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7章 把酒言欢-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97章 把酒言欢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8:1Ctrl+D 收藏本站



金花年方四十余岁,现在每天的日子就是做做美容打打麻将,到了日子收租结帐,生活倒也简单得很,正是因为这种生活上的简单,倒是让她容光更胜从前了。

两人坐在离金花家不远的一家火锅店里,小店不大却胜在羊肉新鲜小菜精致。

孙易放下了酒杯,上下地打量着金光,似乎比他们初见进还要更多几分容光了,忍不住有些酸酸地道:“这是哪个男人把你滋养的啊,倒是越来越漂亮了!”

金花被孙易夸了几句,摸摸自己的脸,多少也有些骄傲,她只着了淡妆,遮掩了一下渐渐变得明显的鱼尾纹。

不过金花在自己照镜子的时候,敏锐地发现一件事情,似乎自己的神色最好的时候,就是那会跟还极为年青的孙易胡天胡地的时候。

这几年双方接触得少了,自己似乎也衰老得有些快了,没办法的事情,女人一过三十岁就像每况愈下,不像男人,三十岁正是人生最巅峰的时刻。

在离开孙易以后,金花也在别人介绍下找过两个男人,可是总觉得不太对劲,一来那些男人是冲着她的钱来的,二来,那方面也确实太差劲了,还不如自己拿着假家伙来得爽快,没接触多长时间就散了。

现在再次与孙易碰面,内心不知怎么的也变得火热了起来。

而孙易看着这个成熟而又大方的女人,心里头也变得火热起来,特别是上一次他们碰在一起,那种疯狂更是让孙易偶尔还会拿出来回味一下。

吃着火锅的两个人越来越不对劲,呼吸都变得粗重了起来,索性饭也不吃了,酒也不喝了,结了帐匆匆地就向金花的家中走去,小区里头夜深人静,在这个季节还有些些许寒风透着冷意,只是心里头是火热的。

借着小区里的灯光,孙易看着金花一身短皮衣下的肉色绒裤还有长筒靴,一股子邪火上来怎么也压不住,甚至顾不上这天气的寒冷,拽着她就钻进了旁边更加僻静的角落里头,很快就传来了金花压抑的低唔声。

孙易在金花家里呆了一夜,哪怕金花已经瘫软如泥了仍然不肯放过孙易,金光面对孙易的时候变得更加渴求,怪不得老话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干脆就坐地吸土了,四十余岁的金花正处于虎狼之年,又一直空虚全靠动作片和假家伙来解决,现在逮到孙易了还不一次吃个饱,谁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见,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加随缘。

孙易也乐得跟她一块纠缠着,其实孙易更加喜欢跟旧情人滚床单,而且金花十分放得开,连那种那种和那种都没有任何问题,让孙易第二天都有些舍不得走了,于是两个人又胡闹了大半天,直到下午时分,差不多到了约好的时间了,孙易才最后又狠狠地教训了她一次才离开。

出门的时候孙易觉得自己的腿有些软,再勇猛的男人也架不住如狼似虎的女人,孙易腿软,不过出门的时候还傲然地向卧室里头看了一眼,金花还裹在被子里头昏睡着,睡得极沉,孙易倒底还是稍占了上风。

到了约好的如意大饭店,这是松江市十分有名气的饭店,本来有那种专门为官员所准备的会所,不过最近上头抓得比较严,所以选在了这个商业氛围比较浓的大饭店。

在松江市,如意大饭店已经算是最高档的饭店之一了,因为定饭店的人是孙易,所以饭店的老板直接就将档次最高的如意厅给留了出来。

远远地看到孙易来了,胖胖的饭店老板赶紧迎了上来,五十多岁的人一口一个易哥地叫着,虽说孙易很少到松江市来,可是这并不影响孙易在松江市的江湖地位,哪怕孙易每次都会强调自己并非江湖中人,可是每个人都把孙易当成江湖中的大佬,谁让他的成名之战连挑林市的李国豪还有松江的龙二公子都是不折不扣的江湖出身呢,所以孙易天然地就被认定为江湖大佬了。

孙易无奈地摇了摇头,拍拍老板肥硕的大肚子笑道:“老吴,你可该减肥啦!”

能开这么高档的大饭店,老吴在松江市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无论是黑白两道都能吃得开,敢这么拍他肚子的人可不多,但是绝不包括孙易在内。

老吴哈哈一笑道:“易哥说得对,我也减过,减下去二十多斤,结果没到十天,胖回来四十斤,索性就不减了,胖点好,看着面善!”

老吴一边笑着一边引着孙易向饭店里头走,饭店的一楼是大厅,主供那些慕名而来的散客使用,此时已经坐满了,二楼和三楼多是一些包间,档次也高上许多,每个包间都有专门的服务员服务,不像在大厅,七八个服务员要服务二十多桌,显得有些乱。

而老吴引领孙易走的是专用电梯,直接就可以避开公众的目光,十楼是专门腾出来的高档包间,而十楼的十个包间从来都不是有钱就能使用的,还需要一定的社会地位,正是因为如此,十楼的十个包间天天暴满,为了如何安排使用着实让老吴痛苦并快乐着,人都是贱嘛。

老吴亲自带着孙易上了电梯,这部电梯不必按楼层,因为它是只供十楼顾客使用的。

在电梯里,老吴笑着道:“高局和黄局已经如意厅等着了,茶水都喝了两壶了,高局那个人就不会品茶,倒是可惜了我的极品毛尖!”

老吴这话可不是在嘲笑高局,而是借着这个机会向孙易做出说明,意思是高局他们有多么重视这次饭局,孙易自然要领这个情。

到了厅门口,老吴把人送进去转身就要走,孙易却一把将他拉住了,“走什么啊,进来进来,咱们一起喝两杯!”

“不好,不好!”老吴一边摆着一边推脱着,不过却是半推半就地被孙易给拉了进去,做为一个地方的头面人物,老吴虽说很有能量,可是比起市局一把手来说,仍然差了许多,能够跟市局的一把手一起喝几杯酒,绝对可以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

至于黄局,教育局从来都是排行队末的,绝不像市局那样位高权重。

看到孙易进来,高局赶紧站了起来迎了过来,“孙易老弟,这可是你的不厚道了,今天要不是有事,你还不肯来松江跟我喝酒呢!”

“哈哈,高局,你说这话可是在赶我走啊,这样,我先干三个赔罪了!”孙易说完,伸手抄起了桌上的五粮液一把启开,还不等高局长说话,孙易一个仰脖,先把半瓶白酒灌了下去。

高局的脸都白了,只是一句玩笑话,谁知道孙易竟然当真了,一不小心就让他喝下去半瓶,赶紧一伸手把酒瓶子抢了过来,一看还剩下半瓶,脑子一转,也不顾这瓶酒孙易对嘴喝了,直接把剩下的半瓶给喝了下去,算是还礼了。

这酒一喝完,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大笑了起来,很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见二人同时大笑起来,黄局和老吴同时松了口气,刚才孙易仰脖就喝上那么半瓶子白酒赔罪的行了可把他们给吓坏了,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就是最后酒瓶子会砸到高局的脑袋上去,这种事情别人不敢干,可是易哥绝对干得出来。

谁也没有想到易哥竟然真的是十分诚心地自罚了那么半瓶,没有任何掺假的成份在内,在酒桌上男人图的就是一个面子,孙易可算是给足了面子,让高局高兴得脸上的几颗麻子都变得闪亮透红起来,握着酒瓶子怎么也不肯撒手,大有要再干掉一瓶的意思。

这回孙易说什么也没有同意,面子都是相互给的,以孙易现在的地位,高局这个小小地级市的市局长实在有些不够看了,但是往往这种地头蛇才能解决一些更高层都解决不了的麻烦问题,真正的地头蛇从来都不是那些道上混的大哥二哥,而是这些手握地方政权,偏偏官职还不大的官员。

现场又有了老吴这个商场老手调解气氛,着实让这只有四人的酒宴气氛欢快之极,本来老吴还要给叫几个妹子来陪酒,结果孙易怎么也没有同意。

在吃饭的时候,谁都没有提孙易要给艾薇儿安排工作的事情,孙易不提,本来黄局想借着喝酒的机会提一下的,却被老吴在下面踩了一脚轻轻地提醒了一下,在这种情况下提这种事情不是找堵吗,喝到半醉的高局说不定都会抡酒瓶子了。

因为现在是特殊时期,当官的都比较小心,生怕会被抓住什么现形,所以四个人吃过了饭,由老吴安排车把高局和黄局送回去,至于孙易,就是一个小白,酒驾也不在话下,不过说回来了,他好像还是林河镇的镇长来着,只是这个镇长除了拔钱之外从来都没有管过什么事情。

孙易才不怕有人拿镇长这个职衔来找自己的麻烦呢,大不了老子不干了,无论干什么都对这种无欲则刚的人十分无奈,而孙易还是其中的佼佼者,就算是现在回家种地去他都不在乎。

看书蛧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