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2章 失忆症-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892章 失忆症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14:55Ctrl+D 收藏本站



柳姐三人研究了好一会也没有个头绪,不过可以确定一件事,那就是孙易已经失忆了,但是这种失忆还并不完全,似乎还隐约地记得她们,偏偏又记不清楚,这种模糊记忆是极其痛苦的。

就算是在一般人的身上,想起某件事又想不清楚的时候,那种抓心挠肝的感觉简直遭透了,如果再碰上一个有强迫症的人,那就更加不是个滋味了,普通人还如此,更何况是此时的孙易呢。

这种脑子里头的毛病最是让人头疼了,根本就无从解决。

几个人研究了一下,觉得最好还是请个心理医生或是催眠医生比较好。

白云立刻就拿出了电话打给菲菲,在华夏,最好的医生,无论是哪个领域的医生一般都在两个地方,要么是京城,要么就是海城,这两个地方也代表着华夏最高的医学水平。

以菲菲在京城的地位,要找一个最优秀的催眠师并不难,很快就给他们联系好了,把电话也发了过来,并且安排好了会面时间。

虽说催眠师属于心理医学领域,在华夏这个领域还比较冷门,毕竟大家都忙着赚钱糊口,也没功夫去得那些心理疾病,一般在更加发达的国家这种医生才比较热门。

但是再冷门的行业也有做到最顶级的,比如这次菲菲给联系到的医生就是最顶级的心理医生,想要找他看病,至少也需要排队一个月以上才行,但是在菲菲这里,只需要临时插个队就好了,若是连这点事都办不明白,菲菲一头撞死都嫌丢人。

三人把行程敲定了下来就准备带孙易走,不过柳双双指了指隔壁的房门道:“她怎么办?”

白云一翻白眼,黑着脸叫道:“我没找这个小狐狸精的麻烦她就偷着乐吧,怎么着,难道还要老娘上门致谢啊,那样还不如直接掐巴死我呢!”

柳双双一摊手道:“可是你别忘了,在我们不在的时候,可是她照顾了易哥,做人不能那么没良心的!”

白云羞怒地道:“说谁没良心呢,哼,大不了咱们给她点钱就是了,柳姐,开个一百万的支票塞给她怎么着也够了吧!”

柳姐无意识地嗯了一声,修长的手指在手机上滑动着,刚刚是菲菲托陆家查了一下这个小姑娘的底细,对于有能力的人来说,要查一个人的底细再简单不过了。

“这个叫满容的小姑娘倒是一个很努力的姑娘,正好我那里缺人手呢,回头我问问她愿意吗,如果她愿意的话,我想带她去北方,专门负责与岛国的生意!”

“你的贸易公司不是已经解散了吗!”白云有些郁闷地道。

柳姐只是笑笑没有说话,这几年她的成长也是惊人的,特别是孙易特别能折腾以后,谁还不留点后手,而且柳姐所经营的后手十分隐秘,而在明面上,正好需要一个帮手经营,这个叫满容的小姑娘就很合适。

白云总算是不再说风凉话了,和柳双双带着孙易先行一步,而柳姐留下来照顾一下满容,如果她同意的话,就一起返回北方,如果不同意,就如白云所说的那样,留下一张支票就可以了。

本来要订前往京城的机票,可是登机的时间太晚了,白云心急火燎地订了转飞的机票,直飞京城。

到了京城已经是晚上了,柳双双建议休息一夜明天再说,可是白云不肯,非要给那位心理医师打电话,谁成想那医生竟然不在京城,要明天才能回来,气得白云叫嚣着要弄死他,还是柳双双抢过电话说了几句好话,倒是把那位心理医生吓得够呛,京城的水太深,说不定哪次不小心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就算是命不搭进去也没法在京城混了。

随便找了一间酒店开了一间房,对于这种情况,酒店的前台连头都没抬一下,几个男的一个女的,几个女的一个男的来开房的事情太常见,而这种高档酒店个个都是有后台有信誉的,自然不会透露任何信息出去。

孙易像是个木偶似的被柳双双牵着进了房间,身体仍然在火热当中,如果那股热浪不再催残身体,脑海中的刺痛就会加剧,而这种身体上的痛苦可以有效地压制脑海中的痛苦,就像人的左脚疼的话,给右手再来一个锤子,更剧烈的疼痛往往就会转移了。

“我去洗澡,要不要一起来!”白云说着向柳双双勾了勾手指头。

柳双双立刻将衣服一抿,一脸警惕地看着白云,“你休想!”

“切,真没意思!”白云把鞋子踢掉,然后就脱起了衣服,直到把自己脱得光溜溜的,还在挑衅似地看着孙易,“脑子有毛病不要紧,生理上有毛病没?”

孙易抬头看着白云,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异色,似乎又一次要陷入沉思当中,柳双双叹了口气,在白云愈发丰满的臀部拍了一巴掌,“你快点去洗你的澡吧,别闹了!”

白云哼了一声钻进了浴室哗啦啦地洗起澡来,这浴室竟然是透明玻璃的,她们在开房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开的竟然是一间情侣房。

白云在温热的水下洗了个通透,又拿起一次性剃刀来,就这么大咧咧地把脚踩在浴台上修起了下面本来就不多的毛发来。

柳双双轻叹了口气,打从认识她开始就没见她有过正形,扭头再看孙易一眼,发现他正直勾勾地盯着正在那里修毛发的白云,柳双双下意识地向他的要害处去看去,果然有了反应。

白云一抬头,跟孙易对视了一下,然后嘿嘿地一笑,把剃刀一扔,光着脚丫就跑了出来,“怎么样,来试试啊,说不定一下子就好了呢!”

“白云,你别闹,万一出事怎么办!”

好在孙易也只是看看并没有什么动作,这才让柳双双松了口气,不过还是盯得紧紧的,孙易没动作不代表白云没什么动作,就连晚上睡觉都是睡在两人中间,一夜也没怎么睡好,生怕白云偷吃。

白云果然几次都想悄悄地越过柳双双去鼓捣孙易,奈何柳双双看得太紧了,急得她狠狠地揉搓了柳双双一阵子,爽够了才翻身盖上被子呼呼大睡。

柳双双关心着孙易,自己基本上没怎么睡,不时地查看一下孙易,孙易半眯着眼睛,似乎也没睡着。

“你为什么不睡?”柳双双低声问道。

孙易轻哼了一声,过了好半天才低声道:“我已经,很久没有睡过觉了!”

每次困意来袭,那种身体上和脑海中的剧痛都足以将磕睡虫消灭掉,只有困难了才稍稍眯那么一会,孙易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睡过了。

柳双双的心中泛疼,伸手抱住了孙易,将他抱在自己的怀里头,用自己的胸怀感受着孙易额头不正常的火热。

第二天清晨,柳双双也有些急了,要带孙易去见医生,白云胡乱地洗脸刷牙之后打电话,跟着突然就怒了,“我特么是不是给你脸了,真以为自己是个角了啊,我告诉你,我们现在就向你的咨询室去,我们到了,如果你还不到的话……哼,滚出京城,你特么想得美,老娘让你消失在人世间!”

白云说着啪地一声就把电话给砸了,亏得是特制的手机,地上又有地毯,砸得屏幕微裂倒还能勉强使用。

柳双双问是怎么回事,白云气哼哼地道:“那个王八蛋竟然还在远津港呢,也不知道跟哪个烧货在那**呢,真是给他脸了,他要是敢不及时赶回去,我真弄死他!”

白云一边说着一边蹬着裤子,这回就连柳双双也有些怒了,小脸有些阴沉,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带着孙易出门,在酒店租了一辆车,开车就向咨询室行去,京城这坑爹的交通状况世人皆知,开车不比小跑快多少。

与此同时,城际高铁上,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急得团团转,幸好这城际高铁速度非常快,下了城际高铁又转乘地铁,虽说挤得像沙丁鱼一样,却比开车快多了。

众人只见一个穿着名牌西装的成功人士,在地铁站里头飞奔着,早就没什么形象了,出了地铁站横穿马路差点被车给撞了。

安东华,就是这个京城甚至是全国都知名的心理医生,做为知名的医生,他一向都很有谱,无论是谁来就诊,都要排着号,可是这一次,他说什么也不敢摆架子,跟他打招呼的人不简单,是京城有名的衙内,而给他打电话的这个女孩,听着很年青,可就是因为年青才会冲动,惹急了真的敢弄死他,做为心理医生,这一点他十分肯定。

紧赶慢赶,出了一身的汗,发型早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总算是赶回了咨询室,看到大门紧锁,门口也没有人,这才稍松了一口气,刚刚进了屋倒杯水,这杯水还没有喝完呢,就听到外头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跟着大门被不客气地推开了,两个小姑娘带着一个年青人出现在他的诊室里头。

走在前头就是脾气急躁的白云,进了屋歪着头打量着安东华,然后扬了扬下巴十分无礼地道:“你就是那个挺牛逼的催眠师?”

“不敢不敢!”安东华十分客气地道。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