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要开诚布公才好-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5章:要开诚布公才好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25Ctrl+D 收藏本站



“先生有什么事吗?”前台妹子问道。

孙易平复了一下怒气,跟这个泼妇可生不起那个气,最后只会气坏了自己,不如多看两眼前台妹子养眼了。

“我找你们杨经理!”

“杨经理还没来上班呢,大约半个小时以后才会到,您坐在旁边等一会吧!”前台妹子一指里面的等候沙发,那已经坐了七八个人,看他们的模样,似乎都是来送货的。

孙易点了点头,坐到了沙发上,旁边一个戴着眼镜,皮肤微黑的年青人凑了过来,选给孙易递了根烟,看看烟盒,还是二十多块一命的苍狼呢,在这地方算是不错的烟了。

孙易给他点了烟,两人聊了起来。

“兄弟,来送货?看着眼生啊!”眼镜男笑道。

孙易一摆手道:“谁见过空手来送货的,就是来探探门路!”

孙易这话一说,让眼镜男明白了过来,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他没有说话,倒是旁边等着的几个人开口了。

“份额都分好了,哪会说改就改的,多大的量我们都能吃得下,兄弟,你要是没有过硬的关系,不是没趟这混水了!采摘季也能赚上不少的!”

“是啊,这两年本来出货量就少,求大于供,也不知道兄弟你能收多货,北方果品一向只收大宗货的,少于五吨人家看都不看的!”

孙易只是笑,并没有接他们的话,反正自己真是来探路的,行就行,不行拉倒呗,递张名片见见人又不会死人。

“抬脚抬脚!你,起来,擦地呢!”薄嘴唇拎着拖布甩达着,直奔孙易来了,淋得孙易一裤子都是水。

“你什么意思,找茬是不是!”孙易的脸都变了。

薄嘴唇不屑地哼了一声,低自以为很低的声音道,“土包子,到城里来耍威风了,怕你咋地!”接着声音一高道:“咋,收拾卫生你还不让啊,起身起身!”薄嘴唇说着伸手就来拉孙易的衣服,她是看准了孙易骑个破摩托过来的,不像那几位,都是开车来的,这种人,都是求上门的,怎么捏都行。

“我草,还跟我动上手了,惯了你是不是!”孙易顿时就怒了,握着拳头霍然起身。

孙易现在的个头有一米八,薄嘴唇削瘦个矮,还不到一米五,被孙易这居高临下的一声怒吼,吓得啊哟一声就坐到了地上,愣了一愣,双手在大腿上一拍,发出啪的一声脆响,然后拉长了声调,“打人啦,打人啦,扫地的怎么啦,扫地的就不是人啊,就该着让你欺负啊!我地天啊,这世道,还让不让人活了!”

孙易气得都快笑出来了,自己就没见过这么极品的老娘们,自己还没动手呢,就往地上一坐恶人先告起状来了。

“这北方果品也就这么回事,这个经理老子不见也罢!”孙易说着抬脚就走。

“打了人还想走!没门,我脑袋疼,看病!”薄嘴唇嘴上叫着,伸手就向孙易的大腿抱过来。

这种赖皮缠真要是被近身了,打不得甩不得,突然加快了速度,让薄嘴唇抓了个空,去势不绝,一下子扑翻在地上,看她这生龙活虎的样,哪有一点头疼的样子。

孙易打算把名片交给前台妹子,让她转交一下算了,也算是给了苏子墨面子,要不然人家好心介绍了关系,自己不给面子也不是那么回事。

孙易刚刚把名片准备递给前台妹子,就听薄嘴辱发出尖利的叫声,“我看谁敢接她的东西!”

薄嘴唇这一吼,泼性大发,顿时把前台妹子给震住了,她还真不敢得罪这个张姐,要不然的话,仅仅是那些尖酸刻薄的冷嘲热讽就让人受不了,已经有好几个女员工被她硬生生地给骂走了。

“这乱糟糟的是怎么回事?”正当薄嘴唇要上来撕打的时候,一个颇为威严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

一个体态微胖的中年人,戴着金边眼镜,一身黑西装,板着脸,怒气冲冲,威严极盛。

“杨经理,他看不起扫地的,还打我,天呐,在咱们北方公司,还会发生这种事,我不活了!”薄嘴唇立刻就向地上一坐,拍着大腿哭叫了起来,“我头疼,我要上医院,现在就上医院!我要住院!”

孙易摇了摇头,走向了对方,“你就是杨经理?”

“没错,我就是!”杨经理沉声道。

孙易冷笑了一声道:“北方果品公司,也就这么回事吧!”

杨经理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对了,把这张名片帮我还给它的主人,做得挺好的,扔了怪可惜的!”孙易说着,把苏子墨的名片向杨经理的手上一塞,一个侧身就出了门,骑上摩托车就打着火。

“杨经理,可不能让他走哇,他打我!”薄嘴唇扑了上来,抱住了杨经理的大腿,可怜的杨经理还没等看清名片什么样,就被薄嘴唇给晃得脱了手,然后一个骨碌,压到了身子底下。

“你先起来!”杨经理没好气地道,她是什么样的人自己还不清楚吗,如果不是看在自己小姨子的面子上,早就把她开了。

“我就不起来!把他放跑了,就找你负责了,我挨打了,头疼!”薄嘴唇继续胡搅蛮缠着。

杨经理气得脸都白了,狠狠地一动大腿,把薄嘴唇给甩到了一边,弯腰就捡起了名片,看到名片上苏子墨三个字,还有那一串电话号码的时候,脸孔刷的一下就白了,额头瞬间就渗出了豆大的汗珠,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薄嘴唇这会索性躺到了地上,放声嚎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骂着,杨经理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重重地在前台上拍了一下,“关门,让她在这里哭个够,哭完了就算她工资,让她滚蛋!”

杨经理这一声怒吼比什么都好使,薄嘴唇立刻就不哭了,也不撒泼了,有些发傻地看着杨经理,她敢这么闹,就是自信杨经理不会开除她,可是没想到,竟然真的发生了这种事情!

杨经理抬脚就向外面跑,上了自己那辆马自达商务,车胎抓着地面发出了尖叫声,倒车的时候,甚至还把一个来送货的捷达车门给撞瘪了。

他又一次怒吼:“给她算工资!”

但是他都顾不上了,赶紧开车去追,虽说孙易刚走没多大一会,可他骑的是摩托车,什么路都走,急了还能上马路牙子。

可是杨经理就不一样了,这个点正是上班的点,小城虽说不堵车,可车流量也比平时大,马自达商务的车体又稍显得大,干着急也没有用,只能一点点地等着红绿灯。

杨经理一直盯着孙易离开的方向,盘算着他所处的方位,终于出了城,速度也快了起来,赶出城十多公里,才远远地看了孙易的背影。

按着喇叭,又不停地闪着大灯,孙易在后视镜里看到车里的胖子,不正是杨经理吗?

孙易这会更怒了,妈比的还追上来了,不让他尝点厉害,还真不知道马王爷长了三只眼。

孙易停了摩托车,把挎包摘了下来,后头的杨经理也停了车,正开着车门急急地往下走,一抬头,就见孙易握着拳头怒气冲冲地走来。

“噢噢,住手,误会,误会,一切都是误会!”杨经理赶紧叫了起来。

看着满脸堆笑,甚至还有些惶恐的杨经理,不像作假,孙易有些狐疑地打量着他,“怎么?有事?”

“是是,有事有事!”杨经理连声道,“还不知道先生贵姓呢!”

“孙易!”

“原来是孙哥!走走,有啥事咱们回去卖卖谈!”杨经理赶紧道。

“你可得了吧,你也不瞅瞅你那一脸褶子,我才二十二,叫什么孙哥!”孙易没好气地道。

杨经理就是属猴的,见杆就往上爬,“哈哈,那我就托大了,叫你一声孙老弟,走走,咱们回去,到我办公室喝喝茶!”

“喝什么茶啊,你那个公司里头那个扫地的那么牛逼,我惹不起!”

杨经理苦笑道:“张姐跟我有点亲戚关系,以前一直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我早就忍不住下去,就算没有孙老弟的事,这两天我也准备开了他了!”

“我瞅你这态度,好像我这事能办成啊!”孙易道。

杨经理小心地问道,“不知道孙老弟要办什么事?”

孙易耸了耸肩,“就是有些蓝莓卖不出去,寻思着找个果品公司收一下,我的量太小,人家都不答理我!”

“嗨,我当什么事呢,果品公司就是收果品的,孙老弟你什么时候送货都行,保证按最高价走!”

“那行,这事就这么定了,回头我来送货!”孙易说着就要上摩托车,却被杨经理死死地抓住了胳膊。

“孙老弟,瞧不起老哥了不是,说什么也要给老哥一个尽地主之谊的机会!”杨经理有些急眼地道,他还准备探探这个小伙子跟苏大小姐倒底是什么关系呢,如果能搭上这条线的话,自己再往上动一动都不成问题,北方可不仅仅是一个果品公司那么简单,可是一个庞大的集团公司。

孙易哪想到杨经理的那些心眼啊,他的热情倒是让孙易挺感动的,只以为是看在苏子墨的面子上,这娘们倒是没骗自己,果然帮自己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现在事情三言两语就谈妥了,他更不回去了,蓝莓的产季短,就这一个多月的时间,误了一天就是好几千块啊,人家家大业大不差这点,自己在一段时间里还要靠它吃饭呢。

听孙易这么一说,杨经理倒不再勉强了,只是心里还有些奇怪,苏大小姐怎么会把自己的专属名片给这么一个普通的小农民呢?难道是大小姐……想到这里,杨经理生生地打了个冷颤,不敢再想下去了。

甚至他的心里还有些窃喜,当手下的最喜欢给上头的人背这种比较隐秘的黑锅,事后肯定会有补偿,杨经理都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到自己日后的好生活了。

解决了一件心头大患,孙易的心情立刻就爽快了起来,就连夏季扑面而来的热风都变得可爱起来。

一路驰车回到镇子里,到了刘老四的店门口,一脸喜气地道:“四哥,回头把你的面包车借我用用,兄弟要干大买卖了!”

刘老四原本还为他担心呢,看他一脸喜气的样子也猜了差不多,“怎么?销路找到了!”

“那当然,咱哥们是啥人,一出手就找到了个果品公司收购!”

“你可别被人坑了,多少钱一斤收的?”刘老四问道。

孙易一愣,多少钱来着?好像……好像没特么提这茬啊,而且自己光顾着高兴了,还没留人家杨经理的电话,这下可坏了,不过再想想杨经理不似做伪的热情,应该没啥问题吧,只要能**块钱收,自己就赔不上。

刘老四一看他这表情就直摇头,“你小子,指不定被哪个黑厂子给坑了!”

“不能吧,正规的果品公司!”孙易有些不太确定地道,“先采一部分,探探路再说,总不能这么闲着,昨天的货也卖了,手上有点余钱,正好请四哥喝两杯!”

孙易笑着要还摩托,刚刚熄了火,电话就响了,一接起电话,就响起了杜彩霞如同尖叫般的声音,“孙易,快点回来吧,赖黑子带了一伙人正拆你的房子呢!”

“我草他姥姥!”孙易立刻就怒了,好不容易盖了新房,这王八蛋竟然敢拆,活腻了吧。

孙易顾不得打招呼,重新启动了摩托车,一拧油门,摩托车的后轮拼命地磨擦着地面,带着一阵胶皮味的黑烟刷地一下就调过头来,也亏得孙易现在身体机能极好,控制力极强,一压车把,身体向前一倾,摩托车带着尖啸声嗖地一下就窜了出去,扬起一片冲天的灰尘。

“这小子,搞什么!”刘老四呸呸地吐着嘴里的泥沙,赶紧回去开自己的面包车。

小镇离村子不远,只有不到十公里,孙易骑着破摩托挂了最高档,油门拧到了底,摩托车在水泥路上飞驰着,车身都有些发漂了,速度直接逼一百五。

不到十分钟,小村就遥遥在望,远远地还看到了杜彩霞正站在村口的变压器前向自己挥手。

孙易没停车,直接就冲下了水泥路,驶进了村子里的泥土路上,扬起更高的灰尘来。

路过老张家门口的时候,一伸手,就把站在门口张望的张大婶手上三尺多长的擀面杖给夺了过来,张婶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阵轰鸣声,再加上漫天的尘土,手上的擀面杖就没了影子。

孙易一拧油门,直接就冲上了自家门口盖房子后剩下的沙土堆,在摩托车的哀鸣中,冲天而起,直接就越过了两米多高的大门。

人在空中,脚蹬着摩托挺起了腰杆,院子里挤了十几号人,四五个正在自家的房顶上向下扔瓦片,同村的村民们躲得远远的,哀声叹气,直到被孙易的腾空而起惊呆住了。

孙易没玩过摩托特技,全凭着自己强大的力量,和柔韧的身躯技巧控制着摩托车平稳落地,咣啷一声,也不知是哪个零件飞了出去。

摩托车去势不绝,扬起灰尘嗖地一下就穿了出去,借着摩托车的冲力,手上的擀面杖挥了出去,拦腰就打在了一个壮汉的腰侧,把他打得凌空横着翻转了三圈才一头载进了到了地上没了声息。

赖黑子见到从天而降的孙易,只觉得胆子都颤了起来,手上的铁锹怎么也握不住,用颤抖的声音大声吼叫着,“干死他!干死他,老子担着!”

赖黑子一声吼,顿时七八个的拎着砍刀、铁棍还有镐把之类的凶器就扑了上来。

孙易一拧油门,摩托车原地一个调个,在轰鸣声中又一次向这些冲了过来,此时的他,就是古时冲锋的重骑兵一样,车头直接就顶飞了一个,还压翻了一个,手上的擀面杖抡起来,打在身体上发出一阵阵的脆响,也不知是谁的骨头被打断了。

几乎是一个照面,孙易就冲出了包围,车把一扭,身体一倾,摩托车在房檐底下,压着碎瓦片停了下来,一拧油门就要再一次冲阵。

一阵嚎叫声,一个家伙从房顶上跳了下来,凌空向孙易扑了过去,这些人都是十里八村的地赖子,耍起狠来一个赛一个,可惜今天碰上了更狠的孙易。

孙易头也不回地回手就抽出一擀面杖,更加高亢的惨叫声中,人横着飞了出去,把自家的柴垛都撞翻了。

孙易又一次冲了出去,擀面杖抡起来,噼里啪啦一顿打,再冲出去的时候,摩托车哼哼了两声,终于熄了火,蹬了两脚也没有蹬着,索性扔了摩托车,拖着擀面杖向灰尘中的人影冲去。

本书源自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