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43章 匣中藏人-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943章 匣中藏人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18:38Ctrl+D 收藏本站



枪声在那具无头尸体摔落下去以后就立刻戛然而止,再没了动静,村子里头也静悄悄的,一切都透着一种诡异的气息。

无头尸体就倒伏地院墙外头,没有任何人上前,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到了约瑟夫的身上。

约瑟夫点了点头,脸上显出一抹自信的神色,他早就做足了准备,虽说他们和黑暗界都被限制使用重武器,多数时候与黑暗界冲突起来使用的都是冷兵器,可并不代表他们就只会使用冷兵器,正相对,他们对现代化的武器了解得极为精深,而且也有很多渠道搞来最新最先进的武器,只是平时很少使用罢了。

约瑟夫从旁边那名大汉的身上取下一个硕大的背包来,从里头拿出一个大箱子来,电子锁解锁,取出一堆零件来,十分熟练地将这些零部件组装了起来,是一个模样十分怪异的武器,前头有一个十分粗大的枪管,却没有枪膛,而是一个有着透明玻璃状的东西堵在枪口处。

枪身上连接着足有姆指粗的电缆,电缆一直延伸到背后的一个箱子里头,箱子里头装的是最新的实验级别的钒电池,可以提供极为强大的能源。

只用了半分钟约瑟夫就准备好了,然后向头目诺曼点了点头。

诺曼比划了几个手势,其中一个大汉一个腾身跳到了院墙上,探头既收,果然,一溜火线扫了过来打了一个空,却没有再向院墙上扫射,让那个移位的大汉白做了无用功。

而在这个时候,约瑟夫轻巧得像是一个小鸟似的踏着另一个的身体直起了腰身,手上了个粗大的枪管快速探了出去然后扣动了板击,跟着一束姆指粗的光束在丁达尔效应下在夜空中一闪而逝,四周的空气温度都瞬间提升了几度。

光束在孙易家的房檐下成为了终点,跟着一个变了形的金属物体掉落了下来,同时还有淡淡的青烟升起,融化了房顶的积雪,雪水流下,将已经燃起的小火头浇熄。

约瑟夫查看了一下手上最新实验室出品的激光枪,看着能量槽已经减去了三分之一,还能使用两次,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大门被轻易地拆了下来,一个壮硕的大汉毫无惧色地走在前头,约瑟夫以他为盾牌悄悄地跟了进去,另外两人分散着进入了院子里头,一路小心地戒备着。

约瑟夫的头上戴着一个未来战士似的头盔,小心地扫视着院子里头,然后伸手比划了起来,小声地道:“屋子里有四件重型武器,小心,我只能打掉三个!”

约瑟夫说着,枪口抬了起来,隔着厚重的砖墙开火,激光束在空气中只停留了两三秒钟,五零厚的砖墙被激光灼烧出一个茶杯粗的大洞,三枪发射完毕,墙壁上三个茶杯大小的孔洞还在冒着热气,三件武器全部报废,还有最后一件藏起来的机枪没有被摧毁,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找到了位置,威胁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约瑟夫扔下了能量耗尽的激光枪,然后小心地从身后拔出了一柄军刀,几个人对视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猫着腰就向屋子里头冲去,准备在第一时间击毁剩下的那挺机枪,然后把那两个女人带走。

当他们路过仓房门口的时候,约瑟夫突然惊咦了一起,在他头盔里那个集中了高科技的探测器上,显示出一个小红点,一扭头,仓房里头,一个盘坐的红色人影正在越来越明显。

“有……”

约瑟夫的话刚刚喊出第一个音节,就听得嘎吱的木头碎裂声,跟着一个枯槁的手臂刺破了仓房厚重的木头门,带着木头的碎茬探了出来,准确地捏在了约瑟夫的脖子上,跟着手腕轻轻地一扭,嘎崩一声骨头碎裂声,约瑟夫的脑袋怪异地扭在肩膀上,眼睛还瞪得大大的,眼中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枯槁的手松开了约瑟夫的脖子缩了回去,动作看起来很慢,可是诺曼随手切过来的一刀竟然扫了个空,跟着抽身向后退去。

经验丰富的诺曼躲过了一劫,厚重的门板悄无声息地平推了出来,像是有个幽灵在轻扶着这块门板一样,紧跟着,红影一闪,一只血红色的大手无声无息地探了出来,像是瞬间就跨过了几米远的距离,轻轻地按在了不远处那个壮汉的胸腹处,血红色的硕大手掌轻轻一按就收了回去,紧跟着,刀剑的寒芒就卷了过来,却卷了个空,那只手,和那个红色的人影已经退出数米开外。

“富兰克,你怎么样?”诺曼沉声问道,眼睛却看向约瑟夫,约瑟夫在被扭断了脖子,可是顽强的生命力让他还在活着,眼中神彩未失,却尽是痛苦之意,手脚不停地颤动着,那是切断了神经后的反射行为,除非在半个小时内送往医学实验室,否则的话基本没救了,显然,他们没有能力在半个小时之内跨过万里之遥把人送到欧洲去。

那个叫富兰克的壮汉面孔扭曲着,眼睛瞪得如同牛眼一般,只是眼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现出一层细密的血丝,让他的眼睛都变得通红。

跟着鼻孔滴出暗黑色的血水,这血水一出,像是命令一样,七窍同时流出鲜血来,他张嘴想要说话的时候,一大滩东西从嘴里头喷涌而出,散落在冰冻的地面上冒着腾腾的热气,那是各种颜色的内脏碎块。

这一大滩子东西吐出来,富兰克像是被放了水的皮囊一样软了下去再没了声息,任他们的生命力如何强大,面对内脏尽数被击碎的伤势也回天乏力。

诺曼的脸色瞬间就变了,瞄了旁边那个看起来削瘦,却健硕之极之的男人一眼,这个胡子剃得光光的大汉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他们谁都没有想到,才刚刚闯入孙易的家里就剩下两个人了,而且,还冒出这么厉害的一个高手来。

“扎克,这是什么功夫?”诺曼沉声问道。

“密宗大手印,高原上的秘传!”那个叫扎克的男人轻声应道,然后伸手握住了剑柄,一柄细细的刺剑被缓缓地拔了出来,因为过于紧张,身上的肌肉也在不停地颤动着。

“密宗?”诺曼的脸色一变,望向那个红色的身影,在黯淡的月光下,一件红色的僧袍松松垮垮地挂在一个干瘦的老头身上,老头的脑袋光溜溜的,就连眉毛也是光溜溜的,更没有一根胡须,一脸的褶子和老人斑使得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将行就木的老人一样。

他站在那里,悄无声息,甚至连呼吸声都没有,寒冷的冬日里,口鼻竟然连呼吸所至的雾气都没有,像是一个死人,如果稍不注意的话,只以为那就是一截没有生命的木桩子。

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看似将要寿终的老头子,伸手只用了了两招就干掉了他们两名成员,他们可是猎魔团成员当中最精锐的五人,一个还没进门就被打碎了脑袋,两个瞬间就被击杀,死得一个比一个惨,虽然有偷袭的成份在,可也证明这个老家伙的实力之强。

诺曼身为猎魔团隐藏级别的精锐,自然是见多识广,能看得出来,这个干巴瘦的老头子不是那么好惹的,绝对是华夏老怪物级别的高手。

诺曼深深地吸了口气,看了一眼旁边的扎克,扎克的脸上没有恐惧,只有兴奋,还有属于忠诚的狂热。

“扎克,小心,我们一起全力出手!”诺曼低喝道。

“是!”扎克呲着一口白牙,呼出的白色雾气升腾着,像是一个烧开了水的大锅子一样。

扎克手上尖刺一样细细的刺剑竖在身前,紧守着中宫要害处,脚下一滑,在冰冻的雪地上刷地一下子就滑了过去,甚至在欺近了干巴和尚的时候都没有把手上的刺剑放平,像是要就这么一直撞上去一样。

干瘦的老和尚松垮的眼皮都没有动一下,更像是没有发现扎克暗藏的杀招一样,与身体极不协调的硕大血色手掌慢悠悠地抬了起来,平平地一掌拍向扎克。

扎克的眼中精光闪动着,轻喝了一声,手臂向后一收,那把分明已经长于他们之间距离的刺剑瞬间收了回去,剑刺像是从肋下长出来的一样,直刺向老和尚那只血红色的手掌,精准之极地向掌心位置点了过去,老和尚没有躲,就像是手不是自己的一样,扎克的脸上闪过了一抹冷笑。

多年以来,这前突点刺的一剑他已经练过不知多少遍了,十几公分厚的钢板都可以一点而穿,哪怕你是钢浇铁铸的也要刺个通透。

剑尖点到了老和尚那只血红色的手掌上,但是剑尖一触,孔克就暗叫了一声不好,那一剑点到了掌心处时,像是点到了棉花堆一样混不着力,在他的眼中,分明看到了老和尚的手臂像是蛇一样的扭动着,剑尖压着掌心的皮肤向下凹陷着,只要再加一丁点的力,就可以刺破皮肤,扎穿他的手掌,可只是这一线的距离,却像是天涯一般的遥远。

本书源自看书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