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27章 还是回家好-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927章 还是回家好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17:27Ctrl+D 收藏本站



两处关节脱臼了,小臂挠骨骨裂,手上更是有四根指骨折断,好在孙易跟谢老学过分筋错骨手,能拆开骨头自然也能把骨头接回去,这种接骨方式在西医看来很不可思议,明明已经错位的骨头,隔着肌肉偏偏能捏得严丝合缝,不用开刀也不用打钢钉,而且愈合起来也比手术的方式快上数倍,身体好点的甚至都不必吃药。

“怎么样?严不严重?”蓝眉问道。

孙易摇了摇头,然后动了动手臂,除了指骨之外,别的伤都不重,但是需要养上一阵子了。

孙易和身体素质异于常人,又有药王丹相助,相信只需要七八天就能好得差不多了,在这方面从来都不必有太多的怀疑。

等处理完了手上的伤,又把榴弹发射器藏回了仓房里头,孙易才回过神来,向蓝眉道:“你说,那个老不要脸的来这里干什么?大老远跑来就是为了耍酷再讨一顿打?”

蓝眉敲了敲脑门,叹了口气道:“他好像想说什么来着,然后被你打回去了,不过那个老家伙还真是挺帅的!”

孙易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哼了一声,带着醋味道:“光帅有蛋用,就算联想也该松下了!”

“哟哟哟,你这是吃醋呢,怎么着,就许你左拥右抱大被同眠的,还不许我看看帅哥有点性幻想啊!”

蓝眉的话噎得孙易直翻白眼,不过她说得好有道理,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了。

不过孙易很快就恼火了起来,这种事能讲道理吗,多吃多占是雄性的天性,虽说自私了一点,可是孙易真的不想失去任何一个,不要脸就不要脸吧,在这种事情上,脸面这东西是不值钱的。

用还算完好的左臂一把搂过蓝眉把她抱了起来,本来想用右手打她屁屁的,可是手上有伤,蓝眉也知道他受伤了不敢太用力挣扎。

孙易一低头,隔着裤子咬到了她丰满而又弹性十足的丰臀上,让蓝眉轻叫了一声,伸手在他结实的胸肌上狠掐了一把才算是把自己解脱出来。

两人进屋悄悄地把孙易受伤的手指包扎了起来,蓝眉正准备做饭呢,大门口探进一个脑袋来,是原来秀水村的村长冯全,是一个十分精明又能干的中年人,有农民式的狡猾却又不失厚道。

“镇长回来了呀!”冯全乐呵呵地进来了,还拖着一个硕大的麻袋。

孙易一拍脑袋,要是冯全不说的话他还真忘了自己现在可是国家干部呢,正巴经的林河镇镇长,好像他这个镇长从上任那天就是一个摆设,啥事都交给了原来的老镇长去处理,人家老镇长都退休了,硬是被他请回来发挥余热,有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坐镇,又有孙易的凶名在外,镇上倒是没人敢起刺。

“冯叔来啦,快进来坐!”孙易赶紧迎了上去,无论他在外头混得多牛,回到了村子里头,仍然是一个小辈,该叫叔的叫叔,该叫爷的叫爷,绝对不会把外头的威风抖到村子里头来,只有没能耐的人才会窝里横,可越是这样,孙易在村里头,在镇上的威望就越高,这也跟他给村镇带来实打实的好处分不开。

冯全看了一眼就知道屋子里头还有人在睡觉,赶紧摆了摆手,有些神秘地道:“我一侄子昨天在山里头套了两只狍子还有一只大野猪,那小子运气好,又摸了几只飞龙,知道你不差东西,好歹也是点野味嘛!”

孙易不客气地接过了麻袋笑道:“冯叔,这狍子和野猪有时有饷的打点,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飞龙这东西最好还是别碰了,山里的野牲口刚刚恢复一点,咱可别祸害太狠了,别人咱管不着,可是咱自己也得注意着点啊!”

听着孙易玩笑一样的话,冯全微微有些尴尬,村里人都知道孙易年年也进山,弄些野猪狍子之类的东西回来,家家也分出点,不够数的就买上些牛羊肉凑数,但是一些比较珍惜的东西从来都不碰的。

虽说如今这年头,几乎看着个活的野物,除了老家贼之外差不多都算是保护动物了,但是人心有杆称,飞龙这种曾经做为贡品存在的飞禽数量还是太少了。

冯全一边给孙易递着烟一边道:“还不是年青不懂事嘛!回头我揍他!”

孙易接了烟点上,然后笑道:“你那侄子我见过,不像是不懂事的人啊,挺稳重的,在矿泉水厂干得挺好的也不少挣啊!”

冯全苦着脸道:“那小子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他的几个同学前几天来了,几个年青人凑一块撺掇着就进了山,结果第二次进的时候被护林队给逮着了,你知道,那个是省里头发文弄的护林队,咱们县市都管不着!”

孙易笑着道:“我就知道这东西不好收,你等会,我打个电话!”

蓝眉把电话递了过来,孙易想了想,本来想给刘国裕打电话了,但是再一想,刘国裕才刚刚被调到省厅,正忙着稳脚跟呢,怕是帮不上什么忙,最后还是有些不太情愿地给自己的便宜老丈人打了过去,如今是堂堂副省长,位列常委,手握实权的一方大吏。

电话刚刚一接通,就听白千山十分不客气地道:“小易啊,你又跑哪去了,小云也不见了影子,有时间让她回来一趟,总也不回家算怎么回事啊!”

白千山无奈到了极点,女儿本来就叛逆,如果是一般人的话,白大省长动动手指头就能把火苗摁下去,偏偏碰到了孙易,别人不知道,可是他清楚得很,自己能够从一个地级市顺风顺水地一直上升到省里头成为十分年青,而且十分有希望竞争头把交椅的年青省级干部,还要托孙易的福呢,如果没有孙易出手把自己的老领导治好的话,只怕他就在地级市的市长位子上退休了。

所以面对女儿的那点破事,他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假装不知道了,现在孙易打来电话,正好借机发个火。

“行行,没问题,过两天给您送礼去!”孙易笑着道,“对了,顺手帮个小忙呗!”

两说人了半天,说的都是白云那点事,至于解决冯全侄子被抓的事,只用了最后一句话而已。

孙易放下了电话一脸正色地道:“冯叔,这忙帮归忙,但是千万不能……”

“放心,那小子要是敢因为有你的帮忙就起刺,我弄死他!”冯全的眉毛一立怒声道。

孙易哈哈一笑,然后又给冯全递了支烟道:“对了冯叔,你说咱们这里依山靠水的,搞点野猪野鸡啥的养殖咋样?”

冯全的眼睛一亮,“咱农家人养东西是把好手,现在城里头的人都讲究一个吃建康,肯定有搞头,关键是这个销路……”

说完冯全脑袋一拍,“你看我,有小易在还愁销路嘛,正好咱村里头老头老太太都闲着,有点活计干还能多活几天!”

“行,这事你跟六叔他们商量吧,我就不瞎掺和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找我!”孙易笑道,然后让蓝眉进屋拿了两瓶好酒一盒据说是特有名气的茶送给冯全。

冯全也知道孙易不差这点东西也就接了过来,关系都是在这种礼尚往来当中处出来的,太客气了反倒是太见外了。

“正愁做啥吃的呢,这回有得吃了!”孙易把麻袋打开,里头有半片野猪还有半片狍子,另外还有四只飞龙。

这种长得比鸽子略大,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大鸟就是飞龙了,用来吊汤味道再鲜美不过了,俗语说天上龙肉,地上驴肉,这个龙就是飞龙了。

蓝眉把野猪肉和狍子肉放到锅里头卤上,孙易则亲自动手,把四只飞龙都褪毛开膛处理好,不用任何调味道,只是加上水进行炖煮,水开之后把带有血沫的水倒掉,加水重新炖上,刚刚一开锅就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香气,再加上一把盐,剩下就是一直炖着了。

一直到下午时分,睡觉个的四个女人才醒过来,主要是饿了,被浓浓的肉味馋醒的,当孙易抱着几块木头进来准备加点火的时候发现白云正蹲在锅边上抱着一大块肉在那啃呢。

“加点蘑菇就好了!”白云有些含糊地道。

“加什么蘑菇,刚睡醒就吃肉,那边有粥,先去喝一碗!”孙易把白云赶开,还是柳双双比较细心,没等吃东西就发现孙易的右臂行动不便,问上几声,孙易不着痕迹地就把话题岔开了。

柳双双聪明地没有再多问,而是转头去问蓝眉了。

看着桌子上两大盆肉,一大盆汤,还有一盆白菜萝卜之类的蘸酱菜,孙易的心里头别提多满足了,总算能吃上一顿好的了,无论多精致的南北大菜,在孙易看来,都没有自家用大盆装的菜味道香。

这一顿饭吃了个肚饱,别提有多爽了,吃完了饭白云就缠着孙易要进山转转,孙易把眼睛一横,“你得回家去了趟了,要不然的话你那对高官双亲就要杀来了!”

白云叭哒几下嘴,最终还是勉强点头同意了,然后来目光灼灼地看着孙易,孙易有些头疼地挠着脑袋,他自己去找白千山是一回事,可是跟白云一块登门又是一回事,总觉得这事有些尴尬。

本文来自看书惘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