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9章 风雪奔啥熊-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99章 风雪奔啥熊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8:9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在熊大的屁股上踢了一脚,熊大也只是动了动它的肥屁股,倒是熊二这头母熊一个劲地向孙易的跟前凑,伸着鼻子在他的身上闻着,然后伸出带着倒刺的大舌头就在孙易的身上舔了几口。

冷玉斜着眼睛看着孙易,用阴阳怪气的声音道:“倒底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哈,连母熊都能吸引过去,一般人可没这个本事, 你看熊二那姿势,真不知道熊大要是反应过来会不会跟你拼命!”

孙易一扭头,只见熊二这只母熊正用屁股冲着他,然后低头在地上闻着,不时地伸舌头舔上两下,那是刚刚冷玉扔下瓜子壳的地方。

只是熊二这姿势实在是太不雅观了,看着好像就是在等着孙易挺腰而动似的,气得孙易脸都青了,一脚就将熊二奔了一个跟头,熊二在地上打了个滚,看着孙易一脸的迷惑,然后调头就跑,它们倒是可知道好赖脸了。

孙易气得转身就走,斯嘉丽大呼小叫地跟了上来,两头吃货左右看着,陷入了选择困难症当中,斯嘉丽当然知道,只要孙易一回来,肯定有好吃的,至于某种生的那个也好吃……

而两头黑瞎子也知道孙易弄出来的吃的味道更美,只是平时都是梦岚和罗丹在弄吃的,显然是以量取胜,最终它们还是选择了长斯饭票。

梦岚和罗丹每人抱着一个孩子,冷玉倒是没跟她们抢,然后骑着两头熊向家中走去。

这回就不一样了,梦岚和罗丹坐在熊背上,两头熊走得稳稳当当,甚至连小跑都没有,偶尔还会回头讨好似的叫唤两声,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这一点跟两个小不点学得可全乎了。

孙易一怒之下什么肉食都没有做,而是做的醋溜白菜还有萝卜丝汤,量都十分足,而且还十分恶意地放了辣椒,这些辣椒还是上次罗老来的时候特意带来的川地的泡椒,辣得厉害,两头黑瞎子叫了半天,然后梦岚没办法,各自塞了一个凉馒头,还不满意的时候,就被一点白低吼着赶出了家门到村子里头觅食去了,反正饿不着它们,到谁家都能混上几口,三村合并之后上百户人家,一家一口都够它们混个肚圆了。

清汤寡水吃得倒是格外香甜,冷玉今天也住在这里,亏得孙易当初在新盖房的时候特意多留了一些房间倒也能住得下,只是在临睡的时候看几个女人的眼神,特别是梦岚和罗丹像狼一样的眼神,就让孙易的后腰隐隐有些发凉,还没怎么样呢肾就有些虚了。

当孙易看到早已经风干的黄泉彼岸花的时候,眼睛刷地一下子就亮了,轻咳了一些,拿起这种药材就去了外间,在那里,还放着一些已经准备好的药材,只是在数量上,少了那么些许,不知道又是哪个梁上君子光顾了孙家。

孙易暗自呸了一口,就算是把所有的程序都摆在你们的面前你们也研究不出来,还研究个屁!

孙易已经习惯了家中被盗,而且这盗贼还颇有君子之风,因为每次被盗之后,要么就是梦岚她们的化妆口连锁店突然多了一笔大生意,利润最少在百万之上,要么就是野菜厂再多一笔订单,而且野菜厂的订单还很奇怪,要的都是需要报废的残次品,要知道罗丹所管理的野菜厂因为订单相对比较高端的原因,所以在质量把关上相当的严格,那些次品本来是要销毁当做肥料用的,却又能当成上品卖出个好价钱,最怪的是这价钱还是罗丹定的,而是买家订的,一副不给高价都难受的样子。

也正是因为如此,孙易才会对自家药材被盗的事情睁只眼闭只眼,否则的话哪容得小人嚣张。

在家里头翻了翻,翻出几大袋子上好的木炭,这些木炭不是市面上常见的用锯末或是一些残口木料制成的机制炭,而是用北方密度最高的榆木或是铁桦木制成的木炭,每一块的规格大小几乎相同,都有核桃般大小,经久而又耐烧。

世人常知一些南方或是热带的名带木料,却往往忽视了寒带地区所出的看似平常,却质量极佳的木料。

北方榆木和铁桦木有它出产的局限性,世人所知不多,只有当地人才知其中的妙处,一根腿粗,长不过两三尺的这种木头,扔到炉子里头,能烧上一整夜第二天早起来还有余下的火星,制成木炭之后提供的热量会更高更加长久。

本来以孙易的能量要弄出这种木炭来也很容易,除了老杜没事琢磨着要上告之外,没人会在乎这种事情,可是没有人比孙易更加热爱这片北方寒冷之地的土地和资料,这些东西还是玛莎那个沙特公主来这里治病的时候,由国家提供的,对于外事上的问题国家一向大方,提供的东西也非常多,用过之后还剩下不少。

至于那套产自最着名的瓷器之都的瓷制鼎炉自然被孙易给留了下来,玛莎就算是弄回去也只能当个记念,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

随便向这个精致到了极点的鼎炉里头加了一些井水,然后把药材拎出来,捏着差不多的量进行粉碎然后扔到了鼎炉里头,孙易做事一向都是这么粗犷,不是他不想细致,而是压根就细致不起来,因为怎么细致都没有用,最后的结果还是这样,只是这一次多加了一味黄泉彼岸花,这东西在花王册上有记载,只是所记载的药效让人挺无语了,起了这么一个有些恐怖的名字,单个拿出出来的药效却是用来治女人月事不调的……后园子里头冒出来的那些药材,哪一个单拿出来不是响当当的英雄,结果偏偏出现了这么一个专为女人服务的黄泉彼岸花!

药王册出品,必属精品,这个印象早就印到了孙易的脑海当中,从最初的紫苏花果实治好了柳姐几乎是绝症的脑瘤之后,孙易就对药王册上的药村有了充足的信心,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多加了一味药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

几个女人这次出奇地没有任何异意,也没有任何的脸色,上下一致一趴在门缝处看着孙易一脸严肃地在那里满头大汗地抖动着手上的瓷制鼎炉,其实孙易早就注意到她们了,故意连汗都不擦,任由汗水滴落在鼎炉里头,哪怕这一炉废掉了,能看到几个女人这种脸色也值了。

孙易在心里笑开花的时候,克拉克亲王像是吃了某种人类排泄物一样,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被克拉克修整到金黄色,再看到不一丁点外来物的人形青铜棺被放置在一个巨大的玻璃器皿当中,在这个玻璃器皿当中,浸满了无色透明的液体,看起来像是普通的水,可是嗅之可以嗅到淡淡的到涩味道。

这种微显酸涩味道的液体在外界的新药当中,可以卖到每克价比黄金,是治疗全球都属于疑难病症的心脑血管病的S液,甚至可以起到药到陈苛尽去的效果,是西医近年来极其少有的新药,但是在这里,却当成洗澡一样的浸泡着那具人形青铜棺。

青铜棺被浸泡在这些无色透明的液体当中,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在那平静的水面上,不时地还会有一丝丝的涟漪在闪动着,似乎是那具青铜棺在微微地震动着。

这种情况持续了七天七夜,然后一切都陷入了平静当中。

克拉克身后的那些血族伯爵以上的贵族上百人聚集在这里,克拉克一个亲王的号召力实在是太强大了,一经公开就引起了一场大地震,这是克拉克第一次出现在所有血族高阶贵族的面前。

与其它高阶贵族不同的时候,莫里斯候爵从始致终都是微闭着双目,那张苍老的面孔上更是古井无波,哪怕有人打招呼,也只是轻轻地嗯上一声,这让其它人很不理解,虽说莫里斯这个老家伙古板了一些,私底下没少骂他,但是大家心里都服气,提起莫里斯,无论在什么样的场合,都要竖起一根大姆指来道上一些这是一个真正的绅士。

对些莫里斯一概不做理会,至于站在他身后的安德烈,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那个巨大的玻璃器皿,似乎能看出花一样。

克拉克看起来平静如常,但是安德烈一直都在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从最初的双拳紧握,到中间的微微放松,再到最后的紧张得全身肌肉紧崩,然后再全身紧紧一崩,分明就是紧张或是恐怖才会出现的情况,对于这种情况,安德烈这个曾经深入人类社会,甚至以不同的身份拿到十几个学位的老绅士把握得极为精准,第五天的时候他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太对劲,等到了第六天的时候,他就知道事情有些失控了。

当看到克拉克扭头向众人微笑的时候,安德烈和莫里斯不着痕迹地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担忧,当看到刚刚伤愈便赶来的亚伦公爵的时候,两人又同时长叹了口气,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安德烈甚至在心中暗暗发誓,以亚伦的兴奋状态,这事要是跟神秘的东方世界没有关系,他宁可把脑袋摘下来当球踢。

本书首发于看书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