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30章 红尘之外的和尚-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930章 红尘之外的和尚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17:41Ctrl+D 收藏本站



面对蒋大叔两口子的疑问,柳姐想了想,并没有回答,而是拿出电话给孙易打了个电话,如何决断怎么去说,还是看孙易的意思比较好一些。

孙易接过电话,听着蒋大叔怯生生的一个喂字,心中更是百感交集,当初若是没有这老两口的收留,只怕在失忆傻乎乎状态下的自己,就要被冻死在北方的冰天雪地里头了,就算是能熬过来,也要脱下一层皮来。

在老蒋两口子家里生活的那段时间,离锦衣玉食的距离很远,却总能温饱,特别是水芹总是咬着牙买上二斤肉改善生活的表情,一直都停留在他的记忆里头。

孙易淡淡的话语,说的却是一段段的温情,让老蒋两口子泪流不止,孙易的心头也是酸酸的。

良久之后,待情绪平复以后,孙易才道:“大叔,大婶,你们就听柳姐的安排吧,我能为你们做的事情不多,但是照顾你们衣食无忧下半辈子肯定没问题!”

听着孙易斩钉截铁的话,老蒋两口子流着泪水应了下来,没有再推辞,一来是他们确实喜欢孙易,就像自家儿女孝敬自己一样,嘴上说着不要,可实际上心里头得意着呢。

等柳姐安排好了之后,又与孙易通了一次电话,把详情说了一下,孙易还有些不太满意,又不缺钱,一个月才给五千块的工资,而且那个店铺挂的还是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名字,那是柳姐弄来的假身份弄的店铺,再加上承租方也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还当中挂在老两口的名下,就算是当包租工也能生活得不错了。

柳姐听着孙易的抱怨淡笑着道:“如果把名字挂在他们的名下,这个店铺只怕连一个月都经营不了就会被他的儿子变卖掉,如果给的工资太高的话,他的儿子怕是更会变本加厉,这些工资正好可以维持他们的生活,而且我在这里已经安排好了,无论是有病还是有灾的,都能得到很好的照顾,以工伤病的名义走,不用他们花一分钱!”

孙易的脸色有些冷,对于老两口那个极品儿子他还是有些印象的,似乎除了张口要钱之外,好像跟父母就没有别的话可说一样,很是让人恼火。

听着柳姐更加详细的介绍,孙易的脸都黑了,做儿女的要狠到什么地步才能忍心让父母流落街头也不管不问啊。

哪怕是隔着电话,柳姐也能猜到孙易现在怒气升腾,以孙易现在的能力,哪怕那个极品儿子在京城,要收拾他也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不过柳姐还是劝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无论如何,那也是他们的亲生儿子,如果你做得太过份的话,除了给老两口造成伤害之外什么也解决不了,还不如顺其自然,至少能让这老两口有个安身立命养老的地方,不富裕却也可以衣食无忧!你说呢!”

孙易嗯了一声,他知道柳姐做的已经很好了,可是心里头仍然憋着一口气难受得要命。

柳姐似乎知道他的心情很不爽,仍然用那些淡雅而又温柔的语气道:“你呀,总不能用拳头解决一切问题,有很多事情,是力量解决不了的!相信我,这已经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嗯,我知道!”孙易应了一声,然后有些气闷地道:“我……我可以送他们去巴而图!”

面对柳姐的时候,孙易难得地像小孩子似的耍了个脾气,梗着脖子来了这么一句。

电话那头的柳姐轻笑了一声,根本就没有回答他的话,这本就是一句费话,华夏人讲究的就是一个落叶归根,故土难离,老两口在这个中型城市里生活了几十年,早已经生根了,突然让他们离开,而且还是去国外,在那种陌生的环境下生活,哪怕生活环境再好,也难免会有些别扭和不舒服,甚至有可能水土不服身体出现问题。

孙易也知道自己出了一个馊主意,最终叹了口气,算是应下了柳姐的处理方式,“什么时候回来,一块过年吧!”

“过几天就回去了,我打算和冷玉一块过年!”

“拉倒吧,她要是不被拽回京城我跟你姓的!”孙易笑道。

柳姐想了想,然后道:“行,回过一起过年!”

孙易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然后有些心虚地瞄了柳双双一眼,柳双双正坐在床上抱着腿看着时下流行的宫斗剧,不时地傻乎乎地笑上一阵子,或者是用纸巾抹着眼泪,柳双双的眼窝一向很浅。

又说了两句然后放下了电话,柳双双也扭过头来看了孙易一眼,就这么淡淡的一眼,就让孙易的心里头一跳,然后借口去洗澡钻进了浴室里头。

柳双双在外头敲了敲门,“要不要一起!”

“好!”一只大手探了出来,在柳双双的一声惊呼当中把他拽了进去。

隔了好一会,两人纠缠着从浴室里头出来向那张硕大床上走去的时候,却见一个挺直的身影正盘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光头亮得能反光,一身白色的月袍白得发亮,闭着眼睛双手合十在念经!

“我靠!”孙易忍不住骂了一声,赶紧一缩脚又撤了回去,柳双双更是把脸埋在孙易的身上不敢抬头了,真是太丢人了。

这个时候哪里还管得着火气,匆匆地围上一条浴巾就冲了出去,柳双双拎着已经完全湿掉的衣服欲哭无泪,换洗的衣服还在外头呢,总不能像孙易那样裹着浴袍出去了,别看柳双双跟孙易在一块怎么样都行,骨子里头可是一个十分保守的女孩子。

裹着一条浴巾跑出去的孙易二话不说一脚就向这个白袍光头身上踹了出去,这一脚的力道极大,把这个光头踹得从床上翻到了地上。

光头翻身坐了起来,仍然双手合十,面带微笑地看着孙易,正是孙易的老朋友月色和尚,少林下一代传经僧,当初跟着孙易闯荡了一阵子似有所得,破玄关得大悟,从而回到了少林后山,孙易看不上这和尚那副清心寡欲的模样,也就没了联系。

“孙施主,别来无恙乎?”月色和尚淡淡地道。

“有恙,我恙得很,如果看不到你的话,我的恙还会好点!”孙易没好气地道,然后翻出柳双双的衣服给她送了过去,至于他自己,就这么耸拉着一根半露在浴巾之外的家伙站在月色和尚的面前。

“施主不必恼火,在贫僧看来,世间男女不过就是一具骷髅罢了!小僧已不看表相了!”

孙易一把揪住月色和尚的衣领把他拎了起来贴到了自己的鼻子尖处怒吼道:“和尚,咱们也算是两不相欠了,如果做为朋友来看看我,老子领着你吃香的喝辣的,想找妞老子也认掏钱,如果你敢多说一句废话,信不信老子打断你的五肢!”

月色和尚摇了摇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小僧此行确实有要事相商,为天下苍生计!”

孙易一甩手就把月色和尚扔了出去,月色和尚咚地一声撞到了墙壁上稳稳地滑了下来,似乎刚刚被撞那一下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样。

孙易摇了摇手指头道:“天下苍生这种事情跟老子没关系,要相信政府,相信党,他们会做得更好,如果真的是天塌了还有你们这些高个的顶着呢,关我屁事!”

“你是药王的传人,这是你的宿命!”月色和尚面不改色地道。

孙易哈哈地笑了起来,“我可不认识什么药王,更不是什么传人,如果你要拿我手上的药丹来说事的话,那我告诉你,药材是天生地养的,只不过我认识这些药材,就这么简直,至于什么狗屁的宿命,哼,如果真有的话,让它来跟我说话!”

这时柳双双已经穿好衣服走了出来,小脸仍然红扑扑的带着些许羞意,却落落大方地走了过来,拦住了还要出手的孙易道向月色和尚道:“月色大师,您拿天下苍生,宿命这种东西来说事,本来就经不起推敲的,这是一种道德绑架,难道拒绝了你们,就成了邪恶的代表吗?”

“柳施主误会了,此为光明正大之事,何来道德绑架一说!”月色和尚双手合十着说道。

孙易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你们这些和尚,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天下苍生道不道德的关你们屁事,真是闲吃萝卜淡操心!”

孙易说着伸手就要去按那个客房服务的按钮,只要按下服务按钮,无论什么时候,服务人员都必须要在一分钟内赶到。

柳双双赶紧拉住了孙易,“算了,这和尚也不是从正道上进来的,不要为难那些服务员了!”

孙易想想可也是,真要是捅出去,指不定会砸多少人的饭碗呢,反正这个和尚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

想到这里,孙易索性就换上了衣服,拉着柳双双出门去了,月色和尚轻叹了口气没有追上去,然后闭目盘坐了下来。

孙易领着柳双双在省城逛了起来,买了一堆有用的没用的年货,开车刚刚到省招待所的门口,一条人影嗖地一下子窜了过来,孙易一脚刹车停下,白云拉开车门就跳了上来,“快快,快点走!”

本书源自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