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45章 还是老问题-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845章 还是老问题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11:28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快得让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反应过来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孙易,当一根棍子砸过来的时候,孙易横身替老蒋头挡了一下子,儿臂粗的铁棍打在他的身上发出一声闷响,跟着那帮人就撤退了。

惨叫声不绝于耳,还是水芹高声大叫着叫救护车,然后再报警。

伤者被送到了医院,警察跚跚来迟,各种笔录记了一大堆,当有人询问什么时候破案的时候,负责记录的年青警察一摊手,很不耐烦道:“我们警方办也是有程序的,有了消息自然会通知你们!”

公务员的傲慢让这些最底层的小百姓没有任何办法,他们能做的就是慢慢等消息,可是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那些警察脸上的敷衍之色,甚至连笔录记得都不完全。

这些老头老太太可没有省油的灯,把伤者安排好了,立刻就有建议打电话找媒体,各种民生类的节目十分乐意找这种事情来报道。

果然,不到半个小时采访车就来了,四处走访,还到了拆迁办,可惜拆迁办没有主管在,什么也没有采访到。

到了晚上所有人都聚在电视跟前准备看看采访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可是一直看到节目结束也没有看到他们的事件,打电话去问,又是含糊不清。

就在大家正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轰隆隆的几声巨响把所有人都惊醒了过来,跑出去一看,位于小区前头的一处砖石棚子被铲倒了,同时被破坏的还有最边上的一栋楼,一楼的墙体被铲车铲破,卧室都暴露了出来,住在这里的是老李家,老李白天被打伤了送到医院,老李太太跟去照顾,家里头没有人,倒是无人伤亡。

可是盖在一楼前边的棚子里头却养了十多只鸡,十多只鸡一只都没有跑掉,全都被压死了。

在愤怒之余还有点大快人心呢,老李家养的这十多只鸡里头有几只是公鸡,天还不亮就开始打鸣,恼火起来都恨不得把他家的鸡全都捏死,这回老了,有人帮他们把这事给干了,可是直接铲了楼就过份了。

这种老楼本来年头就长了,现在根基被铲坏了,一下子就变成了危楼,谁还敢住,半夜塌了谁都跑不出来。

而造成破坏的铲车早就跑了,根本就连影都没有抓到,大家商量着组成一个护卫队,夜间巡逻保护小区。

孙易年青力壮,力气又大,是极佳的人选,可是老蒋两口子说什么也不同意,力气大是没错,可是这孩子脑子有毛病,没人陪着可不行,但是老两口还有工作,这一个星期都要早起呢,哪里能参加。

第二天老蒋两口子领着孙易刚刚回来就见小区里头已经吵成了一团,围在最中间的是几个西装革履的家伙,本来一身板正的正装,已经被那些老头老太太拉扯得快成布条了。

这几个人都是拆迁公司的,过来谈补偿的问题,至于之前的伤人事件和夜半拆楼事件,他们绝口不承认,那是警方的问题,而且还把价格咬得死死的。

这一下子小区的居民可都不干了,双方的条件差得太远了,根本就谈不到一块去。

几个人狼狈万分地向小区外头跑去,年近六十岁的胡老四领着一帮人一直追到小区门口处,指着他们的背影跳着脚大骂道:“回去告诉那些王八蛋,老子这辈子就死在这里了,钉子户当定了,有能耐把老子弄死啊!”

胡老四年青那会就是有名的泼皮无赖,年纪大了以后才收敛,现在把这光棍气质一展现出来,立刻就引起了一片欢呼声,顿时威望大增。

孙易看着跳脚大骂的胡老四嘿嘿地傻笑着,水芹在他的后背上不轻不重地抽了一把掌,低声道:“好孩子可不能学他那样,咱们本本分分地做人,多赚点钱,妈给你攒着到时候好娶个媳妇!”

“嗯!”孙易重重地点了点头。

老蒋两口子相视一笑,这孩子虽然傻气了一点,可是越看越是喜欢,反正是个傻孩子,索性就认了儿子了,傻乎乎的孙易对称呼问题一丁点问题都没有,爸妈叫得顺溜着呢。

下班高峰期,水芹领着孙易出去赚钱,现在壮硕的孙易已经被附近几个小区的车主牢牢地记住了,有些人放着能停进去的车位也不停,就等着孙易给他们推车,男人壮硕的肌肉高高地鼓起,哪怕是SUV这种沉重的车辆也能推得动,满满的力量感看着都赏心悦目,花上十块二十块的看上一眼,怎么都不觉得亏。

这其中又以女性车主为多,娘炮横行的年代,突然跳出这么一个阳刚十足的小伙子来,身上的呆气也掩不住那股子炽热的雄性力量。

这也是水芹最不放心的地方,所以非要一起跟来不可,她还有些害怕,万一哪天一眼没看住,怕是这些一脸欲求不满的女人会把孙易给吃了,没见这个胖胖的女人还在摸自家儿子的肌肉吗,还有没有脸了。

水芹抱怨着领着孙易向家里头走,赚了几百块也没能让她的心情更好一些,路过小市场的时候见孙易盯着大块的牛肉在看,狠了狠心买上一大块,回家做牛肉炖土豆去,儿子推车辛苦,可要好好补补才行。

拎着牛肉土豆还没到小区就听到了一阵阵的喧闹声和吵骂声,看到小区外头停放的那几辆面包车还有金杯车,水芹的心里头就是咯噔一下,是那帮人又来了。

刚刚跑进小区,就看到三十多号人拎着棍子铁链,这次竟然还有砍刀,小区的居民也不甘示弱,菜刀铁锹之类的都拿在手上,只是这老式小区要么是老头老太太,要么就是一些图便宜在此租住的外来人口,虽说人数占优势,可怎么也改变不了乌合之众的事实。

一言不合大打出手,老蒋头也混在其中,手上还拎着一把板锹,锹还没等抡起来呢,一个带着纹身的大汉就一棍子砸到了他的肩头上,老蒋头惨叫了一声捂着肩头,手臂再也抬不起来了。

“老蒋!”水芹像是疯了一样的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老蒋头,一根棍子也向她的后背上抽了过去。

棍子最终还是没有落到她的后背上,一只粗壮的手臂伸了过来,用手臂接住了这一棍,纹身汉子瞪着眼睛与对方盯视着,一个略带傻气的年青人同样怒视着他,脸上的肌肉还在不停地颤动着。

还不等纹身大汉把脏话骂出口,肚子就是一疼,然后整个人都飞了起来,那根一米多长的铁棍也落到了孙易的手上。

手上的棍子一轮,一个拎着砍刀刚刚冲上来的汉子用刀一挡,当的一声巨响,砍刀被打得反弹了回去,刀背几乎嵌进了他的面骨里头,棍子抡起再一击,直接就把这人打得飞了起来。

一身肌肉的孙易力量十足的两击,把所有人都惊住了,只见孙易一脸怒容地拖着棍子向其余人走了过去,四周顿时响起了一片叫好声。

“打死他们,打死这些王八蛋!”

包括那些没有参战的外来人口都义愤填膺地吼叫了起来,看热闹的从来都不怕事大,水芹却紧张了起来,她可知道这个捡来的儿子手上力气有多大,她在好奇之下试了一把,这个捡来的儿子可是连卡车都能横着推动,那卡车上还有货呢,这事她没敢让别人看到,更不敢跟别人说。

“小易,住手,别杀人!”水芹尖叫了起来。

水芹这一声尖叫,让孙易把砸向对方脑袋的铁棍偏了一点,正砸在锁骨上,嘎崩一声脆响,七尺高的汉子惨叫一声跪倒了下去,一条膀子也垂了下来再也无法抬起来,与老蒋受的伤如出一辙。

一脸怒气的孙易一脚将对方踢开,拎着棍子就冲了上去,原本还在打斗的双方因为孙易的加入暂时分开,眼看着孙易眨眼之间就放翻了两个人,顿时鼓噪了起来,舍弃了那些居民向他冲了过来。

孙易的脸皮微微地颤动着,扭头看了一眼倒地不起的老蒋还在扶着老蒋的水芹一眼,眼中的怒色更浓了,拎着棍子毫无畏惧地冲向这近三十多号混子。

一根铁棍兜头砸了下来,孙易抬起手臂一抬,铁棍与手臂交击发出一声闷响,然后孙易脸色不变地一棍子砸了过去,直接就把对方打躺下了。

一把砍刀向肩头砍了过来,手上的铁棍一横挡住了这一刀,金铁交鸣的脆响声当中,那个持刀的混子虎口被震得发麻,还在微微发愣当中,孙易一脑袋就撞了过去,梆的一声闷响,这个混子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孙易挨了一棍子,又跟对方撞了一次脑袋,如同没事人一样接着扑进了人群当中。

这些混子越打就越是心惊,这倒底是个什么怪物啊,一棍子打在他的身上,人没怎么样,反倒是自己的双手震得发麻。

砍刀砍在他的身上,像是砍在浸了水的老牛皮上一样,只砍破了一层皮,血都没有流多少。

本书首发于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