下反射着锃亮的油光,结实的肌肉,让杜彩霞迷醉得魂都要没了,恨不得就在这里陪着他睡算了。

不过杜彩霞还是打着手电筒走了,走得很慢,每走一步都要吸一口冷气,还要扶着墙。

送她出了大门,孙易搓了搓下巴上的胡茬,这下搞得有点狠了,怕是三五天都不能再搞她了,得细水长流才行啊,用她的小嘴总觉得缺点啥。

回了仓房躺在床上,一点白今天吃得不少,小肚子鼓鼓的,就趴在床边上呼呼地睡着,摸着一点白柔柔的短毛,回味着白天征战的热血,晚上征战的爽快进入了梦乡。

一点白在天刚刚亮的时候,照例啃着他的脚把他给弄醒了,弄了口早饭,把昨天吃剩下,放在水缸边上保鲜的熟食也带上,在筐里扔一块肉骨头给一点白啃着练牙,孙易再一次进了山。

沿着弯曲的小路,趟着晨露,赶到自己采摘的地方,放下一点白让它自己玩去,孙易紧张地干起活来,果实丰美,密度还大,孙易发现,被自己采摘过的那一片区域,灌木似乎比别的地方都要高一些,他也没有在意。

这里的蓝莓数量很多,所以用不着深入,只要沿着边沿处一路采过去就行了,正把采来的蓝莓向筐里倒,远远地听到了一点白的叫声。

孙易一皱眉,一点白很乖巧,平时很少乱叫的,听声音还是在那片山葡萄树林的另一侧。

放下手上的工具,一路飞奔过去,刚刚绕过小树林,一点白就贴着草皮纵跑着跑了过来,围着他转个不停,不过孙易却没有其它的事情吸引住了。

就在不远处的蓝莓丛中,一个穿着深蓝色劳动服,戴着遮住脸的纱帽的女孩正惊慌地看着他,女孩身材娇小,几乎要被蓝莓淹没在其中!

旁边,放着一个大筐,筐里已经装了半筐的蓝莓,惊慌之下的女孩转身就想走,又踢翻了身边的筐子,已经采好的蓝莓被打翻在地,这下她更加惊慌了,不知是该跑,还是该留下来收拾自己的蓝莓。

这荒郊野地的,突然碰到了一个陌生而又强壮的男人,一个单身小女孩,又哪里会不怕。

孙易用最温和的声音叫道:“小妹妹,不用怕,我不是坏人,这片林子大得很,我一个又采不完,你在这边,我在那边,咱们各采各的!”

女孩没有吭声,透过薄薄的一层纱帽,甚至可以看到她那双大眼睛中都饱含了泪水,低头捡起了筐,转身就要走。

孙易叹了口气,好害羞的一个小姑娘,不知她长的什么样,宽大的苏动服也把她的身材遮得严严实实,可仅仅是这惊恐而又害羞的模样,就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

这个时候孙易更不能去叫人家了,人家本来就害怕,还不以为自己要把人家怎么样,这种事孙易干不出来。

看着小姑娘拖着个大筐子慌慌张张的向远处跑,刚刚走过一片杂木树林,就听到一声惊叫,然后又拖着筐飞快地跑了回来,把孙易都给看愣住了,这倒底是怎么个情况?

“快跑,快跑,有黑瞎子!”女孩发出清脆的叫声,声音颤抖着,就像苏鸟在鸣叫一声,仅仅是这声音,就让孙易充满了期等,可听到黑瞎子三个字,壮硕如孙易,也忍不住身体一抖。

北方的黑熊俗称黑瞎子,个头大,力气足,一巴掌就能把人扇飞起来,再坐上一屁股,几百斤的重量一压,铁人也要被压冒肠肚。

小姑娘在前头跑,后头的草地里,一道黑影起伏着,发出阵阵的低吼声,不时地人立而起,胸前还有月牙形的白毛,是一头正值壮年的公熊,这种公熊一向独来独往,脾气暴躁,碰着它最好的办法就是躲着走。

不过小姑娘一声尖叫已经激怒了它,撒开四掌就追了上来,小姑娘又哪里跑得过它,黑熊看起来笨拙,可一旦奔跑起来,速度奇快。

孙易心里也颤,看到这只颠颠跑着的黑瞎子都快要傻了,这东西一般都在深山里头,在小山村活了十几年都没有见过活的,没想到现在竟然碰到了。

心头虽惊,却做不到见死不救,立刻发足狂奔迎了上去,后头的黑瞎子离小姑娘只有不到十米远了。

孙易横身一扑,就把小姑娘扑翻在地,黑瞎子一个刹不住,嗖地一下就窜了出去,这家伙跑得快,但是笨得很,不会拐弯,力量大,灵巧不足。

孙易抄起小姑娘就把她抱在了怀里,单薄瘦弱的小姑娘还不到一百斤重,这点重量对孙易来说根本就不足一提,抱着她一样跑得飞快,就是她手上死死抓着的大筐有些碍事。

“都这个时候了,还要筐干什么,扔掉!”孙易一边跑一边叫道。

本书首发于看书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