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0章 时也命也-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900章 时也命也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15:31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这种怪异的状态让医院的医生们觉得奇怪,检查来检查去也没有查出个所以然来,倒是柳双双和白云都觉得挺正常的,至于露丝,更是什么怪事都见过,这点小事更不放在心上。

医生刚刚离开,一名护士带着淡淡的笑意进来了,推着一个医药小车子,上头摆放着一些药品,打了个招呼之后开始配药,将药瓶挂在挂架上,取过输液针,把一根胶管绑在孙易的手臂上。

当血管鼓起以后,护士弹了弹输液管,十分纯熟地将里头的气泡弹了出来,针头流出一些药液来。

露丝抽了抽鼻子,然后怪异地看向那名小护士,然后淡淡地道:“我想知道这药的原理是什么!”

“噢,只是一般的消炎药物,可以保证伤口不发炎!”小护士随口道,然后持针就准备扎进孙易的血管里头。

可是针头刚刚碰到孙易的皮肤,就被露丝握住了护士的手,然后那微显垂卵形的明眸紧紧地盯着他,“难道致毒的氰化物!”露丝说着再抽了抽鼻子,“竟然还有树蛙和箭毒树汁混合而成的剧毒也能起到消炎作用吗?”

护士微微一笑道:“这位女士,不要胡闹了好不好,这只是消炎药!”护士说着,手腕一抖就要把针扎进去,可她碰到的可是露丝,看起来一副娇小萝莉的模样,却是能跟孙易正面硬拼的家伙,不管怎么说,她的身上还有奥维尔的狼人血统呢,一向都是以力量见长。

露丝的手上一甩,将这个小护士甩得飞了起来,原地抡了一圈,跟着一脚踹在她的腰间,一把精巧的小手枪也被踢掉了下来,柳双双一伸手捡起了小手枪,熟练地开保险上膛,然后瞄向了小护士。

露丝淡淡地道:“既然是消炎药,那你先试试吧!”

露丝说着抄过针头就扎进了她的脖子上,跟着将药阀一开,在对方将针拔下来的时候,已经有一些药液入体了。

无论是氰化物还是树蛙分泌物或是箭毒树汁,无论哪一种都是见血封喉的剧毒,几秒钟就可以将人致死。

小护士的身体一抽,整个人抽抽成了一团,树蛙的毒性可以直接攻击人体的神经系统,可以让人的身体缩成一团,甚至让骨头从皮肤上刺破出来。

在她还没有变得更难看之前,露丝拽着这个小护士的尸体就扔了出去,外头赶过来的警察一下子就慌了,没想到在医院竟然还能闹出这些妖蛾子来,还真特么是精彩的一天啊。

当警察闯进来的时候,露丝什么都没说,直接就把那个输液瓶甩给了他们,在医院里头一化验,这些警察脸都白了,这得是多大的仇恨呐,才能下这种毒,输液瓶子里头的这三种毒都不是普通人能够搞到的,多数都是应用于特工暗杀。

这下子无论是谁都知道事情闹大了,还没等更高一层的领导赶来呢,一名少将就已经赶到了医院,把证件一亮,来头更是能吓死个人,竟然是中央警卫局的,而且还是一名少将,这中央警卫局的权利说大不大,可是要说小谁都不敢说,特别是这种高级将官,可都是国字头的领导人身边的贴身侍卫,嘴只要那么一歪歪,就算是厅级的大领导也要有苦头吃了。

而这位少将代表的来头更大,竟然是李老,在京城里头混,或许者在政圈里头混的,谁不知道那位有着华夏柱石之称的李老,绝对属于华夏政界的不倒翁,早年从军,后来又从政,是绝对少有的可以影响军政两界的大人物。

不过李老向来低调,极少对国家政策发表什么言论,就连他李家,第二代也仅有一人从政而已,那就是当今在政治上有着极大影响的一国首辅。

少将也没有废话,开口就问孙易在哪里,这下子可没人敢拦了,有机灵的悄悄地退下去打电话了。

少将绝不是来找麻烦的,进了病房直接就将两名警卫留在了门口,两名警卫目当如隼,手按着已经打开了保险的手枪上,冷冷地注视着任何出现在视线里的人,只要稍有不对立刻开口警告,谁都不敢用自己的小命去检测对方是否敢开枪。

少将的态度非常不错,是个人都知道绝对不是来找麻烦的,似乎是来撑腰的,能够这等人物来撑腰,绝对不简单,因为少将代表的绝不仅仅是他自己,而是他身后的那位大人物。

韦少接到了电话,连骂了几声废物,然后把电话一挂,电话卡抽出来一扔,甚至都懒得去收拾首尾,大少达到他这个层面上,只要老爷子还活着,就没人敢动他一根毫毛,能动他的也只有自家的老爷子,就算是那位已经走到了部级的父亲都管不住他。

少将看着处于昏睡中的孙易,再看看仪器,回头叫来了院长进行询问,能醒把孙易叫醒。

听他这么一说,柳双双不干了,她才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头呢,就算是天王老子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也会把孙易的性命排在第一位。

“不管你们是要打还是要杀,他现在都是伤病患者,有什么事都要等人醒了再说!”柳双双像是一只母老虎似地拦在孙易的面前。

少将忍不住苦笑了起来,有些事情是打死都不能说的,只是将目光落到了院长的身上,院长已经取过了孙易所有的病历,只有那么薄薄的两页而已,眉头皱得紧紧的,感受着这位警卫局少将的压力,还有那几个女人眼中的杀意,在这位少将来之前,病房里头可是扔出去一具尸体的,不管是谁杀的,都证明,这三个女孩中间,肯定有一个是敢杀人的,一个不好,自己这条老命都要不保了。

做为一个三甲医院的院长,手头的权利还是极大的,可是在这个时候,却处于两相不敢得罪的境况当中,这种夹板气别提多难受了。

院长稍稍沉吟了一下,十分小心地道:“这位孙易先生的情况十分特殊,我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的呼吸和心跳极不匹配,已经当做是一个特例上交到了卫生部,并且与国际红十字会取得了联系寻求国际上的帮助。”

院长几乎是闭着眼睛把这番瞎话说完了,其实这事还处于走程序当中,能不能交上去还有待于商榷呢,可是现在却像是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明白地告诉了这位少将,这种病历我们也是第一次遇到,能不能叫得醒还不好说。

少将在柳双双和白云那看白痴一样的目光当中硬着头皮叫了孙易几声,可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仪器上连个异相的波纹都没有,这个是做不得假的,孙易确实暂时无法叫醒。

少将只好拿出电话跟李老取得了联系,李老只是稍加多问了一句,少将就把调查出来的情况一一汇报了上去。

虽说没有明显的证据证明倒底是谁要对孙易下狠手,可是对于他们成了精的老人家来说,只要一丁点的蛛丝马迹就可以推理得差不多了。

李老重重地叹了口气,扭头看了看气氛紧张的病房,摆了摆手,道了一声,“时也,命也!”

而对于韦少来说,无疑于是晴天霹雳,爷爷突然病倒了,而且正在抢救当中,吓得他腿都抖了起来,赶赴医院,所有人都被拦在外头,能拦在外面的人并不多,只有韦家不多的直系,还有韦老一生交好的至交好友李老。

韦少看着闭目养神的李老,像是要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似的扑了过去,“爷爷,李爷爷,你有没有办法,一定有办法吧,还请你请一位国手来啊!”

李老微微地摇了摇头道:“最好的医生都在这里了,老韦他的身体已经不行了,我们正在尽力,本来倒是有一个人可以出手,他不懂医,却是药道高手,或许会有些希望!”

“是谁?我亲自去请他,再大的代价也没问题!”韦少赶紧叫道,就连那位韦部长都瞪大了眼睛。

李老摇了摇头,“可惜时不待我,那位药道高手自己身受重伤昏迷不醒!”

“我给他请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务必让他在最短的时间醒过来!”韦少急得恨不得揪李老的衣领了。

李老苦笑了一声,伸手点着韦少将他推得稍远一些淡淡地道:“那个人叫孙易,就在京城医院,离这里不远!”

韦少像是被雷劈住了一样,在半个小时前,他还痛骂自己找来的那几个杀手不够专业,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同时还干了几杯,没把他弄死只弄残了也不错,值得庆祝一番,可是谁成想半个小时之后,这个罪孽就应到了他爷爷的身上。

韦少知道自己能混成京城第一公子靠的是什么,还不是爷爷的余威,一旦爷爷过世的话,那帮现实的家伙立刻就会翻脸,所谓的京城第一公子也立刻身价大跌变得一文不值。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