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高官厚禄-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13章:高官厚禄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0:13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和苏子墨是老相识了,甚至是老相好,而佟远峰则是旧识,没什么矛盾,交情也谈不上多深厚,但是华夏人讲究的就是朝中有人好办事嘛。复制网址访问

当初收了叶子强的好处,现在总要给人家一定的回报,原属于华夏的油田资产,全部发放回去,援建继续进行。

双方皆大欢喜,孙易又宴请了他们,并且安排了住宿。

夜深人情的时候,孙易悄悄地敲响了苏子墨的房门,门开了,苏子墨披着浴巾站在门后,目光闪亮地看着他。

孙易一个侧身进了房间,一把就将她狠狠地搂住,疯狂地亲吻了起来。

一场让人筋疲力尽的鏖战,孙易搂着苏子墨,轻轻地亲着她的额头,而苏子墨则亲去了孙易胸前淡淡的汗水。

“你这个没良心的,亏我还为你担惊受怕呢,没想到你不声不响的就弄了一个工业部长回来!”苏子墨嗔怒地道,惩罚似地握紧了他的小家伙。

“哈哈,就这笔生意做得值,卖了一个国王回来,吕不韦的计策还真是牛!”孙易哈哈地笑道,一翻身把苏子墨又一次压到了身子底下,最近可把他憋坏了,现在苏子墨这个小鲜肉送上门来,哪里能放过她,折腾得让苏子墨几乎昏死过去才罢休。

这边把合同一谈好,苏子墨和佟远峰就不得不立刻赶回国内汇报,并且再把工人招回来,现在巴而图有了孙易这个老熟人的策应,至少在安全上没有什么忧虑了。

苏子墨他们前脚刚走,又有客人求见,但是埃米尔侍卫长就来了,国王要召见他,虽说现在处于一种主弱臣强的状态下,孙易却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权臣,自己在这个地方的地位就算是再高也不是家,他现在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思念着那片大山。

孙易推了接下来的求见,跟着侍卫长一起去了王宫,在工业部外,叶子强看着孙易上了国王专用的防弹奔驰车,啧啧称奇,拿出卫星电话打了出去。

“陛下!”孙易十分有礼貌地向埃米尔弯腰施礼,然后又横着眼睛看了一眼把腿搭在桌子上,正由侍女喂葡萄的曲小木一眼,曲小木才二十二三岁,正是最年青最有力量的时候,同时,一个中将衔,巴而图半数军队都归他指挥,年青气盛之下,已经有些得意忘形了。

“易哥,你可不许再这样了,我真的会生气的!”埃米尔拍着孙易的手臂一脸严肃地道。

孙易笑了笑道,他当然不会当真,自己在人家手下当官,就要有这个觉悟,而且曲小木明显就没有这个觉悟,大松和大海一个管着整个警察部队,一个在训练埃米尔侍卫队的车技,离得远不常见,也管不着,但是曲小木不一样。

“陛下,我跟曲小木先聊聊,可有阵子没见了!”孙易笑道。

曲小木咧着嘴哈哈地笑了起来,抢在埃米尔之前道:“可不是,今天上我那去,咱们好好喝点!”

“不用,现在就喝点!”孙易说着大步向曲小木走去,然后一脚就把他从沙发上踹了下去,曲小木被孙易一脚就给踢懵了,刚刚一抬头还不等说话,孙易已经压到了他的身上一顿乱拳,打得他金星直冒。

曲小木打得哇哇直叫,孙易可是拳拳到肉,眼睛都打青了,脸也打肿了,孙易抢了先手,力量又极大,曲小木根本就没有还手之机。

埃米尔的侍卫一下子都傻了,一个工业部长,一个掌握军权的中将,就这么在陛下的面前打了起来,拉也不是,不拉也不是。

“易哥,就算是要打死我,也要给我一个说法吧!”曲小木抵挡着孙易的拳头道。

“说法,说个屁法!”孙易怒叫了一声,趁着弯腰挥拳头的时候,低声道:“兄弟别怪我,我可是在救你!”

曲小木更加愣了,这是怎么个救法?老子可是堂堂中将,手握重兵……想到这里,曲小木突然醒悟了过来,出了一身的冷汗。

孙易终于收了拳头,曲小木捂着青肿的面孔调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叫道:“陛下,这个兵我不领了,中将衔给我留着,我先回趟家探个亲!”

“别走啊!”埃米尔招着手叫道,但是曲小木已经跑远了。

孙易拉住了埃米尔,埃米尔气得一跺脚,“易哥,你怎么可以向曲中将动手呢?”

孙易笑了笑,两人先落座之后才道:“陛下,这也是为了巴而图,曲小木不再适合在那个位置上了,就算是我,把自己的麻烦解决掉以后,也打算回国了!”

“什么?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抛弃我!”曲小木紧紧地抿着嘴,几乎都快要哭出来了,他再成熟也只是一个孩子,在他最危险的时候遇到了孙易,又是孙易出了大力帮他复位成功,在心底,他把孙易当成了自己的依靠。

孙易笑了笑,“你看,我其实真的干不好工业部长的活,而且我也不懂政治,但是有一点我能够看得出来,中东地区本来形式就很复杂,那些在这里争夺资源的大国绝不会看着一个国家,哪怕是小国被华夏人控制在手上,我和曲小木几乎掌握了巴而图半数以上的军队还有最紧要的工业部队,这不合适!”

埃米尔紧紧地抿着嘴唇,显然,这些他作为国王早就已经想到了,只是他一直都不想说出来,他也顶着很大的压力,现在孙易突然把话题挑破了,让他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孙易一向都不喜欢绕弯子,自己没有玩心眼的本事,还是实在一点的好,在工业部的这段时间他也明白,自己压根就不是一个当高官的料,巴而图一共才多大啊,这个工业部长也就相当于华夏大城市的一个主管工业的副市长而已。

孙易已经有了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偏偏又找不到合适的帮手,再加上语言的问题,他觉得再这么干下去,自己的脑浆子肯定会沸腾起来。

如果不是还要靠现在这个位子摆平自己的问题,他早就功成身退,拿上一笔钱回老家了。

“埃米尔,我想我可能在这里停留不了太长时间了,你知道我是为什么留在这里的,我相信事情很快就可以解决了!”

“我可以召见华夏大使!”埃米尔道。

“不不不!”孙易赶紧摇头,开什么玩笑,自己那点破事放到国家层面上,提起来都不够丢人的,以自己现在的位子,甚至都不需要自己提出来,自然而然就会解决,甚至都用不着解决,塞德义都下台了,再提这事还有意思吗?

埃米尔最后又说起了正事,关于巴而图基础建设的事情,巴而图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临国有一个迪拜这种国际大都会升起,自己无论是地理位置还是环境资源,都不比它们差,但是这生活过得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听了他的话,孙易点了点头,“光靠卖石油肯定不是长久之计,而且巴而图这个国家太小了,小到在各大国的夹缝中生存都有些困难,石油的利益大头也都被拿走了,华夏算是最厚道的,还给我留了一半!”

埃米尔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倒不是孙易为自己的国家说话,而是华夏在这些有资源又贫穷的国家是出了名的大肥羊,财大气粗有钱得很,随便松松手指头就是数以十亿计的美刀洒下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相比西方那些财团,华夏那些国企简直就是财神爷,但有的时候,财神爷也不容易请回家,西方那些敲骨吸髓的财团是绝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蛋糕被那个庞大的国家全部拿走的。

巴而图的资源肯定要分一部分给那些西方财团的,小国有小国的悲哀,注定了他们只能在夹缝中挣扎求存,非常考验一个领导人的政治智慧,幸好埃米尔很有天赋,又有他父亲留下的智囊团,再加上这种宗教国家同气连枝,多少还能策应一点。

最终跟孙易商量的结果,就是出售石油的收益除了拿出一部分来修整道路,并且给国民提供一定的福利之后,剩下都折算成基础设施用来建设巴而图,埃米尔雄心勃勃地要将巴而图打造成第二个迪拜。

说是两个人商量,其实大部分都是埃米尔在说,孙易在听,然后稍加一些补充,比如发电厂、海水淡化工程交给西方的财团来做,而道路修建,轻工业工厂则交给华夏来做,基本上就是对半分。

这些事情都敲定了,又起草了一份意向书,做为工业部长,孙易就要负责起这件事来。

佟远峰他们终于回来了,除了东方石油之外,还有一个商贸团,孙易抛出了这份意向书,让所有人都为之大喜,特别是城市轨道交通的建设,那可是一笔大单子,如果全部用原油来顶帐的话,便可占了大便宜啊。

孙易十分努力地把两边的庞然大物都给安抚好了,自己也累得两眼直窜花,曲小木很知趣,自从上回孙易揍了他一顿之后,他就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果断地抛下了他的职权跑回老家去了。

本书首发于看书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