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94章 这是啥丹-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894章 这是啥丹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15:5Ctrl+D 收藏本站



这条一级公路仍然平坦而又宽阔,越野车飞驰在公路上,公路两侧的防风林形成两条绿带一闪而过,孙易支着车窗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窗外,因为这条一级公路经过优化和取直,远不如从前那条窄破的公路风景好,不过仍然有山有水有树林。

白云看着窗外直哼哼,手指头一个劲地捅着孙易,那一觉之后,她的精力出奇地旺盛。

“白云,你别闹!”

“好吧,我不闹!”白云无聊地缩在后座上,没一会功夫,又用脚丫来逗弄孙易。

柳双双无奈地摇了摇头,一巴掌把她的脚丫打了回去,然后有些担忧地向孙易问道:“怎么样,这地方看起来眼熟吗?”

“嗯!有点印象,但是不深!”孙易淡淡地道。

他这种淡然的态度让柳双双的心中微有些酸涩,面对自己,他就像是面对一个陌生人一样,柳双双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没用,竟然一点忙都帮不上,似乎自己落后得太远了,已经跟不上易哥的脚步了。

车子驶进了林河镇,原本已经没落的小镇,如今变得比从前更繁华了几分,甚至有点山中小城的感觉,无论是规划还是建设,都极具特色,甚至给人一种陌生般的感觉。

车子在穿过小镇的时候,还不时有人打着招呼,车子驶出镇子的时候,后座和后备箱里头已经放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白云挤在一堆各种货物里头脸都要黑了,特别是在她的旁边,竟然是一箱小鱼干,当地冷水鱼特制而成,味道极为鲜美,可是小鱼干的那股子腥味冲鼻而来,让白云都快要疯了。

还好镇子离村子不远,很快就进了村,白云捂着鼻子从车上跳了下来,孙易下了车,扶着大门看着自家的小院,扭头向村中看去,聚居型的社区早已经建设完毕,二层小楼林立在村子当中整齐划一,唯有位于村后孙易的家,仍然是那种老式的平房大院,独特立行。

村民看到孙易的车进村,纷纷派人过来询问一下,柳双双怕刺激到孙易,赶紧迎了出去跟乡亲们说话,乡亲们倒也理解,关心地问了几句便各自回家了,如今的林河社区,除了从前的耕种之外,最重要的副业就是位于山中那片蓝莓田的采摘和维护,还有各种山货的出售,虽不至于大富大贵,但是小康生活还是没问题的,而这一切都是托了孙易的福,自然懒得感恩,回去不大一会,各种菜碗端着就送了过来,都是鸡鸭鱼肉之类的硬菜,碗也是那种大号的海碗甚至还有盆子,农村人讲究的就是一个实在。

吃了饭,孙易到了后园子,长时间不曾打理过,后园子又变得一片丰茂,各种蒿草长得快有一人高了。

这后园子一般都是孙易自己亲自打理了,就算是勤快的梦岚和罗丹也不会到后园子里头来,都知道这后园子里头的生长的药材特别怪异,一个不好就容易把里头的药材给处理掉,那样就太可惜了。

孙易看了看窗台,药王册已经不见了踪影,不知是被谁拿走了,不过药王册里头的东西孙易早就熟得不能再熟了,想起了家,自然也想起了药王册。

把后园子里头的蒿草拔掉,角落里头的药材生长得十分喜人,似乎并没有因为这园子的荒废而减产,不过偶尔还是能看到一些已经不是很明显的脚印,似乎有人来过这里并且带走过一些药材。

在孙易的脚下,是一簇盛开的小黄花,竟然是黄泉彼岸花,这东西园子里头竟然生长了出来,上次找到这东西还是在广南那边的龙王洞呢。

“措生呢?他怎么样?”孙易突然抬头问道。

柳双双微微一愣,“你想起错生了?”

“嗯,想起了广南龙王洞,还有龙王洞里的那条独角巨蛇,还有那个青铜棺材,棺材里的女人!”孙易慢慢地道。

柳双双轻叹了口气道:“错生出国了,被曲歌接走了,现在我们也没有联系,不过你放心,有曲歌照应着,他肯定不会有事的!”

“虽然我没有想起曲歌是谁,不过好像挺值得信任的样子!”孙易喃喃地道,然后开始着手采摘着那些药材。

从前孙易采摘这些药材的时候都是十分粗暴地只取地上部分,不过这一次,他是直接整株地挖出来,看得柳双双直心疼,她可是知道这些药材有多珍贵,当初柳姐身患绝症,就靠着那紫苏花的种子泡水喝给治好的。

可是现在,孙易把一整株都挖了下来,这是要绝根啊,有心想劝上几句,犹豫了一下还没有开口,或许孙易做事有他自己的道理吧。

整株的药材被挖了出来,简单地清洗了一下,把泥土都洗掉,柳双双上来帮忙,白云本来也要帮忙了,但是她毛手毛脚的样子实在不让人放心,让柳双双推到一边去了,于是白云跑到村子里头招猫逗狗,差点被老黄家的牧羊犬咬伤。

柳双双干活很稳,药材被洗得点尘不染,而且在外表连根须都没有任何的破损,然后拿来粉碎机想要把这东西打成粉,从前都是晾干之后再打末了,现在或许能打成汁了。

不过孙易阻止了她的动作,从仓房把那个瓷制的鼎炉取了出来,还有一袋子上好的银丝木炭。

升起了火,鼎炉很快就热了起来,然后加入水,再把这些药材一骨脑地都放了进去熬煮着。

孙易怀抱着这鼎炉不停地晃动着,晃动得非常有节奏,鼎炉中的药汁渐渐地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旋涡。

鼎炉被炭火烧得很热,而孙易体内的热浪也不停地涌动着,九图邪功在他这种不计后果的运转下固然有所突破,可是这种以伤害自身为代价的邪功也让孙易身上多处暗伤,只是一时还没有爆发而已。

鼎炉的火热还有体内热浪的双重夹击下,让孙易很快就出了一身的在汗,汗水像是小溪一样在汇聚到下巴上再滴落进鼎炉当中,这种汗水谁都没当一回事,倒是柳双双看着孙易满身大汗的模样有些急,取了些凉开水不停地喂给他喝。

柳双双很适合照顾别人,还关注着鼎炉中的炭火,见炭火稍减,马上又加上新了,保持着持续的热度。

柳双双见药液已经开始浓缩了,赶紧跑到厨房把漏勺取了出来洗干净,准备把鼎炉里头的药渣捞出来,可是在鼎炉里头转了两下,竟然什么都没有捞出来,似乎那些药材都已经融化了一样,这让柳双双微微有些吃惊。

孙易全然不顾,仍然全神贯注地晃着鼎炉,双加了一遍水,接着摇晃着,这一摇就摇了足足一天一夜,换成一般人只怕累都要累死了。

鼎炉的炉口处已经蒙了一层淡淡的似是水汽般的白雾,就罩在炉口处,不散也不沉,孙易的汗滴落下,穿过这层白雾,荡起一圈圈的涟漪,看起来极不漂亮也有些诡异,里头还有不少水呢,这么个烧法,怎么也会有些水蒸汽散出来啊。

白云直勾勾地看着孙易晃着那个鼎炉,这玩意跟催眠用的小吊坠似的,看得眼前都有些发花了。

终于,孙易的手上一勾,盖子砰的一声扣上了,手上再一抖,一些还没有烧尽的炭火被甩了出来,柳双双赶紧用水浇灭。

很快,鼎炉随着孙易的晃动发出骨碌碌的轻响声,里头的药丹似乎成形了。

骨碌碌的轻响声越来越频繁,最后响起了一片,看样子里头成形的药丹可不少。

砰,鼎炉的炉盖像是崩飞了一样飞出老远,摔掉了一块小瓷片,看得柳双双直心疼,哪怕这东西是现代产物,可绝对是精工巧匠的产物,本就是一件艺术品,拿出去没有几百万都休想开口。

随着孙易的晃动,嗖的一声,一颗药丹飞了出来,落在不远处的瓷碗里头骨碌碌地直转,白云赶紧跑了过去,药丹她没少吃,可是炼制还是第一次见呢。

这药丹还散发着热力,但是没有任何味道,就连颜色都不是不讨喜的灰蒙蒙的,像是一颗普通的蜜丸在灰土堆里头滚了几圈似的。

白云伸手捅了捅,烫得她吸了口冷气,然后扭头向柳双双道:“这东西怎么这么难看,是个啥丹!”

可惜没人搭理他,孙易接着晃动着手上的鼎炉,又一颗药丹飞了出来。

一共飞出二十多颗药丹来,然后鼎炉在晃动的时候虽然还有响声,却不是滚动的骨碌碌声,而是破碎般的哗啦啦声,鼎炉向地上一放才发现,里头还有不少碎片。

从前孙易这一炉至少能炼出上百颗药丹呢,而且颜色非常好看,多种色彩纠缠在一起像彩虹糖似的,而这次炼制的数量更少,也更加不起眼。

孙易放下鼎炉之后走到了那个瓷碗前,伸手捻起一颗还有热力的药丹正想吃却被柳双双阻止了,“先休息一下吧,至少也要吃口饭呐!”

孙易想了想,放下了药丹应了一声,柳双双赶紧拿过一个瓷瓶子来把这些药丹都装好。

白云有些不干了,“不分我几颗啊,从前可都是一瓶子一瓶子的分呢!”

柳双双瞪了她一眼,“这次的药丹我觉得有些不寻常,只有这二十颗,或许易哥会有大用的!”

白云又叽歪了几句,很快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桌子上的美食上,都是农村大锅炖出来的硬菜,而且还是纯乡村产品,粗犷了一些,却比饭店里头的精致菜肴更多了几分真正的乡村味。

本书首发于看书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