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99章 枪袭-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899章 枪袭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15:26Ctrl+D 收藏本站



细心的柳双双似乎看到了孙易嘴角的那一抹淡笑,当她看过去的时候,孙易又是从前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好像刚刚只是错觉一样。

笑闹着回到了酒店,还要在这里休息一夜,白云拽着柳双双要一起洗澡,柳双双拼死反抗,两人笑闹拉扯着进了浴室,在这透明玻璃的浴室里头脱得精光,而孙易就盘坐在柔软的大床上看着她们,白云还向他挑衅似的扬了扬眉毛。

“你看,他好像都没有反应,那玩意都没硬,该不会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吧,要不要检查一下!”洗过了澡,一边用浴巾擦着身体一边看着孙易道。

柳双双的眉间也显出一抹忧色,该不会是真的出什么问题了吧?

正当柳双双处于进退维谷之际时,门铃声响了起来,孙易起身去开门,还有些急匆匆的样子。

门一开,立刻传来砰的一声闷响,孙易踉跄着后退着,跟着又是砰的一声闷响,已经可以嗅到硝烟味了。

“我草!”白云怒叫了一声,一把抄起旁边圆桌上的玻璃杯子,探头就甩了出去,却打了个空,打在门上碎成无数的玻璃碴子。

不过她这两杯子砸出去,也让枪口的枪口微微一侧,砰的又是一枪,雷鸣顿大口径霰弹枪打了个偏,迸飞的铅子甚至在白云的腰侧都打出一个血洞来,至于孙易,更是胸腹一片血肉模糊不成样子了。

当枪口再一次指向孙易的时候,孙易发出一声闷哼,身体一倾手臂一探,一把就扣住了这支霰弹枪的枪管,手上一较力,枪管出现了变形,而这个时候,这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看不清面目的杀手兄也再一次扣动了扳击。

轰的一声炸响,枪管炸成了喇叭花,迸飞的铅弹把四周的墙壁打出一个个的孔洞来,其中两颗铅子正打在这个杀手兄的脸上,把他的脸孔打得血肉模糊一片,在他刚要张口发出惨叫的时候,孙易的手上一顶,已经碎裂开的枪口反向扎进了他的胸口里头透体而过,惨叫声也只开了个头就变得没了声息。

做完了这一切,孙易才低头看看胸口,扭头又看了看白云,白云正捂着腰侧直哼哼,鲜血也涌了出来,似乎伤得并不重,但是看着鲜血直冒的样子有些吓人。

孙易向白云只走了两步,身子就是一歪扶住了墙壁,低头看着胸腹处,手在伤口处挖了几下子,几颗变了形的铅子被抠了出来掉落在地毯上。

两枪在近距离打中了胸腹,哪怕以孙易此时的体质之强也有些撑不住了,柳双双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面无人色,好歹还算冷静,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

面对如此危险的时候,柳双双咬着牙展现出自己最坚强的一面来,对方极有目的地追到了酒店开枪杀人,必定是有人指使的要致他们于死地,特别是要致孙易于死地,以自己的能力显然是不能在接下来可能出现的危险中保护他的。

柳双双一边照顾着孙易和白云躺下别乱动,一边在脑海中飞速地转动着,出现了枪案,警方出面是必然的,可是在京城这地界上,有人敢动枪杀人,要么是亡命徒,要么就是极有能量的家伙,这两者无论是谁,柳双双这单薄的小肩膀都扛不住。

脑海中闪过一个个的人名,甚至想到赶紧把柱子召回来,毕竟他是自己最信任的人。

可是柱子的脑子不太够用,平时保护自己完全够用了,可是涉及到现在这种情况下的保护,难免会有所疏漏,柳双双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柳双双突然微微一滞,想到了那个曾经在铁血大战的点将台上与孙易过招的那个小女孩,是菲菲从国外请来的,而且她跟孙易似乎还是旧识呢,虽说不知道她的具体身份,却也能看得出来,她对孙易没有敌意,甚至还有意亲近。

现在已经顾不上许多了,赶紧给菲菲打电话,要来那个叫露丝的电话号码,菲菲听闻了情况,二话不说就跟着露丝一块向酒店赶来。

救护车和警车几乎是同时到达的,但是在这个时候又出了问题,柳双双坚决要跟着一起去医院,可是出警的几名警员不同意,一定要让柳双双一块去派出所接受调查,毕竟这可是枪案,而且还死了个人。

柳双双的脾气就算是再好,遇到现在这种情况也压不住火气,抄起一把椅子来一下子就将那个态度最差的中年警员拍翻在地,然后指着另一名警员道:“你要留下我行,开枪打死我!”

现场闹得不可开交,又有警员挨打了,这下子事情可大条了,甚至连救护工作都受到了影响,柳双双急得眼珠子都红了,指着那两名警员道:“要是易哥和小白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要用你们的命赔葬!”

现在柳双双公然威胁一名在职警员,这下子麻烦更大了,两名警员要动用强力手段,可又不是柳双双的对手,把两名警员全都踹趴下了,然后向那两名医护人员怒声道:“你们都是死人啊,没看到有人需要救治吗!”

正当柳双双大吼大叫的时候,菲菲和露丝赶到了,那两名警员也爬了起来,菲菲走了过去,然后把电话递给了他们,可是这两名警员油盐不进不肯接电话,只要不接电话,屁事都没有,可真要是接了电话,不管是哪个领导开口,都够他们喝一壶的。

“不给面子是吧!”菲菲淡淡地道,然后挥手就是两巴掌将他们拍翻,强行把电话放到了他们的耳边,接着是分局局长的大骂声,骂得这两名警员脸都白了。

收起了电话,菲菲看着他们有些怜悯地摇了摇头,“神仙打架,你说你们往里掺和什么呀!”

菲菲的目光看向他们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似的,而这两名警员也从分局局长的怒火中感受到事情似乎很不对劲,本来以为只是副所或是指导员的电话,谁知道人家轻描谈写地就把分局局长给搬了出来,听话听音,甚至能听出分局那位大人物语中的惊慌之意。

救护车把人带走了,露丝也跟了上去,连菲菲都不管了,让菲菲轻叹了口气,这种高手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招揽过来,不过看起来似乎还小有一些难度呢。

孙易被推进了手术室,正要进行麻醉的时候,被孙易一把将针管拔开,淡淡地道:“用不着,我不喜欢再昏睡了!”

负责手术的大夫微微皱着眉头道:“先生,有些伤口很深,已经触及到了内脏,如果不用麻醉的话,你受不住的!”

“你怎么知道我受不住!”孙易说着拿过一瓶生理盐水直接就浇到了胸腹处,将淤血冲开,原本血肉模糊的伤口已经止血了,然后再用手术刀挑开,一粒豆粒大小的铅子被挑了出来,而孙易的眉头都没有皱上一下,这种身体上的疼痛与体内那股子热浪般的气息还有脑海中的刺痛相比根本就不算什么事。

孙易如此简单粗暴的动作吓了主刀大夫一大跳,赶紧把手术刀抢了过来,“行行,就按你说的做,如果你撑不住的话一定要开口啊!”

“放心!”孙易淡淡地道。

“要不要咬点东西?”大夫小心地问道。

孙易摇了摇头,有些不耐烦了,主刀大夫叹了口气,不得不开始自己的工作,一向沉稳的双手都变得冰冷,勉强稳住,从医这么多年,做过的手术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心肝脾肺胃不知摘掉过多少,可是像今天这样什么麻醉措施都没有的情况下在身体上动刀还是头一次,嗯,死人尸检不算在内。

在现代仪器的帮助下,这名主刀大夫从孙易的身上挑出足足二十多粒铅弹,其中最深的一颗甚至伤及到了肝脏,肝脏的疼痛一般人根本就无法承受,打上一拳都可以让一个职业拳手失去战斗力,可是在孙易这里就像是没有感觉一样,让这名主刀大夫不得不竖一个大姆指,做完手术的时候,孙易的胸腹处已经是布满了各种刀口,看起来都觉得吓人,要缝针都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下手了。

缝完针以后的孙易就像是一个破烂娃娃似的,主治大夫更是吃惊到快麻木了,他也治过不少枪伤了,被正面轰中了两枪,只有一颗子弹对肝脏造成了轻微损伤,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最后一针缝完,孙易就直接从手术台上站了起来,甚至无需搀扶,就这么光着膀子向外头走去。

“还要上药呢!”大夫在后头追上来叫道。

“用不着了!”孙易淡淡地道,然后走出了手术室,白云比他先出来,只是被流弹打了一下,在腰侧打出了一个伤及皮肉的贯穿伤并不无碍。

孙易吞了一颗药丹,向白云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就躺到了她的身边,将被子向身上一盖,不到两分钟就打起了轻微的呼噜睡了过去,随着睡意渐深,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悠长,但是心跳却加快了两成。

到最后,孙易的呼吸达到了每分钟仅有一次,心跳却达到了八十,这个数据让所有的医生都感到吃惊,从呼吸上来说更像是一种冬眠状态,但是从心跳和血压上,却像是刚刚进行完剧烈运动似的,新陈代谢变得极快。

本文来自看书网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