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5章 定传-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85章 定传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7:8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就算是再不把自己的药丹当一回事也不可能浪费在亚伦这个仇得不能再仇的仇敌身上,只是用布条将他身上的伤口胡乱地一扎,能不能活下就看他的运气了,看他昏迷不醒呼吸困难的样子,怕是有些难了,双肺都受到了重创,心脏上也有划伤,气管破裂,多处大血管断裂,这样的伤势要是还能活下来,运气简直就是逆天了。

把亚伦一扔,将那具青铜棺拖了过来,错生等人也打完了摆子,个个精神百倍,看到孙易拖过的青铜棺,心情大好的错生一摆手,那个壮硕的大汉快步走了过去,轻松地将这几百斤重的金属家伙扛到了肩头,还不时好奇地用手指头敲敲这如同黄金般颜色的青铜器。

孙易用树枝做了一个拖架,把亚伦向上头一扔拖着走,也不管颠不颠的问题,阿壮长老走在中间,错生压阵,怪异的是有他们跟随,倒是没有再受到林间那些虫子的骚拢。

“长老!”

“嗯?”阿壮长老一边走一边扭头看向孙易。

“你们就不觉得奇怪吗?我可是从龙王洞里头拿出这么一个奇怪的东西来!”孙易指了指那具青铜棺道。

阿壮长老笑了笑道:“如果是你自己把东西带出来了,我们才会觉得奇怪,可现在是天蟒将你送出来的,说明它接受了你也承认了你,只要它接受了你,你可以在龙王洞做任何事情,哪怕……”

“嗯,哪怕让你们交出自己的小命!”孙易腻歪地道,他可从来都不是一个草菅人命的人,总在自己面前提交不交小命的腻不腻歪。

孙易摆了摆手没有再发问,阿壮长老笑了笑也没有再开口,一行人如此沉默地行走在林间。

壮硕的大汉在前头开路,别看他体形庞大比打篮球的姚明还要高壮三五分,肩头还扛着一个数百斤重的人形青铜棺,可是在丛林里头走起来没有丝毫的生涩感,总是能在那些丛生的蔓藤当中寻找到最合适的道路,甚至无须柴刀劈砍,用最小的力气走最快的路。

哪怕如此,他们一天也没有走出去,仍然需要在林间宿营,大汉将青铜棺向地上一扔,拽过四周的蔓藤和枯枝杂叶,片刻间就盖起了一个小小的圆顶棚屋,错生还在这间足有近三十个平方的棚屋里头生起了火,也不怕把这个棚屋给烧了。

身子底下垫上一些枝叶,竟然十分舒服,比如孙易和亚伦单独行动的时候舒服多了,他们才是这片丛林的主人。

熬了一些肉汤,也不管烫不烫给亚伦灌了一点,幸好这家伙没有伤到食道和胃,否则的话指不定从哪里流出来呢。

受了如此沉重的伤,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结了一层恶心得要命的黑色血痂,隔着血痂还能看到微微的跳动,这样都没死,只能说这家伙命大得很。

不过此时的亚伦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也不能知道他能不能熬到离开这深山老林当中,就看他的造化了。

孙易的适应能力很强,豪屋住得,这种荒野露宿也没任何问题,舒舒服服地睡了一夜,再看亚伦,呼吸竟然变得平稳了起来,血族强大的自愈能力让他的气管和肺脏似乎有了很大的恢复,但是伤口四周却变得红肿火热起来,伤口开始发炎了,如果不及时医治的话,这家伙死定了,强大的血族也逃不过伤口感染这一关。

孙易只是冷漠地看着他,能把他拖出去,甚至将他的尸体交还给血族,已经是自己因为有了孩子以后变得仁慈了,错生总是用不怀好意的目光扫视着亚伦,似乎很想落井下石一次,在他们的心中,对待敌人可从来都没有什么道义之类的说法,一切全凭自己的本心办事。

有了错生他们这些地头蛇相助,出山的速度快了很多,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来,就已经看到了袅袅的炊烟,那是龙王洞前的那个无名小村在生火做饭。

错生先行了一步,远远地喊了几声,听起来好像挺兴奋的样子,阿壮长老扭头看了看孙易,笑得让他有点发毛。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孙易一边说着一边抓住了后头那个简陋拖架的把手,真要是有什么情况,他绝对会毫不客气地把亚伦扔在前头当盾牌,可惜一代血族大公,已经数次让孙易差点当盾牌给用了。

阿壮长老只是微微地笑着,也不说话,看他的表情似乎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很快就进了小村,石板和石块铺成的小村道路上,不知什么时候洒满了水,而且村子里头也飘出了淡淡饭菜的香气。

小村中间两条路相交的地方就是一个小广场,可同时容纳上百人聚会,哪怕是这样还坐不满呢,这十几户人家的小村,总共也就那么百八十号人而已。

小广场的正中间已经点起了一堆篝火,两头不大不小的野猪,还有两只有些像羊一样的动物已经收拾好了正挂在火堆旁边,全村人都围在火堆旁边看着流口水。

这些肉食平日里可是很少见了,时代又不同了,山里也没有那么多的野味可打,家养的猪牛等非重要节日不会宰杀,以至于他们还停留在油水非常少的水平上。

这些东西看着挺多的,可是孙易敢保证,只要一声令下之后,保证火堆旁边只会剩下骨头架子,连一点肉丝都剩不下,别看孙易身强体壮的,可是面对这种情况他根本就挤到前头去,再说了,还有一个超级能吃的大块头蹲在旁边流口水呢。

只听得一阵欢呼声,嘿哟嘿哟的号子响起,几个光着膀子的农家汉子抬着一个硕大的架子,在架子上,串着一整头牛,而且还是一头大牛,南方这边养的都是背角的水牛,少见北方那种前直角的黄牛。

硕大的水牛已经被宰杀好了,不知用什么办法将整个牛都摊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扇面,上头已经抹满了花花绿绿的各种调味道,还有淡淡的酒香传来。

随后跟来的是十几个女孩子,每个人都用绳子串着一个硕大的酒坛子,每个不下二百多斤,看起来瘦弱的姑娘用带子捆着酒坛子,然后将宽带子顶在脑门上,走起来竟然十分轻松,孙易都担心下一刻会将她们的肋骨压断。

在欢呼的号子当中,一个巨大的支架被搭了起来,整头牛放到了火边去烤,与那些西域特色的烤骆驼甚至是烤全牛还不一样,完全就是架在火边生烤,烤熟一点就割下来一点,甚至还带着血丝,粗犷之极,顿时让人有一种茹毛饮血般的感觉。

“非大礼仪不杀全牛,今天就是大礼仪之日,庆祝药王重归,正是因为有药王留下的神丹,我们才可以在这片烟瘴丛生,毒虫遍地的地方生存下去,世代无人打扰!”阿壮长老带着一种近乎迷蒙般的语气道。

孙易轻叹了口气,到现在他还没搞清楚药王传人倒底是个啥,结果在这个地方直接就给自己正了名。

现在人家全牛也杀了,名号也上了,自己要是否认的话,别说对不起别人,就算是对不起那头牛就够他一受的,这个贫苦到了极点的小村,一头牛的价值绝对相当于一线城市工薪家族的房产了,杀一头牛足以让一个家庭破产了。

现在孙易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了,不过定下了他的身份之后这地位明显提高了,刚来的时候上点肉菜,自己连菜汤都没有捞到,这一次,他手上拿着一个陶盆,不是不想用餐盘,而是这地方根本就没用,逮到什么用什么,最过份的还用坛子的!

盆子里的半生不熟的牛肉装了半下子,还有一些羊肉和野猪肉,虽说煨了料,可是没有太多的咸淡味道。

很快一个坛子被抬了过来,从里头挖出一些半凝固状的黑色膏状物来,再兑上水,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酸香气,而且还很咸,是某种秘制的卤料。

半生的牛肉蘸着这种卤料吃起来竟然颇为鲜美,丝毫不比那些大餐中的五成熟牛排差多少。

四周吃喝得欢腾,有心急的在牛肉刚刚一变色的时候,拎着菜刀就割下好大一块来,至于那两头野猪和羊,早就剩下骨头架子了,骨头被扔到一个硕大的坛子里头,加上水和盐巴架到火上熬煮着,散发着浓浓的香气。

吃喝得差不多了,一些年青男女开始围着火堆拉着手唱起了歌跳起了舞,粗犷的舞蹈,飞扬的头发还有奔放的性格,让孙易大受感染,跟着他们的歌声一起打起了拍子。

“恭喜孙先生终成正果,现在你可是正牌的药王传人了,再无人敢有异议!”紫鸿端着一碗肉笑眯眯地走了过来,手上拿着一个破陶碗,在他那张儒雅帅气的老脸和一身出尘气质的衬托下硬生生地吃出了法式大餐般的感觉。

孙易从一开始就对这个色眯眯,而且还满嘴跑火车的老帅哥没什么好感,现在竟然主动凑过来,简直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的典范,他要是安了好心,孙易立刻就敢去跳江。

本书首发于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