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16章 正当防卫-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816章 正当防卫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9:22Ctrl+D 收藏本站



车子被砸这个模样肯定是没办法开了,司机跳下了车开始联系客运公司再派一辆车来,乘客也纷纷下车,至于坐在后排座上的孙易他们三个人,没有任何人敢招惹,更加无人敢上来搭话。

孙易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再等了,三个人在路边不停地伸手搭车,可是高速路上很少有车会停下来搭他们,更何况离他不远的地方还有那么多人在等着。

蓝眉紧紧地拽着孙易,她看得出来现在孙易的心中烦躁得厉害,生怕他一个激动冲到路中间去强行拦车,那和踹死车匪可完全是两个概念。

孙易强压着心头的火气,他也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干出强行拦车的事情,可就太违背自己做人的根本了。

远处,警灯闪烁着,一辆警用面包车快速地开了过来,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数名警察跳下车,直奔孙易而来。

蓝眉暗叫一声坏了,这些警察从气势就看得出来是来者不善,毕竟死了人,警方无论如何都要来一趟,无论是正当防卫也好,防卫过当也罢,肯定是要过问的。

如果是平时的话,孙易不介意跟他们走一趟,可是现在,孙易就像是一个放在火堆边上的大火药桶,随时都可能炸,一旦失控起来,这几个警察能不能回去都不知道。

蓝眉一横身拦到了孙易的身前,几名警察伸手掏出了手铐,向蓝眉道:“警方办案,闪开,妨碍公务的话把你也一起抓起来!”穿制服的一向都是如此牛逼。

蓝眉苦笑了一下道:“我这也是为你们好!”

可惜没人听她的,为首那名一脸横肉的警察伸手就要去扒拉蓝眉,可是刚刚一伸手,孙易的大手就伸了过来扣住了他的手腕,孙易的面色阴冷,手上的力道也大,这名横肉警察只觉得手腕发出嘎崩的脆响声,跟着半条手臂都失去了知觉,小臂骨被孙易硬生生地捏裂了。

蓝眉一巴掌拍了孙易的胸前,怒声道:“你干什么,疯啦?”

孙易现在没疯也离疯不远了,其中一名警察已经向警车飞奔而去,很快就从车里头拽出一把手枪来,身配手枪听起来很牛逼的样子,可实际上那玩意挂在身上沉得很,国内的治安又一向不错,至少一身警服的威慑力还是很强的,一般出警也不乐意带枪,这玩意要是丢了更加麻烦。

那名警察刚刚把枪举起来,一溜军绿色的车队就从旁边呼啸而过,打头的是一辆挂着演习01牌照的猎豹。

演习的军车刚刚过去,打头的猎豹就向路边一靠一个急刹车,然后刷地一下子就倒车回来了,其它的卡车还有炮车等停都没停就冲了过去,军方一向都拥有极大的优先权。

车子嘎吱地一停,车门被推开,一名穿着野战迷彩的中校跳下了车,后头也跟着跳出几名士兵来,腰间挂着手枪,怀里抱着自动步枪,一脸的警惕。

军官看了看孙易,然后一挥手,几名士兵冲了过来,架起孙易就塞进了车里头,蓝眉和错生赶紧跟了上去,那名横肉警察抱着手臂冲过来要理论,只看到一个漆黑的枪托越来越来,然后砸到了脑门上梆的一声脆响,眼前金星闪耀着,扑通一声就摔到了地上再没了知觉。

孙易乖乖地跟着进了车子,车子一启动,孙易就一拳头捶在那名中校的肩头上,捶得他直咧嘴。

“升官了啊,上回见你还是少校呢!”孙易笑道,这名军官不是别人,正是有着过命交情的老朋友关宁。

“你不是在特种部队服役吗?这是野战部队吧?”

“没错,刚刚调过来任团长,你不在体制内不知道,特种部队因为特殊原因,干得再好到了少将也到头了!”

孙易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像关宁这种出身军人家庭,而且势力不凡的公子,是不可能自断前途的,或许特种部队服役也只是给他增加一些含金量罢了。

“对了,你就这么把我带走了,不会有问题吧,要是弄得军地关系紧张的话对你可不好!”

关宁哈哈地笑了起来,不在特种部队股役,让关宁的性子都变得张扬了起来,“放心吧,我们演习是路过这里的,我们要一直到临省,出了省界,他们就算是想要找我也麻烦得很,我这边再拖一拖,最后耗都能把他们耗死,对了,你又惹什么事了?”关宁问道。

“心情不好,杀个人玩玩!”孙易淡淡地道。

关宁像是一只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似的,笑声戛然而止,瞪着眼睛看着孙易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孙易的表情很认真,而且他也相信这家伙真的能干出这种事情来,如果是一般的打架斗殴,哪怕是把警察给打断几条腿,只要不出人命,他把人带出来当然没有问题。

可是一旦出人命,特别是易哥这种人物,真要是杀人了必定是惊天动地的大案要案,就算是部队也未必能够护得住自己,这个团长位子怕是要坐不牢了,关宁没有责怪孙易,而是琢磨着退路,老关家的势力范围是在空军,可惜关宁因为身体原因没办法当飞行员,所以才会转投到陆军来,或许,可以活动一下跑海军去,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华夏当前的军事发展走的是科技强军的路子,陆军可以说已经走到头了,再怎么干,哪怕是干到中将,一个陆军中将也比海军或是空军中将差远了。

看到关宁沉思起来,而且没有追问自己的事情,孙易有些小感动,拍拍他的肩头笑道,“确实是杀人了,没收住手,不过是几个劫匪,怎么算也是正当防卫!”

“屁个正当防卫,你数数看案例,有几个正当防卫的!”

孙易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绝对是正当防卫,是不法侵害正在进行时!”孙易笑着道。

关宁还有些不信,手指头不停地敲打着道:“前阵子有个新闻听说了吧,妻子被强了,结果男人把施暴者干掉,结果还被判了个故意杀人罪!”

“噢,这个我知道,只能说那两口子没把事情办明白!”孙易淡淡地道:“施暴者的家伙已经拔出来了,这就叫犯罪中止,再出手干掉他,不是故意杀人是什么!”

关宁气得一拍坐椅,把开车的战士吓得差点把车开到沟里头去,“这成什么道理,自己的老婆都被强了,难道还要递上套套?”

孙易笑着摇头道:“虽说我不是法律专家,不过研究一下正当防卫的概念就知道,必须要正在进行时,而且只能针对施暴者,如果家伙还插在女人的身体里头,这个时候干掉他当然算正当防卫了,可是家伙拔出来了,受害者只能选择报警,因为接下来就是法律的事情了,当然,如果两口子把口供串好,比如一口咬定对方拔出家伙之后恼羞成怒要杀掉丈夫,这个时候再干掉他也算正当防卫。

不过这个时候光统一口供是没有用的,还要布置一下现场,这个就比较专业了,估计一般人逃不过警方的法眼!”

“那你呢?”关宁问道。

孙易看了看关宁笑道:“现在是站着说话当然腰不疼,不过我知道的是,一旦发生这种事情,你我的选择都是一样的!”

关宁哈哈地大笑了起来,“没错,管他什么防不防卫的,先干掉他再说!”

两人说笑着,车子进入了下一个城市,关宁单独派了一辆车送他们去机场,虽说这并不符合演习车辆使用规范,可是华夏人办事一向人情为先,在不影响演习行动的情况下小小地调用一下还是没有问题的,更何况他们走的路距离机场并不远。

孙易懒得理会失手干掉一个小流氓这种事情,就算是最后追到老家去,能不能把自己带走都是两说呢,他不但是个镇长,同时还是市人大的代表呢,按着法律上的规则,警方跨地域也只能找自己谈话而不能随便把自己带走,在地方上,自己也是头面人物,身上也有着官方的保护伞了。

飞机在林市一落地,孙易总算是稍稍地松了口气,开车直奔家里头,速度飞快,孙易这也是给自己铺了一条路,当初修建的那条一级公路用料扎实,两三年都没有大修过,甚至连小修补都没有,绝对是华夏如今公路修建当中极为难得的一条高质量高标准公路,只是孙易超速了。

他开的是杨经理的车超速的,一路上啪啪地拍了不知多少超速照,孙易也懒得理会,杨经理能搞定这种小事情了,甚至都用不着杨经理出面。

负责这条公路超速罚款的就是林市的交警,一辆车如此超速早就引起了注意,只是负责的交警从照片上认出了车子里的人,甚至连已经升任支队长的老宋那里都没有打招呼,直接就从内部删掉了,好像易哥在这条路上开车就没有不超速的时候,也从来都没有见他交过罚款,真要是公事公办的话,只怕早就要吊销驾照了,当然,这种底子是绝不会留下的,只会给自己惹来麻烦。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