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65章 亡命徒-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965章 亡命徒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20:13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乐不可支,别人满脑袋的雾水四处查着是哪方势力派出的人招惹了愣头青,但是孙易已经猜出来了,肯定是埃米尔察觉到了巴而图的不安静,然后自己导演了这么一出戏,而他最亲密的人当然就是玛莎了,玛莎也配合他演了这么一出戏。 w w w .??. c o m

跟着动用他最信任也是最值得信任的特种营,扔了那么三枚小型核弹,摆出一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愣头青模样,果然把那些大国都给震惊住了,生怕埃米尔会误会给他们也来上一发,国家越大越发达,承受能力就越差,真要是挨上那么一下子,还是核武威胁,绝非一般的天灾**可比,要知道自从核武器诞生以来,只有倭国那么一个倒霉蛋才挨过两发而已。

现在的巴而图,至少在明面上,不会再受到来自大势力的武力威胁了,剩下的都是一些软刀子或是小阴谋,以埃米尔的能力应付起来完全没有问题。

“嘿,还真是一个聪明的小子!”孙易放下了手上的电话,顿时觉得轻松了起来,抄起大铁枪轻装上阵,今天是最后一场了,他的对手就是马库斯,亦敌亦友,彼此还都很有好感,如果不是马库斯身为教庭骑士人又迂腐了一些,孙易还真想跟他成为不错的好朋友。

不过让孙易感到奇怪的是,以洛宣的性格,怎么可能让血族的高手那么快就下去了呢?连前五都没有进去,这事可是透着邪性啊。

孙易刚刚一出门,门口处跪坐着一个模样清秀的和服女子,见他们来,身体一曲额头着地,透着此许森冷的声音响了起来,“主公早上好,美洋子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早餐!”

听到美洋子的声音,孙易吓得身体一顿差点又跳回去,把随后跟出来的大棕熊都撞了一个跟头。

孙易随手把大铁枪一扔,身后的大棕熊抱着一杆粗重的大铁枪人模熊样的,抽抽着鼻子跟在孙易的身后,蓝眉把它扒拉到一边到了孙易的身后,抱着手臂充满敌意地看着这个来自倭国的阴阳师,越看越觉得她诡异。

孙易有些头疼地捏了捏眉心,这个倭国娘们还真像是一块牛皮糖似的赖上自己了,他也知道,绝对不是自己帅得惨绝人寰让她死心踏地,而是冲着自己的药王丹来的。

孙易摊了摊手,“行,准备的东西我就去吃了,不过先说好了,吃过这一顿饭以后,咱们就两清了,你当你的阴阳师,我当我的小富翁,可好?”

“主公说笑了!”美洋子道,然后起身,一路小跑似的走在前面,引领着孙易他们去了餐厅,餐厅不但有来自各地的大厨提供最精美的三餐,如果你不满意的话,还会有单独的厨房供你使用,各种食材也都是空运而来最新鲜最顶级的。

美洋子亲自下厨为孙易准备了最好的日式料理,来自神户的牛肉小丸子,最好的金枪鱼刺身,不过相于这种精致的日式料理来说,他还是比较喜欢粗犷的华夏北方饭食。

吃完了早饭,把筷子一放,油嘴一抹之后向美洋子道:“好了,谢谢你做的饭,你就算是还过我人情了,咱们两不相欠了!”

孙易说完,不等美洋子纠缠就逃一样地离开了,美洋子不紧不慢地收拾了一下,迈着小碎步远远地跟了上来。

蓝眉顺手抄了几个包子边走边吃,跟在后头的大棕熊嘴上咬着一整只的烤火鸡,一边走一边流着口水。

“放着好好的料理不吃非要吃包子,你有病吧!”孙易道。

蓝眉冷哼了一声道:“老娘不敢吃,我怕她会毒死我!”

“不会吧!”孙易也有些拿不准了。

蓝眉横了他一眼道:“你怕什么,一颗药王丹下去,百毒不侵,连血傀毒都拿你没办法你还怕什么!”

孙易得意地捏着下巴道:“说得也是噢,哥这体质简直是万年难遇啊!”

看着孙易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蓝眉呸了一口,把啃了一半的包子塞到了大棕熊的嘴里,现在她连食欲都没有了。

到了休息室,那头大棕熊把铁枪一扔,抱着那只肥硕的大火鸡啃了起来,熊还真都是一个样,就冲这吃货的劲头,跟家里那吃货夫妻组合有得一拼了。

孙易抄起了铁枪,信心满满地向斗兽场最中央走去,今天他要面对的是马库斯,也是斗兽之战的最后一场了,他有信心,拿下一个受了不轻伤的马库斯不成问题。

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马库斯进场,然后一名黑衣人走了过来向孙易解释了起来,原来昨天在后半夜的时候,马库斯因为一些很严重的事情退出了!

“然后呢?”孙易冷冷地问道,“无论是按着谁家的规则来说,马库斯退出的话,应该算我自动胜出吧,难道你们还想要搞出什么妖蛾子来?”孙易冷冷地道。

被孙易冰冷的目光盯着,这名黑衣大汉的额头都渗出汗水来了,刚要张嘴说话,冷风一闪,孙易手上的铁枪枪锋已经刺进了他的嘴里,只要再进那么几分,就可以刺穿他的脑袋。

枪锋稳稳地停在这名黑衣服务人员的嘴里头,孙易扭头看向那座看台,那里坐的无一不是权势之辈,名动一方,但是孙易不在乎,他不在乎自己当成猴耍,自己要的只是一个承诺,一个安稳的生活而已,甚至捏着鼻子认下对方在半途中加派进来的金牛座,但那是最后一次,自己绝对不能再退了,再退的话,他们绝对会把自己玩死的。

“你们怎么说?”孙易冷声问道。

洛宣阴着脸站了起来,向孙易沉声道,“马库斯退出,必须要有人顶替他的位置,我们认为,白羊座很合适!”

孙易的手上突然一动,那杆铁枪像是一团烟花般地炸开,那个来自血族的服务人员脑袋顿时炸开,孙易将手上的铁枪一抖,嗖的一声,铁枪向看台上飞射而去,啪地一声刺入到了最前方的看台当中,小半个枪身都刺进了混凝土当中,枪尾尤自在嗡嗡颤抖着。

“既然是这样,我退出!”孙易说完,转身就走,而且最后那一记阴冷的眼神让所有人都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洛宣的拳头都握了起来,冷声道:“孙易,这里是斗兽场,不死不休的斗兽之战,真以为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孙易的身形一顿,然后扭头望向洛宣,淡淡地道:“那你就杀了我好了,我要是还手,就不姓孙!我特么随你姓!”

孙易冰冷的回答无异于是撕破了脸皮了,此前对于洛宣他还抱着些许退让之意,主要还是出于她和那个极有可能是上代药王的老孙头那不清不楚的关系,那别是那张已经有百年历史的陈旧老照片,但是就凭着一张照片,以孙易这倔驴一样的性子,也不可能一直逆来顺受,那从来就不是他的性格。

“你这才像个男人!”蓝眉迎了过来笑着道,“你真的不打算还手?”

“如果同归于尽能够给家人打下一个安稳的生活环境,也值了,我可不想家人每天都生活在惶惶不可终日当中,倒是你……”

“别看我,我可不陪你一块死,我这大好青春的,要找帅哥一起逛街一起嗨呢!”蓝眉说着拍拍那头大棕熊,然后骑到了熊背上,撒丫子就向斗兽场外狂奔了起来。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孙易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嘴硬的死丫头啊,在一起这么久了谁不知道谁啊。

洛宣的拳头都握了起来,眼神也变得冰冷了起来,轻轻地一摆手,在孙易还没能离开的时候,数十名血族精英人物已经向他的休息室围了上去,至于蓝眉,已经没人管她了。

孙易不紧不慢地一脚跺碎了休息室的地板,然后从下面的隔间拖出一个不起见的帆布包来,从包里头拿出一个小小的圆盘,把衣服一扯,然后圆盘贴到了心口处,心脏的跳动让这个小小的圆盘中心处微微一亮,绿色的晶体管散发出莹莹的绿光来。

孙易就这么赤着上身,拎着包裹走了出来,面对那些围上来的血族精英毫无惧色,冷笑了一声,将提包向他们一扔。

一名血族子爵小心地走了过去,挑开了提包,里头是带着各种复杂电线的定时器,计时器上跳动着殷红的数字,倒计时已经从十分钟向后跳动了。

而最终的连线接引的则是一个足有大腿般粗,不到一尺长的一根黑色铁管子一样的东西,哪怕看不到里头是什么东西,也让人的心头一跳,暗叫一声不好。

“十分钟时间,跑吧,希望你们能够跑出十公里范围之内!别以为你们权大势大我就只能当羔羊,老子也是有兄弟的人!”孙易狠声道。

孙易把这玩意一拿出来,同时扔下的狠话,让所有人的心中都是一跳,关键是这玩意是怎么运进来的?虽说在表面上似乎一切都挺宽松的,可是暗地里头监视得极其严格,这可是各大势力共同举办的一次蛋糕瓜分大会啊,可是这东西偏偏就运进来了,孙易脸口处贴的那玩意不少人都认出来的,那是一种信号发射器,也是心脏监听器,只要心脏的跳动一停,立刻就会发出信号。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