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今天正式上班-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4章:今天正式上班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19Ctrl+D 收藏本站



开一间标准间,要一百二,孙易穷惯了,哪住过这么高档的地方,咬咬牙还是住进去了,背着女人进电梯的时候,前台那个妹子还在偷笑,估计是没见过骑摩托背醉酒女人来住宾馆的。复制网址访问

宾馆就是宾馆,床单雪白雪白的,还有空调、独立卫浴之类的,头回住这么高档的地方,还带着一个漂亮女人,这日子过得,跟做梦似的。

也许经过一路的颠簸,女人终于有了反应,捂着嘴就要翻身下床,可怎么也来不及了,孙易赶紧把垃圾筒递了过去,女人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再漂亮的女人呕吐起来,味道也不好闻,酒气中透着浓浓的酸馊味,开窗透透气,再把呕吐物倒进马桶里冲走,这才算好了一些。

吐过的女人躺在床上直哼哼,孙易把毛巾沾了凉水盖在她的脸上,让她清醒了一些,自己竟然有力气跑到卫生间抱着马桶去吐了。

吐过的女人想到被大长脸的夏厂主在身上舔来亲去的,又觉得恶心,这回不是吐酒了,而是恶心得吐了,一边吐一边脱着衣服……

突然,她想起来什么似的,又把身后的门给拉上了。

宾馆的这种独立卫生间,只是一层毛玻璃,外面还有一层厚布帘子,漂亮女人不去拉,孙易自然不会去干这种好事,隔着一层毛玻璃,隐隐约约地看着女人脱了衣服,白嫩的肤色,似乎都要放出光来一样,将这一面毛玻璃照得发亮。

衣服从门缝扔了出来,估计是不想沾湿了,这女人哪怕醉了也很有理智。

孙易坐在床沿上,眼睛瞪得溜圆,口水流出来都没有感觉,这会他不比瘦黄牙好到哪去。

正在拼命洗着澡,搓着身体的女人突然唉哟一声,隔着毛玻璃看到她倒了下去,撑了几下身子都没有爬起来,发出痛楚的轻哼声,让人心都要碎了。

助人为乐,一定要助人为乐,孙易赶紧跑了过去,这种卫浴的门是不上锁的,一拉就开了。

“出……出去!”女人变得更加虚弱了,甚至带着哭腔。

“都这样了,还强撑着呢,我不是坏人,堂堂林河镇,沟谷村的办事员,能干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情吗!”孙易索性报上了自己的名号,也只有办事员这个名头才能拿得出手了。

孙易停了水,手探过腿弯把女人从地上抱了起来,女人紧紧地蜷着身体,遮挡了要害,温玉入怀,要不要害的都不重要了,从卫生间到床头,不过五步远的距离,孙易像是走了五年一样,真恨不得一直就这么抱下去。

刚刚把女人放到床上,还没来得及看她被磕青的小腿,她就是一个骨碌,然后拉过被子盖到了自己的身上,手紧紧地握着被沿,眼神还迷离,却惊恐地看着孙易。

“还真是好人不容易当!我真要干点啥,还用等到现在吗,人家可是让我吃头一口的!”孙易摇头叹了口气,伸手捡起了地上的衣服,“算我倒霉,救人还要被冤枉,还要帮你洗衣服,我这不是贱吗!”

孙易一边洗着衣服一边叽歪着,男人洗衣服也就是那么回事,放在水里冲一冲,然后拧干就行了。

想到被夏厂主在这上头又啃又舔的,自己也觉得恶心,索性甩手就扔一边去了,只洗了外套挂着空档也看不出啥来。

女人已经闭着眼睛直打瞌睡了,但是孙易只要一有动静,就立刻像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一样抬起脑袋惊恐地看着他。

孙易一呲牙,吓唬着她,看她惊恐得钻进了被窝里才哈哈地笑了起来,脱了衣服,伸手拽过另一床被子,就跟这个漂亮女人同一个床上睡了起来。

孙易很想骨碌到另一个被窝里头,哪怕是霸王硬上弓呢,不过还是忍住了,真要是那么干的话,自己跟夏厂主那一伙人还有什么区别。

这一觉睡得很不踏实,还有一种凉凉的,粘粘的感觉,梦到自己掉进了泥坑里怎么也爬不出来,总算是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天已经亮了,这个季节,后半夜两点左右天就亮,看看墙上的表,已经五点多了。

扭头看看旁边的女人,睡得正香,在睡梦中还将两条修长的柳眉紧紧地皱在了一起,真是做孽哟,什么样的人舍得强迫这样漂亮的女人,想到自己昨天晚上也差点没忍住,得,兔子也别嫌人家王八的尾巴短。

趁着女人还没有醒过来,赶紧跑到卫生间,脱下来洗洗,用力的拧干,然后打开淋浴洗了起来。

孙易的动作惊动了床上的女人,刚刚受到那样的惊吓,又哪里睡得踏实。

苏子墨在犹豫着,要不要去拿挂在窗子处晾着的衣服,又怕那个男人会突然出来,矛盾极了。

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又觉得不寒而栗,本来她升任镇长,几个好朋友聚在一起喝酒,她多喝了几杯,当时还没什么,可是出门送走了朋友之后,酒意上头就开始站不稳了,然后就碰到了那三个恶心的男人,如果真的发生那样的事情,不管事后怎么补救,自己这辈子怕是都走出心里阴影了。

她这一晚上醒了好几次,身边的男人睡得很香,发出轻微的鼾声,并不吵人,反而让自己出奇地安心,似乎睡得也踏实了一些,现在稳下心神,侧躺在床上,偷眼看着那个男人。

孙易胡乱地冲了一会,推门走了出来,活动了几下身体,先在地毯上做了五十个俯卧撑,轻松加愉快,连汗水都没出。

他在做俯卧撑的时候,苏子墨却眯着眼睛偷偷地看着他,身上的肌肉崩得紧紧的,随着每一下运动而游动着,满满的都是力量感。

当孙易做完了俯卧撑起来的时候,她赶紧又闭上了眼睛,然后再偷偷地眯着眼睛看着他。

孙易走到了梳妆镜前,鼓着自己的肌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很满意地点着头,“嗯,这才叫真男人,这傻女人,光顾着睡觉没看着,她吃大亏啦!”

听着孙易这么不要脸的夸着自己,苏子墨这一瞬间,心头阴郁尽头,忍不住咬着被子轻笑了起来。

听到笑声,孙易赶紧收起了架式,有些尴尬地转过身,“醒啦!”

苏子墨再也装不下去了,紧紧地捂着被子道,“嗯,醒了!”

孙易看她捂着被子,一副怕自己的样子,不屑地笑了一声,一脸的傲色,“昨天晚上跟死鱼似的,现在摆这副模样给谁看!”

苏子墨的脸一板,一种上位者的肃容出现在她的脸上,让孙易一愣,看着怎么那么像老杜摆村官谱的样呢,只是现在的她哪里还有威严,只有搞笑了。

看着孙易似笑非笑,还有贼溜溜眼珠子转动的样子,苏子墨的脸上显出几分嗔怒来,“还不快把衣服给我拿来!”

孙易捏了捏下巴,他天生就吃软不吃硬,好歹老子也救了你一命是吧,现在还没怎么着呢,就开始摆谱了,惯的!

“自己拿去,又不是没手没脚,你要是说个请字,或许我会帮个小忙!”

苏子墨的小脸通红,自己哪里受过这种气,不过现在形式比人强,不得不咬着牙道:“麻烦你了,请你帮我把衣服拿来,好吗!”

一个好吗,让孙易的身上像是爬了几百只蚂蚁一样,都酥了!颠颠地跑去拿衣服递了过去,“老佛爷,您的衣服!”

苏子墨噗哧一下就笑了出来,刚刚那一点恼怒,也在孙易的耍宝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从被子里探出一只莲藕似洁白如玉的小胳膊,葱指捏着衣服接了过来塞进了被子里,“你出去一下,我换衣服!”

孙易哈哈地大笑了三声,“你换吧,该看的不该看的,我早就看过了,这会害什么羞啊!”

苏子墨气得直咬牙,赶不走这个厚脸皮的男人,不过她也有主意,在被子里就可以把衣服穿上了。

孙易大大方方的坐在床边穿着衣服,苏子墨一边在被子里鼓捣着,一边偷眼看着他,眼看着那具堪称完美的阳刚身躯淹没在看起来很土气的迷彩裤,蓝色的短袖下,心头还有些惘然若失。

当孙易站起来的时候,苏子墨忍不住暗叫一声好,有的人,哪怕是世界级的名牌穿在身上,也像是山寨版的地摊货,可有的人,哪怕穿上一套最普通的民工级迷彩服,也能穿出模特效果来,孙易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就连孙易自己都没有发现,自从他回村以后,身上的肌肉比从前更加结实,也更加匀称,流线形的肌肉充满了力量感。

苏子墨在被子里把衬衫的最后几颗扣子系好,然后掀开被子下了床,孙易扭头看了一眼,眼前不由得一亮,清晨起来,女人的长发稍显凌乱,但是柳眉修长,明眸皓齿,小脸白嫩得一掐都能流出水来,哪怕是素颜,也比那些所谓的美人化过妆之后还要漂亮。

再配上她定要身合适的职业套装,只能称得上完美,靓丽得让人恨不得把眼珠子扣出来才好。

苏子墨的脸一红,想起自己还没有洗漱,狠狠地瞪了孙易一眼,“看什么看,小心看到眼里拔不出来!”

苏子墨恨得牙痒痒,可偏偏又生不起气来,赶紧跑去了卫生间,匆匆地洗漱了一把,头发也梳了,就这么披在肩头。

袜子早就破烂得不能穿了,扔在了垃圾筒里,看到搭在垃圾筒旁边的白色小裤,咬咬嘴唇,伸手捡了起来,团成一小团塞进了兜里。

她的高根鞋表面已经有些破损了,至少孙易在救她的时候,没忘了给她拿鞋,她简直不敢想像自己穿着拖鞋出门是什么样子。

只是简单的洗漱,梳理了头发之后苏子墨,给了孙易另外一种感觉,昨夜酒醉后朦胧中让人犯罪的美,清晨美人庸懒凌乱的美,还有此时梳妆整齐后让人心颤的美,这简直就是一个百变的美人啊!

孙易轻咳了一下,“碰一块就是缘份,一起吃个早点吧,我请客,吃馅饼!”

苏子墨稍稍一犹豫,还是点了点头。

孙易的心头窃喜,就算啥也不干,能跟这样的美人相处心里也爽呀。

出去退房的时候,苏子墨一直低着头,长长的头发垂在脸侧,把她挡得严严实实,前台的妹子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利落的办了退房手续。

骑了摩托车,带着苏子墨到了早餐点,刚出锅的馅饼还散发着热腾腾的热气,要了几个馅饼,两碗粥,坐在小店里吃了起来,这会时间还早,吃饭的人也不多,正好清静。

两个人静静地吃着饭,气氛有些尴尬,孙易没话找话地道:“对了,昨天为啥不让报警?逮了他们,也能判个好几年!”

“嗯,反正就是不用报警!”苏子墨说着,那张漂亮的脸蛋上闪过几丝凶狠的神色来,一闪既逝,让孙易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也没有在意。

两人边吃边聊,孙易说到了自己的现在最恼火的地方,生意都没得做,这让苏子墨眯了眯眼睛,然后在身上翻了翻,从兜里摸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孙易拿在手上一看,只有名字和电话,苏子墨,很好听的名字,听着就有书香气。

“你拿着这个,到北方果品公司,去找他们的杨经理!”

“就一张名片就行了?”孙易晃着这张质地极好,偏偏只有名字和电话的怪异名片问道。

“没错!”苏子墨说着,拿出纸巾来擦擦嘴,“就算我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了,当然,如果你肯再借我二十块打车最好了!”

孙易十分大方地拍出了一百块,人都救了,还差这百多块了吗。

苏子墨走到了门口,突然又扭过头来,带着怪异的笑道:“林河镇的办事员孙易是吧,我想,用不了多久,我们会再见面的!”

还不等孙易回来,苏子墨就消失在了门口,上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站在门口看着远去的车子,孙易有一种十分不真实的感觉,自己竟然可以与这么漂亮的女人有这么一段交集,昨夜那一场场,一幕幕,再次浮上心头。

“大兄弟,算帐呀!”小店的老板紧盯着孙易,都是小本买卖,孙易又大方,一顿早餐就点了几十块的东西,怕他跑单。

孙易摇了摇头,算了帐,回头又把剩下的馅饼吃了个精光,这才出门,骑了摩托车本想直接回家,但是摸摸兜里的名片,还是决定去一趟北方果品公司。

北方果品公司的门面不大,但是这种收购公司跟门面没有关系,只要背后有点关系,收多少货,都能直接送到工厂里,变成丰厚的利润。

因为商业利益关系,这些收购公司与那些散商之间,都有一定的默契,并不是说谁都能插足这一行的,冒然地闯进来,只会被拒之门外,昨天要不是碰到了夏厂主这个冤大头,怕是这果子真的要烂在家里了。

一张名片就能改变自己的处境,这种事,孙易没抱太大的希望,反正已经这样了,总不能比这更坏吧。

只是他才刚刚进门,脚在光亮鉴人的地板上踩了一脚,就听一连串的哎哎声,一个拖地的中年女人快步走了过来,薄薄的嘴唇,高高的颧骨,还有脸上化的浓妆,哪怕是打扫卫生的,也有爱美的权利,只是看起来第一眼,就给人一种很刻薄的感觉。

“这刚擦完,踩了不白擦了吗!”薄嘴唇指着孙易脚下还微湿的地方尖声尖气地说道,语中难掩蔑视之意,如果不是看到孙易这一身打扮和破摩托车,她顶多也就是偷偷地瞪上几眼。

孙易蓝色短袖,民工级的迷彩裤,背着一个陈旧的挎包,为了出行方便,还穿了一双胶鞋,典型的民工打扮,人家打扫卫生的可是城里人,小城也是城里人,天生就有一种优越感,更何况薄嘴唇还是托了关系才到了北方果品,底气足得很。

孙易哼笑了一声,“敢情你擦完的地方还不能踩是吧,地要是不脏,还请你来干什么!”

“唉,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说话呢,我让你走那边不行啊!”薄嘴唇一指旁边没擦过的地方道。

“我还就走这了!”孙易说着上去就踩了一脚,踩出一个明显的脚印。

“张姐,张姐,怎么了?杨经理快来上班了,被看见不好!”一个前台妹子快步走了过来道。

“杨经理来又怎么了,哪还说不出个道理来,这个人太不是东西了,刚擦完的地就上去踩!”薄嘴唇底气足得很,算起来,她还是杨经理的姐夫的小姨子的大姑姐,实打实的亲戚。

“算了算了张姐!”前台妹子赶紧把人给哄走了,这个张姐在公司里就是一霸,谁也犯不着跟她撒泼。

那个张姐骂骂咧咧地拎着拖布走了,一边走还不停地甩着拖布,甚至把等在不远处的几个客户身上都甩出泥点子来了。

本文来自看书王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