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难倒的英雄汉-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23章 难倒的英雄汉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5:20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低着头又呕出两口血,看着血水中夹着的丝丝黑色血丝,再一抬头的时候,脸上带着松快的笑意,但是目光却充满了侵略性,瞳孔泛起了一抹鲜亮的红色。

注意到孙易瞳孔中的红芒,麻勇全身的汗毛都要竖了起来,一股寒气自尾椎处升起,直贯射到顶门,像是一只受到了极度惊吓的猫。

孙易抹了一下嘴角的残血,脸上的笑意变得更浓了,向麻勇扬了扬下巴道:“遇到你这样的对手才叫一个痛快,现在咱们才正式开始,你可别留手,否则的话要是输了可就太冤了!”

麻勇没有说话,全身都崩得紧紧的,内息几乎都要凝滞住了,直到孙易的话落,他才稍稍地吸了一口气,丹田之气微微一沉,整个人像是融化的冰块一样,力量自腰后而起,像是一只将要捕食的豹子。

孙易的脚下一踏,发出咚的一声闷响,整个人都腾空而起,一般高手过招,最忌的就是腾身于空,甚至讲究一个腿不过膝,腿抬高的重心都不稳会给对手可乘之机,更何是身在空中呢。

但是孙易不在乎,麻勇也不敢冒险攻击,看着孙易微缩于肋侧的拳头,他都能够感受到那里蕴含的强大力量,登时身子一矮,一个翻身直接就从孙易的身下翻了过来。

孙易一击扑空,这一招落空可一点都不奇怪,刚刚一落地,双膝微微一曲,跟着脚下一蹬倒射了回去,腰身一扭,一脚就向身后踢了过去。

麻勇的脚下一滑,一个游身步向侧面滑去,不与孙易做正面相抗,武者要勇者之心,敢于面对凶险,但是也要懂得进退,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是傻叉。

麻勇充份发挥着八卦游身掌灵活的优势,而且这拳台也比一般的拳台大上一圈,让他有足够的空间来游走,打算靠拖的拖垮孙易的体力。

这种黑拳可不是正规比赛的那种回合制,完全就是一打到底,谁倒地起不来,甚至是死亡才会结束,毕竟这场比赛太大了,而且还有众多的豪客参与,所以谁也不敢举行那种死亡比赛,哪怕如此,在台上被打死了也是白打。

而麻勇这种避而不战的行为,让那些观众嘘声四起,他们要的是血腥的硬打硬斗,而不是这种游而不战,看着一点都不爽快,那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内行看得直点头,这个麻勇确实不简单,参加这种黑拳赛也太可惜了,万一死在这上头,怕是就要折了一个武学天才了,和平年代想出一个武学大家可不容易。

看客们的嘘声,还有那些红色子弟们嬉笑的议论声,让韦少的心里不爽到了极点,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头混,别的都是次要的,他们什么都不缺,可偏偏有的时候就为了一顿饭,甚至是一个妞就能打得头破血流,争的就是一个面子,打破了头,甚至是打输了都不要紧,关键是这个面在,要是面子丢了,在这个圈子里可就丢人了,以后都没法混了。

韦少还是那种相当高端的子弟,在同辈圈子里头一向都以大哥自居,身边也围了一些捧哏的世家子弟,甚至这些捧哏的小弟在圈子里头地位都不低,这让韦少更看中自己的面子。

麻勇这么干确实是最正确的方法,如果正面相斗的话,凶险太大,输面太多了,可是韦少哪里懂得这些,论起吃喝玩乐耍手段,他是大行家,可是论到武力对抗方面他就是外行了。

韦少的心里非常不爽快,手上还剩下的大半根手茄恨恨地向台上甩去,指着麻勇喝道:“老子花钱找你来是打拳的,不是让你当老鼠给所有人逗乐的,再磨蹭下去,信不信老子弄死你全家,把你那个绝症妹妹也揪出来接客!”

韦少的吼声让麻勇微微一愣,跟着孙易也住了手,惊讶地看着韦少,再看看脸色青白不定的麻勇,又看了看韦少,韦少呸了一口,大马金刀在向椅子上一坐,一伸手,立记就有专门的女侍递上一杯红酒。

安琪的心里微微一扭,侧着脸瞄了韦少一眼,韦少见安琪看过来,得意地向她一扬手上的酒杯。

安琪微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没有吭声,她能看得孙易的眼神,那种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孙易也在心中微微一叹,还真是无知者无畏,或许他们在政治圈子里头有着极高的地位,只要打个响指,就有大把的国家暴力机关人员打破脑袋为他们办事,只为了一个小小的人情,甚至几十上百亿也随手败掉了,最后只用交学费这三个字就能搪塞过去。

但是谁给他的勇气用这种灭人全族,甚至是拿绝症妹妹来威胁一个已经半只脚踏进宗师境界的武学高手?他难道不知道江湖手段有多么险恶吗?

以麻勇所表现出来的内息水平还有他劲力的发劲方式,要悄无声息地弄死一个人,绝对不会让任何西医检查出来,甚至一般的中医都查不出来,除非是谢老那样的杏林大国手。

渐渐地,正在得意的韦少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了,台上的麻勇和孙易都停手了,麻勇用阴狠的目光看着麻勇,而孙易的目光中甚至还有些怜悯。

“我不打了,我认输!”麻勇沉声道,然后向孙易一拱手,转身就走。

孙易道:“麻勇,回头把你的地址留给我,或许我能帮得上忙!”

麻勇的身形微微一顿,头也不回地走到了笼门前,重重地一脚踹了过去,崩的一声笼门被生生地踹飞,可见他倒底有多么愤怒。

孙易也是微叹了一口气,从韦少刚刚所透露出来的那一点点信息可以猜得出来这麻勇倒底遇到了什么情况,绝症病人一旦住院,家属再表现出全力救治的意愿,那么就无异于进了屠宰厂,这里屠的是一个家庭所有的积累,所有的钱财。

麻勇现在就是被一文钱逼倒的好汉,为了钱不惜来打黑拳来赚取高额的好处费,就像当初在滨城所遇到的王虎,一个自学成才的好汉子,哪怕家庭再困难,也没有用自己的能力去赚一分来历不明的钱财,只是指望着拆迁款能够多补偿一些,让父母的日子更加好过一些罢了。

眼见着麻勇就这么扭身走了,韦少忍不住愣住了,就算是一般的副国级长辈见到自己也要说上一些小韦这孩子不错,什么时候有人敢这么无视自己了?竟然说走就走,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嘿,小B崽子,敢涮爷的面子是不是,老子分分钟就弄死你!”韦少指着麻勇的背影叫骂道,伸手接过了电话就拨了出去,“马上把……”

他的话还没有说出来,麻勇就狠狠地一回头,恶狼似地盯上了他,那种瞬间暴发出来的凶光让韦少这见多识广的大少都是微微一愣,跟着更加愤怒了,爷是什么人,竟然让一个江湖汉子给吓到了,这面子丢得更大了。

韦少这种可以调动国家暴力机关层面上的大少从来都不在乎什么江湖汉子,再厉害也挡不住枪子,在他们看来,这种能拼能打的人可以像狗一样的养着,用着的时候干点脏活,用不着的时候就踢到床底下去,甚至直接灭口,没有任何可惜了,华夏十几亿人,最不缺的就是能拼能打的汉子。

韦少还不等继续打电话,一名穿着黑西装的黑人大汉就走了过来,十分礼毛地用标准的汉语道:“先生,能否请您保持安静,不要影响接下来的赛事,赛事结束后,您可以随意处理你的私事,至少现在,他还是参赛的拳手,毕竟还有一轮复活赛要打的!”

“打打打,还打个屁,去特么的!”韦少叫骂道,不过还是悻悻地把电话收了起来,在国内,他可以横着身子晃着膀子属螃蟹都没有问题,可是一旦离开了国内那个大环境,他也必须要遵守规则,在这地方他韦少的面子并不管用。

韦少在愤怒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安琪已经悄悄地发出了一条短信,等拳赛结束的时候,韦少再打电话,那个麻勇的妹妹已经被不知名的人给接走了。

“小B崽子,溜得倒是挺快的,我看你能藏到哪里去,给我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韦少狠狠地下达了命令。

麻勇怎么也打不通妹妹的电话,心情变得极差,脸色也变得更差了,收拾东西就准备回京城,不管怎么说先把妹妹接出来,如果少了一根汗毛,姓韦的就要给她赔葬,一个不怕死的人别说是韦少了,就是他家的老头子他也敢下手,孤家寡人,唯有一死罢了。

这时麻勇的电话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你妹妹已经被我救出来了,明天就上飞机前往米国医治,她不会有事,不过我有事要先跟你谈谈!”

麻勇按着这个号码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个说话慢悠悠的男低音,听着极不自然,似乎是用了某种变声软件。

“我要你接着打下去,我相信你能通过复活赛,我要你在碰到孙易的时候,赢了他!”

本书首发于看书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