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9章 这世界的黑暗-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889章 这世界的黑暗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14:42Ctrl+D 收藏本站



马脸看着孙易仍然是一脸淡漠的模样忍不住冷笑一声,硬汉子自己见多了,三木之下还是一样揉圆搓扁,对付这种死硬份子必须要先上一点手段让他体会到厉害才行。

手上稍稍一加乎,锋利的竹签就向孙易的肌肉里头扎进去,不过身体上的疼痛让孙易的肌肉微微一崩,啪的一声脆响,韧性十足的竹签入肉不过半分就断成了两截。

孙易低头看看刚刚扎破皮肤的竹签子,还有伤口处流出来的淡淡血迹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再抬头,接着发呆,像是没有任何感觉一样。

这让马脸几位刑警微微一愣,就算是再硬的汉子,突然受到疼痛的刺激也要有点表情变化,可是这位爷好像没什么感觉一样。

孙易确实没什么感觉,这种竹签刺破皮肤的微痛与体内涌动的热浪灼烧比起来根本就不算什么,甚至都懒得理会这种微痛。

马脸把手上的竹签一扔,一脸的不服气,又跑了出去,这次拿回来的是那种钢签子,还是三角形的,用来烤大块肉的白钢签子,真不知道他都是从哪里划拉来这些工具的。

马脸抓着这些钢签子就要向孙易的身上扎,然后马上就被后头的另外两人拦住了,手段多的是,没必要使用这种可以留下严重伤势的手段,真要是闹腾起来,最后倒霉的还是他们,谁还能把有后台的那几位大少爷供出来啊,那不是找死吗。

马脸恨恨地扔下了签子,警棍捅到了孙易的身上,高压电流发出啪啪的响声,让孙易身上的肌肉像水波一样的颤动了起来,孙易的眉头微微一扬,就在电击中扭头看了还抵在身上的电棍一眼。

这几个刑警都有些愣住了,看着手上的电棍还有些难以致信,这可十万伏特的高压电啊,一般人挨上一下子没失禁都算是硬汉了,可是这东西在孙易的身上电了快有五秒了吧,除了肌肉颤得厉害之外,好像没什么感觉,这可是电棍,不是治疗用的电针,难道是电棍坏了?他们更加相信是电棍坏了。

在隔壁的审讯室里头,小容也被铐到了审讯椅上,一男一女两名警察正做着常规审讯,一个白脸一个黑脸,对于小容这从小到大连派出所都没有进过的小姑娘而言,这专管重案的刑警队无疑就是龙潭虎穴了。

看着这个吓得满脸苍白的小菜鸟,一男一女两名刑警都觉得没什么难度,三两下就搞定了,别的都很简单,可是一提及孙易重伤害的时候,小容用颤抖却又坚定的语气一口咬定这是正当防卫,绝不肯承认是故意伤害,至于那份人家写好的口供,只看了一眼就坚决不肯签字,根本就是自说自话嘛,上头写的东西跟自己说的完全没两样。

小容就算是再不懂法律,看着那份措词甚至有些怪异,几乎相当于指控的笔录也知道,只要自己一签字的话,只怕孙易就要去蹲大狱了,而自己也跑不掉一个教唆的罪名,这简直就是把自己往死里坑。

小容也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好几年了,自然知道肯定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最有可能就是昨天晚上被孙易打的那几个奇装异服的人,说不定谁家就有通天的关系。

在小容看到,能够认识一个派出所的所长都算是关系通天了,而自己,不过就是个还要靠摆地摊来补贴生活的公司小职员而已,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她除了闭口不言之外,再没有任何的办法可用了,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老天爷。

那名女警将手上的记录本向桌子上重重地一拍,起身就冲向了小容,扬起手一巴掌向她的脸上打去,还是另一个男警眼疾手快,赶紧伸手拽住,倒不是他有多好心,而是这么重的巴掌抡在脸上肯定特别明显。

女警收手改成了踹,一脚就踹到了小容的肚子上,坐在固定在地上的审讯椅上的小容生受了这一脚,连一点缓冲的余地都没有,特别是女警还穿着有根的鞋子,这一脚踹过来,坚强如小容也忍不住惨叫一声。

女警一把抓住小容的头发将她拎得仰面朝上,恶狠狠地道:“我告诉你,今天这东西你不签了,我让你扒一层皮!”

“我……不!”小容惨哼着,却仍然紧持着自己的底线。

女警冷哼了一声,然后拽着小容的头发向后一扯,然后一肘打在她的肋侧,打得小容登时就岔了气,连惨叫都叫不出来,只是发出闷气的轻哼声。

这时门被打开了,一个一身洞洞装的年青人走了进来,女警微微地一皱眉头道:“刘少,你来干什么,别让我们难做!”

刘少呸了一口,晃荡着身子走了过来,一脸的桀骜不驯,“有什么难做的跟我爸说去,这个臭表子竟然敢让人打我,今天我不轮了她……”

“刘少,别胡说八道!”那名男警高声喝道,在审讯室里头如果发生这种事情,谁都逃不掉。

刘少一脸的狞笑道:“怕个屁,早就查清楚了,就是一个打工的,在这地方没亲人没朋友,就算是弄死了一烧,屁个证据都没有!”

刘少说着走了过去,一把捏住了小容的脸,跟着挥手几巴掌打下去,顿时将小容的脸打得青肿了起来。

刘少拽着小容的头发恶狠狠地道:“别以为找个能打的男朋友就可以横行了,这个世道跟你这种屁民没关系的,玛的,老子先弄了你,再去搞死你的男友!”

刘少说着就开始拽自己的裤子,那名女警一脸的厌恶扭过头去,却没有开口说话,至于那名男警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

在隔壁,正在被电棍猛捅的孙易突然微微地侧着头细细地倾听着,对身上的电棍全不在意,孙易的模样激怒了马脸,顾不上什么外不外伤的问题,收回警棍扬了起来,一棍子就向孙易的小腿上抽了过来,小腿迎面骨被打上一下子,直接作用在骨胳上,就算是骨头不断,那种疼痛也会让人有一种要发疯的感觉。

只是马脸这一棍直接就打了个空,警棍直接就飞了出去,然后看着自己的手臂一脸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自肘关节处,手臂像是断了一样在晃荡着,紧跟着刺痛传来,原来关节处已经被打碎了。

马脸的惨叫声,还有其它几名刑警愣了一下,然后直扑马脸,还有向孙易扑过来了。

孙易的双手一挣,铛的一声,手铐竟然被他在这一挣之下,锁链直接就被挣断了,跟着双手搭在椅子的挡板处用力一掀,啪啪的金属断裂声当中,钢板制成的挡扳飞了出去,把扑向他的两名刑警全都拍到了地上,满脸都是鲜血生死不知。

孙易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正扶着老马的那名刑警还不等开口,孙易的巴掌就抽了过来,把他抽得凌空旋转三百六十度,至于老马,抱着碎裂的手肘瘫坐在地,怎么也无法动作。

孙易踩着他的身体走了过去,一脚就将审讯室的防盗门踹得飞了出去,咚地一声撞到了对面的墙壁上,墙皮炸裂如同冰雹一样向四周飞射着。

走到隔壁审讯室的门前,一拳头砸到了门锁的位置,直接就将防盗铁门砸得轰然而倒,孙易在一阵烟尘当中走了进去,在这个时候,那个刘少正在从裤子里头掏家伙呢。

当门倒下之后,刘少还没有反应过来孙易就已经冲了过来,一把揪着他的后领像一只耗子似的揪了起来,随手一甩,将他甩得飞了出去,撞在墙上直接就挂在了上头。

孙易的眼中闪动着宝石般的红芒,随手将小容身前的挡板拽了下来,在刘少还贴在墙上向下滑动的时候,钢板就带着呼啸声飞了出去,一尺宽,两尺长的钢板带着尖锐的呼啸声飞射了出去,直接就切到了刘少的身上,顿时鲜血碎肉横飞,刘少被一切两断摔落了下来,肠肚内脏散落了一地,放到古代这就是腰斩之刑。

刘少还没死,只剩下了半截身子发出惨叫声,声音越来越低只剩下最后一口气还在挣扎着。

对这种惨状孙易看都没有看一眼,随手扯碎了小容手上的手铐,把她托着放到了一边,伸手抓着椅子一提,嘎崩一声,固定椅子的膨胀螺栓从水泥地面崩裂了出来,沉重的铁椅子被孙易提了起来,大步向那两个已经傻住的刑警走去。

小容率先在血腥气中醒过神来,惊呼一声跳了起来,跳到了孙易的后背上紧紧地抱着他,“别动手,千万别动!别杀人,千万别杀人!”

可是小容说这些已经晚了,孙易视背上的小容如无物,那把铁椅子抡了起来重重地砸了下去,咣当一声,椅子砸到了墙角处,是小容在最后关系拽着他的手臂,还在肩头上咬了一口,以至于这一椅子砸了个偏,铁椅子在孙易这一次重击下也变了形状,迸飞的零件带着呼啸声四射着,其中一根铁管甚至扎进了那名女警的肚子里头,她还没感觉到疼痛呢。

两名刑警倒底是见多了凶悍罪犯和各种残酷得多的犯罪现场,回过神来连滚带爬地向审讯室外跑去,甚至还在刘少残破的半截身上踩了几下子,散落的肠管什么的被踩得打滑,本剩下最后半口气的刘少发出最后一声惨叫,彻底没了声息。

看书王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