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2章 以人为盾-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802章 以人为盾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8:22Ctrl+D 收藏本站



随着弗兰肯的一个手势,三十多名血战士悄悄地潜出了丛林,他们穿着的都是最选进的单兵战斗套装,手上拿的也是当今世界上最主流的自动武器AK74,甚至还带有火箭筒和定向地雷之类更大威力的单兵武器,一个个武装到了牙齿。

看着武装到牙齿的血战士悄悄地向村庄中潜去,弗兰肯还有些无聊,用这种世界先进的单兵装备去对付偏僻之地的村民,怎么看都有一些胜之不武的意思,看起来没有任何的难度。

血战士个个都是心狠手辣之辈,虽说在多数时候并不使用现代武器,可是并不代表他们就不会用,相反他们的现代武器操作水平还在绝大多数军队高手之上,毕竟血族的身体素质摆在那里,远非常人能比。

啪的一声脆响,打破了这个山中村庄的宁静,跟着一阵阵激烈的枪声响了起来,还有定向雷和手榴弹爆炸的声响,同时还有一阵阵惨叫声响起,弗兰肯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因为这惨叫并不仅仅是那些华夏村民,还有血战士的声音,就连对付一些农民都要付出伤亡,等回去以后等待自己的说不定是什么样的冷言冷语呢。

弗兰肯向自己身侧的两个精英级高手点了点头道:“你们去看看,不必留手,全力以赴!”

“是!”两名精英应了一声,然后形如鬼魅一般地向村子里头冲去。

跟着枪声和呼喊声变得更加激烈起来,等了一个多小时,弗兰有些不耐烦了,这时村子里的动静也变得小了下去,然后便见那些血战士拎着枪,押着一队村民走了过来,事先交待要留一些活口的,这些血战士也很有经验,留下的活口多是一些老人和妇女,青壮几乎被残杀一空。

不过弗兰肯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可是哪里不对劲又说不出来,细细地打量着这些残存的不到二十多号人,再看看自己带来的那些手下,背回来五六个,每个都是死无全尸的那种,看样子是遇到了极其强劲的对手。

终于弗兰肯知道哪里不对劲了,按理来说,他的手下几乎屠村了,几乎家家都有亲人死在他们的枪下,可是这些老人和妇女的脸上只有漠然,没有恐惧也没有悲伤,更没有仇恨,就像死的是与自己无关的人一样,这种漠然的表情让弗兰肯有一种淡淡的紧张感。

深吸了几口气才算是把这种紧张的感觉压了下去,背负着双手走在他们的面前,转了两个圈子以后才道:“我来这里,是为了药王丹!”

“药王丹不在这里!”裹着厚厚包头的老人淡淡地道,正是当初陪同孙易一起去龙王洞的阿壮长老,此时的阿壮长老已经没有了从前那种乡村老人的热情还有身为长老的睿智,只有冷漠,冷得像是没有了任何人性似的。

还不等弗兰肯接着发问,阿壮长老便道:“药王丹从不会离开龙王洞,如果你想要药王丹,只能去龙王洞取,无论你怎么威胁,我们都不可能将药丹带到这里来,这是铁律,是你杀多少人都无法改变的铁律。”

“我不信!”弗兰肯说着,手上一抹,一抹亮光一闪,一把尺多长的弯刀抹过旁边一名妇女的脖子,刀法精准之极,正贴着颈骨的骨缝滑过,一颗略显脏乱的脑袋瞬间就被鲜血顶着飞了起来,抛出几米开外,身体还直挺挺地站着,鲜血喷涌发出滋滋的响声。

阿壮长老看着这熟悉的同村妇女就这么死在弗兰肯的刀下,脸色都没有变上一下,眼神仍然冰冷而又冷漠,情绪没有任何波动。

弗兰肯手上的刀子挥动着,连斩了四个人,阿壮长老的脸色仍然不为所动,弗兰肯的心里都有些慌了,他从一个低阶小血族爬到今天的位子上,见过的人太多了,可是像阿壮长老这样见自己身边的人被杀却如同死人一样没有任何情绪还是第一次。

“药王丹在哪?”弗兰肯再次喝问道。

“在龙王洞!”

“带路!”

“好!”阿壮长老十分痛快地道,他这么痛快地应下,倒是让弗兰肯微微一愣,反而有些不敢相信了,这倒底是个怎么情况?这个老家伙是不是想暗中阴自己一把?看看自己的二十多名精锐手下,弗兰肯又有些哑然失笑,就凭他手上的力量,这些农民想要翻天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弗兰肯仍然示意自己的手下小心行事,他总觉得这些老头不怀什么好意,一旦情况不对劲,宁可多花些力气搜寻此前的卫星电话移动讯号也要先把他们干掉。

阿壮长老很配合,主动将那些妇女和老人都集中到一起,如此一来就更方便那些血战士进行看管了。

可越是如此,就越是让弗兰肯有些怀疑,他本就是一个疑心极重的家伙,现在阿壮长老不等他开口就如此配合,更像是处处都透着一种阴谋的味道似的。

小心眼的弗兰肯让人拿来绳子,绳子不粗,比小指还要细上一大圈,但是这种特制的绳子可以承重十数吨的重量,绝对是户外高端绳具,现在却用来绑人多少有些大材小用了。

此时的弗兰肯十分像当年的鬼子对华夏人一样,用绳子将这些老弱们串成了一串,而且每个人都绑得紧紧的,甚至连腰上都绕上了几圈。

这种绳子就算是用刀子也要割上一会才能割断,这些百姓手无寸铁,自然不可能挣得开。

沿着那条山间的羊肠小道一直向山中走去,盘山而行,走上一整天还在山腰上转悠着,这让弗兰肯有些着急,可是总不能让自己的手下背着这些老弱吧,木桶理论决定了他们的速度要取决于最慢的那一个,有人累倒下了,弗兰只是一摆手,立刻就有人上去给他一枪然后抛到山沟里头,在这种山里,哪怕没有大型野兽,仅仅是那些小虫小兽,就足有在两三天内将一个人变成一具枯骨了,甚至连骨头都剩不下多少。

无论弗兰肯怎么杀,速度都上不去,这条羊肠小道还是上次孙易来的时候,向山里头搬运食材时开出来的,经过几个月的时间,虽偶有人会走,可是仍然蔓藤丛生,道路几乎被淹没了,最后不要说龙王村那些老弱了,就算是那些血战士速度都快不起来。

弗兰肯也只能无奈地接受着这个事实,他空有一身的本事和能量,哪怕战斗机都能调过来,可这仍然是在华夏境内,而且还是在华夏看管一向极为严格的边境地带,任何飞行器未经允许闯入,都会被毫不客气地击落,华夏边防军可没有国内老百姓想像的那么差劲,只是有很多事情老百姓并不知情罢了,这一点从当年闹得沸沸扬扬的南海撞击事件就可以看得出来,那也只是边境冲突的冰山一角而已。

弗兰肯一直都小心地盯着这些艰难前行,不时摔倒的村民们,再三确认没有漏网之鱼才稍松了一口气,可是紧张情绪从来都没有放松过。

在林子里头走了两天,那些村民又累又饿,几乎走不动路了,一个身体孱弱的妇女倒了下去,一名血战士大步上前,枪口顶到了她的脑门处,妇女的眼神透着绝望的死灰,却没有任何恐惧。

当这个血战士的扳击刚刚扣下一半,就要击发子弹的时候,一根细细的木刺无声无息地飞了过来,磨得极其锋利的硬木刺只有一个刺尖刺进了这名血战士的皮肤之下,距离远,木刺轻,能够刺穿皮肤达到真皮层已经算是不错了。

这名血战士的脖子上微微一疼,像是被蚊子叮了一口似的,放弃了开枪伸手在脖子上拍了一下,这山林里头各种各样的小虫子可不管你是不是血族,只要看到活物就会疯狂地扑上来叮咬,各种防蚊驱虫的药物都没有任何用处,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它们没有开始吸血之前拍死。

这一拍,让刚刚达到直皮层的木刺一下子刺进去了一半,这各血战士伸手就将细细的木刺拔了出来,看着沾染着鲜血,半截还是雪白色,明显是人工制成的木刺微微一愣,跟着就要鸣枪示警,可是他马上就发现自己的全身都变得僵硬了起来,嘴巴半张着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随后跟上来的一名血战士见他呆立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呼喝了一声伸手推了他一把,这个血战士立刻就像是木桩子一样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扑通一声载倒在路边的腐叶当中还弹了两下,身体仍然直挺挺的僵硬着,但是人还活着,眼珠子瞪得老大,几乎要冒出眼眶之外了。

见势不对的血战士乙立刻扭身低伏,一根木刺瞬间从他的头顶上飞了过去,当他的枪口一抬的时候,又一根木刺从他的眼眶扎了进去,脆弱的眼珠登时被洞穿,刺上所携带的毒性也瞬间释放了出来,这种毒蔓延得出奇地快,几乎是在瞬间就让他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一连被放翻了两名精锐级别的血战士,其它人瞬间就反应了过来,手上的步枪一横向林子里头扫出了一个扇面,然后伏地窜了出去,用那些村民做掩体,不时地向林子里头点射着子弹。

这种茂密的丛林里头,子弹的威力被一再削弱,无论是碰到枝叶还是树干,威力再大的子弹也不会有什么准头,而且还会降低子弹的威力。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