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18章 这叫啥往事啊-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818章 这叫啥往事啊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9:31Ctrl+D 收藏本站



随着鼎炉里头骨碌碌地响了起来,孙易稍松了一口气,现在就成了大半了,不过仍然在不停地抖动着,就连一些炭灰飞出来烫破了衣服,甚至将皮肤都烫起了小水泡也顾不上了,哪一次不要受点皮肉之苦。

终于所有的药丹都成形了,炭火也用得差不多了,将炭灰清出来,轻轻地打开鼎炉的盖子,一股浓香扑鼻而来,跟着快速散去,只有少许的异香传来,虽然异香很淡,却像是可以从毛孔钻入身体似的,让人全身都变得通泰起来。

这次炼出来的药丹似乎跟从前的又有所不同,不再像从前那么内敛了,但是药效似乎更强了。

里头的药丹颜色也发生了变化,不是从前那种彩丝编织的小球模样,而是变成了淡淡的灰色,一个个小指肚大小,看起来更加不起眼了。

孙易不知是哪里出的问题,在他看来只要药效还在就行了,正准备捏起一颗来尝尝的时候,一只嫩手从侧面伸了过来,先抢过了一颗塞进了嘴里头,用力一咬没有咬动,差点把牙咯掉,捂着腮帮子直抽冷气却怎么也不肯吐出来。

孙易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紧盯着斯嘉丽,斯嘉丽瞪着眼睛看着孙易,似乎生怕他将药丹从嘴里头掏出来,这东西虽然硬得很还咬不碎,但是在含在嘴里头,那股子异香似乎都要从七窍钻出来了。

见孙易的目光望过来,索性一伸脖子,骨碌一下给咽了下去,然后一张嘴一伸舌头表示自己的嘴里头什么都没有了。

孙易更是一脸的无奈,就冲着这香味,这药丹的药效也肯定不错,彼岸黄花虽说在单一功效上很坑爹,只能治疗女性月事问题,但是加入药丹当中之后,又起了一种变化,似乎肯有某种行穴通窍的能力了。

拿出早就准备备好的小瓶子开始分装药丹,这次一炉就炼出来数百颗,应该够用上一阵子了。

很快,斯嘉丽的身体就起了变化,似乎从毛孔都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气,跟香妃似的,而且走路都要飘起来了,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有一种飞一般的感觉。

好东西当然留着自家使用,把从前的丹药都搜集了起来,打算明天托人带到巴而图交给四大金刚和尚还有奥维尔,算是顶了他们的工钱,奥维尔是不缺钱,但是对丹药需求很强烈,四大金刚干脆就是深山高原的师门派出来用自己的性命来赚取药丹的。

对此孙易并不反感,总比紫鸿那个老奸巨滑的家伙强,想要东西却从来都不肯付出半毛钱,真当老子的药丹是大风刮来的了。

孙易处理完手上的事情,天已经快要亮了,罗丹靠着被子歪着脑袋打着小呼噜,而梦岚也困得睁不开眼睛了,她们的生活习惯一向很好,从不熬夜,对于蓝眉来说自然没问题,还精神着呢,至于斯嘉丽,到了夜里头,她的精神头一向十足,多次见她在夜间偷摸的吃东西逗孩子,属于没正事那一伙的。

蓝眉看着转来转去假装忙碌的孙易忍不住摇了摇头,高声道:“你倒底要不要翻看一下子,男子汉大丈夫的,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早死早托生了!”

孙易被蓝眉说得老脸通红,有着羞怒地瞪了她一眼,然后大步走了过来,深吸了一口气,翻看起这些遗物来。

虽说老孙头去的早,孙易又不是亲生的,但是与亲生父子没什么区别,孙易小时候又淘气得很,皮带棍棒没少挨,华夏式教育并没有让父子之间产生仇怨,反倒是更多几分情谊。

以至于老孙头去逝的时候,刚刚读大学的孙易伤心欲绝,几乎散尽了家财,若不是六婶子一家支持,怕是连大学都读不上。

而老孙头的坟包也是最大的,孙易每年都会亲手扫墓,栽重下的两棵松树都长到十多米高了。

在地方入葬并不像那些南方传统家族那样隆重,头七之后,能办上几天比较隆重的就算是很有面子了,然后入土为安逢年过节烧纸叩头就算是孝子了。

当初的遗物除了一些衣物随葬之外,其它的东西都被孙易打包好放到了仓房里头,后来还是收拾仓房给两头黑瞎子当窝的时候重新整理出来的。

一本老相集里头,各种生活化的照片,老孙头的照片很少,多数都是孙易的照片,在那个年月里头,照机对于一般家庭,特别农村家庭来说还是一件挺奢侈的事情,不像现在,随便拿个手机都能拍出当年专业相机的水平来。

把相集从头翻到尾,就像是又走过一次青春一样,孙易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一些大包小裹的都是一些杂物,老百姓家里几乎很少有丢掉的东西,什么都舍不得扔,什么东西都要留着,看着这些有着十几二十多年历史的老东西,孙易就像是再一次从小走到大一样。

“咦?这个是存折?”蓝眉扬着手上一个红色的小本本。

“这个老家伙,竟然还藏起了私房钱!”孙易嘀咕着,不太在意地接过了存折,一个农村种地的老头子,干上一辈子又能攒上几个钱,十几二十万就不错了,银行再收点保管费啥的,说不定还要倒欠人家的钱呢,对于孙易而言,还真不差这点钱。

打开存折,里头掉出一个纸封来,一个老式的牛皮纸信封,上头还模糊的字迹勉强能认出娟秀的女人笔迹来,而且看样子还是毛笔写的,应该有些年头了。

扫了一眼存折上的存款数,孙易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我擦,数额竟然高达数千万,而且还是美元,再翻翻存折才发现,这并不是国内的银行存折,而是香江那边的知名银行存折,而且这家银行早在九七那会就倒闭了,能不能取出钱来还两说,但是仅看这数额就把孙易吓了一跳,挺有钱的老头子,怎么窝在这个小山村里头吃糠咽菜的?

按着那边银行的利率来算的话,真要是能取出钱来,怕是也有上亿了,以孙易现在的身家,当然不是很在意了,混到现在,他最不缺的就是钱了,倒是那个信封吸引了孙易的注意,特意看了看封面,姬水成三个字让他的眉头一跳,好像谢老说过,药王的名字就叫姬水成吧,再看落款,是知名不具。

孙易啪地将这封信一摔,知个毛线名不具啊,老子知道你是谁嘛,孙易现在变得狂暴了起来,蓝眉轻轻地叹了口气,自打从东欧小国回来之后,孙易的脾气就越来越暴躁了,不是本性如此,而是他也想到了一些自己无法接受的事实,这事情变得愈发的扑塑迷离起来。

蓝眉把捡起的信封重新递给孙易,孙易还在喘着粗气晃着膀子不肯接,蓝眉马信封在他的手臂上拍得啪啪做响,这已经很久远的信封都开始掉起了纸屑,再拍上几下子非碎掉不可。

孙易一把夺了过来,还瞪了她一眼,“这么用力干什么,拍碎了怎么办!”

蓝眉翻了一个白眼,“你这是狗咬吕洞宾!”

梦岚见他们一副要大打出手的样子,赶紧把人拽了过来,蓝眉还有些不服气,可是身子一僵,连开口都做不到了,不知何时,她的肋下刺了一枚钢针,这枚钢针的位置极其诡异,不是任何武学修炼的穴位,却恰好截断了她的气息所在,一身的武学在梦岚这个看似家庭妇女的面前全然没有施展的余地,这才想起,人家也不简单,就凭这一手,走到哪里自保都足够了。

孙易深深地吸了几口气,一边猜测着这个信封里头都在说些什么,一边狠狠地拆开了信封,展开了里头很古旧的,竖式格式的信纸,信封里头的细小的毛笔字变得愈发娟秀起来,而且更加清晰了。

看着手上的信,孙易的手抖得有些厉害,眼睛瞪得更加大了,一副恨不得要吐血的模样。

那边,梦岚见两人情绪稳定了,也将钢针取了出来,蓝眉重获自由之后,伸着脖子向信纸上张望着,虽说没有看全也扫视到了几行字,脸色也变得古怪了起来。

那字里行间别的啥都没有,只有绵绵的情谊,特别女人看了这些文字,无不是心怀感动,就像是看了几百集的棒子电视剧似的,眼圈都红了,那幽幽怨怨的情,情情切切的意,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可是孙易却满脸的古怪。

啪地一声,老孙头的照片摔在了桌子上,一个穿着早年的确良衣装的农民老头,虽说衣着笔挺,一看就是刻意收拾过的,特别是脚上的一双老式黄胶鞋,怎么看都觉得别扭。

“你们瞅瞅,就这样的男人,会让人看得上眼吗?说死谁信啊!”孙易敲着桌子不停的怒吼着,本来已睡着的小易被惊醒了,乌溜溜的大眼睛环视了一圈,哇地一声哭了,把罗丹都惊醒了过来,抱着孩子赶紧哄了起来。

孙易也不好再吵孩子,背后着转来转去,只觉得一股郁心闷在心中怎么也发泄不出来。

本书源自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