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3章 雪莲女士之死-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1013章 雪莲女士之死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23:36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几乎是瞬间就扑到了那名开枪的狙击手跟前,双拳化做两抹残影,在短短的一息时间之内,十几拳打在他的身前,然后身体腾空而起从他的肩头翻了过去,身体一伏再一窜,几发子弹打了个空,跟着孙易的拳脚如风,根本就看不出拳脚的模样来,瞬间就是十几拳将另一名士兵也放翻在地,叶底藏花融合着疾速拳,第一次实战就显出了莫大的威力,而且孙易还手下留情了,若是他再加上几分力量的话,哪怕这些士兵身体经过强化也挡不住他如雷重拳。

孙易在十几秒之内就放翻了四名强化士兵,不是他们太弱了,而是孙易自斗兽之战之后又变强了,在雪莲女士这个异人的威胁下变强了,从某方面来说,她还是孙易这个懒人的恩人呢。

孙易转身走到了雪莲女士的身前,雪莲女士大口大口地呕着血,现在的她,除了心脏和大脑没受到致命伤之外,几乎就没有完好的地方,甚至孙易还在她的后腰处看到了她的半颗肾脏挂在皮肉上,如此重创还能顽强地活着倒气,也算是异数了,就算是血族和狼人都未必有这种本事吧。

“你要死了吗?”孙易问道:“如果不死的话,我可以补一刀,死在我的刀下总比死在枪炮下有尊严一些!”孙易说道,语气中还带着些许的哀伤。

雪莲女士已经无法动弹了,嘴里冒着鲜血,带着伤痕的脸却有几分笑意,笑得十分难看,没有了妩媚也没有了颠倒众生。

“我……马上就死了……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他们……就是这么对我们的!”雪莲女士说着身体挺动了几下,再没了动静。

孙易闭着眼睛蹲在雪莲女士的身前,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或许自己从得到药王册炼制出第一枚药王丹的时候,跟他们就算是同类了吧,至少现在,雪莲女士承认他是同类中的一员,好事?坏事?

“人,我们带走,死了也要带走!”头盔上挨了一石头的军官挣扎着站了起来,面带悍色地道。

“我不想在我的家人面前杀人!所以,滚蛋!”孙易的语气出奇地平静,像是跟多年的老友在聊天一样,可是那隐含的杀气,就指挥室里的指挥官都后背直冒冷气。

军官被孙易一通喝骂,仍然是面带悍色,手指微动,在他的腿侧就是一把特制的大口径大威力的改装军用手枪。

孙易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冷冷地道:“如果你想死的话,尽管摸枪试试看!”

军官的脸色微微一变,看了一眼还在挣扎着却怎么也站不起来的战友一眼,手指终于搭到了枪套上,这时通讯器里传来了上级的命令,然后松了手,扶起了几名战友,相扶着退出了村子。

孙易看着已经没了气息的雪莲女士,手搭在她的脖子处,身体已经冷了,没有了任何生命气息,看着惨死的敌手,虽然此前自己又是制毒又是安排各种武器就是为了干掉她,可是现在她就死在自己的面前,一时间心里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摆了摆手,示意其它人都回去,然后把车开了出来,又找了几个编织袋充当裹尸袋把死去的雪莲女士裹在其中抱上了车,开车向三山镇那边山沟里头的火葬厂行去,一路上不停地回头看着裹着雪莲女士尸体的袋子。

这帮家伙的生命力是如此之强,哪怕突然坐起来死而复生孙易都不会觉得有多奇怪,但是一直到了火葬厂,这尸体也没说能活过来。

本来火葬厂是有规矩的,绝不会胡乱地火化来路不明的尸体,但是易哥是什么人,是出了名的仗义厚道,从来都不会亏待帮过自己的朋友,就算是拼着自己受处份甚至是有牢狱之灾这个帮也一定要帮,而且易哥是大大方方地把尸体带过来的,至少人肯定不会是他杀的。

孙易怀着不知是什么样的心情全程跟随着,看着雪莲女士破烂的身体被推进了焚化炉里头,才刚刚一推进去,焚化炉中的火焰一升,顿时,整个尸体忽地一下子就冒出了青蓝色的火焰,好像只借着一点火自己就烧了起来一样。

司炉工惊咦了一声,赶紧把焚化炉里的火调小,但是那具尸体像是自带了燃料似地在烧个不停,那具破烂的尸体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焚烧化灰,这让经验丰富的司炉工的脸色都变了。

“这是……这是大智慧的肉身啊!”司炉工喃喃地自语着,呆呆地看着焚化炉里的一切。

一般要焚化一具尸体,烧透烧净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可是雪莲女士这具尸体,只用了五分钟就熄了火焰,变成了平铺的一层白灰色的粉末,甚至连一点骨头渣子都没有剩下,就像是最好的木炭燃尽自熄一样。

拖板抽出来之后,司炉工的眼泪都下来了,在那些灰白的粉末当中,还能看到一些圆形的或是不规则形状的晶体,大的有婴儿拳头那么大,小的也只指甲盖那么,晶莹剔透,有红有白还有黑,放到佛家就是佛舍粒啊。

司炉工扑通一声就跪下拜了下去,只觉自己这辈子算是值了,竟然可以炼化一具大智慧大能人的尸体。

孙易忍不住摇了摇头,怎么也想不到,一个阴邪而且好色如命的雪莲女士竟然会从尸体中烧出舍利这种东西来,如果是苦行大金刚的话,或许才有可能,这世道,还真是没法说了。

孙易将那些颗粒状的晶体单独收了起来,然后将骨灰装到了火葬厂送的一个据说是昆仑玉做成的骨灰盒里头,司炉工一直跟着孙易,想求一颗舍利,孙易没给他,这种东西还是不要流传出去的好,否则的话指不定传出什么样的谣言呢。

孙易跟火葬厂的领导打了个招呼开车就走了,从这一天起,司炉工就成为了一个最虔诚的佛家信徒,一改国家机关人员的那种散漫和不耐烦,四五十岁的年纪最后还弄了一个心理治疗师的头衔,态度好得不得了,让很多失去亲人的家属得到了抚慰,甚至还有人不远千里地驱车而来为亲人火化,算是有了意外收获。

花公子也死了,孙易也不知道雪莲女士是不是还有亲人在,这骨灰他带回了村子,埋在了村外头的一处坟地里头,没有立碑,只有一个小小的坟头,顺手还给她烧了几刀纸,人死债消,这位雪莲女士也算是一代奇人,死得如此凄凉,总不能让人没了葬身之地,也没了奈何桥上贿赂小鬼的钱。

埋葬了雪莲女士,至于花公子连尸体都没有捞回来,也就懒得再管了,处理了雪莲女士,孙易又变得消沉了下去,甚至连自保用的毒都懒得炼制了,身上的伤也好得七七八八。

本来想把雪莲女士烧出来的舍利送给苦行大金刚,但是苦行大金刚对外物全无兴趣,本来孙易还以为这和尚见了佛宝肯定会像疯了一样呢。

结果回头一查资料才发现,原来舍粒这种东西并不一定是高僧大能才能烧出来,一些不信佛的人也能烧出来,还给出了科学解释,据说舍利这种东西是某种结石,只是这种结论经不起推敲,并未得到真正的承认,在科学的解释上仍然属于迷团。

不管怎么说,在人们的意识当中,舍利这东西都算是一种吉祥之物,只是从雪莲女士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人身上烧出舍粒子来,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太靠谱。

而且舍粒子流落出来的价格都是极高的,孙易又不缺钱,这东西花花绿绿的还挺好看,如果不是知道这东西是怎么来的,还真有心要做成某种手饰给自己的女人了,但是一想到这死人的东西心里头就犯膈应。

这些漂亮的小珠子被孙易装到了一个瓷瓶里头,还没想好怎么处理的时候,就有来接手的了,紫鸿老道亲自登门了,脸上还带着些许悲凄的神色。

“雪莲女士死了?”紫鸿道长站在孙易家的院子里头,孙易就站在他前面堵住了前路,他是绝对不会让这个骚包妖道进自家屋子的,不过这回紫鸿老道没有了此前那种见女就要勾搭的意思,反而有些深沉,让孙易挺不适应的。

“嗯,死了!看你这表情,好像跟她还有过一腿啊!”孙易道。

紫鸿一笑,那张中年老帅哥的脸上这次沧桑感极重,一下子变得正经了起来,凄然一笑道:“那个时候,我才刚刚十六岁,第一次见到雪莲女士的时候惊为天人呐,若是没有她,也就没有后来圆满道心堪破红尘的紫鸿了!”

孙易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圆,还真有一腿啊,这可是一个大八卦啊,就算一向对这种八卦新闻没什么兴趣的孙易都有了好奇心,这紫鸿还真能熬得住啊,在雪莲女士那种人的手都没有挂掉。

“噢?当年雪莲女士还是清纯少女,你还是一个纯情小处男喽?后来发生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孙易追问道。

紫鸿摇了摇头,“那个时候的雪莲女士就是今天这般模样,我的年纪虽小,却甘愿投入她的裙下做一臣子!”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