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3章 爱非爱,情非情-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923章 爱非爱,情非情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17:10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在王宫匆匆地吃了一顿饭,并没有多做停留,埃米尔也知道孙易在担心柳双双和白云,也就没有挽留,在送他出王宫的时候一再让他在寻找武学老师的时候多上点心,有了罗家老两口的应承,孙易自然是拍着胸脯保证这事肯定能成。

急匆匆地赶向奥维尔的私人实验室,蓝眉见他到来先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显然是对他没有第一时间赶到这里来有些不满意,不管怎么说也是遇到了凶险啊。

孙易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向柳双双和白云那里凑,两个姑娘似乎是约好了似的,哼地一声扭过头去不理他,就连一向温和的柳双双都是如此,偶尔耍个小脾气倒是让孙易觉得挺有意思的,挽了一下袖子就准备开哄。

“对了,奥维尔的老婆死了两个,他的老婆太多了,我不知道叫什么,一个是泰国的,一个是乌兰的,都是大美女,可惜了,死的时候肚子已经挺大了,一尸两命!”

“啊?这么严重!”孙易一惊,也顾不得哄姑娘了,强行把她们抱过来每人亲了一口,然后就向外跑,三个女子对视了一眼也跟了上去。

实验室的后方就是休息区了,孙易赶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美丽的孕妇一脸忧伤地聚在那里,看到孙易来纷纷起身用各种礼节向孙易问好,孙易也一一回礼。

在现在这个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时代,以纯洁的处身怀孕已经不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这些女子个个都是完壁之身,可是肚子却越来越大了,看着难免会觉得有些怪异。

休息室里,奥维尔正在为两名孕妇整理妆容,柳双双和白云不太适应,留在外面陪那几十名女子聊天,孙易和蓝眉走了进去。

奥维尔做事十分认真,经过他的妙手之后,那两名女子额头的伤口已处被处理得微不可见,容貌如同生前似的更多了几分美丽,两具艳尸让人觉得心中发冷。

“你打算怎么办?”孙易问道。

奥维尔在她们的面庞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然后直起身来,“ann出生在泰国南部,她说她最喜欢的就是海了,如果有一天她死了,希望可以把她葬在海里!”

奥维尔说着转向了那名乌兰美女,轻柔地握着她的手,那双深遂的眼里尽是浓浓的哀伤,“娜塔莎说过,她最正确的决定就是来到这里,可以远离那些混乱,可以安安静静地看着书,她说她喜欢我,希望生完孩子以后我也不要赶她离开,她不想要钱,只想留下来,所以,我决定把她留下,就留在我的身边!”

孙易听得全身汗毛直竖,他有点理解不了奥维尔的想法,虽说娜塔莎确实很美,可是留一具艳尸在身边怎么感觉都有些不太对劲,听说那一嘟噜被切掉的人都会有些变态,比如从前皇宫里的那些太监们,难不成奥维尔的性情也大变了?

看到孙易变得有些难看的脸色,奥维尔摇了摇头,没有多做什么解释,将她们抱进了准备好的棺木里头,然后用小车拉着向外走,那些孕妇想要跟上来,奥维尔用十分温和的语气把她们安抚了下来。

那些女人也很听话,果然没有再跟上来,她们看向奥维尔的眼神出奇地一致,充满了浓浓的爱意,这让孙易有些挠头。

华夏的某位着名女作家曾经说过,通往女性灵魂的通道是音道,显然奥维尔是没有那个功能的,但女人又是感性的,没有谁敢说自己能够猜得透女人,很多时候,女人是不在乎男人有没有那个功能的,情感这种东西足以填补一切。

孙易带着满腹怪异的想法跟着奥维尔一起向外走去,蓝眉紧紧地跟在孙易的身后,柳双双和白云稍稍一犹豫也跟了上去,奥维尔并没有拒绝。

出了实验室,将两个精致的棺木放到了一辆旅行车上,然后开车向城外行去,出了几十公里便已经进入了沙漠当中,然后在一片倒伏了不知多少年的枯木林前停了下来。

孙易明白他要做什么了,跟着一块捡拾了一些枯木,满满的两大堆枯木被架了起来,两个精致的棺木就放在上头。

巴而图这地方雨水较少,这些枯木更是不知经过多少岁月的炽阳烈风,早已经干燥到了极点,碰上一点火星便烧了起来,没有多少烟气,烧出来的木灰都是如雪般的白。

两个石质的盒子质地温润滑腻,一个成人,只不过装了这么不过尺许见方的一个盒子,奥维尔谢绝了孙易的好意,亲自抱着盒子开着车向港口的方向行去,又拒绝了孙易要同行的好意,独自驾着一辆摩托艇向深海行去,那个叫ann的女孩骨灰洒向蔚蓝的大海,永远地留在了这里。

此时,在遥远的欧洲,一座极为古老的教堂当中,马库斯背对着受难的耶酥而坐,脸色铁青得难看,虽然在名义上他还是猎魔团的团长,教庭的骑士,可实际上,猎魔团的事情他已经很少插手了,全部由名义上的副手,预备骑士罗德掌握着。

罗德的双手放在膝间,坐得笔直,甚至在他的身上还穿着中世纪的板甲,只是这板甲经过现代工艺的精心雕画极为贴身,如同身上的皮肤一样,而且也只有胸背板甲,看起来就像是一件防弹背心一样。

旁边还坐着一名戴着小帽,身着红色长袍的老人,老人的脸上布满了老人斑,有些枯瘦的手指微曲着,偶尔会在桌子上点动一样。

马库斯终于还是忍不住了,铁青着脸道:“罗德,你知道你这么做会带来多大的麻烦吗?”

“知道!”罗德回答道,语气十分的刚硬,就像是一块在池塘里头泡了几百年的顽石一样,“他们是死敌,必须要除掉!”

“那孙易呢?”

罗德看了马库斯一眼,然后用十分理所当然的语气道:“他是异教徒,死就死了,又能怎样!”

马库斯气得都快在吐血了,他必须要承认罗德对神的虔诚信仰和对教庭的忠心,可问题是时代早就变了,远远不是十字军东征见到异教徒就杀干净的年代了,这已经不是一个凭借着拥有庞大教徒就可以为所欲为的时代了,哪怕英王登基也需要教庭的加冕那也只是一个形式。

面对又臭又硬的罗德,马库斯气得说不出话来,这种固执的人也不会听从任何人的话,而且他也知道,支持罗德的是红衣大主教,而且还不止一个,那可是仅次于教皇的大人物。

马库斯不得不转变了目标,望向了身边的那位老人,“亚伯主教,事情真的不能再这样了!”

那位似乎已经要睡着的老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混浊的老眼中还带着些许欣赏之意,而这欣赏显然不是冲着马库斯去的,这让马库斯的心中微微一沉。

“血王出世,黑暗世界蠢蠢欲动,猎魔团做为教庭最前锋的战力,确实应该做些什么了!”

马库斯长长地叹了口气,有些话他不能说,也不敢说,毕竟双方敌对上千年了,那种使命感早已经深深地印刻到了骨子里头,包括马库斯也是一样,只是……他觉得未必就需要这么酷烈的手段才能解决。

马库斯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盯着罗德的眼睛道:“希望你还记得骑士精神!不要牵连无辜者!”

“异教徒,没有无辜者!”罗德**地回了一句,让马库斯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有道是话不投机半句多,什么也不必说了,霍然起身,大步向外走去,大门被推开,阳光洒进教堂当中,照在受难耶酥的身上,散发出万丈光芒。

走出了教堂的马库斯在上车之前拿出了电话,坐在车里犹豫了好半天才拔出电话。

孙易看着来电号码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刚刚打完了一巴掌,这是想给甜枣啊,不知道这个马库斯能给自己多大一颗甜枣。

接起了电话之后,马库斯并没有说话,只是呼吸有些沉重。

“老马啊,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你知道我现在的心情不是很好!”孙易淡淡地道。

马库斯仍然在犹豫着,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直接挂断了电话,这让孙易微微有些惊讶,这个马库斯怎么个情况?给自己打了电话却不出声,就像是电话误播了一个,倒底是搞什么名堂?

很快孙易就知道他在搞什么名堂了,曲歌那里传来了消息,猎魔团的团长马库斯卸任,新上任的是一个叫罗德的预备骑士,据说三个月以后就可以得到教皇的正式加封成为真正的骑士了,至于马库斯,去了教庭圣堂参悟教义去了。

很快,曲歌就把罗德的个人信息发了过来,看着罗德的个人信息,孙易忍不住有些头疼,这是一个脾气又臭又硬还极为固执的家伙,对于异教徒极为酷烈,甚至公然宣称非信我教义者皆为罪人的口号,简单点说,这家伙就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二百五。

孙易已经开始怀念起马库斯了,至少这家伙还挺好打交道的。

本书源自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