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追-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06章:追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39:39Ctrl+D 收藏本站



一声惊叫,让周围的人哗啦啦地跑了过来,苏子墨倒底是在官场上混过的,心志极为坚定,很快就发现了孙易手上的塑料包,正是给自己用过的药粉,看得出来孙易是想吃下去,但是没有来得及。

从一个名工人的手上抢过半瓶没喝完的矿泉水,把药粉倒了进去晃几下,药粉融开,呈现出炫丽的色彩,小心地向孙易的嘴里倒去,可是水却从嘴角涌了出来,孙易已经失去了吞咽能力。

苏子墨的眼中含着泪水,却始终不让泪水落下来,把瓶子里的水灌了一口,然后贴到了孙易的嘴边上,硬是用自己的嘴把水渡过了过去。

带着一股说不出异香味的药水缓缓地流进了孙易的体内,直到这半瓶水全部灌完,孙易仍然没有动静,苏子墨的泪水落下,滴在孙易的脸庞上,紧紧的抿着嘴唇,扬起素手,重重地一拳头就打在孙易的心口处。

孙易的身体剧烈地一颤,咳了两声回过气来,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脸孔都涨得通红,苏子墨能做的已经都做了,只能手足无措地抱着孙易。

旁边,一名戴着眼镜的年青人阻止了旁人拿起针筒的动作,自己小心地捡了起来,把里头的液体挤出一点来,用手扇着轻嗅了一下,眯着眼睛想了想,然后脸色大变,快跑几步,把针筒远远地扔进了大海里头。

“怎么回事?”佟远峰阴沉着脸问道。

“主任,是氰化钾!”眼镜年青人一脸郑重地低声道。

佟远峰微微一愣,跟着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他经常出入于这种战乱之地,在这种地方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都会发生,氰化钾做为一种剧毒的化学物质,常用于间谍的暗杀行动。

氰化钾的毒性极强,稍稍吸收一些都会致命,见效的速度极快,一旦中毒,几乎就没有抢救的可能,现在这东西用到了孙易的身上,可见事情的严重性。

躲在人群后头的邓旭心头暗爽,让你敢伤我,让你再装逼,老子弄不死你,看到苏子墨以小嘴渡水的时候,心头更是酸得厉害,心中恶毒地想着,就算是上下两张嘴一起上,也救不了他了。

但是孙易咳了一声回过气来,让邓旭一脸的难以置信,氰化物的剧毒都能挺过来?这样也弄不死你?

孙易如同做了一场无边的恶梦一样,缓缓地醒了过来,手指勾了勾,慢慢地回过神来,身上还酸软得厉害,不过好歹算是活了过来。

又用了一包药粉之后,总算是回过一些劲来,小腿挨针的地方,一片乌青的死肉,拔出短刀就把死肉挖了下去,形成了一个小小的血洞,再把药粉洒上去,从头到尾,孙易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沉默得让人心惊。

诚子就躺在他不远的地方,那张失去了神彩的面孔变得异常苍白,身周的鲜血已经汇聚成了一条小河,他全身的血几乎被放光了。

孙易缓缓地站了起来,目光森冷地向四周扫视着,当他的目光与邓旭相对的时候,邓旭吓得一个屁股坐到了地上,裤裆已经湿透了。

孙易拎着短刀缓缓地向他走去,沿途的人纷纷向两侧闪开,不敢挡他的去路。

邓旭的两条腿哆嗦着,撑着身体不停地向后躲着,哭叫着,“别……你别过来,不是我,不关我的事!”

“但是老子怎么看都关你的事!”孙易冷冷地道,自从到了这个地方,只得罪了邓旭一人而已,他的嫌疑最大,特别是他现在的表情,更是坐实了孙易的猜想,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的把他干掉算了。

至于国内,他不加理会,反正也是跑路才来了这里,国内不回也罢,凭自己的实力,在这混乱之地打下一片江山来,再把自己的女人都接来,正好这地方允许一夫多妻!

“孙易,你别胡来!”佟远峰跑了过来拽住了孙易,孙易冷冷地看着他,手上的刀也举了起来,“老佟,你要是不让开,别怪我下黑手!”

佟远峰急得直跳脚,但是他毫不怀疑,自己再拦下去,他们肯定会捅自己一刀的。

佟远峰能坐到现在的位置上,自然不是傻瓜,眼珠一眼就有了主意,向孙易低声道:“你做事不顾后果不要紧,但是你不能牵连了子墨吧,可是她把你介绍进来了,你闹出了事,子墨也要受累的,你放心,邓旭的事我肯定会给你一个交待的!”

孙易的身形一滞,举刀的手也缓缓了垂了下去,佟远峰也长长地出了口气,总算是压对了。

孙易喷吐出一口炽热的气息,似乎要把自己的怒气也吐出来一样,停下了脚步,扭身直向装甲车走去。

“易哥,诚子死了!”大松走了过来沉声道。

“嗯,诚子绝不会白死,我要去干掉他们!”孙易咬着牙道。

“我跟你一块去!”大松沉声道。

“算我一个,开车我在行!”大海也跟了上来。

本来他们四人曾经一起出生入死,交情比起别人来更加深厚,现在诚子在临回家之前被人抹了脖子,每个人的心里都难受极了。

佟远峰叹了口气,没有阻止他们,苏子墨只是静静地看着孙易钻进了车里,与他对视了一眼,缓缓地点了点头,她知道,孙易认定的事情就绝不回去,与其徒劳的阻止,还不如给他最大的支持。

加满了油的装甲车轰鸣了起来,几乎是在原地打了个转,箭一般地飞射了出去。

从港口离开只有一条公路,对方开着一辆皮卡车离开,也只能走这条路,大海把这辆轮式装甲车的性能超水平发挥了出来,本来公路进速只有八十的装甲车,硬是开得爆了表。

半个多小时以后,巴而图的城廓隐隐可见,一辆白色的皮卡车似乎发现了后头追上来的轮式装甲车,把车速提得更快了,很快就冲进了城里头。

孙易他们紧紧地跟了上去,一头扎进了混乱不堪的巴而图城内,城内枪声、炮响还有人的喝骂声,街道上几乎看不到人,似乎所有的人都集中到了王宫那一带。

一进城,皮卡车的速度就慢了下来,但是装甲车的车速几乎没有变化,大海把装甲车当成赛车开,一个飘移转弯,皮卡车清晰可见,后头控制着机枪的大松发出嗷嗷的叫声,辆顶上的三联装重机枪发出了一阵阵的怒吼声,一条条火线狠狠地抽打了出去。

前面的皮卡车像是喝醉了酒一样拼命地蛇形机动着,子弹打在车厢上发出当当的轻响声,精大的弹头十分轻易地就洞穿了皮卡车并不存实的钣金铁皮。

皮卡车狠狠地一个甩尾,拐了一个弯上了另一条大镇,紧随而上的装甲车轮胎摩擦着地面发出吱吱的尖啸声,几乎倾斜着来了一个漂亮的飘移,几乎毫不减速地冲了出去。

大海突然怪叫了一声,一脚急刹车踩了下去,车子吱的一声停了下来,在他们的前面,至少有三辆坦克,还有上百名士兵,皮卡车冲进了对方的队伍里头,而对方的队伍也把他们保护了起来。

坦克的炮口正在缓缓地放低着,瞄向了皮薄馅大的装甲车。

“坦克!坦克啊!”大海大声叫道。

大松更是手上一抖踩下了击发扳击,车顶的三顶重机枪扫出三条火线,一直扫进了对方的阵营里,子弹打在坦克的装甲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但是一些来不及躲开的士兵也被打得血肉模糊。

“快躲!”孙易大叫了起来。

大海立刻一脚油门下去,车子瞬间斜里刺了出去,咚的一声撞到了一堵墙上,撞得沙石四射。

一发105炮弹呼啸着从他们的车旁飞射了过去,远远地炸响着,扬起了一片烟柱。

“快快!”孙易大叫着,轮式装甲车的装甲很薄,在远距离上勉强能挡住重机枪子弹,但是遇到了炮绝对是一炮死的货,甚至连一些大口径的反器材狙击步枪都能敲掉。

大海把压箱底的本事都使了出来,凶险时刻,一发炮弹几乎是擦着装甲车的车身飞了过去,把外头一具潜望镜打得粉碎,还好没有打在车体上。

“往前冲,从坦克中间穿过去!”孙易指着前方的三辆坦克叫道。

“死了死了,这回死定了!”大海嘴里头念叨着,手脚却一点也不慢,装甲车飞掠而出,快速机动力就是它最大的优点了。

在重机枪的扫射当中,跟坦克比起来,就像是一只小老鼠似的装甲车发了疯一样的疯狂向前冲去,不停地闪躲着,炮弹从耳边呼啸在则过,每一声呼啸都像是在心里头狠狠地攥了一把似的。

嘎吱……金属于摩擦的声音呼起,坦克之间的间隙太小了,勉强能让装甲车钻过去,但是碰撞摩擦是免不了的,跟坦克比起来,装甲车就像是一只瓷娃娃那么脆弱。

冲过了间隙,重机枪再一次扫动着,几个扛着火箭筒的士兵被扫翻在地,而躲进来的那辆皮卡车也遭到了大松的重点照顾,当场就打得爆成一团火球。

前方不远就是街道的拐角了,大海把油门踩到了地底冲过去,身后的三辆坦克已经开始缓缓地调转炮坦了,从屁股后头来那么一下,他们肯定完蛋大吉。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