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0章 有古怪-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950章 有古怪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19:8Ctrl+D 收藏本站



当那个巨汉腾空而起,用了这么一招几乎无视人体极限招数时,马库斯的那柄十字剑已经怪异在手上一转扭转了回来,剑锋直接他踢来的那只大脚。

哧的一声轻响,银亮的十字剑像是切豆腐一样从巨汉的脚心刺入,剑势稳重得没有丝毫晃动,足有近一米长的剑锋一刺到底,从足心而入,穿过脚踝刺进了胫骨,再刺穿大腿内,剑锋甚至都没有伤到腿部的肌肉,却在内里将这巨汉的腿骨一剖两半。

剑锋抵柄,马库斯低喝了一声,手上一震身体向前一倾,将那个巨汉顶得飞了出去,而十字骑士剑也带着一蓬掺杂着骨髓的粉红色血液从原伤口拔了出来,甚至都没有让伤口再扩大。

巨汉紧紧地咬着牙关,努力地想要站起来,可是那条腿已经彻底废掉了,根本就无法再起身,挣扎了好一会才用另一条完好的腿站了起来,那把如同盾牌一样的巨剑仍然没有松手。

马库斯并没有趁机追杀,而是一直静静地看着他,目光不带一丝戾气,给人一种如同阳光扑面而来的感觉。

那巨汉举起了重剑,可是低头看看正在流血的腿,腿的表面看不出任何伤势来,但是在脚心处,鲜血却像是喷泉一样不停地向外涌出着。

最终,巨汉长叹了口气,扔下了巨剑,努力地咬着牙,一蹦一蹦地向场外走,这斗兽场太大了,半径都有五十余米,每一下蹦出去,都会有大量的鲜血洒在草坪上。

马库斯将十字剑收了起来向身上一背,大步走了过去伸手扶住了巨汉,在巨汉的脸色微变的时候道:“战斗已经结束了,无论输赢,我们都尽力了,我们,本该是英雄的!与尊严无关!”

巨汉稍稍挣扎了一下便由着他托着自己向场外走去,到了休息区一坐下,才向马库斯低声说了一声谢谢,已经有医生赶来查看他的伤腿,马库斯拍拍他的肩头,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

看着这一幕,就连孙易也不得承认,这个马库斯还真是一个很有人格魅力的家伙。

跟着,出场的是一名倭国的武士,对战的是一名来自非洲大草原的自由搏击者,那名倭国武士用的是标志性的武士刀,而那名非洲自由搏击者用的是一根木棍,至少那东西看着像是一根树根似的木棍,上头还能清晰地看到一些属于木头的木瘤和纹理。

孙易看着那个来自非洲大草原的自由搏击者手上的木棍忍不住挠了挠鼻子,心里头琢磨着,这货是不是有点二啊,他面对的那个倭国武士绝对是一个高手,那把武士刀看起来有些陈旧,但是刀锋上的雪花纹路清晰,刀锋闪亮,这种继承自华夏横刀的变种武士刀在铸造工艺上,丝毫不比现代高级合金材料差,这一刀劈过去,就算是普通的金属棍子都能一斩两断,更别提木头棍子了。

正当孙易琢磨的时候,那个倭国武士突然大喝了一声,双手持刀,呀喝地怪吼着,一刀向那名非洲自由搏击者当头劈了过去。

果不出孙易所料,那个非洲瘦小子将手上的木棍一横就要挡住刀锋,孙易一咧嘴,似乎已经看到了那个非洲黑小子手上的木棍被劈断,然后整个人被一劈两半的模样,那把非同寻常的武士刀绝对能够做到。

但是出乎孙易所料的是,那根木棍与武士刀交击的时候,发出当的一声脆响,一蓬如同木质碎沫的东西迸飞了出来,但是那根木棍并没有折断。

“我槽,这不科学!”孙易一下子站了起来,就算是傻子也知道那根棍子有古怪。

非洲黑小子挡住了这一刀之后,手上的木棍一倾甩开了武士刀,整个人就像是非洲草原上的鬣狗似的一个子纵跳了起来,从倭国武士的上空翻了过去,那根木棍更是灵活地从身后绕过去向武士的后脑打了过去。

武士刀向身侧一背再一横,如同盾牌似的挡住了这一棍,刀棍交击,又是一抹淡淡的木质碎沫落下,似乎只要时间足够,交击的次数够多,那根鸭蛋般粗的木棍早晚都会折断一样。

蓝眉的眉头微皱着,手指头点在下唇上,透着一股可爱劲,孙易正准备悄悄地突袭一下的时候,蓝眉突然一拍手,吓了孙易一大跳。

“那根棍子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我当然知道有问题,谁家的木棍能够挡得住武士刀的劈砍!”孙易道,同时觉得有些奇怪,怎么蓝眉学会了说费话呢,在他的老家,北方的深山里头就有这种木头,叫做铁桦树,生长在环境极其恶劣的地方,生长缓慢,木质极为细密,是制做坚实器物的极佳木料,在他父辈的那些年,这种铁桦木甚至可以代替铁器制做犁头,可见这东西有多坚硬。

但是再坚硬的木头也有一个底限,一般的刀剑甚至是普通子弹很难造成实质性的破坏,绝对不包括那个倭国武士手上的武士刀,那东西放到哪里都算得上是难得的宝刀了。

蓝眉横了孙易一眼道:“我说的不是那种问题,而是他手上的那根棍子,似乎有其它的问题,你没发现那个倭国武士的神态有些不太对劲吗?”

男人总是粗心大意的,孙易战斗力爆表,可说到底只是一个小富既安,没啥上进心的粗心男人而已,被蓝眉这么一提醒才发现异常。

那个倭国武士在攻击的时候也会呼喝,什么拔刀斩、乱十字披风斩之类的招数名字,看起来傻乎乎的,不过这种情况在古武术当中确实存在的,其主要目的在地扰乱对手的注意力,后来华夏的武者认为这样实在是太丢脸了就抛弃不用了,倒是性格矛盾到极致,既保守又开放的倭国人继承了下来。

只是现在那个倭国武士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招法利落,呼喝有力了,而是变得狂吼乱叫,面目狰狞,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有一半以上的攻击都落到了空处。

非洲黑小子一个横身闪到了武士的身侧,手上那根怪异的木棍子一甩,啪地一声轻响,一棍打在了武士的后颈处,响声不大,那个倭国武士也只是身体一晃,跟着就不动了,却还又吼出一句什么,蓝眉细听着,一脸怪异地向孙易道:“那个鬼子在说,八歧大蛇!有那玩意吗?”

孙易摇了摇头,他的关注点和蓝眉不一样,那个非洲小子手上的棍子有古怪,同样的,他的手法也十分……怎么说呢,是高明还是更加古怪?那一棍与倭国武士后颈相击的时候,在一瞬间,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那一点爆发出来,瞬间侵透颈骨,几乎没有多少力量被浪费,就冲这种对力量施用的手法,就不知比一般的高手高明了多少倍,就算是孙易也要甘拜下风。

非洲黑小子收棍后退,然后将棍子向背后一背,大步向自己的休息室方向走去,那个倭国武士的面容扭曲着,脸孔涨得通红,如同一只被煮过的螃蟹一样,从他的五官当中也慢慢地流出暗黑色的血水来。

倭国武士强撑着扭转了身体,看着大不离开的非洲黑小子,手中的武士刀缓缓地举了起来,但是武士刀刚刚举起来,他的脑袋就是一歪,软叭叭地垂在肩膀上,目光仍然死死地盯着远去的黑小子,身体也站得笔直,却再没了动静。

黑小子那一棍子,将倭国武士的颈骨打得粉碎,他能撑着完成转身、举刀这两个动作,已经是意志力极强的一种表现,可是意志力再强,没有身体的支撑也是白费。

很快,就有一伙黑衣人冲了过来,将倭国武士放到担架上抬了下去,能不能救回来还真不好说,在孙易看来肯定是死定了。

孙易挠了挠下巴,“嗯,我同意你的观点,那根棍子绝对有问题!”

“对上他,你有没有把握?”蓝眉问道。

“不知道,但是对上瑞丝,我绝对有把握!”孙易道。

在他说话的功夫,又上场的两个人,两个肌肉大汉,个头都不矮,一个东方人,从气质上就看得出来是来自华夏,另一个则是欧美那边的白人,来自哪里还真不好说,在东方人看来,西方人长的都是一个模样,而且欧美人几乎都是同一个祖宗,虽说打打闹闹,终究还是自家人的吵闹而已。

双方都是来自军方,从他们的格斗手法就能看得出来,掺杂了各种流派的格斗术,而且所有的格斗术都是那种最致命的一击致命手法,没有其它任何花哨的东西,简单、高效而又直接。

但是从东方人的人体宇宙理解来看,这种致命的格斗手法虽说在短期内有奇效,可终究不是正道,很难长寿,但是在利益面前,谁又在乎呢。

东方军人用的是开山刀,西方那个壮汉使用的是一把加长型的骑兵砍刀,两个人打起来远不如那些传统高手那么赏心悦目,甚至是让人有一种参悟在里头,完全就是以终结对方性命为主要目的。

一触一分,鲜血飞溅,痛快淋漓,每一次对撞都有着莫大的威力,各势力在对人体改造方面明显有着长足的进步,就算是孙易这种级别的高手与他们对上,也未必能讨得多少便宜,这一幕使得台上那些老怪物级别的家伙脸色都不太好看,本来人类就拥有绝对的火力优势,现在在人体改造方面又有了十足的进步,几乎可以说,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把他们完全地碾压下去。

对于这种掺杂着一些政治因素在内的事情,孙易懒得理会,只是看着搏斗中的东西方壮汉啧啧称奇。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