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3章 让他来-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93章 让他来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7:43Ctrl+D 收藏本站



对方看到罗远堂下来更加嚣张了,手上的球棍重重地砸到了前机盖上,一下子就砸出一个大坑来,罗远堂的眼皮都没有跳一下,而是向两名交警问道:“你们怎么个章程?”

嚣张的年青人还能横着走,但是那两名交警却暗叫一声不妙,罗远堂所展现出来的气势绝不是一般小商人所能拥有的,今天这事怕是有些麻烦了。

“嘿,你个小比,没看到我是不是!”年青人倒是有些怒了,上前抡起球棍就向罗远堂砸了过来。

罗远堂的眉头紧皱着,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这家伙哪来的嚣张劲头?自己可不认识他,京城里头有名有姓的,敢横着走的不少,可是绝不太多,自己每一个都认识,就是没有眼前这个混球。

闪过了一棍,两名交警赶紧上前劝架,对方怒归怒,可是他们要是不做为的话,后果更加严重。

结果这个年青人抡着高尔夫球棍给了两名交警好几下子,打得他们都有些火起了。

罗远堂捏着拳头就准备出手,身为李老的警卫队长,每一次出手都是需要仔细衡量的。

这时孙易推门下了车,罗远堂还没来得阻止呢,孙易已经上去就是一脚将对方踹了一个大马趴。

两名交警都是一惊,扭头看向孙易,暗叫一声麻烦大了,只要一动手,最后肯定是神仙打架。

被孙易踹翻的年青人翻身起来,拎着球棍就向孙易打了过来,孙易抱着手臂冷冷地看着他,而年青人也像是定格了一样,保持着举棍的姿势一动也不动。

“几年没见,胆子倒是见涨了,有胆你就把那破东西砸下来,我保证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是那样红!”

“孙……孙……孙易!”

“你还认识我啊!”孙易背着手围着他转了一圈子,年青人僵在原地,微微扭身的时候,骨节磨擦咯吱做响。

“韦立轩,我记得你当初因为犯事被抓起来,听说判了十多年呢,这才几年的功夫就出来了?能量不小啊?当初你把老龙父子俩都混倒了,现在又跟哪个倒霉蛋混呢?”孙易脸上带着淡笑道。

此人正是当年松江市龙少手下的经理,也是头一号狗腿子韦立轩,早年间孙易一怒之下,掀翻了林市的李国豪之后,随后又把龙家父子的龙泰集团也掀翻了,一举奠定了他一方大豪的地位,而狗腿子韦立轩,也是遭了池鱼的小虾米,最后也没能跑掉。

韦立轩狠狠地咬着牙,握着球棍的手都满是汗水,他可是知道孙易有多厉害,一把短刀杀得整个道上人仰马翻,以一敌百更是成为一时的传奇,自己这跆拳几段的身手,似乎总有些不太够看。

韦立轩硬着头皮叫道:“孙易,我告诉你,这里是京城,不是北方省,你的威风少在这里耍,否则的话韦少是不会放过你的,我们可是亲戚!”

韦立轩这话跟我爸是某某长着异曲同工之妙,只是这个韦少是谁?

“韦少?一根独苗的那个?”孙易淡淡地道,这下子轮到韦立轩吃惊了,韦少可是横行京城的顶级大少啊,虽说这亲戚关系远了一点,可是这并不影响他可以挂着羊头卖狗肉。

孙易用具有污辱性的动作拍了拍他的脸,然后又把手在他的衣服上蹭了蹭后淡淡地道:“回头让韦少把修车钱送过来,你跟他说罗远堂他就知道了,你小子,还真是个丧门星,跟谁谁倒霉!”孙易乐呵呵地上了车,罗远堂淡淡地扫了韦立轩一眼也上了车,启车离去,两名警察见纷争没起来也松了口气,赶紧去指挥交通。

韦立轩其实刚刚出来没多少,到京城也不过才半年的功夫而已,不过以他聪明善钻营的性子,自然将京城里的一些头头脑脑摸得清楚,背靠韦少,肯定是狐假虎威没人敢惹,可是那些大佬却不是谁都能惹的。

罗远堂这个名字他自然听说过,只是无缘一见,那可是李老的警卫队长啊,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少将军衔了,前途可算是不可限量,而李老那是什么人,就算是一号都要逢年过节前去拜访的大神级国之柱石,甚至连手指头都不用伸,一颗唾沫星子就能把自己淹死。

想到自己之前的行为,一身的汗水汩汩而下,顿时就醒酒了,他知道自己这下子可惹了大祸了。

两股颤颤的韦立轩甚至无法发动车子了,把自己所有的小聪明都调动了起来,琢磨着该怎么解决今天自己惹下的这个麻烦,还是天一般大的麻烦。

孙易这会已经进了这个老式的四合院,李老正站在池塘边上向水里头洒上一些鱼食,池塘里的鱼翻滚着抢食,别人养鱼都是养一些观赏类的锦鲤之类的,可是李老偏偏养的是那种大块头的黄河鲤鱼,一个个都长到近两尺长了,胖乎乎圆滚滚的看着就有食欲。

孙易到了池塘边上,一条足有两尺多长的大鲤鱼傻乎乎地游了过来,孙易一伸手,扣着鱼腮直接就把鱼给拎了下来,“这条最大的,正适合红烧了,再放点粉条豆腐和肉皮,味道绝了!”

李老有些心疼地看着那条已经伤了腮的大鱼,手指头狠点了孙易几下,“那你下厨,可怜了我的鱼,养了三年才长这么大!”

“嘿,养这么大的鱼不就是用来吃的吗!”孙易笑着道,然后利落地用几块石头架成了三角形,跑到厨房又拎了一个大锅出来,罗远堂很有眼色地把调料也都拿了出来,将孙易说的几样辅料也准备好。

一条硕大的鲤鱼被收拾干净,身上切出细密的刀花入味,稍稍一过油之后,再呛锅加啤酒,这样炖出来的鱼没有丝毫的土腥味。

孙易弄的这种北方菜式料重色深,味道十足,鱼肉鲜美,粉条和肉皮入味,别有一番风味。

孙易不客气地开了李老一瓶珍藏的好酒,吃鱼喝酒好不痛快,看到孙易很不客气的样子,李老面色严肃,但是眼中却还带着笑意。

吃过了饭,保姆送上几杯香喷喷的茶,孙易也喝不出来是啥茶,反正味道挺不错的。

“现在说说吧!”李老道。

孙易道:“也没什么可说的,那个东西里头装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很有可能是个人,不过关在密不透气的棺材里头上百年,还能不能活过来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是为了老婆孩子!”

“哼,你啊,让冷家丢尽了脸面,要不是冷家的丫头固执,早就找你麻烦去了!”

孙易冷笑了一声道:“让他们来!”

李老摇了摇头,以孙易的影响力,巴而图那个小国家还帮不上太多,可是他那个小兄弟对沙特的影响力可就有些大了,再加上教庭和血族的纠葛,可就让人不敢小看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来,孙易已经可以无视来自京城一些二三流家族的威胁了,他已经真正成长起来了。

“以后你打算怎么办?说出来我老头子给你参详一下!”李老抿着茶水道,怎么看都像是一只老狐狸!

孙易嘿嘿一笑道,“李老,我就是一个不思进取的人,老婆孩子热炕头,最好没人来招惹我才好,这马上就冬天了,正好是进入打猎的好时间,别拿保护动物跟我说事啊,老虎熊瞎子之类的我是绝不动的,就打点野猪和狍子,到时候给你送点鲜肉来,保证美得很!”

“你啊!万事要小心,这事没那么容易就结束了,有些事情,只能靠你们这些民间的力量自行解决,国家只能提供一些不可明说的帮助!”

李老做为一个柱石级的政治家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相当不容易了,他也知道孙易听不懂那些拐来绕去的官场语言,索性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孙易有些烦躁地摆了摆手,他一向不喜欢这些,可又不得不被生活逼得随波逐流,索性走一步看一步吧,胸无大志,目光短浅说的就是他,也正是因为这种性格,才让人喜欢,才让埃米尔那个国王拿他当兄弟,若是一个心机深沉之辈,只怕早就闹翻了,或者因为利益联系,哪里会有今天,两枚提箱核弹说丢就丢了,埃米尔二话都没有。

其实李老关心的也是那两枚提箱核弹,听到孙易说丢在海峡的海底了这才放心,他相信孙易是不会骗他的。

临走的时候,李老颇有深意地道:“你在海城的那个小朋友还挺有意思挺有能力的!”

这话孙易品出味道来了,或许是赵恒帮助自己搞到那几枚形状特殊,威力又极大的炸弹有关系,毕竟一个道上混的还正在洗白的大姐头,干出这种事情来,必定会受到监控吧。

孙易拱拱手,承下了这份情,罗远堂把孙易送出了门,孙易摸出了两个瓶子塞给他,每个里头都装着五粒不完全成品的药王丹,拍拍他的肩头道:“这回喝不上了,下次再喝吧,对了,一个瓶子里的东西是给你的,别傻乎乎的全都献出去!”

罗远堂感激地点了点头,他自然知道孙易手上这药丹对武者的重要性,否则的话那山里的和尚也不会拼了命的也要帮助孙易,还不是为了他手上的药丹,自家也是武学世家,自然也需要这东西。

本文来自看书蛧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