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8章 都是一根筋-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978章 都是一根筋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21:8Ctrl+D 收藏本站



路边的田地里头,半个身子都塌下去的花公子在一片骨胳磨擦声当中,塌陷下去的身体一点点地隆了起来,扭曲的半边英俊面孔也在慢慢地恢复着,直到那诡异的表情变成了淡淡的微笑,直到最后恢复到了常态。

“原来是苦行大金刚,别来无恙!”

“噢,花公子!”苦行大金刚微微合十双手道,做为一个苦行僧,大金刚从来都不会宣佛号,身着僧衣,却好像自己从不是一个佛徒一样,甚至他连表情都没有,如同一块枯木。

花公子的脸上露出一抹极为怪异的微笑,让他那张英俊的面孔看起来极其古怪和诡异,“苦行大金刚,我家主人,问您安好!”

“噢,是雪莲女士,原来她还活着!”

“当然,我家主人活得很好,就是不知大师您是否还如同当年那般强壮,我家主人,让我试试!”花公子的笑容变得更加诡异了。

蓝眉听到这里,十分知趣地拽着还梗着脖子的孙易刷刷退后了几步,本来是他们的事,现在变成了苦行大金刚的事了,好像,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故事呢!

“大金刚,请!”花公子说着,身体突然一挺,嗖地一下子就窜了过来,洁白修长的手掌向大金刚的胸前拍击了过来。

苦行大金刚看似干瘦的身体一挺,用胸膛迎接这一掌,啪,手掌按到了大金刚的胸口处,发出一声轻微的脆响声,让孙易的眼睛都瞪得老大,这个花公子的掌力极为诡异,像是具有某种撕裂般的力量似的。

苦行大金刚就这么用身体迎接这一掌,可是出乎了孙易的意料之外。

花公子这一掌按在苦行大金刚的胸口处,跟着身体一震,掌势稍离,由掌变拳,在不足寸许的距离一拳击在苦行大金刚的胸口处,看起像是某种寸劲的发力方式,但是孙易相信,这个花公子这一拳,绝对比一般的寸劲高手用出来更具有威力。

苦行大金刚的身体仍然挺直如松,踏着地面向后滑行了数米,将这高标格的柏油路面蹭出两条深沟来。

让孙易和蓝眉在一个照面就吃了不小苦头的怪异劲力,在这位高原上下来的苦行大金刚面前,似乎完全没有作用似的,只是让他后退了这么一段距离。

苦行大金刚抬头淡然地看着花公子,花公子脸上诡异的微笑变得僵硬了起来,面孔不断地轻颤着,表情变得似笑非笑,显得更加的诡异了。

“苦行大金刚,果然从不让人失望!”花公子说着,转身就走,只是每走一步,都让他的身体狠狠地一颤,像是断掉了骨头一样越走越矮,最后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直挺挺地趴到了地上。

“他死了吗?”孙易问道。

苦行大金刚摇了摇头道:“没有,当然没死,我要带他去见雪莲女士!”

孙易都有点要疯了,这个花公子已经够让人头疼了,怎么又蹦出一个雪莲女士来,而且还是这个花公子的主人,这都特么什么年头了,还主人仆从的,这叫个什么事啊,虽然他也有机会把那个倭国的美洋子收为仆女。

“那是一位十分奇特的女士!”苦行大金刚道,他今天能说这么多的话已经极其少见了,说完这一句便不再向孙易解释了,缓步走向扑倒在地的花公子,然后伸手抱起了他,转身向大山的方向走去。

“大师,不管你去哪,我可以开车送你啊!”孙易叫道。

“也好!”苦行大金刚突然停下了脚步道,他这么就接受了建议倒是让孙易一愣,一时有点缓不过神来,他还以为苦行大金刚会一直坚持着要步行穿山涉水呢,没成想一下子就答应了下来,其实,他只是说说而已。

直到蓝眉踢了他一脚才反应过来,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或许可以从苦行大金刚这里得到更多的消息,他的话或许不多,但是绝不会有任何一句谎话。

孙易赶紧跑回家取车,让蓝眉在家守门,把原本藏起来的重型火器全都搬了出来,就连柳双双都拿起一个后座力比较小一些的单管榴弹发射器比划了几下子。

开上车载上这位苦行大金刚还有那个人事不知的花公子开上了大路,快到了镇上孙易才想起来,“大金刚,我们往哪走啊?你知道那个雪莲女士在哪里吗?”

“知道,在那里!”苦行大金刚说着一抬手指指向一个方向,还是大山的方向,孙易有一种想一头撞碎玻璃的冲动,自己开的是车,不是飞机!

还好有个方向,查了一下地图,大山的方向正是松江市的方向,松江市他一般很少去,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而且松江市位于更北一些,距离也更远,那边的山比较多,所以公路都是走在山坳里的。

这种北方的公路与南方的公路有着很大的不同,南方山区的公路多是那种之字形的盘山路,爬起山来就像是没有尽头一样。

在孙易所居的北方虽说也是山挨山山连山,但是山都比较大,而且山与山之间很少有那种紧密相连的感觉,公路一般都是呈蛇形,出于降低修建成本和容易出行考虑,公路多是蛇形,而且在越山的时候,是从倾斜角度更低的山坳间穿过,毕竟南北有着很大的差异。

在南方山区,有条路就不错了,也就没必要挑三捡四了,但是北方这里紧临着原始森林,刚解放那会,为了支援全国建设,这里提供了大量的优质木材,而这种大载重的运输自然不能像南方那种大角度的盘山路,而且这地方早些年还承担着防卫老毛子的先锋责任,直到十几年前,最后一个驻守部队才摔退,山体里充当仓库使用的人工山洞也开放成为了一个不太知名的旅游地。

原本还很窄的公路,前两年在孙易的参与下,修成了一条等级更高的一级公路,二向六车道,重新取直测定,几乎与高速公路一个标准,甚至还有几处是战略的备用空降战斗机道。

车子开起来飞快,孙易瞄了瞄后座上那个英俊的男人,向大金刚小心地问道:“前辈,那个雪莲女士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有这个花公子倒底是干什么的?”

苦行大金刚眯着眼睛似睡非睡,孙易问话好半天之后才慢悠悠地答道:“你很快就会看到她的!”

然后,就闭口不谈了,任孙易怎么旁敲侧击地问都是一个字也不说,让孙易恨得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谁叫自己打不过他。

不知不觉之间脚下多用了几分力气,车速直上二百,这一路上不知道超速罚单要被开多少了,不到三个小时就开到了松江市,松江市只是一个地级市,可是算上郊区范围也不小了,上哪找人去。

这位苦行大金刚像是只有一根筋似的,又像是指南针一样,抬手指着一个方向,如果不是孙易跟着的话,他还真怀疑这位大金刚会不会扛着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在城市的楼宇之间攀爬直行或者直接把大楼撞出洞来,后者应该不会发生吧,那样可就太耸人听闻了。

车子在松江市区里拐动着,还没走多远,一辆警车闪动着车灯,一名交警向他挥手示意靠边停车,这辆挂的是林市那边的牌照,一路上又超速严重,能够一直进入市区内才挨罚运气已经非常不错了。

离得还远孙易就能看到那名交警脸上淡淡的喜色,如此严重的违规行为,扣车都足够了,加上乱七八糟的罚款之类的,可算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

孙易轻叹了口气靠边停下了车,然后下了车向那名交警走去。

刚刚走近,那名交警就是微微一愣,孙易也隐约记起了他,看着有点面熟。

“易哥?”对方有点不敢相信地问道。

“我好像也认识你啊!”孙易道。

交警苦笑着道:“当然认识我,当年你在河滩上那个案子,我曾经经手过!”

孙易恍然大悟,难怪了,当初在河滩上,那个被龙二爷花钱雇来的死士在那里抓着自己的手被打死了,害了他背上了杀人犯的罪名一度不得不亡命天崖,后来还是因为在毛子那边救了关宁,惊动了情报机构才让自己翻身,现在想来,往事还历历在目。

“你不是刑警吗?怎么转当交警上街执勤了?”孙易问道。

交警苦笑道:“别提了,两个月前把案子办砸了!”

“什么案子会砸成这样?”孙易问道,踢到交警队来上街吃灰,这可不是一般的小错误了。

这名交警想了想,觉得没必要瞒,以易哥的本事,只要知道了开头稍稍一打听肯定能打听出来,哪怕这本来算是机密的案件,还不如留个好印象,只要易哥见了领导嘴那么一歪歪,或许自己就能调回去了,降职也好,总比在街上吃灰强,油水虽说不差,可自己是发配来的,总是低人一等。

交警低声道:“两个月前,松江市的郊镇就发生了几个案子,是死亡案,案子很奇怪,男的全部都是因为过度兴奋而死,法医查过之后发现,是因为男人在短时间之内多次喷射所致,俗话说就是马上风。

开始没有在意,只要简单地查了一下社会关系,后来这种命案向城内发展,一个半月前,仅松江市就有超过十名男子以同样的方式死亡,上级下令限时破案,结果,被办砸了,因为我是经手人,最后倒了霉!”

本文来自看书网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