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2章 血手异屠-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1022章 血手异屠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24:15Ctrl+D 收藏本站



昆仑二号弄出这么一身装备来,打一场局部战争都够用了,多少让孙易安心了一些,在国内这种环境下,自然不可能像是在巴而图那样带着昆仑满沙漠去跑,孙易可以确定,只要他敢带着昆仑二号离开林河镇的范围,必定会遭到各种围攻,无论是哪方都会下手毫不留情。

昆仑二号无论带什么样的武器,只是用来守家肯定是没有问题的,虽然谁都没有明说,却是双方都清楚明白的一种默契。

对于孙易来说,这完全没有问题,只要后方家园安稳,哪怕是天王老子他也敢斗上一斗,不为什么理想追求,只为了自己有一个安稳的生活环境,为了自己的家人,他从来都没什么大的理想抱负之类的,国家荣誉,欢呼一下,精神支持一下就好了,但是涉入到自己的家人家园,哪怕付出生命代价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在孙易在宫颜超的远程协助下调试着昆仑二号身上的武器装备,在并不遥远的中原省,已经成为旅游区的圣人府邸,幽静的后院古树下,并不算太大却极为精致的小屋里头,在武界也算是最顶尖人物的老财神和飞羽赫然跪伏在地上。

前方的蒲团上,一个身材纤长骨瘦如柴般的男披着一件斗蓬,斗蓬下是一张苍白的面孔,面皮紧紧地贴付在头骨上,像是一具骷髅一般,在他细长如玉般的两根手指头,还夹着一个用有机玻璃特制成的厚试管,试管里头是大半管已经半凝固的鲜血。

拔开了试管的塞子,将这半凝的鲜血放到鼻端深深地一嗅,然后发出了舒爽的呻吟声,“没错,没错,就是这个味道!”

干瘦的骨头人像是品尝着了不得的玉液琼浆一样,一滴一滴地将试管里的鲜血舔进嘴里头,甚至最后还把手指头探进了试管里头,刮得鲜血一丝不剩,干净得连清洗的步骤都省略了。

这半管鲜血喝了进去,骷髅一般的身体像是吹了气一样变得丰满了少许,看着明显已经多了一点弹性的双手,骷髅一般的面孔上出现了满意的微笑,“哈哈,不愧是药王的鲜血,本身就是天下最好的灵药,这么一点点就已经是元气十足,可惜太少了一些,我要他所有的鲜血!”

老财神和飞羽趴伏在地上,耳中听着这骷髅人的话语,谁也不肯抬头,直到对方那双显得格外大的眼珠子盯到了他们的身上,如同针芒刺背一样透着难受的感觉,可是仍然一动也不动。

骷髅人光秃微的眉骨一动,似是皱了一下眉头,然后沉声道:“怎么,你们没有听到吗?”

老财神的身体一僵,微微地抬起头,苍老的面孔上尽是刚硬与倔强,十分不情愿地道:“祖上,时代已经不同了,这个世道早已经没有了我们武者强出头的余地,而我们兄弟也是赵、钱两家最后的武修,我们兄弟已经决定退降乡居,从此不再出面过问世事!”

骷髅人那张紧崩的面皮微微一滞,然后身子一倾,似乎整个人都要向前方倾倒了,那张干瘪的面孔也几乎贴到了老财神的脸上,呼吸之间,甚至能让他嗅到一股腐朽的腥土气。

老财神刚硬的性格让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屈服,哪怕面对的是赵钱两家的祖上也是如此,大逆不道便大逆不道吧。

骷髅人轻笑了起来,目光瞄向旁边的飞羽,飞羽虽然还是趴伏的姿态,可是身体崩得紧紧的,用沉默来表示对老财神的赞同。

“赵钱两家,受我恩惠两百余年,你们是不是觉得,已经还完了这份恩情?”

“没错,天大的恩情也该还完了!”老财神梗着脖子道。

“如此,甚好,那我便收回我赐与你两家的恩惠!”骷髅人说着,一根食指一抬便向老财神的额头点了过来,那根手指在瞬间变得晶白如玉,甚至闪动着金属般的光泽。

正是老财神赖以成名的点金指,老财神一辈子都在修习这种武学,熟悉得已经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心随意走,手指一抬,两根手指便夹向那根点向额头的手指,旁边的飞羽也瞬间发动,竖掌如刀向骷髅人的腰侧切了过去,而骷髅人也瞬间起手,并指的手掌似盾挡向这一记手刀。

老财神的双指夹住了那根点来的修长手指,飞羽的手刀也劈到了骷髅人竖起的掌盾上。

“吱……”一声如同捅破了水球般的轻响声,跟着嘎吱一声,是骨胳断裂的脆响声。

老财神的手指仍然夹在那根食指上,但是食指却顶着他的双指点到了额头上,一根手指头,像是锋利的刀具切开奶油一样,大半根手指头从老财神的眉心处没入了进去。

手指一抽,带着粉白的脑液,老财神脸上的表情定格在那刚硬而又倔强的一刻,飞羽的脸上显出一抹凄苦,两人上百年的交情,脾气互补,虽是两姓,却如同最亲密的兄弟一样,现在,老财神却死在自己的面前。

手腕一转,横向一掌刀向骷髅人的脖子切了过去,骷髅人淡淡地一摆手,掌刀轻描淡写不再一丝火气与飞羽的掌刀切到了一起。

“咯吱……哧……”两声轻响,一声是骨胳断裂,另一声则是飞羽的半个手掌被切掉,鲜血喷涌,骷髅人的掌刀去势不绝,横切在了飞羽的咽喉处,大半个脖子被割开,切口平滑似是被利刃切削一样。

“果然,还是求人不如求已啊,赵钱两家既然想还个恩情,那就全还回来吧!”骷髅人说着缓缓地起身,虽然他看起来像是一具骷髅似的,但是一站起来才显出他高大的身材,身高足有两米,哪怕是一身骷髅般的削瘦,看起来也很高壮,骨架非常大。

一身漆黑的斗蓬一样的衣服裹在身上,举手投足之间,裸露出来的皮肤闪动着淡淡的金属般的光泽,身上除了这件斗蓬,就没有别的衣服存在,轻风抚动这件厚重的斗蓬,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他整个身体,最具有性别特征的地方显露出来,这个举动透着阳刚之气骷髅人,竟然还是个女子,如此干瘦,胸前竟然还隐约能见到那两坨存在,虽然有些干瘪。

斗逢一裹,迈步从这间充满了血腥气的精致小屋走了出去,几个闪身,便从这文华圣人府邸闪身走了出去,一行一步,都似乎置身在这阳光雨露当中,这么怪异的一个人出现在街头,竟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赵钱两家在这片千古文华地算不上是大姓,只是如同最普通的两个小家族似的,人口不过数百人而已。

一夜之间,赵钱两家数百口人上百人被杀,都是干净利落的一刀封喉,警方紧急封锁了消息,但是在内部却成为震动中央的大案,这两家几乎要被屠灭满门,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两家人都练武,凡是练武的赵钱两姓,全部被杀,而没有练过武的则平安无事。

文华之城的郊外公路上,出现了极为诡异的一幕,一个身披着黑色斗蓬的高大怪人,骑着一匹无鞍的滇马,滇马的个头本来就小,斗蓬人的身材又很高大,骑在这滇马上,两条腿都要拖地了,好像骑的不是马而是一条大狗似的,来往的车辆放慢了速度好奇地看着这一幕,不时还会有人叫骂着,你骑马就骑马,好歹贴着路边走啊,骑着马走在公路的最中央算怎么回事,真以为自己是非机动车啦。

这怪异的一幕很快就把公路交警引来了,这一幕把两名交警都气乐了,指着他笑道:“你这骑着马要去哪啊?”

“噢,去北方省!”骷髅人仍然裹着斗蓬,声音中带着淡淡的金属磨擦般的声音。

“你要骑马去北方省?赶紧给我下车,要出门坐车坐飞机!”交警说着拽着马拖到了路边。

“噢?那车该怎么坐?”骷髅人问道,当她将斗蓬一掀开的时候,那个如同骷髅般的脑袋把两个交警都吓了一跳。

两个交警又询问了一下对方的家庭联系方式等等,一问三不知,就是要骑马去北方省,算是知道遇到精神病了,把人带到了车上准备先送到派出所去。

在车上,骷髅人看着他们开车的动作若有所思,车行了不过几百米就停了下来,然后两名交警被从车上扔了下来,那辆公路警车原地调头,然后嗖地一下子窜了出去,发动机发出一阵阵不堪负重的哀鸣声向远方疾射而去,因为他就学到怎么挂上三档,后面的几档还没等挂上呢他就把人给扔啦。

大庭广众之下直接抢警车,这还了得,直接就报警了,这种警车在公路上根本就没得跑,收费站一个接一个的,到了下一个收费站的时候,路碍已经摆好了,骷髅人就算是能力再强也不可能把警车开得飞起来,只是一般人又哪里是他的对手,事情越闹越大。

异人,特别是这种没啥见识的异人,个体实力极其强大,可是一旦失去了原本仆从的支持就变得跟傻子似的,毕竟这个时代变化得太快了,快得连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一不小心就落伍,更别提这种久不出世的异人了。

看书网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