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26章 小辈,好大胆-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926章 小辈,好大胆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17:23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仔细地想了想,然后还是摇了摇头,“算了,找他们怕是只会帮倒忙!那家伙论起心计来一个顶俩,要让他们出力可难了!我不相信他们!”孙易说的就是紫鸿和素问老和尚那帮人,虽然在孙易的面前只出现了这么两个,可实际上未必只有这两人。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话音刚落,大门处一阵轻风飘过,一身紫色西装,十分骚包的中年人就跳了进来,留着短短的,精心修剪的短须,一举一动莫不透着中年人特有的成熟与稳重,在如今的小女孩中,这种人叫做帅大叔。

“你的消息倒是够灵通的!”孙易淡淡地道,然后扬手让小萌飞上了天空,然后看着紫鸿身上那套骚包的紫色西装撇了撇嘴,大冬天的穿这么点衣服也不嫌冷,典型的要风度不要温度,他才不信寒署不侵这回事,他现在放到武学界里头也算是大高手了,北方这零下二三十度的低温,穿这么点衣服在野外晃一天一样冻死。

“一直盯着这呢,就知道你小子命大,肯定能回来,果然不愧是药王的传人,就连洛宣都拿你没办法!”紫鸿笑道,他笑得很是温和,笑得也很帅,可不知怎么的,在孙易看来,他笑得十分猥琐,每个笑容里头似乎都充满了无尽的阴谋诡计。

紫鸿摇了摇头道:“你怎么就不肯相信我呢,我真的是真心帮助你的,好吧,那句让你当盟主的话可以忽略不计!”

紫鸿在说话的时候显得愈发真诚起来,可是这种真诚在孙易看来就像是一个笑话似的,分明都是千年老狐狸了,却偏偏在自己的面前装聊斋。

“我信或不信,你就在那里!”

“哟,文艺了呀!”紫鸿笑道。

孙易紧跟着说了一句,“你还在那里,信不信我能把你的屎打出来!”孙易说着一握拳头,九图邪功让他的身体表面浮现出淡淡的红色,身上的肌肉也瞬间鼓胀了起来,眼神也变得凶戾了起来。

紫鸿的神色微微一变,他可是老怪物一级别的高手了,眼光毒辣,自然一眼就看得出来孙易的异常之处,他的实力与上次相见提升了一倍不止,而且修习的还是以伤身又伤敌而着称的九图邪功,九图邪功真要是练到这个份上,怕是自身就要先撑不住崩溃了,可是孙易非但没有崩溃,反而变得更加强健,肌肉不如从前那么夸张,却更加内敛。

“你说你这个人,怎么就那么犟呢,就不能好好谈谈吗!”紫鸿摆着双手有些恼火地道,就凭他的身份,无论走哪去不被人恭敬地称上一声前辈,现在可倒好,在一个后辈这屡屡受拙,甚至是被出言讽刺。

不过再一想上一代药王的身份和地位,好像真要是按辈份来算的话,自己要称眼前这个小伙子一声师叔什么的,于是他决定先不提这些细枝末节。

紫鸿眼珠一转刚要说话的时候,孙易的眉头微微一跳,跟着皮肤一紧,紫鸿暗叫一声不好,双臂在身前一横微微向侧里一错,孙易已经像是一股狂风一样卷到了他的跟前,一只硕大的泛着淡淡红色的拳头轰到了他的身前。

紫鸿可是武当一脉的祖宗级长老,一身修为非同小可,可是跟素问那个传经老和尚同一级别的人物,孙易虽说看起来挺厉害的,心里还真没当一回事,只是简单的一记武当太极推手就想把孙易推到一边滚上几圈,小小地给他点颜色看看就行了。

可是两相接触的时候,紫鸿的脸色就是微微一变,孙易这一拳打过来,拳劲瞬间爆发出来,有点像是寸劲短打,虽说让紫鸿这一记推手挡开了大半,可是强大的力量仍震得他退了一步。

这一步刚刚退出去,还扭着身子不便发力的孙易就一脚踢了过来,全然不顾此时的姿势无法发力,强行发力让他的骨胳都发出了怪异的响声,像是要断掉了一样,而且孙易这一脚极其阴损,撩阴脚用得深得稳、准、狠三味精髓。

紫鸿像是一只兔子似的向后纵去,让孙易这一脚踢了个空。

紫鸿额头的冷汗都下来了,他看得出来孙易根本就没有留手,这一脚踢下来,哪怕是素问老和尚那种金刚不坏身加缩阳入腹也一样会把蛋蛋震碎。

“你小子……”紫鸿有些急了,脸色都变了,可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孙易已经再度扑了上来。

冬日的朝阳孤零零地挂在空中,像是一个被冻住的大冰坨子,孙易现在也像是一个大冰坨子似的冰冷,一个简单的弓步冲拳,在地面上滑出数米远,直直地一拳冲向紫鸿的胸腹处,身体崩得紧紧的,这一拳崩出来的时候,全身的骨节都发出啪啪的爆响声。

紫鸿的脸色都变了,武学讲究的就是精、气、神合一,孙易现在已经达到了这个地步,别看这一拳如此简单,这可是身体与精气高度契合的一拳,外人看来只是动作极快的一个动作而已,但是面临这一拳的人,分明就能感受到那种一拳撼天动地的强大气势,任何挡在这一拳面前的人或物,都会被轰碎。

“小子不识抬举!”哪怕以紫鸿的奸滑,也被孙易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和恶劣态度激怒了。

双腿微微一沉,砰的一声轻响,冬日里被冻得如同石头一样坚硬的地面被生生地踩出了两个脚印来,半个皮鞋陷进了冻土层中。

紫鸿那只晶白如玉的手握拳打了出来,武学上本来没有明显的内家与外家之后,无论哪种武学练到极致,都是自然而然地内外兼修,紫鸿这一拳,放眼整个武林界能接得下来的不超过十个,但是绝对没有孙易。

两只颜色各异,大小各异的拳头对撞到了一起,孙易的身体狠狠地一顿,跟着蹬蹬地向后退去,每一步踏地都像是要踏得地动山摇一样,每一步,都踏入冻土直没脚踝,一连退了十几步远才停了下来,在他的身前也留下一串清晰的脚印,但是仍然保持着出拳的姿态。

紫鸿的脸色也不太好看,这一拳头对下来,孙易那股子狂猛霸道的拳力冲得他向后滑出三米多远,高档的鳄皮皮鞋也被撕碎,身上的西装鼓荡着,全没有了从前那副风流倜傥的模样,手也抖得厉害也疼得厉害,怕是指骨都要裂开几根了。

紫鸿将手一甩一抖,背到了身后强做镇定,冷哼了一声正想教训孙易几句不知天高地厚之类的,突然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之前一直都站在孙易身边的那个小姑娘哪去了?

紫鸿突然将身体一震,怪异地一扭,一把弯刀从他的腰侧悄无声息地滑了过来,像是鱼儿跃出水面一样优美自然,就连划破他的紫色西装都觉得充满了美感。

两把弯刀像是两只交错盘旋而起的蝴蝶一样从他的身体两侧绞杀了过来,紫鸿的双掌在身手连连摆动,像是乳燕掠过平静的水面一样在身后留下一抹淡淡的痕迹,身体向前冲出数米远,跟着右臂怪异地一扭一探,啪地一声击中了蓝眉的肩头。

蓝眉的身体一收一缩,双刀横在身前向后纵去,像是春风中扶风而起的风筝。

“好一个叶底藏花!”紫鸿咬着牙道,他那身无比骚包的紫色西装被蓝眉的弯刀划出一条一缕得像是戏服似的,充满了喜感。

蓝眉借力而起并没有受什么伤,将双刀向身后的刀鞘里头一插淡淡地道,“不是叶底藏花,你认错了,是蝶舞恋花香!”

“不错,小辈里头倒底是出了几个能看的人物,今天就让贫道好好指点你们一下!”紫鸿的那张俊脸都紫了,双掌微颤,怒火中烧。

蓝眉嗖地一下又退出去好远,扬着下巴指向孙易道:“我就是一个打酱油的,有话你跟他说!”

紫鸿一扭头,然后吓得魂飞天外,孙易正从不远处的仓房走了出来,右臂垂在身前,显然是跟紫鸿对上那一拳的时候受了不轻的伤,手臂已经抬不起来了,可是在他的手上拿的那个有着一个粗圆筒的东西是个什么玩意?好像是榴弹发射器吧。

“尼娘,看看你老小子的武功厉害,还是老子的穿甲弹厉害!”孙易恶狠狠地道,一声轻轻的闷响中,一发带着黄澄澄弹壳的四十毫米榴弹塞进了这个单发榴弹发射器里头,手一抬就指向了紫鸿。

紫鸿的怒气刷地一下子就飞了,有道是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像紫鸿这种老怪物级别的武学高手,面对这种大口径火器的时候也要头皮发麻。

若是普通士兵的话,或许要集群攻击才会奏效,否则的话他的身法一用出来,三五个士兵用冲锋枪扫射都休想打中他,可仍然挡不住大部队的攻击,火器时代兴起以后,不知道有多少一代天骄般惊艳的武学高手倒在各种火器的攻击下。

而现在他只面对一支榴弹发射器,本来不必太在意,可也要看这东西是握在谁的手里头,孙易的实力不弱,甚至能跟他硬拼几招,虽说受伤了,可是自己也不好受,这种人一旦使用起枪械来,准头和反应能力也是出奇地好,自己未必能躲得开。

“小子,你太过份了,你先冷静一下,回头我再找你谈!”话音还没落,紫鸿就已经翻过了孙易家的院墙,只留下被刮掉了一小条紫色的布条。

“你真敢开火啊!会惊动全村的!”蓝眉走了过来看着孙易的手臂道。

“我吓唬他的!”孙易笑着道,然后把榴弹发射器交给了蓝眉,手捏着左臂嘎嘎吱吱地扭动了起来。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