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7章 多加肉-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897章 多加肉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15:18Ctrl+D 收藏本站



白云还未开口的时候,孙易的眼瞳几乎要缩成了针芒状,身上的肌肉也是微微一崩,柳双双整个人都扑到了他的身上,像是考拉似的紧紧地抱着他,在他的耳边哀求道:“哥,别动手,千万别动手,让小白来,我保证她可以处理得稳稳当当的,你还有大事要做呢,在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不值得!”

柳双双的声音虽然轻,可是那个小安子还是隐约地听了个大概,登时更怒了,什么叫在自己这种身人上浪费时间,好歹也是京城衙内,行走地方就算是那些大员也要给几分面子吧。

可惜还不待他发怒呢,白云就抡起一张椅子砸了下来,咚地一声,结实的椅子没咋样却把小安子拍翻在地,然后白云一手拽着他的衣领就向外拖,牙齿也咬得紧紧的,孙易归来,让白云的底气也变得极足,本来她就是一个惹事生非的主,现在更是变本加厉了。

安衙内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白云拖死猪似的向外拽,那张本来还略显苍白的面孔一下子胀得通红,挣扎了几下,却又挣不开白云的力气,这丫头抓得极为刁钻,衣领正卡在脖子上,一拖再一拽,让人的两只手臂都无法撑力。

若是换成一个力量十足的大汉或许还能挣开,可是这个安衙内年纪轻轻的就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在白云面前连个还手之力都没有,直接就被她拽出了包房,不少人都看到他这副模样。

安衙内气得都快要昏死过去了,衙内混的就是一个面子,有的时候因为一个坐次,为了一个夜店的妞,甚至是因为几句口角一个眼神都能打起来。

现在安衙内被白云拖死猪一样的拽了出去,这张脸早就丢到爪哇国去了,一边挣着身子一边怒道:“臭表子,你特么放开我,爷分分钟弄死你!”

白云的手一松,在安衙内一翻身的时候一脚就踢在他的肋侧,差点把他的肋骨踢断,一口气没上来,捂着肋茬子直翻白眼,后头的狠话都被憋了回去。

白云指着他怒声道,“姓安的,老娘要不是看在你姐的面子上,早就弄死你了,还用得着你在这里叫嚣吗,玛的,整个就是一个废物,被人当枪使还乐得屁颠屁颠的!懒得搭理你,告诉你,要是再没完没了的,老娘整死你!”

白云说完向四周横了一眼,四周围着七八个看热闹的,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很多人都认出安大少了,就连白云都有人认出来了,当初白云在京城混的时候可没少惹事,万事有菲菲出面,倒也没人敢把她得罪深了,可不是那种勾勾手指头就可以随便玩的小嫩模。

白云返回包房咚地一声将门关上,安大少还躺在地上倒气呢,一半是被白云踢的,另一边是被气得,原本苍白的脸皮都胀得青紫,今天这面算是栽了,在京城衙内圈子里头也没法混了。

这时一名中年美妇快步走了过来,一摆头,两名保安上前将他扶了起来,安大少的牛脾气上来了,挣开保安的手随手一巴掌就扇到了其中一名保安的脸上,美妇的脸色一沉,淡淡地道:“安大少,您这是几个意思,是不给你袁姐面子啊还是怎么着!”

安大少到了嘴边的脏话又吞了回去,噎得他咯喽一声直翻白眼,这个袁姐只是一个有姿色的美妇罢了,可是她身后的男人却极不简单,就算是衙内也不敢轻易得罪,在京城这地界混,眼力价是最重要的。

安大少哼哼了两声,然后重重地一挥手道:“袁姐,这事你不用管,我自己处理就行了!”

“要是信得过袁姐,这事就交给我了!”袁姐淡淡地道,然后向旁边的服务员点了点头,服务员早就准备好了一瓶高档的茅台酒,轻轻地敲响了房门,安大少黑着脸跟在后头跟着一起进了包房。

“是小白和小柳啊,来姐这里吃东西怎么也不打个招呼!”袁姐淡笑着道,带着一种成功女人特有的风情。

“袁姐,我们这有事呢,你肯定是为了安大少来的吧,要是这样的话趁早别开口,他想找回面子,要么找老安家的老辈,要么把安琪找来,别人肯定不好使!”白云一边向骨碟里头吐着骨头一边道。

至于柳双双,抬头打了个招呼,十分有礼貌素质的一个小姑娘,然后低头接着照顾孙易。

白云的话挺难听的,哪怕是那些顶级衙内也不会这么跟她说话,但是袁姐没急着发火,而是将目光落到了孙易的身上,上下地打量了几眼,孙易只顾着吃了,根本就没有抬头,甚至连象征性地点头示意都没有。

这可就有些意思了,到玉香阁来吃饭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谁,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在意自己是谁。

袁姐笑着道,“这位兄弟看着可有点眼生呢,不知道是哪家公子?”

白云耸了耸肩没说话,柳双双叹了口气接过了话头,“袁姐,您也不用打听了,我们没啥背景,就是来这里消费吃饭的!”

“噢,既然小柳这么说,那就不打扰了,你们慢用,姐再送你们两道菜!”袁姐笑着道,以她的身份和地位自然不可能像安大少那样纠缠不清。

听到她这句话,孙易才点了点头,“多加些肉!”

袁姐的眉毛微微一挑,还真是来吃饭的,而且也太不客气了一些吧。

袁姐没有再多说什么,悄然退了出去,她琢磨着要把这个人的身份摸清楚才行。

还没等她付之于行动的时候,安大少就踉跄着摔了出来,然后门口是白云那张黑脸,跟着砰地一声就把门关上了。

安大少气哼哼地转身就走,袁姐眯着眼睛没有阻止,向旁边的手下看了一眼,这名手下赶紧查了一下手上的平板,然后道:“安少是跟韦少等人在一起吃饭!”

“唔!”袁姐没有再开口。

果然,不大一会功夫,安大少就带着四名黑衣大汉回来了,这个时候袁姐已经带人退了下去,从监控中看着这一幕,似乎并不打算管了。

旁边的手下低声道:“袁姐,安少带来的人是韦少的保镖,这四个人都是高手!”

“高手?有多高?”袁姐一边说着一边将监控视频放大,其中两人的腰间微鼓,必定是带了枪的。

“两个练家子的,一个是西北那边走边疆的,一个是南河吴铁拳,另外两个是军中高手,具体资料查不出来!”

“还真有点意思!”袁姐淡笑着道,然看就看着他们推开了包房的门闯了进去。

袁姐的手指头轻轻地搓动着,实在是压不住心头的好奇之心,冒险将包房内部的隐藏式探头打开了,一般情况下这种手段是不会用的,一旦传扬出去,哪怕她身后的那位能量再大也压不住,玉香阁必定会倒,就算是她袁姐只怕也免不了被灭口。

白云看着安大少又一次闯了进来,顿时就怒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姓安的,你特么有完没完,天底下的妞多了,非盯着老娘干什么!”

安大少恶狠狠地道:“爷就是要让你跪舔!”

安大少今天的面子栽得太狠了,若是不把这面子找回来,怕是在京城都没法混了。

见安大少放了狠话,白云气得伸手抄起了手机打了出去,然后对着电话吼道:“姓安的,你那个不成器的弟弟在找死,我告诉你,他要是死了,你谁都不能怪,你现在就来?哼,只怕来不及了!”

白云说着放下了电话,然后向椅子上一坐,脚下一蹬,椅子向旁边滑去,跟着把肩膀一抱,竟然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只是那眼中还微微地闪过几抹杀气。

柳双双叹了口气,看了孙易一眼,然后按了按他的肩膀,手上轻轻地抚动着,让孙易本已经崩起的肌肉又微微地放松了下来,斜着眼睛瞄了安大少一眼,然后扭头接着跟盘子里的美食拼命。

柳双双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向安大少低声道:“安少,之前是白云无礼了!”

白云瞪着眼睛刚要说什么,然后就被柳双双狠剜了一眼,接着向安大少道:“我代她向您道歉,如果觉得这还不够的话,只要不太过份的条件,我们都可以答应!”

安大少点了支烟,夹着烟指着柳双双道:“光道歉哪够,走,现在就跟老子去我们那个包房,老子当着众人的面干了你们两个,你们两个谁都跑不掉!”

柳双双的眉头微皱轻叹了一声,然后就要退回去,可是以为占据了绝对上风的安大少哪里肯让她就这么退下去,追上两步伸手就搭到了柳双双的肩头,而这个时候,白云的眼睛都亮了。

果然,一直都在沉默吃东西的孙易突然动了,伸手抄起旁边已经被啃得干干净,不带一根肉丝的棒骨,带着呼啸的风声砸了过来,啪的一声脆响,这根猪肘的腿骨断成两截,而安大少的那只手臂也扭曲变形了。

安大少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扭曲变形的手臂,一切发生得太快了,让他都没有感觉到疼痛,还是他身后的一名黑衣保镖反应快,一伸手就把他拽到了身后,跟着拳头一握,看起来颇为白嫩的拳头横截面都是平的,不知击打过多少次才会让拳头都磨平。

本书源自看书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