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4章 小人物的奇遇-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94章 小人物的奇遇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7:48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一直都不喜欢留在京城这个庞大而又混乱的地方,相比之下,他更加喜欢林市那个小城市还有林河镇东沟村,至少在那里活得简单而又有趣。

不知什么时候天上已经飘下了白蒙蒙的清雪,京城这个地方气温相对还是相对比较高的,清雪落地不一会功夫就化成了雪水,满地的泥泞。

孙易拒绝了罗远堂要开车相送的好意,漫步走在京城的街头上,向地铁站走去,过天桥的时候,见一个老年人正跪在地上,旁边的被子里躺着一个老妇人,在寒风中将自己裹得紧紧的。

孙易随手拿出一粒药丹扔在了他面前的碗里头道,“拿去吃,可以治病!”

然后孙易慢悠悠地走过了天桥,孙易刚刚一转身的时候,那个老人就捏起了药丹,看着这个如同用彩线编织而成的药丹放在鼻尖处嗅了嗅,什么味道都没有闻到,这时一个中年人匆匆而过,随手将两枚一块的硬币丢到了他们面前的碗里头,发出清脆的响声。

看看碗里大小我钞票,再看看手上的药丹,老人不屑地笑了一声,随手一扔,药丹从天桥上扔了下去,落在下方的马路,稍稍一弹撞到了一辆车的轮胎上又弹了一下。

一辆破旧的面包车刚刚开车,车窗一开,一名少妇趴在车窗呕吐着,那粒药丹在她一吸气的时候正好掉进了她的嘴里头,还不等她回过神来就已经顺着喉咙滑了下去。

少妇赶紧缩回了身子叫道:“老公,刚刚好像有苍蝇被我吞下去了!”

“别闹,这种天气哪来的苍蝇!”一脸愁苦的青年看起来像是一个中年人似的,握着方向盘不停地叹着气,“怎么样?你还想吐吗?要不我们在路边停一停吧!”

“没事,吐啊吐的就习惯了!”少妇强笑着道。

青年微叹了口气,方向盘握得紧紧的,好好的人怎么说得癌症就得癌症了呢,而且还是胃癌,据懂行的人说,得这个病吃什么吐什么,最后会被活活的饿死,号称天杀之症的绝症。

一般的人家遇到这种病,无不是倾家荡产,他也是,原本还算是小康之家,可是现在,一辆破面包车也快要卖掉了。

少妇又干呕了两声,不过这次却没有吐出来,呕过之后反而非常舒服,长长地舒了口气,抚着自己的胸口一脸的享受。

“秀,你怎么了?没事吧,你可不要吓我啊!”男人一下子就惊了,赶紧在路边停下了车。

女子抚着胸口,还有些奇怪,“喂,你说也奇怪啊,从前我这胸口食道这里总是火烧火燎的,一天不吐上八百遍都觉得难受,这会倒是有点凉凉的感觉!”

女人说着说着脸色变得更加奇怪了,她奇怪的脸色更是让男人有一种心惊胆颤的感觉。

女人按了按自己胃部的位置,然后微微地皱了皱眉头,“老公,我好像有点饿了!”

“什么?”男人差点一脑袋把车窗撞碎,老婆自从得了这个病以后,每吃一口都要吐三口,一口是食物,一口是胃液,还有一口是鲜血,从来就没有提过一饿字,病痛的折腾几乎让她忘记了什么是饿,男人恨不得自己能替她把饭吃饱才好。

现在女人竟然说饿了,男人不由得大喜,“老婆,你想吃什么?我们现在就去吃!”

“随便吃一口简单的吧,清淡一点吧,自从得了这个病以后,我就没有好好吃过东西了!”

“你……”

“我又不傻,又是吐东西又是吐血的,用屁股都能想得出来!”女人白了他一眼笑道,然后胸腹处微微一抽,没有再吐出来,随着这一动,似乎更加舒服了。

她不知道,无意中吞掉的那颗药丹正随着她胃部的痉挛抽搐而不断地融解着,以极快的速度被吸入到她的身体里,哪怕是不完全的药王丹,其实第一效果也是极强的,随后才是缓缓地融入并且扶正身体,哪怕是没病的人吃了,也会起到一个强身健体的效果,比市面上那些售价大几万的保健品强多了。

有的时候奇遇就是如此,别人不在乎的时候,对自己却有着救命之功,那个假冒的老乞丢如弃履的东西,却在无意当中救了别人一命。

对于孙易而言,这一颗药丹谁拿到并不重要,只要能够救人一命就好了。

孙易已经挤上了地铁,转乘两趟直到机场,当飞机腾空离开地面之后,孙易长长地松了口气,每次来到京城都让他有一种压抑的感觉。

飞机在林市缓缓着陆,回家心切的孙易没有去找自己的老朋友,只想快点离,刚刚一出机场,正见到杨经理,如今已经杨总了,体态更加丰满几分,正拎着提包匆匆地向机场里走。

“老杨!”孙易叫道。

“咦?孙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说一声,走走,咱们回市区好好喝点!”

“你有事?要去哪?”

“去趟南广那边,老段在搞海运嘛,在南广那边接批货需要人去交接一下,我去帮个忙!”

“你忙你的,车扔给我就行,我现在只想回家!”孙易笑道。

老杨一想也是,把车钥匙交给了孙易,大家都是老熟人了,用不着太客气。

孙易找到了老杨那辆车,现在他也鸟枪换炮了,也是林市周边的一号人物,开着一辆十分厚重的奔驰SUV,车还是崭新的,刚换没多久。

孙易开车直奔林河镇,中间没有任何停留,三村合并的林河社区在孙易的支持下已经到了尾声,新建起来的社区虽然还是平房,却是单门独栋的那一种,占据了好大一片,错落有致,看起来颇有为漂亮,很有一种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感觉,只有孙易家,还是在村子的最后头,而且仍然是那种老式的红砖红瓦房,就连院墙也不是别人那种红砖的,而是用一根根手臂粗的柳木夹制而起,半人多高。

柳树有个特点,就是不必完全依靠种子,折上一根柳枝向地上一技,只要水份充足就可以生根发芽,何况是这种手臂粗的树干呢。

经过几年,柳树干已经生根发枝了,远远地看去,孙易家像是罩在一片柳林当中。

本来这种密生的青柳或是红柳长出了叶子和柳枝以后,会生出一种蜺虫,小小的成片成片的,看起来非常恶心。

托近些年禁猎的福,再加上村子里的年青人外出打工居多,中老年人也懒得再支网或是用汽枪打鸟,让这林区里的各种鸟类有所增加,鸟类一多,那些虫灾自然也就少了,环境自然也大辐改变,甚至已经有野猪开始闯进村民的农田里头拱土豆了,对于这种祸害,自然是见一次打一次,还能小小地打个牙祭。

京城的雪还无法站住脚,可是在这山沟里头,地面上已经积了半个巴掌厚的雪,雪还无法完全盖住地面,农田里黑黝黝的泥土半露出雪面,使得风景看起来充满了一种瑕疵的美感。

孙易打开车窗,深深地吸了一口略带冰冷的寒气,在车里头伸了个懒腰,车子缓缓地滑进了村子里头,在自家的大门口停了下来,刚刚一探头,就见熊大熊二身泥的跑了回来,嘴巴子上带着几颗米粒,不知帮谁家干活又蹭饭吃了。

看到孙易回来,两头黑瞎子扑了过来就要亲热一下,被孙易两脚奔开,粗手笨脚的上来非把这辆车给废了不可,再说了一身是泥上来亲热个屁,赶紧开门去。

两头黑瞎子竟然轻手轻脚地将大门推开,看样子被梦岚她们训练得相当不错。

还不等孙易启动车子,转子就慢慢地滑行了起来,被这两头黑瞎子推着就进了院子,进了院子还不算,一头一个竟然数吨重的车子抬了起来塞到了旁边的角落。

对好孩子一定不能吝啬于夸奖,孙易拍着它们的脑袋狠狠地夸了一下子,两头吃货围着孙易直哼叽,肥硕的大舌头也向他的手上和脸上舔了过来。

孙易一个没注意被舔了个正着,以他皮粗肉厚的体质也免不了一阵火辣辣的感觉,两头黑瞎子看似野性全无,可毕竟还是野兽,舌头上的倒刺随便在身上哪里舔上一下子都会被舔掉一层皮,这可不是说笑的。

孙易随手就是两巴掌将它们拍到了一边去,这时梦岚也抱着孩子走了出来,是斯嘉丽生的孩子孙小易,现在斯嘉丽除了喂奶之外几乎很少碰自己的孩子,主要是梦岚和罗丹在这方面太霸道了,总是把着孩子不放。

梦岚看到孙易回来,先是脸上一喜,跟着喜色一收,略显有些圆润的小脸一板,哼了一声转身就回了屋子,孙易不由得一愣,梦岚绝对属于贤妻良母型的传统女子,就算是被男人打也只能捂着嘴躲在墙角不吭声的那一种,今天可是这几年来第一次跟自己甩脸色。

孙易挠了挠脑袋,刚想过去问问怎么个情况,罗丹拎着一篮子白菜从外头走了过来,看到孙易的时候同样是脸上一喜,孙易刚想伸手给她一个拥抱好好亲热一下的时候,却不料罗丹哼了一声,然后一扭头,与他擦身而过,根本就没有再看他一眼,甚至连个好脸色都没有,这下子让孙易更觉得奇怪了,这倒底是怎么情况?今天家里头可是处处透着不对劲啊。

本书首发于看书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