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7章 我想杀人-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887章 我想杀人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14:34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孙易来说,这种生活跟从前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给饭就吃,没吃的就一直饿着,然后每天都盘坐在地板上发着烧,跟着小容出摊的时候吃饱了就在摊子后面盘坐再接着发烧。

初时小容还有些心惊,哪个正常人也不能像孙易这样发烧四十几度一烧就是一天,换成一般人早就被烧死了,可是孙易除了不说话之外,什么毛病都没有,而且力气出奇的大,她那个装满了衣服和各种杂物的衣柜怕不下几百斤,可是孙易说抱就给抱起来了没有一点吃力的样子,至于摆摊的那两个大兜子,两根手指一捏就拎起来了,虽说这么一个大肚汉挺能吃的,不过还是值了,于是小容悄悄地多上了一些货,别说,每天赚的比从前还多了一些。

孙易在小容这里一住就是十几天,双方都习惯了对方的存在,甚至小容在换衣服的时候也懒得现向厕所跑的,这种公用的厕所味道还真是不怎以样,直接就在屋子里头换,她发现自己就算是在换衣服的时候,孙易也是盘坐着从来都没有睁开过眼睛,除非自己叫他。

小容甚至可以在孙易的面前脱得光光的再去细细地挑衣服,不过每次过后,孙易都是一副淡然的模样,倒是让小容微微有些失望,无论是哪个女人,只要对自己的相貌稍有那么一点自信,随后却又被人无视之后,心情都会不怎以样。

小容决定玩一把狠的,下班洗过澡以后特意挑了一套比较小的内衣穿好,然后轻轻地踢了一下一身火热的孙易道:“好了好了,该出生了!”

孙易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眼眸中闪过一抹淡淡的红芒,然后歪着头上下地打量着小容,小容忍不住微微一愣,这是二人同住十几天以来,孙易第一次用这种十分认真的目光打量她,关键是自己现在还穿着内衣呢。

不过孙易的眼中不带任何邪念,反而有一种若有所思般的神色,小容半掩着胸口,咬了咬牙把手放下了,大大方方地站在孙易的面前道:“怎么,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

孙易仍然是一脸沉思的神色,想了好一会才微微地摇了摇头,然后支着脑袋接着盘坐着,接着无视一身小内衣,甚至还有俏皮毛发卷曲而出的小容,让小容偷偷地翻了个白眼,有些无趣地换好了衣服,孙易也站了起来,身上的温度全消,拎起两个大包脚步颇快地向夜市方向走去,这是饿了。

小摊一直摆到了夜深时分,小容有些心喜在捏着一把钱一张张地点着,别看这种小生意不起眼,其实还挺赚钱的,这一夜下来,毛利有六七百块呢,除去成本之后,也能剩上一百多二百来块,可惜孙易太能吃了,再去掉吃饭,也就剩上一百多的样子,不过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可以再添一笔进帐不是。

欢欢喜喜地把钱收进了小腰包里头,然后就准备收摊回去睡觉了,明天还要上班呢,把盘坐如同老僧入定一样的孙易叫醒,两人准备收摊。

这个时候,两个衣着十分前卫的年青人晃着膀子走到了摊子前头,其中一个鼻子上还钉上鼻环,跟牛鼻环似的年青人笑嘻嘻地道:“妹妹,这么早就收摊呀!”

“嗯,差不多了,你们需要什么吗?”小容笑着问道,就是面对一名正常的顾客一样。

另一个穿着一身大红衣装,剃着半秃不秃怪异发型的年青人没个正形地道:“你的东西我们全都买了!”

“那可真是太谢谢了,稍等我算一下帐!”小容道,却没有多少欣喜的神色,这两人带着一身的酒气,半醉不醉的借酒撒疯,特别是这夜市旁边就是美食街,这种人见得多了,看他们年纪青青的样子,只怕还是附近的大学生呢。

“算什么帐啊,回头一起算,走走,咱们一起喝酒K歌去!”牛鼻环说着伸手就搭上了小容的胳膊。

小容狠狠地一甩胳膊,把牛鼻环那只不老实的手甩开,淡淡地道:“我不去,不买东西的话我就要收摊了!”

半秃子年青人突然把嬉笑的脸皮一收,变得阴狠了起来,指着小容道:“别给脸不要脸,知不知道老子是谁,就算是现在在大街上把你轮了也没人给你出头你信不信!”

小容的泼辣劲一下子就上来了,把手上收拾的东西向摊子上一扔,怒声道:“我不信,来啊来啊!”

小容一边说着一边用眼角瞄向孙易,本来正在收拾东西的孙易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不过却没有看小容,也没有看这两个正在耍狠的年青人,而是将目光向远处望去,就在不远处的街角处,一伙七八个年青人正聚在一起,有男有女,一副嬉嬉哈哈看好戏的样子。

小容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跟着眉头一皱,虽然在那伙人中有一个女子缩了一下身子躲到了人堆后头,可是那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女子不正是自己的同事丽姐吗?

那个牛鼻环向四周看了一眼,指着那些正在向这里围观的小商贩们叫骂道:“都特么看个屁,信不信老子砸了你们的摊子!”

牛鼻环说着飞起一脚,将临摊一个卖水果的摊子踢翻,不解气地又一脚跺下去,将几个橙子和苹果踩是稀巴烂,这里讨生活的小商贩都是最底层辛苦糊口的小民而已,敢怒不敢言,遇事多是息事宁人罢了,匹夫一怒血溅五步这种事情轻易是没胆量干的,拖家带口的哪里还有那种血性,新闻之所以是新闻就是因为发生得比较少罢了。

而那些半秃子则伸手去拽小容,说的话更是越来越不堪了。

只是他的手才刚刚碰到小容的衣服,一只火热的大手就扣到了他的手腕上,然后看起来轻描淡写地那么一拧,半秃子像是用钢丝吊起来似的,凌空横着翻了好几圈,扑通一声就摔到了地上,摔得头昏脑胀,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就连在孙易身边的小容都没有看清倒底是怎以回事,至于那个还在骂小贩爽快的牛鼻环更没搞清楚是怎以回事,一扭头过来,就见自己的同伴摔倒在地,还以为对方是喝多了不小心摔倒了。

牛鼻环狞笑了一声,指着小容道:“我告诉你,你摊上大事了,不赔个几十万休想了事,不过倒是可以肉偿!”

牛鼻环说着伸手过来拉扯小容,小容已经完全愣住了,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而那只手已经伸到了她高耸的胸脯上。

指尖才触到衣服,火热的大手再一次扣住了他的手腕,又是一拧,这回小容和躲在不远处的那些同伙全都看清楚了,跟杂耍似的,这个牛鼻环也腾空飞了起来,转了几个圈子以后狠狠地摔落在地。

孙易一俯身,几乎与牛鼻环的脸贴到了一起,孙易眸子里头闪动的红芒让牛鼻环把骂人的话全都吞了回去,他不过就是仗着有一点小家世再有些钱厮混的二代罢了,面对这种杀意森然的红色眼眸,没有尿裤子已经算他有胆量了。

“滚!现在我想杀人!”孙易的声音轻柔得要竖起耳朵才能听清,可是这种轻柔的声音却让牛鼻环忍不住要了一个冷颤。

孙易放过了牛鼻环,然后回头接着收拾东西,小容则有些傻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指着孙易叫道:“原来你不是哑巴!”

可惜孙易没有理她,接着收拾东西,很快两大包东西就打包好了,至于半季子和牛鼻环,一时进退不得,明知道孙易不好惹,可是这面子若是丢了更加丢人。

在他们还在犹豫的时候,街角处的几人当中,一个身材格外健硕的年青人推开身边的女人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向左手上戴着一个金属拳套,同时右手在腰后一摸,一把弹簧刀跳了出来,暗哑的刀锋看起来还挺锋利的。

这个健硕的光头年青人走到孙易的跟前,二话不说举刀就捅,吓得小容尖叫了起来。

孙易的身体只是微微一错,一刀就捅了空,这年青人明显是练过的,刀捅了个空之后,左手的金属拳套向孙易的脑袋上砸了过来,这玩意砸到身上必定是重伤或是内伤。

孙易一抬手,将他的拳头握住,随手一甩,把这个壮硕的年青人甩得飞了起来,咚地一声撞到了摊位后头的砖石围墙上,整个人像是一幅画似的贴在墙上。

在他还没有滑落的时候,孙易只用了一步就纵了过去,一把顶住了的胸口将他按在围墙上,跟着出拳如风向他的脸上打去。

不过拳头在他的面前一公分处停了下来,强劲的拳风甚至让这健硕的年青人鼻子都开始流血了。

孙易的拳头一错,咚的一声,一拳打在墙壁上,砖石变成粉沫簌簌而下,而这个健硕的年青人耳朵更是嗡嗡颤响,正是因为练过才知道孙易这一拳倒底有多大的力道。

孙易收拳,再一拳打过去,健硕年青人的身体一紧,拳头擦着耳边再一次落到刚刚打击的地方,咚的一声闷响,尺厚的墙壁在孙易这一拳之下被打了个通透。

随手将年青人扔开,甩甩胳膊上的砖灰碎沫,淡淡地道:“滚!”

本文来自看书辋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