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95章 又想起了一点-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895章 又想起了一点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15:9Ctrl+D 收藏本站



别人吃饭是用碗的,可是孙易用的是盆,米饭是六婶子用灶台大锅蒸的,老式的铝盆另放米淘洗干净,加入适当的水,这一步可是很考验一个人的蒸饭水平的,水稍多,则蒸出来的米饭发粘,吃着饭不像饭粥不像粥,可若是水少了,米饭又会发干吃着太硬。 w w w .??. c o m

六婶子无疑是蒸米饭的好手,一大盆的米饭蒸得晶白似玉,粒粒饱满,口感十足,北方的大米每年只产一季,生长周期长日照充足,所以口感更好,弹性十足,不似南方产的米,吃着毫无口感可言。

哪怕是只吃米饭都能吃出一顿香甜的美食来,再加上这些大锅炖出来的菜,更是吃得满头是汗,孙易一个就干掉了一小盆米饭外加大部分的菜,看孙易吃得香,两个小丫头也跟着一个劲地猛吃,然后拍着肚皮直哼哼,一不小吃得撑到了。

把所有的东西都向厨房一堆也不收拾,炕头一躺,被子一拽,先美美地睡一个午觉。

孙易向炕头一躺,不到两分钟就打起了不轻不重的小呼噜,看他睡得香甜,就连白云和柳双双都有些困了,向他的身边两侧一躺,每人抱着一只手臂也跟着睡了起来,只是白云睡觉也不老实,那只贼手总琢磨着要向孙易的要害上摸。

这一觉睡得太香了以至于忘了时间,当柳双双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一片黑暗,原来已经到了晚上,伸手在旁边一摸,竟然没有摸到人,赶紧起身,只见孙易坐在沙发上,哪怕隔着一段距离也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热力。

白云也醒了过来,嘀咕着爬了起来,伸手打开了灯,然后吓了一跳,盘坐在沙发上的孙易裸在外面的皮肤都变得通红,面孔也扭曲着,额头的青筋之跳,面目狰狞得别提多吓人了。

“哥,你怎么了?”柳双双赶紧跑了过去,却又不知该怎么做,急得束手无策,白云这会还算镇静,赶紧把孙易新炼出来的药丹找了出来,可是他牙关紧闭,怎么也喂不进去。

正在她们急得团团转的时候,孙易的身体一颤,一张嘴,一口鲜血呈箭状喷了出来,一直喷到了几米之外的墙壁上,在雪白的墙壁上留下了一幅血色的艳丽图画。

这口热血吐出来,孙易的脸色也瞬间转变成了苍白色,身体也松了下来,白云趁机把药丹给孙易喂了下去,可是他的脸色仍然是那么难看。

柳双双和白云对视了一眼,她们两个都只是会一些花拳绣腿,再加上有孙易给她们的药丹来养生,花拳绣腿对付三五个流氓不在话下,但是碰到孙易这种层次的伤可就没什么办法了。

柳双双拿着电话在翻动着,寻找着可以求助的人,本来想打给菲菲的,但是这个女人太诡异了,给人一种很不踏实的感觉,最后还是决定打给冷玉,希望那个多吉大和尚还在,他看起来像是一个很厉害的高手呢。

冷玉接了电话,她正准备出国呢,不过要先送多吉大和尚,如果再晚几分钟的话,多吉大和尚就要在广南那边的省会上飞机回高原了。

多吉大和尚接过了电话,听柳双双快速而又清晰地把事情说完,稍一沉吟之后道:“这件事,我们谁都帮不上忙,这是他的选择,也是他的缘!”

如果是平时的话,柳双双这个乖巧的孩子或许还会接受他的说话,然后再陪他说上几句不清不楚的禅机,可现在孙易都吐血了,那一口血吐得都快要有一瓶子的量了,要是再吐几回一身血都要吐光了,光看那些暗红色的鲜血都觉得吓人,内脏要伤到什么样的程度才会出这么多的血啊。

“多吉大师,现在他的情况非常严重,我需要知道谁能帮上忙!”柳双双严肃地道。

多吉大和尚仍然是那副不紧不慢的样子,哪怕在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空乘人员催促蹬机的声音,他仍然不着急,冷玉向身边的助理点了点头,让她给多吉大和尚把机票改签,然后一行人向机场外走去,寻了个人少的咖啡厅坐下,多吉大师一边走一边向柳双双解释着。

“孙易的事情,我听我的几位师侄提起过,他修炼的是九图邪功,嗯,在从前,这属于一种邪派功夫!”

“都什么年头了,哪来那么多邪不邪的!”柳双双情急之下说话的语气都有些不礼貌了。

多吉大和尚并没有在意她说话的语气,而是详细地给她解释道:“九图邪功也称为九转造化功,是一种靠自伤来提高潜力、实力的怪异武学功法,而这种自伤不但伤及筋骨,甚至还会伤及脏腑与经络,而修炼这种功法的往往是需要靠杀戮来平息体内毒火,属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邪派功法,在战乱年代,修习这种武学功法的无一不是一代猛将!”

白云直接把电话抢了过去开了免提,大声叫道:“大和尚,我们只要结果,这些经过你可以不用解释,我们也没有兴趣听,你的意思是,让易哥现在就去杀人?”

“当然不是!”多吉大和尚笑着道,若是在国内放开了杀,任你有三头六臂怕是都挡不住人民专政的铁拳,必死无疑。

“这种自伤,也唯有孙易能够熬得过去,别忘了,他的手上可是有那种神奇的药丹呢!”

“可是不管用啊!”白云叫道,刚刚已经喂过一颗了,可是现在孙易的脸色仍然苍白,不见有什么好转。

多吉大和尚沉默了片刻,然后淡淡地道:“吉人自有天相,一切随缘!”

“我靠,我随尼玛的缘啊!”白云彻底地怒了,忍不住叫骂了起来,多吉大和尚佛法精深,早已无相无我,对于这种程度的怒骂早就不在意了。

当白云还要再追问的时候,一只略显苍白的手伸了过来,在这手上,还在剥落着一层层白色的皮肤,让苍白的手都变得白嫩了几分。

电话被接了过去,孙易用带着嘶哑的声音道:“谢谢多吉大和尚,我明白了!”

“唔,看样子你可以回归了!”

“不,我只是多想起了一些东西!”孙易淡淡地道,然后挂断了电话,然后把电话递还给柳双双,柳双双有些发愣地接过电话,再从呆滞中的白云手上接过那个小药瓶,倒出了一粒药丹含进了嘴里头。

看着孙易那双闪亮的目光,柳双双和白云的心中都是一跳,从未见过孙易的眼睛可以这么亮。

“是不是……”

“我想起了一个地方,帮我订张前往京城或是海城的机票吧,对了,我的护照还在吧!”孙易问道。

“护照需要补办才行!”柳双双道。

“那就补办一个!明天出发!”孙易道。

孙易的脸色不好,白云也老实了起来,不像之前那样总是动手动脚的,只是一个劲地追问着孙易有没有想起自己来,可惜孙易还是一个劲地摇着头,气得白云牙直痒痒,“那你告诉我,你想起哪个女人来了?”

“她叫洛宣!”孙易淡淡地道。

这个名字一说出来,柳双双和白云都愣住了,她们竟然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在哪里认识的,可惜孙易不肯再多说什么了,只是盘坐在沙发上像是老僧入定一样,原本已经缓过来一些脸色又一次变得狰狞起来,把她们两个吓得不敢再吭声了。

这一夜太难熬了,孙易不停地吐着血,然后再磕着药,弄得一屋子都是血腥气。

这一夜的时间,孙易不知吐了几回血,光那些新炼制出来的药丹都吞了十颗,天亮的时候,孙易的脸色都变成了如同透明般的苍白色,整个人看起来虚弱无比,可是精神状态却极佳,至少不像他们初见时那副呆呆傻傻的模样了。

开车直奔林市,等到了林市的时候,孙易的脸色已经好多了,然后去补力护照,如果走正规流程的话怎么也要几天时间,柳双双没时间等,给刘国裕打了一个电话。

刘国裕本来已经调到省城了,不过正好因为工作会议又返回了林市,接到了柳双双的电话,立刻抽空出来,见到孙易时候更是一脸的吃惊,柳双双稍加解释了几句,刘国裕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什么,他上调到省城升职以后,多少也听到一些风声,身在官场,不该问的绝对不要问,否则的话轻则牢狱之灾重则杀身之祸,以他现在的职位,在真正的权势大员手下连枚棋子都算不上。

刘国裕亲自陪同着去办理护照挂失手续,他在林市工作多年,又升职上调,人脉关系深厚,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把手续全都办完了,当走出警务大厅的时候,刘国裕试探着道:“孙兄弟,要不咱们一块喝点,可是好久都没聚聚了!”

孙易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吭声,他根本就没有想起来这个跟自己称兄道弟的中年倒底是谁,还好身边还有柳双双,悄悄地拽了刘国裕一把道:“刘局,要不下次再聚吧,我请客!”

刘国裕笑着说了一声好,柳双双的年纪跟他儿子的年纪相仿,不过从孙易这里来论的话叫自己一声大哥还真没错,所以在这称呼上一向都是各论各的,爱怎么叫就怎么叫,他还挺乐意中近小姑娘叫自己大哥的,显得自己很年青。

本书源自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