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91章 有上来找我讨公道-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991章 有上来找我讨公道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22:2Ctrl+D 收藏本站



魔面大盗几次都想动手,或许劫持了躺在自己大腿上的这个女孩可以成功脱身?但是想想这个女孩偷偷下手时的狠辣劲,不敢确定她还有什么样的手段,一时也不敢动手,做为一个从未落网,也从来都没有被识破真实身份的大盗,最不缺的就是耐心了。

大半天的行车,换成了柳双双在开车,孙易正想休息一下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竟然是安琪打过来的。

安琪在电话里头冷冷地道:“孙易,你太过份了,我弟弟就算是有千般不对,你也不能下这么狠的手啊,肋骨断了一半,牙齿丢了五颗,而且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我告诉你,你太过份了!”

孙易冷冷地道:“你特么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你知不知道你那个操蛋弟弟干了什么?你是要向我讨公道吗?”

孙易冰冷的话让安琪不由得微微一滞,暗叫一声不妙,虽说她后来跟孙易闹翻之后也曾经给他填过不少堵,但是她知道,孙易是一个极重感情的人,只要不触及到底限他也不会在乎,甚至她还怀着报复的心思打过白云的主意而且还成功了,哪怕如此孙易也没有对她下手,可是这一次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安琪默默地放下了电话,把电话都捏得变了形状,再一次走进了病房里头,一名中年妇女正抹着眼泪,向旁边那个颇有官威的男子道:“亏你还是部长呢,儿子被打成这样,也不见你给儿子出口气,姓安的,这事你要是不管,咱们就别过了,我带着安安单独过去!”

安琪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如果不是母亲如此过份的宠溺,小安哪里会变成今天这模样,可偏又无可奈何,哪个当母亲的不疼爱自己的孩子,就算是自己不也是在宠溺当中长大的嘛,只不过自己吃了太多的亏,所以才会变得成熟起来。

安琪黑着脸走到安少的跟前,挥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顿时让所有人都愣住了,看着安少嘴角流出来的血,当母亲的可急了,向安琪怒声道:“小琪,你要什么,他可是你弟弟!”

“也幸亏他是我弟弟,否则的话我杀人的心都有了!”安琪怒声道,然后向安少喝道:“你给我把事情说清楚,这中间倒底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孙易对你下这么狠的手!”

安少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而那位安部长的脸色同样难看,身为上层小圈子里的人物,多少也听说过孙易这号人物,对于一个可以自由出入李老家的人怎么可能不关注,只不过孙易很低调,很少来京城,他也知道,不管这事孙易对还是不对,这个亏安家都吃定了。

安少最终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气得安琪都想踹他了,接着又回过神来,“不对,你没那个胆子,把事实都给我说出来!”

也难怪安琪会如此发怒,安安什么样她这个做姐姐的再清楚不过了,虽说算不上胆小如鼠,可是那胆子绝对不大,孙易是什么样的人,那是猛虎一样的人物,曾经教训过安安一次,把他都吓尿裤子了,面子虽然丢得大了,可是绝对不会这么**的再对孙易出手,而且安琪稍加打听也知道,当时孙易从广南那边飞过来,路过京城转机而已,以安安的性子,是不可能做那么长远的打算,从请人到跟踪再到偷东西,没有个三五天都下不来,他怎么可能计划得这么周密,而且还有了杀人灭口的心思。

安少紧紧地闭着嘴,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却不肯说,安琪越来越失望,就连安部长都失望了起来,还是当母亲的人体贴儿子,向安少道:“安安,有什么就说出来,不管是谁在背后怂恿你,安家绝不放过他!”

安少最终还是嗫嚅地道:“那天跟韦少他们一起喝酒,然后大家一起研究的这个主意,我为了找回面子花钱请的人!”

“哼,只怕这个人都是别人给你找的吧!”安琪铁青着面孔道,安少把被子蒙在脑袋上算是默认了下来。

一听到韦少这个名字,安部长重重地叹了口气,因为这个韦少他也得罪不起,主要是得罪不起韦少背后的那位老人。

安部长可算是失望之极,轻轻地摆了摆手道:“算了,随他去吧,我还有工作,走了!”

安部长带着浓浓的失望走了,他就这么一个独苗,却如此不成器,儿子无法培养成材,在华夏,女子很难真正登上高位,别看在普通人当中,似乎女人占据了绝对的主动,对男人说一不二之类的,可是这种情况在政商两界极少出现,至少女的人找有钱的男人这现像还是占绝大多数的。

至于政界更是如此,女人想要做到市长这一级别都极其困难,简直是万中无一,而且每一个女性官员都会承受着极大的压力和言论上的打击,可以说,在华夏的官场,重男轻女,男权主义从古到今都没有改变过。

也就是说,在政治妥协上,为了给安家其它人让路,安部长只怕用不到等到任就要退居二线,如果儿子争气的话,自家一脉往往会成为最受支持的一支,或许可以走得更高,可谁叫自己的儿子不争气,自己忙于内斗忙于工作又疏于管教呢。

安琪追了出来,安部长叹了口气道:“你要是个儿子该有多好!”

“爸!”安琪也是一脸的苦涩,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摊上这么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弟弟,谁也没办法。

“我去找他一趟吧,不管怎么说,这仇没必要结得太深,小安这回把事情做得几乎没有了回转的余地!”安琪道。

安部长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安琪的打算,摆了摆手向外走去,似乎在这一瞬间就变得苍老了许多,而还是养伤中的安少更是一脸的茫然,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复杂得让他看不清楚。

匆忙的安琪甚至都没有乘坐民航客车,而是通过别人搭乘了一趟某位大豪的私人飞机,这架私人飞机本来是直飞到北方边境跟老毛子做生意的,但是路过林市的时候在机场降落一下还是没问题的,借口也好找,加油或是机械维修什么的,只是让这位大豪误了一些时间。

对于官面上的人,商人一向都不会得罪,无非就是耽误一些时间罢了,转乘民航也就是了。

正是因为如此,安琪赶到林市的时候,孙易开着车才刚刚通过这里,脚前脚后差不了半个小时的车程。

眼看着过了林市,白云还有些吃惊呢,从那个魔面大盗的身上抬起了头,有些失望地道:“啊!这就到了啊!”

“哼,再不到的话说不定你会干出点什么事呢!”柳双双这么好脾气的人都有些嗔怒了,白云嘻嘻哈哈搂过柳双双,手直接就滑到了她的胸脯上,“怎么着,我们的小双双也吃醋啦!”

“我吃你个大头鬼啊!”柳双双微怒道,把白云的毛手拍开,“别用你那摸过别人东西的手来摸过,谁知道干不干净!”

“还说不吃醋呢,哼哼,你自己也知道这理是站不住脚的,这位大盗妹子可还是个处呢,再说了,我这一路连衣服都没有扒下来,哪来的摸不摸的!”

这位魔面大盗还戴着头套,以至于看不出她的脸色来,但是从那精致头套上代表面部的肌肉微颤可以看得出来,她的心情绝不像表面那么平静。

车子开进了林河镇,孙易才算是稍松了口气,总算是要到家了,还没等出镇子呢,两坨硕大的黑色大家伙就堵到了路上,是熊大能二那两口子,它们跑到镇上来了。

这两头黑瞎子已经被养熟了,至少在林河镇是随它们跑的,经常会自己跑到镇上来混吃混喝,当然它们从来都不白吃,吃完了东西就干活,不给干活都不行,甚至这两头看起来肥硕而又笨拙的黑瞎子竟然学会了刷盘子,简直就在挑战人的三观,至于它们能不能把盘子刷干净就是两说了,据说黄胖子的饭店光盘子就换了上百个了。

看到孙易坐在车里头,这两头黑瞎子也不客气,体形硕大的公熊直接就爬到了车顶上,至于稍小一些的母熊,十分熟练地打开了车门钻进了后头。

它一身颤悠悠的肥膘向车里头一挤,立刻就把整个后座占得满满的,哪怕是比较宽敞的城市型SUV也装不下它硕大的身体,让魔面大盗和白云都深陷入了它的肥肉里头,这两头黑瞎子因为太肥了,甚至失去了生育的能力,孙易几度想给它们减肥都失败了,因为喜欢它们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谁来都想给点吃的。

做为一个不合格的镇长,孙易甚至想把这两头黑瞎子当做林河镇的吉祥物进行推广一下,最终还是因为华夏的国情而不了了之。

白云被这熊二压得哇哇大叫,拳打脚踢,打得熊二身上的肥肉乱颤,好不容易才算是挤出来喘了口气,熊二十分好脾气地伸出大爪子在白云的身上拍了拍,竟然十分温柔,然后又把兴趣转到了魔面大盗的身上,大爪子向她的身上落去。

本书首发于看书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