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7章 耗子掉进米缸里-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807章 耗子掉进米缸里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8:43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笑了笑,他相信会查出问题的,不过上头也会保持沉默的,有的时候这种默契还是有的。 (w W W .  . c o M)

面包车的车门发出咚咚的声音,老云轻叹了口气,刚要过去拽车门的时候,嘎吱一声,面包车的车门整个从车身上脱离了下来,一个穿着运动上衣牛仔裤,蹬着一双挨克运动鞋,手上拎着车门子一身的不自在。

他在广南那会就算是过冬天也不过就是一条长裤一件褂子外加一个包头而已,现在两天之内就从极南跑到了极北,尺厚的积雪虽说让他好奇,可是这种干冷让他极不适应,然后马上又开始甩手,车门子都快要冻在手上了,这零下二三十度的低温可不是说笑的,若是不戴手套接触铁器,只需要几分钟就能把皮肤和铁器冻到一块,少年这反应算是快的。

孙易什么也没有说,上前一把抱住了错生,错生有些发愣,十分不自在地挣开了,看着他平静的脸色,孙易微微有些吃惊,在电话里虽然说的不多,但是孙易也知道,龙王村还有龙王洞前的十几户几乎全部被灭了,只有错生和那个傻汉逃了出来,其余人全都死了。

那一村一无名居地,家家都是亲戚,而且还都是近亲,这种丧亲之痛却在错生的脸上看不到。

“傻汉呢?”孙易问道。

“还在林子里头!他会活得很好!”错生的汉语说得很流利,就像阿壮长老似的,事实上也只有他们两个的汉语说得流利,其它人说的都是当地人都听不懂的土语。

就这么一会功夫,错生已经有些发抖了,虽说他是与孙易都能战上几十个回合的狠角色,可是在这种极不适应的气候下,仍然有些难耐寒冷。

孙易把人都请进了屋,梦岚和罗丹去做饭,斯嘉丽赶紧跟了上去准备随时偷吃,也不知道她哪来的那么大的食量。

坐在温暖的炕头上,错生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云中海就像是一个透明人一样,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柳双双给他倒了杯茶,道谢之后捧着茶杯小口地抿着热茶一声也不吭。

错生暖和了过来,抬起南方人特有的黝黑面孔看向孙易,眼睛像是黑宝石一样的闪亮,“你很奇怪我为什么不伤心?”

孙易被他这么直接地发问问得有些发懵,好半晌才点了点头。

错生惨然一笑,向孙易道:“虽然我从小就没有离开过龙王洞,可是我也知道,我们整个村子的人都不正常,包括我在内!我们本不该存在这个世界上,可是,他不该抢走药王丹,那是我们生存的意义!”错生到最后怒吼了起来。

孙易赶紧摆手压下他的怒气,其实孙易是压不下去的,厨房里传来的饭菜香气让错生在愤怒之余已经开始抽鼻子了,活这么大也没闻过这么浓的饭菜香气。

当梦岚把饭菜端上来的时候,错生已经一点也不愤怒了。

来得匆忙了一些,梦岚也没有做其它的东西,考虑到南方人不吃生的蔬菜,所以梦岚给炒了个鸡蛋,昨天晚上就开始卤煮的狍子肉和野猪肉各撕了一盆子,没错,仍然是用盆子的。

再就是锅里头还在炖着排骨豆角,排骨可不是野猪排了,而是前几天临村提前杀猪给留下的一扇排骨,因为是笨猪肉,所以还需要一阵子才能炖好。

北方人待客是必须要有肉食有酒的,否则的话不仅是怠慢了客人,也是扇自己的耳光。

孙易拿出几瓶子酒,有啤酒有白酒,白酒都是五粮液和茅台,市面上售价没有低于五千块的,放到哪里都算得上是好酒了。

错生对啤酒没兴趣,拽过一瓶白酒来半天也没有打开,还是云中海帮着打开,满满地喝上一大口,错生那张黝黑的面孔泛起了淡淡的红晕,一看就是好酒量。

在贫瘠的土地上守着那么一个小小的村子,说好听点叫安贫乐道,说难听点一辈子都是土包子,全村杀一头猪都算过年了,上次孙易去过一次,大肆招待了一下几乎耗去了村子里所有的存货,也让村民一直津津乐道,直到灾难降临的前一夜还在谈论这事呢。

错生不知道客气,到了孙易家里也不需要客气,筷子抡起来专挑肉吃,至于端上来的醋溜白菜他连看都没看一眼,直到排骨炖豆角端上来的时候,他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排骨被咬得咯吱做响,连骨头都咬碎了吞下去,看得别人直瞪眼睛。

这可是笨猪的排骨,绝不是那种几个月就出栏的育肥猪,这种养了一两年的大猪骨头可硬着呢,可是错生的牙口够好,嚼起来毫不费力。

云中海没有跟错生抢肉吃,动他的肉就跟动他老婆似的,眼睛都冒绿光一副要杀人的模样,一口醋溜白菜吃下去,云中海的眼睛也亮了起来,他也算是吃过四方的人物了,哪怕是那些国际名厨做出来的菜品也不知道尝过多少了,可是没有任何一味能够跟眼前一道普通到了极点,还是农家妇人做出来的醋溜白菜相比。

等到一盆萝卜丝汤端上来的时候,除了放了些酱油有些倒胃口之外,竟然也堪称极品。

吃过了饭,错生抱着肚子在炕头上哼哼着,一桌子的饭菜几乎全进了他的肚皮,罗丹微微地摇着头,从柜子里头翻出健胃消食片来给他嚼,本来这是给斯嘉丽这个吃货准备的,当然,两头黑瞎子平时也没少吃,不过斯嘉丽消化系统出奇地惊人,根本就用不上,这回倒是给错生用上了。

云中海十分不好意思地讨了两片吃,刚刚一不小心他也吃多了。

孙易轻轻地拍了拍错生,没敢用力怕把他吃进去的东西再拍出来,用十分肯定的语气道:“等过完了年,咱们再把这笔帐好好算算,放心,谁都跑不掉!”

“我只要药王丹,那是我们的意义,只要还有人没死绝,药王丹守定了!”

“好,好,没问题的!”孙易一个劲地点着头道,心中暗道,只要这药丹想要拿回来可不容易了,不过孙易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他手上的药丹不是越来越接近药王丹了嘛,到时候弄点手段整出一点香味来估计也能唬弄过去。

倒是云中海的耳朵立了起来,药王丹一个字已经刻进了他的脑海当中,哪怕没有赵恒的指示,他也清楚地知道,关于孙易的一切都需要牢牢地记住,然后回去转述给赵恒,一字也不能差。

云中海很快就告辞回去了,孙易也没有多留,这是他跟赵恒之间的人情往来,云中海还不太够看,但是上门是客,特别是临近过年了,不可能让客人空着手走,本来想把野猪肉狍子肉之类的给他装点,结果云中海微有些羞赧地只要了大白菜。

因为孙易过年要用大白菜来送礼的,所以今年种得比较多,一个个长得又粗又壮,十几颗白菜就把他的面包车塞满了,白菜经久耐放还抗折腾,相信就算是折腾回海城扒掉几层外皮之外仍然翠绿如新。

本来杀年猪的日子是放在临近春节的那几天,从腊月十几开始杀,漓漓啦啦一直到年跟前才杀完,但是现在大家伙都知道孙易临近春节的时候忙,也就把杀年猪的日子提前了。

本来杀年猪是要当地最有名望的人家杀完之后其它人家才会开始,从孙易当上镇长以后,这个任务就落到了孙易头上,若是孙易不在家的话,就会由老黄家开始,因为黄家老太爷的年纪最长,威望也高。

孙易家里养的这些也只有熊大熊二最像猪了,但是绝不能杀的,好在刘老四给孙易联系了两头牛,五只羊,开着一辆大货车给送来了。

现在跟从前可不一样了,从前家里养的牛马等大牲口可是相当于几个壮劳力的,谁家都心疼着呢哪里舍得杀,但是现在都在使用机械,养牛多是为了卖钱,倒没有那些说道了。

别家杀猪,多是请一些关系好的,威望高的来吃一顿,要不然的话几头猪也不够吃,特别是三村合并成为一个林河社区之后,人也多了些,更不可能谁都请了,当然,请谁不请谁家家心里都有一本帐,绝不会错,没请到的也绝不会有怨言,这种潜规则印在每个人心里头,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

可是这个规则却对孙易不管用了,他必须每个人都请到,三村合并是他主导的,而且三村当初也极其支持他,这几乎就是他的底子,当然,周边几村对他也非常不错,年年杀猪都会请。

孙易把周边几村有威望的几户人家请来,人太多了,就算是村委会都放不下,好在镇上的黄胖子听到了消息提前赶来,同时来的还有几辆大卡车,车上装的是蓬布还有炉子等物,在村子早就废弃的麦场稍加收拾,就搭起了一个硕大的临时餐饮营地来,甚至连厕所都有。

厚重的帆布大棚里头炉子一烧,外头是寒冬腊月,里头却温暖如春,村子里的人聚过来,嗑着瓜子抽着小烟聊着家长里短的好不快活,一些妇女帮着收拾着碗筷或是弄一些配菜,热热闹闹的如同过了大年似的。

本书源自看书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