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0章 要不要弄死-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840章 要不要弄死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11:6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握着枪管使劲地向深处刺着,亚伦握住了枪管的另一端死命地抵住,两人像是拉锯一样的顶着一根枪管,亚伦虽说还在强撑着,可是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了,孙易的力量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的,更何况还是在他暴怒的时候。

枪管已经伤及到了咽喉,也就是血族的生命力比较强大还能撑得住,若是一般人的话只怕早就吐血失去能力了。

孙易怒吼了一声,一膝盖就顶到了亚伦的胸口处,跟着手臂一抬,一肘就向枪管处砸去。

亚伦的眼中闪过一抹绝望的神色,他已经没有力气了,若是再被这么狠砸上一下子,只怕这条小命就要撂在这里了,自己可是堂堂的公爵大人啊。

就在孙易的手肘将在砸到枪管上的时候,身后的树林发出哗啦一声轻响,跟着风声响起,孙易一偏头,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从耳边飞掠而过,只是除了这块之外还有一块,另一块人头大小的河卵石紧随而致,重重地砸到了孙易的后脑勺上。

河卵石的质地比一般的石块更加坚硬,但是长期受水流的冲刷也使得这东西比较发脆,而孙易的骨胳密度远超常人,哪怕是后脑这种脆弱的地方被重击,也只是石卵石碎成好几块,孙易一个前倾,一头扎到了亚伦的头顶上,翻了一个跟头又站了起来。

虽说对于一般人来说足以致命的一击,也只是让孙易有些头昏,眼前有些发花,甩甩脑袋清醒一下,眼见一条人影凌空扑了过来,孙易怒吼一声,重重地一拳迎了上去,拳头相击,发出骨胳碎裂的脆响声。

“克拉克!”孙易握着自己已经有些骨裂的拳头怒吼着,如同一只蛮牛一样的向前撞了过去。

孙易现在已经有些头昏脑涨了,克拉克堂堂亲王,实力非凡,孙易又哪里是对手,才一个照面就被打得飞了出去,跟着连受几次重击,几口鲜血喷吐出来,后脑又被重击了一下,眼前发黑,摇晃了几下勉强稳住了身子,跟着又是一次重击。

坚强的孙易后脑勺上挨了三次重击才算是昏迷了过去,克拉克也暗自抹了一把冷汗,这个孙易绝对是他见过最强悍的家伙,这个强悍指的可不是多能打,而是这种超强的抗打击能力。

亚伦这会也将嘴里的枪管拔了出来,伤了咽喉,嘴里不停地留着血,一时半会也说不出话来,却拎着这截枪管向孙易大步走来,要在他的身上开出几个洞来才能出这一口恶气。

克拉克皱着眉头挡到了他的身前,淡淡地道:“王的要求,抓活的!”

亚伦在克拉克的面前不敢放肆,一腔怒火全都发泄到了手上那截枪管上,将枪管扭成了麻花状远远地扔了出去。

这时,一道华丽的身影远远地飘行了过来,正是洛宣,只是这会原本水仙一样的女子也显得有些狼狈,脸都肿了,而且还是一脸的怒容,不停地摸着自己的脸,很是恼火,素问老和尚也是传奇一般的武者,洛宣虽说能占据上风,击退了素问,可是她也不是毫发无伤。

“王,我们要不要……”

“要什么要!”洛宣没好气地打断了亚伦的话,低头看了看已经残破的鞋子,叹了口气,还是对付穿着吧,“走走!”

亚伦和克拉克都有些默然,说走就走,可问题是往哪走啊,他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而且孙易在当地与军政两方的关系都非常不错,外头传来线报,一个团的数字化军队正在这附近演习,只要他们敢离开人烟密集处,相信各种炮弹导弹绝对会以演习的名义砸到他们的头上来,虽说他们通过一些关系与上层取得了一些默许,可是现官不如现管啊,人家随便找点什么借口都能搪塞过去。

洛宣没有理会他们,而是拎起了孙易,拍拍昏迷中的孙易的脸,“这个小家伙,还真是能折腾!”

亚伦又咯出几口血来,勉强能嘶哑着嗓子说出话来,“王,要不要直接弄死他!这样也会少很多麻烦!”

洛宣听了他的话微微一愣,然后扭头用十分怪异的目光看着他,“杀了他?你确定?不过我可以保证一件事情,如果真的把他杀了,血族,甚至是整个黑暗世界都会被抹平,这事我不敢干,你要干你来!”

洛宣说着将孙易向他的怀里头一塞,亚伦更是一愣,包括克拉克在内都有些吃惊,本以来王醒来,会带领他们走上另一个高峰,可是现在看来,似乎王对华夏的某些人也有所顾忌啊,而且还是杀光他们,这要拥有什么样的能力才能办得到啊。

亚伦也不敢轻举妄动,老实地背起孙易,谁叫三个人里头他的地位最低呢。

三个人没有走大路,而是一头向山里头扎去,北方的茫茫大山要藏几个人,还是身手实力相当不弱的三个高阶血族完全没有问题。

一头钻进了林子里头,克拉克有些小心地问道:“王,那斯嘉丽怎么办?”

洛宣摆了摆手浑不在意地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就是一个小角色,放她一条生路吧!”

有了洛宣这一句话,斯嘉丽才算是真正地脱离了血族,相信从此以后在黑暗界不会再有谁拿斯嘉丽的血族身份说事了。

路志辉还是违反了规定,偏离了演习预定的道路,带着一个连的高机动部队一路冲向林河社区。

一个连的高机部队听起来不太多,可是却包括了轮式装甲运兵车,八轮的火力侦察车,勇士系列的高机动部队,而且带的都是实弹,两辆火力侦察车上的七五炮速射炮就是路志辉最大的底气所在。

车队直接就冲到了孙易家门口,只找到了盘坐在孙易家院子里的两个光头和尚,看样子受伤都不轻的样子,路志辉已经接到了斯嘉丽,并且安排到演习部队里头送往林市了,至于这两个和尚,路志辉懒得理他们。

路志辉虽说是团长,但是他的身份不一样,属于大院里出来的那种世家子弟,在军队系统里头有着不错的关系,几个电话打出去,以演习的名义请认识的朋友派出了几架直升机在附近搜寻了起来,可惜最后的结果仍然是什么都没有搜到。

路志辉在自己军队的范围之内做出了最大的努力,倒底不能像地方那样可以封路搜察之类的,当然,林市那边也做出了努力,可惜他们面对的对手太强大了,除了抓了好几个逃犯之外,一无所获。

层屋叠架的政事系统让很多事情办起来都不是那么方便,比如只要一跨过省界,就需要另一套行事手段了,必须要与临省达成合作才行,如此一来会拖延很多时间,这个时候,洛宣和亚伦他们已经到了临省。

虽说华夏一向都是教庭和黑暗界无法深入踏足的地方,但是这种底蕴深厚的老牌势力仍然有很多不为人知的隐秘力量,而且这些力量一旦调动起来能量惊人,只是秘密运送四个人并不算什么难事。

距离京城只有几百公里的山海市,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也是京城与北方的门户要地,在一家星级酒店里头,孙易盘坐在床上,瞪着眼睛怒视着洛宣,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在他的身上,还刺着数十根金针,这种金针刺穴本属华夏一些世家的不传之秘,可偏偏这个洛宣却用得极为熟捻。

克拉克恭敬地递上一个卫星电话,洛宣接起了电话,还没说话就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声尖利而又刺耳,充满了一种怨毒般的感觉。

“你终于省得联系我了?哈哈,有句你常说的话是什么来着?造化弄人?还是缘如飘萍?现在呢?现在这是造化?还是缘份?”

洛宣听着电话那边的声音,离得较远,声音也调得很少,孙易根本就听不到是谁打来的电话,至于亚伦和克拉克早就躲得远远的不敢靠近,更别提偷听了。

洛宣的脸上一直带着笑,时尔笑得妩媚,时而笑得阴沉,或是笑得尖利,情绪瞬间多变,让孙易着实感受了一下女人最多变的一面。

最后洛宣大吼了起来,“放心,你尽管放心,我不杀他,我会把你对我的,全都用在他的身上,人生相见不相识,明知他在世上,却找不到他的痕迹,哈哈,这一切,都是你给我的!”

洛宣说着一把将卫星电话捏成了碎片,然后大步到了孙易的面前,弹飞了两根金针,孙易只觉得喉间的肌肉微微一松,立刻就能说话了。

“小家伙,你现在还有什么想说的!”洛宣仍然在笑,可是脸上的肌肉却在微微地颤动着,情绪极为激动。

“嗯……我想说的是,人生本来就已经如此艰难了,我们又何苦为难彼此呢,而且我也觉得自己挺冤的,上一辈的恩怨,为什么要延续到我的身上呢!”

“哈哈,小家伙现在才服软,不觉得有些晚了吗?”

孙易微微一笑,“我不是服软,只是在拖延一下时间!”

洛宣微微一愣,跟着孙易的身体向前一倾,梆的一声,一脑门就撞到了洛宣的鼻子上,哪怕以洛宣的实力,这脆弱的鼻子被撞,鼻骨没断,可是也流出两行鼻血来。

本书源自看书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