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 不死的小强-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859章 不死的小强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12:28Ctrl+D 收藏本站



一连串的打击,第一次出击,都让巨汉、托尼等人忍不住微微一抖,铁狼虽说在体形上无法与他们相比,可是他们都有过跟铁狼交手的经验,近身搏杀时,那劲力使用得高明而又刁钻,就算是巨汉这种全身肌肉,以抗打击力,人形肉盾而出名的高手,面对铁狼的攻击也很难走过三招去。

现在孙易瞬间就连挨了三击,而且第一击都在要害上,必定死得妥妥的。

巨汉扭头看向托尼等人道:“现在我想抽回赌注了!”

“呸,都这个时候了,胜负已经分出来了你才想收回赌注,你还要脸吗?”托尼呸了一口道。

巨汉翻了个白眼,刚想吼上一嗓子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时候,就看已经趴在墙角处的孙易撑着身子缓缓地起身,巨汉咧了咧嘴,孙易的抗打击力他是亲眼所见,还不觉得有多吃惊,可是托尼等人没见过,忍不住连连抽着冷气,能够在铁狼这个娘们的三连击下保住性命的高手可没有几个啊。

看到孙易在缓缓地起身,铁狼的脸色也是一凝,变得更加凝重了,脚下一蹭,一脚就踢向孙易撑起的手肘处。

铁狼的脚看样子是经过精心保养的,还涂着漂亮的紫色指甲油,但是仍然掩不住脚骨变形粗糙的事实,特别是脚背和脚踝处,已经有些一层明显经过修整后的茧子,一看就是下过苦功练过的。

这一脚踢过去,踢的还是手肘要害处,就算是一棵大腿粗的树也能踢断了,何况是这脆弱的肘关节。

当铁狼的脚踢到孙易的手肘处时,孙易的身体微微一沉,刚刚撑起的手肘突然变成了锐角状,如同一根大锥子似的顶向铁狼的脚。

铁狼心中一惊,中途变招,踢向手肘处的一脚微微一提,正踢到孙易的肩头处,把孙易踢得又是凌空翻了两圈,碰的一声撞到了墙壁上,又撞碎了一层大理石贴砖,甚至连里头的砖石结构都爆露了出来。

又挨了一脚,一副凄惨模样的孙易仍然在挺动着身子,缓缓地站了起来,铁狼的眼睛微微一眯,闪过一抹浓重的杀气,一伸手,在脑后一抹,挽起头发的一根铂金制的簪子落到了她的手上。

这个东西看起来像是铂金,可实际上,却是国际最顶级的合金制成,尖锐,而且微遍的簪子分明就是一把开了锋的小刀子,在高手使来,捅死人完全没有问题。

铁狼一个箭步窜了过去,将簪子一握,一刀就刺向孙易的心口处,高手使用武器,还是这种特种合金制成的武器,就算是坦克都捅穿了,就算是那些存在于传奇当中的高手也不敢挡这么一击。

这一刺捅下去,直入没柄,近半尺长的簪子尽数没入到了孙易的后背当中,只是这一下子捅进去之后,铁狼就知道自己又一次收手了,当初为了能够最详细地了解人体结构,她可是花了大价钱跑到一个医学院当了个旁听生,主攻的就是生理解剖,只读了半年就离开了,从那个时候起,铁狼可以把一个人肌肉一层不差地从身体上分离出来,而主要的大血管一根不伤,足以称得上是刑讯中的顶级高手了。

这根金簪不知葬送了多少高手,手感早就练出来了,这一下子捅进去,铁狼就知道自己没有捅中要害,直接就从肌肉和隔膜组织中间穿过去了,放到现代医学定义上,顶多算是轻伤,对人体的影响极小。

当她想要把这根陪了自己好几年的武器拔出来的时候,一拔手,孙易却像是僵尸一样被她给提了起来,那一身结实的肌肉刺进去容易,想要再拔出来可就难了。

看着孙易那双泛红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自己,不带一丁点的感情时,铁狼忍不住心头微微一惊,果断地放弃了自己最心爱的武器,抽身就退,刚刚退后半步的时候,拳风就从额头刮过,似乎有什么东西蹭了一下额头的皮肤,一阵刺痛,额前竟然被带走了一层薄薄皮肤。

孙易的身体微微地挺动着,发出一阵阵压抑的轻哼声,似乎极其痛苦,但是那双眸子仍然泛着血红色,还是那么的冷漠。

一只手掌形成刀状,径直向铁狼的胸口处捅了过来,他变招了,全然不像之前那几局一样,完全就是靠直愣愣的拳头以强大的力量取胜了。

铁狼的身体微微一侧,手在孙易的手肘上一搭一扭,极其巧妙的小擒拿手,意图扭断孙易的手臂。

可是她的力劲刚刚透出,还没等动作的时候,孙易的另一只手刀已经横里向她的颈侧劈了过来,凌厉而又刚猛的劲力让铁狼也为之变色,一缩头身子一矮就想闪过一击。

可是她在情急之下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她已经把挽起头发的那根合金刺拔了下来,头发已经散开了,现在一缩身子,一蓬秀发飘起,看起来很飘逸很美丽,可是在格斗当中,女人的长发往往会成为最致命的弱点。

孙易的手刀一顿,变刀为爪,一把就抓住了铁狼的头发,看得托尼等人直冒冷汗,倒不是孙易的刚猛和凌厉,而是在他在如此刚猛的招法当中还能瞬间变招,招数变换得很生硬,换成一般人甚至有可能伤了自己的筋骨,可偏偏在他使来却没有任何的问题,速度一快起来,就连这生硬的变招都没有了任何破绽,还更让人防不胜防。

头发一被揪住,铁狼就知道坏了,也顾不得再去攻击孙易,手在那条小小的丁字裤腰间一抹,一根只有几毫米宽,长不过十厘米的合金钢锯出现在她的手上,向头上一抹,一大片的秀发贴着头皮被割了下去。

这一下子,除了孙易之外所有的男人都忍不住冒起了冷汗,这个娘们全身上下就特么一条连那条蚌缝都挡不住丁字裤,可是么一会功夫,竟然从身上拿出两件武器来。

孙易手上揪着那一绺断发,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发头,甚至还凑在鼻在嗅了一下头发上属于女人特有的香味,跟个变态似的,而在他的脸上,除了憨傻和平板一样的没有表情之外,第一次出现了迷茫,似乎是在苦思着什么。

至于托尼和巨汉等人,这会已经完全吓傻了,被孙易给吓傻了,敢伤了铁狼,还逼得她自行割成了阴阳头,还闻人家的头发,就冲这变态劲,他们都要弯腰叫一声二哥,现在铁狼还没输呢,自然还是老大。

那支小巧的特制钢锯夹在铁狼的指缝间,同时一双秀目带着凝重死死地盯着孙易,哪怕孙易这会正处于如同神游一般的迷茫当中,她也没敢下手,她知道,自己今天绝对碰到高手了。

或许在此之前自己把这个小子打得极惨,可是那一刺扎下去之后,她就知道,这小子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在她行走江湖的生涯当中,哪怕是最难对付,以身法见长的两江飞盗也死在她的那一刺之下,根本就没有闪躲的余地,可是这个人不仅闪开了,而且还是那种极其高明和大胆的闪躲方式。

面对这样的高手,怎么小心都不为过,在这一行里头,比她身手高明的大有人在,可惜很多人都成了一捧黄土,而她能活到现在,靠的就是在大咧咧的表面下掩藏的小心谨慎。

孙易的手微微一松,那一缕秀发从指间飘落,跟着他那双眸子也转向了铁狼,眸子泛着腥红色,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是仅仅是这一眼望过来,就让铁狼有一种心悸般的感觉。

孙易的手向背后探去,向仍然深刺进后背,几乎是贴着心脏穿过去的合金刺摸去,以正常人的手臂,就算是勉强能够摸到,也无法将这个足有半尺长的刺拔出来。

可是孙易的身体怪异地向后扭曲着,远远地超过了常人应有的角度,站在孙易身后的托尼等人眼看着孙易用两根手指头捏住了那根合金属用于伪装的凤尾式小巧的手柄,然后一点点地拔出来,带出一丝丝的鲜血,直到整根尖刺都拔了出来,伤口却缓缓地在闭合着,竟然没有多少血流出来。

那根合金刺也不愧是铁狼花了大价钱从国外订购回来的,只是轻轻地一甩,便点滴血迹不沾。

孙易仅用两根手指夹着这根精巧却不乏压手感的小尖刺,脸皮微微地颤动着,给人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

看着孙易捏着那根尖刺,铁狼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哪怕对方的目光并没有落在他的身上,可是那种如针芒在背的感觉却一下子明显了起来,似乎一刻,那根尖刺就会深深地刺进自己的咽喉。

随着孙易的手夹着那根凤尾刺缓缓地抬起时,铁狼已经紧张到了极点,眼睛瞪得快要将眼角挣开了,死死地盯着孙易的每一个轻微的小动作,甚至连肌肉的收缩运动都不放过。

终于,当孙易肩头的肌肉微微一颤的时候,铁狼的身体微微一缩,嗖的一声轻响,一抹刀芒从她的头皮上划过,锋利的刀芒甚至将头皮割开,在头骨上划出一刀深痕来,如果不是闪了这么一下子,只怕那根凤尾刺就要刺进她的眉心里头了。

本书首发于看书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