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8章 老虎头上拍苍蝇-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988章 老虎头上拍苍蝇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21:47Ctrl+D 收藏本站



白云拿出来的黑色卡片很管用,据说那种卡片还是用极为少见的墨紫色水晶石制成的呢,别的不说,仅仅是这种天然水晶石的稀缺性,就让这张卡片具有着格外高昂的价值。 w w w .  . c o m

很快,一名穿着燕尾服,一副西方管家模样的人走了过来,不卑不亢,微微地一倾身子,引领着孙易和白云进入了会所当中,至于柳双双,也没有被无视,只是引领到了旁边的休息区,在那里有网络,有咖啡,有你想要的一切小资享受类的东西,柳双双还挺喜欢的。

“先生,女士,请问你们有预约的活动吗?”管家模样的人十分有礼貌地问道,声音颇有磁性,面带着淡淡的笑容,让人一看就有一种亲近感,但是孙易现在的情绪很差,根本就没心情理会,但是这种表情在外人看来,属于一种傲气。

管家并不以为意,比孙易这表情更傲的人他见得多了,但是还是例行询问一下。

“噢,我们约了安少!”白云一边说着一边走向电梯,表情十分自然,似乎真的约了人一样。

也不知安少是真的约了人,还是有其它的原因,这位管家竟然没有再询问,跟随他们一起进了电梯,然后亲自按下了楼层,下了电梯又在前面领路,白云一直都是一副十分自然的样子,也幸亏如此,如果她要询问安少所在的位置的话,只怕这位管家还要直接通知呢,那样可就露馅了。

一直到了五楼的一个包厢处,这会所的每一个包厢都极大,偶尔有打开正在打扫的包厢,里头简直就是一个室内花园一样,花鸟鱼虫无一不包,甚至还有一片片小小的竹林,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包厢,而是一个小小的室内园林,而且每个包厢的门口都还站着两名会所提供的壮硕黑衣保安,背着双手双腿分开与肩同宽,一副很精锐的样子。

管家向保安轻轻地言语了两声,然后先推门进去了,安少正搂着一个上身精光,身下也只有一条薄薄纱裙的美女豪饮放歌,听到管家在他耳边低语有他约好的朋友来了,安少一挥手,让人进来。

管家出门,请孙易和白云进去,白云先行一步,进了屋咯咯地轻笑了起来,“安少,胡少,哟,这位不是军少嘛,今儿个人挺齐的呀!”

白云说着大大方方地坐到了安少的旁边,然后一伸手将他怀里的女人勾了过来在身上揉搓了几把,“安少,不介意把你的女人给我玩玩吧,放心,不白玩,一会我跟她陪着你一起玩!”

白云如此豪放的做派,让这几位大少都有些愣住了,仅仅是这一的功夫,孙易已经进了包厢当中,回手关上了门,管家见里头一派平和的样子,也就没起什么戒心,这些大少们玩起来可嗨着呢,很多玩法都让人觉得匪夷所思,自然不足为外人道也。

白云的出现,让安少微微一愣,他打白云和柳双双的主意可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白云竟然送上门来了,本来心头还微微一喜,可是看到孙易随后进来,脸色立刻就是一变,他这辈子也不会忘记当初孙易把他收拾得有多惨,甚至那一次如果没有安琪出面的话,他都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活着。

安少的身体一僵,跟着扑身而起就向桌子上的服务铃按去,但是人还在半空中,一只大脚就踹了过来,正踹在他的肋侧,在肋骨的哀鸣声中横飞了出去,咚地一声撞到了大鱼缸上,吓得鱼缸里头不知什么品种,长得稀奇古怪的鱼四处乱窜,幸亏这鱼缸够厚够结实,才没有碎裂。

另外那几位大少都是一惊,几个女人吓得低呼了一声,然后缩着身子把自己藏到最角落里头,这些大少们因为争风吃醋甚至是为了一点面子的问题大打出手的事情多了,她们只是高级交际女,根本就没有资格掺和到这种级别的斗争当中,最好的做好就是做出一事惊恐的样子,然后缩起来,一般情况下也没人为难她们。

那位军少似乎是军人世家出身的,倒是够彪悍,伸手抄起一个酒瓶子来还没等站起来呢,白云就用更快的速度抄起了身前的一个威士忌一扬手炮弹一样的飞了过去,白云现在的身手可不简单,就算是面对那些武学高手也有一战之力了。

这酒瓶子准之又准地正中军少的额头,厚重的瓶子撞击在脑门上发出梆的一声脆响,瓶子未碎,但是军少却是两眼翻白。

白云伸手左右各抄起一个酒瓶子,一脚踩在桌子上,向那位胡少道:“胡少,你最好别乱动,我白云认识你,可是我手上的酒瓶子不认识你,我们来就是找安少的!不想死就老实的!”

胡少脸上的表情青一阵白一阵的,他万万没有想到白云和那个陌生男人进了包厢说动手就动手,安少受伤不轻,就连军少都被一瓶子砸昏过去了。

军少昏过去可算是省心了,顶多是丢点脸,可是如果他胡少这么不声不响地看着安少被收拾,传出去的话,他胡少可就不是丢一点脸的事了,而是在这个圈子里头都没办法混了,大少们最看中的就是这个面子问题。

如果来者是安少家的长辈,一切都好说,长辈教训小的外也没办法插手,可是眼前这两人明显不是。

胡少壮着胆子怒声道,“姓白的,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有种你往胡爷这打!”胡少一边叫嚣着一边拍着自己的脑袋,还一个劲地向白云跟前凑着。

“傻逼!”白云低声道,然后扬手就是一酒瓶子砸了下去,胡少的眼睛一翻,脸上的表情还有些解释,扑通一声就躺了下去,只是在躺下去的时候还刻意地向沙发那边歪了歪,让他自己躺在沙发上,而不是像军少那样直接就倒在地毯上,眼睛紧闭,但是眼珠却在骨碌碌地转,脸上的表情还一抽一抽的。

白云也懒得理会他是真昏还是假昏,在这个圈子里头混,态度很重要,胡少这是摆明了啥都不想管,却又过不去这个面子,这也是白云瞧不起他们的原因之一,既想当表子还想立牌坊,与那些真正优秀的官家子弟比起来,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孙易蹲在安少的身边,伸手在他的腰侧捅了捅,骨裂的剧痛让安少张嘴就要惨叫,跟着,一个杯子顶落了他的牙齿直接就塞到了他的嘴里头,将这惨叫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孙易一出手就如此残暴,让原本还要挺着脖子讨点面子的安少一下子就服了,享尊处优,从来就没有吃过苦头,现在孙易这一杯子捅进嘴里头,门牙掉了,嘴角也裂了,现在孙易正拿着一个瓶茬子瞄着他裤裆要害。

安少唔唔地大叫着,嘴里头还塞着杯子,怎么也喊不出来,孙易伸手将杯子拔了出来仍然握在手上,只要他敢开口喊,孙易就会再一次塞进去,下一次就会直接顶到他的喉咙里头,怒极之下的孙易已经顾不上留手了,这个安少对于孙易来说太脆弱了,稍稍用点劲就能把他弄死。

这房间的隔音效果极佳,一关上门,里头大吼大叫外头都听不到,只是孙易也不想节外生枝,只是冷冷地看着安少。

“你倒底想要知道什么!”安少含糊地叫道。

孙易的眼睛一瞪,杀气迸现,手上的瓶茬子重重地刺了下去,差之毫离地刺到了他的腹股沟处,离要害之处不足一指远,疼痛和惊吓让安少张嘴要叫,但是看着那举起来的粗壮的杯子,一捂嘴,硬是把惨叫声憋了回去。

“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是那个魔面人,是是,没错,就是我找来的,我们约好了,拿到东西就交易,我手下已经去取东西了,马上就会送过来,很快就送过来!”安少这会也顾不上面不面子的问题了,与宝贝根子相比,面子实在是不够看的。

“原来是这样啊,但是我很着急!”孙易淡然地道,越是这一番淡然的模样,那眼中的杀气就越浓,让安少的身子乱抖,几乎快要尿出来了。

安少摸过了电话,点了好半天才算是把电话打了出去,然后电话被接通了,“小四,东西拿到手了没有?赶紧给我送过来!”

安少的上下门牙都被孙易打掉了,说话都露风了,生怕说露馅之后孙易会杀了他,说完这一句话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而在电话的另一头,一个干瘦看起来又机灵的年青人缓缓地放下了电话,然后向身后一个穿着西装如同保镖模样的人点头哈腰地道:“英雄,你看……”

“走,我跟你一起会会那个安少,说好的五百万,一毛钱也不能少,少一毛,我打他一枪,这枪里头八发子弹,打光完事!”这个化身一副壮汉模样的汉子掂了掂手上的大黑星笑眯眯地道,“噢,我另外又准备了八发子弹,是给你的!”

“英雄,我也是受人之命啊,我要是不来干掉你,他就要杀我全家啊,我还有老娘,还有老婆孩子啊,您就放我一马吧!”这个叫小四的年青人说着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汉子拍拍他的脸十分温和地道:“你放心好了,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带我去见安少,我就给你一个远走高飞的机会!”

小四这会也顾不上江湖道义了,先保住自己的小命为上,只要能活命,大不了不在京城混了,以他的本事,到哪不混口饭吃。

赶紧在前头引路,到了会所,拿出安少给他的凭证卡,顺利地带着那个壮汉进入了会所当中。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