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5章:暗杀-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405章:暗杀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39:34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一脚油门踩下去,就把火箭弹甩得不知了去向,轮式战车的机动性能本来就非常好,再加上五百米的距离,RPG7的风偏性也大,在没有专业反坦克导弹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装甲车,重机枪子弹扫在车身上,除了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声之外,没有任何用处。 (w W W .??. c o M)

炮塔和机关炮台同时转动了起来,远远地瞄向了那些武装份子,然后同时开火。

六零炮每开火一次,都是一声沉闷的轰鸣声,机关炮则发出清脆的爆鸣声,咚咚咚的声音清脆而有节奏,有装甲车这个沉重的平台在,使得机关炮的震动都变得不是很大了。

炮弹如雨一般地扑了过去,炸得对方的阵营当中残肢断臂四处横飞,杀得人员四处逃散。

从来都是华夏人比较好欺负,就算是骑到了他们的头上,也只是像征性地防御一下,极少有现在这样,直接就杀了出来,恨不得杀得尸山血海才行。

火箭筒的距离太远,装甲车又一直处于高速运动当中,很难奏效,使得这些武装份子根本就没有有效的手段来对抗这辆装甲车。

这些武装份子纷纷爬上了车向后退去,那些步行的可就倒了霉,被装甲车冲过去一通扫射,死伤无数。轮式装甲车最大的优点就是速度够快,哪怕是越野速度也比一般的汽车要快,追上去一炮一个,炸得对方的车子零件乱飞。

直到装甲车的炮弹打光了,才缓缓地退了回来,此时石油厂外面的武装份子已经全部被收拾掉了。

看到装甲车杀气腾腾地退了回来,四周一片寂静,直到孙易他们下了车,才爆发出一阵阵的欢呼声。

唐山抹了一把脑门上的冷汗,真是好险呐,要不是孙易抢了这么一辆装甲车,怕是他们这个石油厂的损失就大了。

敌人退了,正好可以护送所有的华工退往港口,而且有了装甲车的护送,安全系数也直线上升。

佟远峰当既拍板做出了决定,立刻退往港口,在这么混乱的情况下,能够把手下所有人安全地带出去也是大功一件,毕竟巴而图的战争属于不可抗力因素,放弃石油厂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本来孙易想让苏子墨坐进更加安全的装甲车里,却被唐山所阻止,如果路上真的遇到危险的话,装甲车肯定是对方军事人员首先打击的目标,这玩意看着安全,实际上却最危险,孙易这才做罢。

机关炮和六零炮弹都打光了,根本就没地方补充去,但是被军中高手稍稍一转装,在原本机关炮的位置上,安装了两挺重并联的重机枪,一开火子弹如雨,威力丝毫不弱。

在生命的威胁下,所有人都在最短的时间内组织好了,幸好各种车辆都不缺,甚至把工程车改装一下开出去也能装不少人,那些各种斯坦国来的劳工就地遣散,就不愿意走了,也可以随他们去港口。

一共上百辆各种车子形成了一条长龙开始上路了,装甲车位于最前头开路,后面压阵的是三辆加装了重机枪的皮卡车,车队扬起了大片的烟尘升腾而起。

石油厂在建立的时候,就充份考虑到了运输的问题,所以距离港口并不远,只有不到五十公里远,这段公路又是在建厂的时候重新修整过的,很平坦,几乎比巴而图境内任何公路的路况都要好。

车子在这里轻轻松松地就跑到了八十公里以上的时速,如果不是轮式装甲车的速度限制,只怕车队的车速能够一直提到一百以上。

一直开到了港口,顺风顺水,没有再遇到任何麻烦,所有人都长出了一口气,至少巴而图的动乱还没有波及到这里,远远地还能看到米国佬在波斯湾的舰队,庞大的船体总算是给人了一种安全感,哪怕这并不是自己国家的军舰。

除了这些华工之外,还有许多外国人乱哄哄地往这里头赶,不时地有一些驳船开过来,将那些西方国家的成员接走,国内也传来了消息,从亚丁湾赶来的商船和军舰正在路上,四十八小时之后将会赶到港口。

也就是说,他们再熬过四十八个小时就可以了,港口这里相对也比较安全。

孙易看了看苏子墨的伤势,有他的药,伤势基本上没有任何问题了,不远处,邓旭目光阴冷地看着孙易,不时地看看苏子墨。

远处的华工人群里,三名相貌普通的华工随着人流缓缓地走到了前面,其中一人的目光落到了孙易的身上,瞬间,目光变得冰冷无比。

邓旭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淡淡的笑意,甚至笑得有些疯狂。

“小邓,你怎么了?”佟远峰问道。

邓旭被吓了一跳,“你……你什么时候来的?”看着佟远峰,邓旭结结巴巴地道。

“有一会了,你没事吧?”佟远峰上下打量着邓旭问道,他生怕邓旭再一次崩溃,此前被吓尿了一回,甚至吓得崩溃了一回,现在又露出这么诡异的笑容,佟远峰都怕他疯掉。

“没事,没事!”邓旭赶紧道,然后扭过脸去假装忙碌的样子,在这个工作组里头,他的脸算是彻底地丢尽了,就算是佟远峰不踢他出去,他也没有脸面再留在这里了,回国就一定要调走的。

这也是他和佟远峰达成的默契,他调走,佟远峰负责压下那些流言,所谓的流言其实就是事实。

孙易关心了一会苏子墨的伤势,然后跟大松等人说说笑笑地向装甲车走去,这辆装甲车可是他们活命的保障,必须要维护好了。

反正他们很快就要走了,一些武器之类的东西也不必太节约了,索性把剩下的一挺重机枪也装了上去,形成了一个三联装的重机枪组,扫射起来威力更大几分。

大海把车子的机器维护了一下,跟大松商量着去淘点零件,可以让发动机的功率再提高一些,大海的兴趣很浓,赛车玩得再多,哪里有玩装甲车来得痛快。

两人跑到一辆越野车那里开始拆一些零件,诚子和孙易一边说笑着,一边拿油漆在车身上涂鸦,把好好的一辆装甲车画得花花绿绿的,充满了后现代主义的艺术感。

一柄锋利的短刀探到了诚子的脖子处,短刀一划,大量的鲜血喷涌而出,诚子捂着被脖子,血管和气管同时被划断,只有一阵漏气似的嘶嘶声,孙易抽了抽鼻子,刚刚一扭头,一根细细的钢丝就从后头套了过来,死死地勒住了他的脖子。

瞬间收紧的细钢丝几乎要把孙易的咽喉勒断,闷哼一声孙易一记手肘就顶到了身后,与人体接触发出砰的一声闷响还有骨头断裂的声音,钢丝只是稍稍一松,跟着又一次收紧,哪怕是断了骨头受了重伤,暗杀者仍然用坚韧的意志挺住了。

一个面目普通的,穿着工装的汉子快步奔跑了过来,手上还拿着一个小小的针筒。

孙易抓挠着勒进皮肉里的细钢丝,当地个工装汉子靠近的时候,突然飞起一脚就踹了过去。

一脚正踹在对方的肚子上,把他踹得飞了出去,孙易向后抓挠的手也揪住了身后来暗杀者的衣领,一甩手就把他扔得飞了起来,脖子上的钢丝勒伤了皮肉,还挂在脖子上没有落下来。

孙易一把拽下了钢丝,脖子上鲜血顿时就痛了出来,也亏得孙易肌肉结实,崩紧了之后坚硬如花岗岩一般,若是换个人的话,只怕就要被勒断咽喉了。

孙易脸上闪过一丝凶悍的神色,捏着钢丝就两个受了伤的暗杀者走去,只是刚走了两步,身体就是一僵,腿上一软,一个跟头摔了下去,在他的小腿上还插着一根针筒,刚刚那一脚虽然把人踹飞重伤,但是对方也趁机把针筒扎到了他的腿上。

孙易拔下了针筒,小小的针筒里头液体只剩下一半,散发着淡淡的杏仁味道,孙易的呼吸变得急促而又短促,肌肉也开始发硬。

孙易暗叫一声坏了,中毒了,这管液体怎么看也不像是善与之辈。

那两个受伤的暗杀者似乎对他们的毒相当有信心,相互搀扶着爬了起来,悄悄地上了一辆车,向巴而图的方向行去。

孙易摔倒在地,僵直的手在怀里摸索着,摸出一个塑料包来,但是他的肌肉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了,心脏的跳动都变得不规律起来,马上就要停顿了一样。

孙易的身体微颤着,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起来,他已经嗅到了死亡的味道,哪怕是他不远千里从毛子国狂奔回来那两次,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离死亡这么近。

一阵惊呼声响了起来,眼前只隐隐地看到了一个淡淡的影子,然后孙易就失去了知觉,陷入了无边的黑暗当中。

苏子墨本来想来跟孙易说几句话,暗示他一下,在公众面前,两个人不好太亲热,她觉得孙易自她受伤以后表现得有些太多了,已经有些流言流语传出来了,大企业里头的顷扎可一点都不比官场差。

但是她到了装甲车这里,只看到了脖子被割断的诚子,还有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孙易。

本文来自看书网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