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9章 辗压过去就好-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959章 辗压过去就好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19:47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一想到明天将要面对那个拥有瞪谁谁怀孕能力的倭国阴阳师,还有些小小的兴奋,睡眠质量一向极好的他竟然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在自己宅男的伪装下,还有着一颗不安份的身。

蓝眉发现了他的异样,忍不住轻叹了口气,然后用出了催眠的终极杀器,好好地折腾了一阵子,果然,男人就是那种拔鸟倒头就睡的生物,一点也不懂得爱后的温存。

次日,孙易扛着自己的大铁枪和蓝眉到了自己的休息室,斗兽之战已经打到第四天了,人数变得越发稀少起来,只剩下十余人了,个个都是非凡高手,而人工催生的高手,比如那些来自军方的高手,到现在也只剩下最后一个,就是来自华夏军方的强者,而这个华夏军方的强者虽然也是利用各种药剂和人工手段催生出来的高手,可是从他的格斗水平中可以看得出来,他本身就是一个实力不错的武学高手,否则的话也不可能一直撑到现在。

哪怕如此,那名华夏军方高手也是遍体鳞伤了,无论多么厉害的药剂,都不可能在一两天内将严重的伤势治好,而今天他面对的则是来自黑暗界的一名血族高手,无论如何也撑不过去的。

孙易对军人极有好感,他的几个好友都是军人,重情义有担当,为朋友可以做到两肋插刀。

虽然这个来自军方的强大高手不可能因为一点好处就能像路志辉他们那样跟自己有什么生死之交,可是这并不妨碍孙易送上一份自己的敬意。

让蓝眉带着一枚药王丹去华夏军方的休息室,将那枚药王丹送给了那名军方强者。

药王丹之名,在某个小范围内简直拥有核弹般的传奇力量,他们这些搞人体研究的怎么可能不知道,甚至通过一些途径也搞到过几颗,可惜根本就无法复制,哪怕请了中药大家来,利用和孙易一样的药材,也无法将药王丹复制出来。

现在得到了一枚,大家都十分眼红,可是在这个时候,再有权势的人也不敢独吞这枚药丹,因为这位军方强者出战,代表的可是国家,而斗兽之战最终会产生令一个国家都为之震动的利溢,科技、商业地盘的划分等等,这绝不是某一个人能够承受得起的。

在所有人期盼的目光当中,那名强化军人硬着头皮,极其不自在地吞下了那枚药丹,然后盘坐着不再吭声了,不过几分钟的时候,他的鼻孔开始向外流出暗黑色的鲜血,甚至还不停地吐着血,可把大家伙吓坏了,如果不是那名军人声称自己的感觉非常不错,胸腹的火辣和气闷减轻了许多,怕是会让大伙以为孙易要下毒呢。

今天孙易没有多等,第二顺序就是他了,那头大棕熊在孙易准备出战的时候人立而起,一副忠心护主的模样,孙易还向那些黑衣人询问自己能不能带宝宝出战,这头大棕熊的实力可是相当不弱的。

孙易的提议不出所料地被拒绝了,要是大家伙全都带着这种宝宝出战的话,那打起来还有什么意义,好好的斗兽之战最后还不成为了马戏团的杂耍。

孙易放弃了那根古怪的能让人致幻的棍子,提起了大铁枪大步向草坪处走去,那个来自倭国的阴阳师仍然是一身古怪的白袍子,把自己遮挡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晶亮晶亮的眼睛,走路的时候像是在飘行一样,说不出的诡异。

孙易手拄着棍子,看着那个阴阳师慢悠悠地向自己飘了过来,挖了挖鼻孔,管你有什么古怪,就像对付那个非洲大草原上的黑小子似的,只管将沉重的大铁枪砸过去就是了。

那个倭国阴阳师只管向孙易走来,一直走到了孙易身前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直勾勾地看着,孙易没有抢先发动攻击,而是拄着棍子就这么看着他,想看看这个阴阳师用什么诡异的手段对付自己,难道就这么瞪着就能把自己瞪死不成?

休息室的蓝眉气得很拳头把墙壁都打穿了,这个家伙在搞什么鬼,明知道对方有古怪,就不该给他任何机会,一上场就狂风暴雨一样的辗压过去,管你有什么手段,直接就像坦克一样辗压过去就是了,现在给对手机会,就是无端地把自己陷入了险地当中。

“瞪什么,再瞪我也不会怀孕!”孙易看着对方就这么直勾勾地瞪着自己,多少有些不自在,还以为会是某种催眠术呢,结果这家伙除了眼睛晶亮一点之外,也没什么本事啊。

对方的眼睛微微地眯了一下,白袍蒙面之后微微轻动,像是轻笑了一下似的,跟着,孙易的眉头一皱,突然横枪向身后扫去,却扫了一个空,跟着身体一凉,心脏一紧,似乎有什么东西紧握了一把似的,让他胸闷得直欲吐血。

孙易的身体一震,九图邪功再加上药王丹之力,让他体内的气血澎湃而起,一瞬间,那种冰冷得像是要冻僵心脏的感觉瞬间消失,孙易再度望向那个倭国阴阳师,神色也变得怪异了起来。

刚刚那种感觉,与描述中的梦魇极为相似,难不成这个阴阳师真的能操控看不见的鬼啊式神啊什么的发动攻击?

孙易体内的气血鼓荡着,整个人的肌肉都膨胀了几分,透着浓浓的雄性阳刚气息,手上的大铁枪一甩,重重地向阴阳师砸了过来。

那个阴阳师像是会飞似的,似乎被什么东西托着飘然而退,不带一丝人间烟火气,让孙易这一枪砸了个空,枪锋顺势在地上一点,手支着铁枪腾空而起紧随而上,一脚就向阴阳师当胸踹了过去。

阴阳师身上的白袍抖动着,腾空而起,人还在空中的时候,孙易就觉得一股锐气扑面而来,可是面前分明什么都没有,仍然横拳,一记最标准的大众武势铁门闩横在了面前门。

手臂一寒,一股锐痛透体而入,顺着经脉,肌理直向肩头侵来,体内澎湃的气血一冲,将这股阴寒尽数消散掉,但是仍然免不了让动作一僵,失去了现再追击的机会。

孙易甩了甩手臂,手臂还微微有些发寒,就像寒冬腊月天在外头冻了半个小时似的,但是并不影响行动,那家伙诡异的攻击对自己的效果并不好,孙易现在的好奇心更重了。

“你倒底是个什么鬼,我越来越好奇了,今天老子要把你扒光了看看,在这身白袍子底下倒底藏着什么东西!别以为你身轻灵活就可以躲得过去!”

孙易说着,在腰间一抹,一个用小牛皮制成的挂架出现在他的腰间,在这个牛皮挂架上,并排放着十几把飞刀,这些飞刀都是用特种合金特制而成,每把飞刀都是无柄薄刃,重量恰恰合手,世人只关注孙易横冲直撞的强大力量,却忘了,孙易最擅长其实是投掷类的武器,其中飞刀之术更是让他的敌人吃了不小的苦头。

孙易还没等动呢,双腿就是一紧,似乎有什么东西缠到了他的腿上一样,寒意顺着小腿直向小腹处涌了过来。

“哼,这些离魅魍魉的手段对我根本就没什么用处!”孙易说着大喝了一声,长枪一顿,身体一沉,震荡的气血下行,双足直接就踏进了草坪里头,那股寒意也瞬间崩散,跟着孙易的手一扬,一把飞刀闪过一道寒芒向阴阳师的肩头飞射而去,而孙易手上的大铁枪也瞬间扬起,枪锋直接对方的面侧,他一定要挑开对方的伪装看看,倒底是一个什么样藏头露尾的家伙敢跟自己使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小手段。

那名阴阳师身上的白袍鼓动,横身侧翻,灵巧地闪过了孙易这两击,可是他的身形未稳的时候,另一把飞刀像是早就等着他一样如约而至,直奔他的面门。

最让孙易感到怪异的事情发生了,那把飞刀竟然在他的面前速度缓慢了下来,像是陷入了泥水当中,直到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跟着掉落在地。

孙易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这太特么不科学了,跟老子在开玩笑吧。

孙易手上的铁枪一横,飞扑而上,跟着,似乎有一面寒冰制成的巨墙挡到了他的身前一样,似乎在这一瞬间,就坠入到了数九寒冬,阴冷扑面而来。

“就凭这个,你也能挡得住我!”孙易怒吼了一声,身上的肌肉一鼓,眼眸红芒闪动,手上的大铁枪呼啸着向四周抡去,震荡的气血再加上他的巨力,长枪的扫动甚至发出了一阵阵的音爆声,空气出现了肉眼可见的波纹和一溜冷凝的白色雾气。

啪的一声脆响,似乎有什么玻璃制品被打碎了一样,孙易的身前一轻,扑到了那个阴阳师的面前,扫出的长枪来不及收回,孙易背枪握拳,重重的一拳轰到了他的胸口上。

这重炮般的一拳轰在那名阴阳师的胸前时,像是有一层棉花在阻挡一样,但是在孙易的绝对力量面前,这股防御力量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孙易凭借着强大的腰力,身体一震手臂向前一送,崩拳寸劲瞬间爆发,那名阴阳师像是失去了重量似的腾空而起向后摔去,显然这一次他没有再像前几次那样轻易闪开,人还在空中,吐出的鲜血就已经染红了面部的白袍布料。

本文来自看书罓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