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足足有八十多万-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3章:足足有八十多万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2:15Ctrl+D 收藏本站



可是孙易连门都没有进去,这种大公司,怎么可能收这种零零散散的散货,每到这个季节下来,从采摘到收购,到最后进入工厂,是有一条完整的产业链的。

跑山者采来的山货,先被那些小收购商在路边就收走,然后再转上几手,最后才能到果品公司,就以这个季节的蓝莓为例,从山里一出来,收购价根据品质不同,价格八到十块不等。

然后再转上几手,到了果品公司这里,最低十五块,这中间还有这么大的一块肥肉,哪能让孙易说咬就咬上。

孙易又跑了几个稍小些的公司,根本就不收散货,孙易坐在路边啃着一张烧饼,喝上几口水,只觉得胸口堵得慌,回了家乡,刚盖了新房子,本想放开膀子大干一场,可这才刚刚起头,就被人一巴掌给拍回了原形。

武谷根本就不怕孙易会跑到这里来卖货,他只要压住那些收散货的,就能让孙易的果子烂在筐里。

烂就烂吧,男子汉大丈夫,干哪一行不能赚钱养家糊口,他就是压不住心头那口气。

孙易骑上摩托车,准备返回村子,卖不出去,索性都酿成酒算了,大不了到时候灌装一下,老子都带到市里来摆地摊。

刚准备走呢,一个干瘦干瘦,满口黄牙的中年男子骑着一个破旧的小踏板停在了他的跟前,“哟,兄弟,我可追了你好几条街啦!”

孙易歪着头看着这个目光闪烁,怎么看都不像好人的汉子一眼,冷冷地道:“怎么?有事?”

“是不是来卖都柿的?”男子道。

孙易点了点头,在北方,蓝莓还有一个通俗名称叫都柿,一般老百姓也这么叫,蓝莓那是官方的叫法。

男子一甩头道,“跟我走,我们那个厂子正缺货呢,有多少收多少!价格保证合理!”

说完,他当先领路,孙易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骑着摩托车就跟了上去。

市区并不大,十来分钟就出了市区到了郊区,很多小加工厂就在这里,不但有果品加工厂,还有一些木料加工厂。

在一个破旧的栋房前停了下来,不停能闻到果香,在果香里,还能闻到一股刺鼻的化工品的味道。

孙易立刻就明白了过来,这是一个地下黑加工厂,只有利益,就会有黑暗,蓝莓产业也是这样,近几年火起来了,自然就有一些人,只用少量的蓝莓,然后再混入更多的化工品,仿制成市面上价格偏高的蓝莓饮料或是酒品出售获取暴利。

孙易现在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只要能卖出去就行,良心这东西,要等富起来才能长出来。

瘦黄牙男子骑着踏板进了院子,停了车叫了起来,“老二,老二,出来,有货来啦!”

随着瘦黄牙的叫声,两条大汉从房子里走了出来,向瘦黄牙点了点头,很不客气地走到了孙易的车边上,把上面已经蔫掉的青草都欣了起来,看看里面还带着白霜的蓝莓点了点头。

“行,货不错,卸下来吧!”为首的长脸大汉摆摆手道。

孙易微微一皱眉,打量着这个大长脸,还有他后面那个光着膀子,刺着龙虎的大汉,“还没谈价吧!”

“谈个毛价,两块钱一斤,卸货!”刺龙虎挥着手道。

“出山就收十块,到你这变两块,还不够辛苦钱,不如烂家里,我不卖了!”孙易说着就要发动摩托车。

毛哄哄的大手伸了过来,一把就将车钥匙给拔了出去,正是那个大长脸,大长脸抛着车钥匙冷冷地看着孙易,也不说话,倒是那个瘦黄牙凑了过来。

“夏大哥肯买你的货,那是给你面子,小伙子,别不知好歹了!”

“这是强买啊!真当我怕了你们啊!”孙易跳下了车怒吼了起来,他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这个姓夏的厂主要强买他的货,立刻就让他的火气从天灵盖冲了出来。

夏厂主冷哼了一声,大长脸上尽是不屑的神色,退了一步,向身后的壮汉道:“老二,收拾他!”

刺龙画虎的老二一声不哼,伸手从一边的木头垛里抽出一根两米多长,小腿粗的松木杠子,抡圆了就向孙易的肩头打了过来,下手狠辣,一看就是个狠角色。

孙易这股火冲上来,让他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也不知是哪来的胆子,起脚就是一个高抬腿抽向砸来的木头杠子。

嘎巴一声,两米多长,坚韧的松木立刻就断成了两截。

一脚就把这么粗的松木给踢断了,一下子就让夏厂主他们愣住了,是这小子的腿硬?还是松木杆烂了?看看孙易的腿不像断的样子,然后就望向松木杆,松木杆的断茬很新,也不像糟烂的样子。

不但他们愣了,就连孙易自己都愣了,街头打过群架,读半年大学那会,在武术社团学过几天花架子,也没刻意的练过,完全就是野路子,竟然还能踢断这么粗的木头杆。

起腿的时候,他就后悔了,这条腿怕是保不住了,但是现在跺一跺,除了有些疼和麻之外,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双腿还是那么有力。

“草,吓唬谁!”老二也是个愣头青,愣了一会,拎着手上剩下的半截松木杆又一次照着他的脑袋砸了过来,嘴里还骂着,“有种你特么再踢断一回!”

孙易又是飞起一脚,这一腿扫出去,又加了几分力气,带着烈烈的风响声,再踢到断木上的时候,不再是嘎吧的脆响声,而是一声爆响!

老二手上的半截断木哗啦一声,崩飞了一截,手上的一截也像是从中间劈了几斧子一样,碎成了五六条,力量透过木头传递到手上,把他的虎口都崩裂了,鲜血立刻就把他的双手染红。

孙易跺了跺脚,这回疼得有些厉害了,骨头都疼,不过还能站得住。

看着两胖一瘦的三个人呆立当场,该轮到孙易牛逼了,“现在你们还强买?”

“别!别!”夏厂主就算是混得再明白,也知道今天碰着茬子了,一个不好自己都要交待到这里,这位爷暂时惹不起,回头召集人马再找他的麻烦。

“现在你们不强买,老子要强卖了,我也不讹你们,十块钱一斤,出林子的公道价,我就不找你们收运费了,现在就上称算钱!”孙易说着,双臂较力,把两个大筐给举了下来,看得夏厂主的眼角直抽抽,尼玛啊,这一筐就得一百多斤,拿到手里跟玩似的。

他现在都顾不得受伤的老二了,赶紧推来的大称,挨筐上称,四大筐,一共四百八十斤。

“四千八百块,筐就当我送你们了!”孙易说着一伸手,目光却在他们的身上扫动着。

被孙易目光扫过的地方,都是一阵火辣辣的,这要是踢上一脚,腰骨还不踢断了,夏厂主这回认栽了,回屋取了五千块交给孙易。

“不用找了,就当是哥们请你喝酒了!”夏厂主还挺着腰板,努力地维持着自己最牛逼的一面。

孙易哼了一声,抽出二百块来拍到他的怀里,“哥不差那二百块!”然后拿过了自己的车钥匙,什么话也没说,发动了摩托转身就走。

孙易头都没回的驶上了街道,心里却翻江倒海的,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够两腿踢碎两段小腿粗的木头,想想当时的风彩,自己肯定超级牛逼。

孙易一走,夏厂主抹了一把冷汗,身子都软了,老二的两只手还在颤着,肿得像猪蹄似的。

瘦黄牙最不堪了,腿脚发软,倚在旁边的大称上才没有软倒下去,只觉得尿意越来越重,走不动路,索性直接掏出缩成了豆粒似的小家伙沥沥啦啦的放起水来。

“草,回头再找他算帐,先领老二去医院包扎,然后咱去喝两杯压压惊!”夏厂主咒骂着,领着老二和瘦黄牙上了面包车。

赚了近五千块,孙易的心情很不错,两天就赚这些,把蓝莓季采完,怎么也能赚上几万块,除了耗上几把子力气,可都是无本的买卖。

一高兴,找了个小店要了馅饼,羊汤,再来两个小炒,喝上几两,等他喝完了才发现天黑了。

刚刚推起摩托车,杜彩霞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苏所长不肯出面,把她给挡回来了,听说孙易卖了蓝莓,赚了近五千块的时候也跟着高兴,听说他要回来,立刻就挡了回去。

孙易觉得也有道理,这大山里虽说通了柏油路,可是这近百公里,只有那么几个小村子,山里的天一黑下来,可是真的伸手不见五指,走夜路太危险了。

孙易转悠了一圈,在街边上找了一家看起来挺干净的旅馆,先对付一宿再说。

小旅馆价格不贵,电脑间只有四十块钱一宿,拿着身份证登记入住,还能洗澡呢。

冲过了澡,拎了两瓶啤酒,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在电脑上找了电影看着,看完电影就准备睡觉了。

关了电脑刚躺下,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

“往里抬,抬进那屋,大哥,你放心,嫂子已经走了,一会我到前台去盯一会,嘿嘿!”

孙易一愣,这不是那个夏厂主和瘦黄牙的声音吗?还真是巧了,自己住个旅馆都能碰上,听这意思,这旅馆还是他们家开的呢。

“大哥,咱搞了她,她会不会报警?”这是老二的声音。

“报个屁警,看看她的模样,再看看她的穿着打扮,一看就是公务员,这种人最好面子,绝不会报警的!”夏厂主的声音传来。

孙易忍不住骂了一声,从床上站了起来,打量了一下身后的墙壁。

这种小旅馆为了节省成本,墙壁都是用普通的三合板夹着木方钉上两层隔开的,在棚的位置上,还有隔壁透来的灯光。

孙易从包里翻出一把上大学时买的生存刀,虽然是地摊货,但是钢口很不错,用来挖这种薄薄的木板,只要两刀就能割开个口子。

孙易挖出一个鸽子蛋大小的洞,隔壁的灯光透了过来,把眼睛贴了上去。

在床上,躺着一个看起来酒醉的女子,白色的修身衫衬,黑色的西装,高根鞋已经甩掉了,脚上的丝袜破了几个洞,从这身职业装就能看出她的身份来,八成就是公务员了。

头发散发,遮了脸,但是那圆润的下巴,和半张柔和白嫩的小脸却让孙易为之惊艳,心里狠狠一颤。

看了片刻,孙易忍不住了,敢在自己的面前玩这一套,非坏了他们的好事不可。

孙易跳下床,蹬上了裤子就打开了门,一出门,正见瘦黄牙趴在门缝往里头看。

孙易上去照着他的腚就是一脚,把正看得入神的瘦黄牙蹬得啊哟一声,一下子就扑进了屋子里头,稀里哗啦的也不知打翻了些什么。

孙易晃着膀子,崩着一身精壮的肌肉就闯了进去,进去也不说话,向门口一站,抱着肩膀就这么冷冷地看着他们。

这种事情,不能声张,正如夏厂主他们说的那样,女人都好个脸面,遇到这种事,多半就要忍气吞声,有苦自己吃了,要不要报警,也要先问过这女人的意思。

孙易白天就给了他们震撼的两击,现在最有战斗力的老二双手都要废了,瘦黄牙是个瘾君子,用来跑腿不错,打架的话,小胳膊小腿的还不够人家一只手撅的。

至于夏厂主自己,琢磨半天也没敢伸手尝试,看看床上漂亮的女人,再看看孙易那身足以让任何男人羡慕妒忌恨的肌肉,一咬一跺脚,“今天哥们认栽了,让你吃头一口,这总行了吧!”

孙易骂了一声,自己用得着干这种下九流的事吗?

“你一口都吃不上!”孙易说着,伸手把夏厂主向旁边一拔拉,走到了床边,伸手拔开了遮挡在女人脸上的长发,看着这张如同怒放的牡丹一样的面孔,孙易的心里头狠狠地一抽,眉目如画面如花,说的就是这样的女人吧,特别是两条秀气的眉毛,圆润挺翘的小鼻子,没有化妆,却没有任何的瑕疵,堪称是完美女人,相比之下,罗丹都要逊色两分了。

“要不要报警?”孙易问道。

女人目光迷离,手紧紧地抓着孙易的手上,用含糊不清的声音道:“不……不要……不要报警!”

“好,听你的,先不报警,我带你离开这里!”孙易说着,伸手就拉女人的衣服。

孙易刚刚被衬衣给她拉上,身后响起了风声,下意识地把后背一拱,哗啦一声,本来要砸向脑袋的椅子砸在了后背上。

纯实木制成的椅子砸散了架,夏厂主的手上只拿着一条椅子腿。

孙易的后背皮肤微红,抖了抖身上的木头碴子,扭头过头来,眼中闪过几丝凶狠的神色,咬着牙低吼着,“还敢向我动手,老子弄死你!”

孙易的身体一冲,夏厂主手上的椅子腿还没等举起来,就觉得自己的胸骨发出不堪负重的哀鸣声,咣的一下就撞到了身后的墙壁上,两层薄薄的胶合板也挡不住这强大的冲力,哗啦一声就撞得粉碎,人也跌到孙易原本住的那屋。

老二怒吼了一声,抬脚就踹,这一脚正踹到了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孙易身上,而且还是腰眼处。

孙易身上的肌肉一崩,横着蹬蹬跺了两步,每一步都用力极大,把地面上的碎物直接就跺成了渣。

老二的腿没有收回去,被孙易一把就抓到了手上,身体向前一欺,把这条大粗腿一抬就搭到了自己的肩膀上,奋力地一个过肩摔,手上一松,人还没摔出去,就把膝关节给拉脱臼了。

老二庞大的身体夹着风声,把残破的木头撞得粉碎,把刚刚要起身的夏厂主又撞得翻了下去。

孙易一出手就干翻了两个,当目光落到了蹲在一边,嘴里流血,手上还握着两颗牙齿的瘦黄牙时,瘦黄牙很知趣,一脑袋就墙到了墙上,咣的一声就把两层胶合板给撞穿了,脑袋卡在里头进不得出不得,唉哟唉哟地直叫唤。

“你特么是来搞笑的吧!”孙易在他的腚上踢了一脚,把他的半个身子都踢得穿过了胶合板。

孙易这才回身帮女人系好了上衣,给她收拾好了,抱着她就出了门,放到了自己的摩托车上,自己还光着膀子呢,再说了,钱还在包里呢。

松开女人,回屋去取衣服和包,一进屋,刚刚要爬起来的夏厂主和老二又躺下去了,谁乐意再被他摔一次。

孙易穿了上衣,把包向腰上一系就跑了出去,坐在摩托上的女人正向下滑,眼瞅就要一个倒栽葱摔下来了,赶紧伸手扶着她的腰。

这女人还软趴趴的,也骑不了摩托,回去拿了个床单,从腰腿处把女人系到了自己的身上,这回老实了。

骑着摩托车本想再找个小旅馆,可是领这么漂亮的女人住旅馆,有点掉价,一咬牙,干脆住宾馆去。

本书首发于看书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