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4章 冲天而起-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84章 冲天而起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7:3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像一尊雕塑一样一动也不动,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果面对的是某一个强大的敌人的话,孙易就算是拼了性命不要也要咬下对方一口肉下来,可现在面对的是一条巨蟒,而且看起来还是敌意不是很重的巨蟒,这种大家伙要是跑到外头去,绝对算得上是全球出死力也要保护的动物了,在这种异种面前,保持冷静和小心肯定没错。

孙易静静地等着,那条巨蟒只是眯着一双碎金色的眼睛,半昂着身体一动也不动,也像是一尊雕塑似的,一人一蟒就这么呆呆地对视着,地下世界中那些苔藓散发着柔柔的青光,将一切都照得诡异之极。

孙易先忍不住了,只要保持过静止的人都知道,平时运动起来屁事都没有,可是一旦保持静止的时候,总是这也痒那也痒,总是想挠上两把,孙易小心地把手指头伸到胳肢窝底下轻轻地挠了两下了。

这地下静宓得令人心惊,只有呼吸声,孙易轻轻地挠上那么两下,立刻就发出嘎嘎吱吱的怪响声,把他自己都吓了一大跳,平时也没少挠痒痒,怎么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轻挠上两下声音都是这么的恐怖。

那条巨蟒像是被惊醒了一样,碎金色的一双巨眼一睁,把孙易吓了一跳,几乎就要跳起来抡拳头了。

可是让孙易没有想到的是,这条巨蟒的身体一伏再一扭,行云流水一般地滑开,孙易这才发现,它有一大半的身体还埋在青苔之下,甚至在它扭身的时候仍然没有看到身体的尽头,这已经有数十米长了吧,这家伙倒底有多大?

巨蟒的身体一扭再一转,很快蛇头就转了回来,在它的巨口当中,还叼着一大片散发着柔光的青苔,扑通一声,大块的青苔落到了地上,青苔被震落了许多,显出一个长条的形状来,孙易伸手在上头轻轻一抚,青苔落下,显出里头锈迹斑斑的一具青桐制品来,这东西看起来像是一个人形,不过却严丝合缝如同整体铸造的一样。

这个应该就是自己下来寻找的那个具人形棺材了,孙易很好奇,倒底是什么东西才会让克拉克不惜撕破了血族的矜持和风度也要绑了自己的孩子和老婆来威胁自己,本想打开来看看,可是这东西连条缝都没有,如果里头装的是一个人的话,那么这厚度可就有些可怕了,足足有近尺厚,青黑色的铜锈随着轻轻的敲击哗啦啦地落下寸许厚来,然后就显出了里头金黄色的青铜,崭新如故。

“难道,这里头装的是某个血族的大人物?”孙易喃喃地低语着,抬头看向那只巨蟒,可惜这只巨蟒虽然通灵却无法人语,无法给孙易更多的提示。

孙易又一次敲了敲这个明显具有人形的棺材,应该就是克拉克让自己寻找的东西了,至于是不是正主他并不关心,反正只要是这么一个东西,能把老婆孩子换回来就行了。

或许是知道了冷颜是自己的孩子以后,从前几乎形成仇寇般的冷玉自动地升为了老婆的那一行列,这种内心底的变化连孙易自己都有些说不清楚。

现在东西到手了,可是怎么弄出去成了难题,那个倾斜的通道弯曲而且角度很大,这足有三四百斤重的青桐棺孙易倒是没有看在眼中,可是通道中无法借力更别说向上攀爬了。

孙易看着那几十米高的峭壁上的洞口,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下意识地向那只天蟒道:“不知道你能不能送我上去!”

孙易完全就是无意识地说出这句话,根本就没指望能得到回应,可是话音刚落,一只金色的巨角就从他的双腿间插了过来,然后向上一挑,差点将他的蛋蛋顶碎。

那只天蟒顶着孙易还有那个人形青桐棺冲天而起,根本就没有将这点小小的重量看在眼中,一头就扎进了那个倾斜的通道当中。

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响声,就像是坐在高铁的车头上一样,漆黑的洞穴当中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在身边却有两抹淡淡的金芒,那是那只巨蟒的眼睛在散发着幽幽的暗芒。

眼角瞥到了一抹淡淡的嫩黄,孙易连忙叫停,那只天蟒竟然真的停下了,然后孙易放下了青桐棺,跑到旁边的洞穴当将那些黄泉彼岸花全都采了下来放到怀里头,药王册上出现的药材一样比一样神奇,而且一样比一样抗折腾,无须特殊泡制,只要晒干了磨成粉就可以入药使用,孙易也不知道这样弄对不对,反正有效果。

天蟒此刻温柔听话得就像自家的一点白似的,说走就走,喊停就停,让孙易有些怀疑那个错生所说的天蟒和自己遇到的这只是不是同一个。

终于,眼前泛起了淡淡的光亮,光亮越来越近也越来越亮,习惯了地下的黑暗猛然再遇到这种亮光,让孙易很不适应,下意识地半眯起了眼睛。

洞外头,亚伦费劲巴力地又弄了一根绳子,只是这回绳子所收集的材料都是从这片寸草不生的地方,翻开舌头找到的一些根藤制成的,别说,这回再入洞就没有断,这么十几米长的一根绳子就让他像土拨鼠似的忙活了大半天,想要弄出更长的绳子来,还不知要忙活到什么时候呢,关键是自己堂堂血族大公,却要像一只老鼠似的挖来挖去的,这面子早就丢光了,幸亏这地方没人认识自己,也没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否则的话亚伦只能选择杀人灭口了,甚至这个念头升起的时候还悄悄地瞄了错生和阿壮长老他们几眼。

阿壮长老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头,那个错生和壮硕得不像话原傻大个看起来不太好对付,特别是错生身上所带的毒更是让他心惊,在龙王洞前被毒翻的事情可是让他记忆犹新。

亚伦抖了抖绳子,绳子没断,这给了他一眼安慰,同时还有些奇怪,那几个村民不是挺在乎孙易的吗?似乎彼此之间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怎么他们就不关心孙易能不能出来的问题呢?难道这里头还有什么别的古怪?

正琢磨着呢,洞穴中响起了呜呜的响声,甚至还有淡淡的腥风夹着莫名的香气从洞穴中喷挤出来,轻嗅到这股味道的亚伦脸色一变,拖着绳子就后退,哪怕如此,眼前也有些发花。

而错生和阿壮长老更是开始后退,那个壮硕的傻大个一伸手,足以扣住蓝球的大巴掌拎起错生和阿壮长老来像是拎两只小鸡似的就向后拖去。

忽的一声,一条人影张牙舞爪地从洞中飞了出来,跟着是一个圆桶状的大家伙也钻了出来,刚刚手退的亚伦手上一挥,那条十几米长的坚韧绳子就带着呼啸声狠抽了出去。

亚伦大公在血族贵族当中属于绝对的鹰派,攻击性极强,遇事第一个念头就是反击而不是退避。

坚韧的绳子狠狠地抽中了那个金色的物体身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然后绳子断了,跟着亚伦只觉得一阵风声扑来,眼前只看到了一抹淡淡的金色,还有两颗碎金色的眼睛,然后胸口就是一疼跟着整个人腾云驾雾般地飞了起来,扑通一声撞到了一颗树上,眼前一黑再没了意识。

跟青桐棺摔在一块,险些被压死的孙易眼看着血族大公被那条天蟒一脑袋撞到了身上,巨大的独角直接就在他的胸口处来了一个贯穿伤,也不知道死没死,这条天蟒果然不好招惹,以亚伦的实力连一个照面都没有走到就被放翻了。

错生和阿壮长老也不知念着什么,然后拜伏了下去,就连反应慢了半拍的傻大个也趴了下去,这条金色的巨蟒微微地伏下了蛇头,巨大的脑袋在他们的面前晃动了一下,舌信吞吐之间在他们的身上扫过,三个人的身体微微地抖动着,不是恐惧,而是激动。

一抹淡淡的毒雾将他们罩在其中,对于一般人而言,只要一丁点就足以致命的毒雾,可是对于他们来说,似乎是无上的补品一样,狠狠地吸进体内,吸毒了一般一脸的迷醉,还在不停地打着摆着。

天蟒……孙易现在已经可以由衷地称它一声天蟒了,这家伙聪明极了,几乎与传说中将要化龙的独角巨蛟不相上下了。

天蟒收回了蛇身,上半身在洞外,可是下半身还缩在那个大洞当中,似乎并不打算离开。

碎金的蛇眼盯视着孙易,不知怎么的,从这双冰冷的蛇眼当中,孙易还能看出几分温柔的意思来。

刷啦啦的鳞片抖动声当中,庞大的蛇身一点点地缩回到了洞穴当中,孙易向它轻轻地摆了摆手,巨大的蛇头也微微一点,然后整个消失在洞穴当中,若不是空气中还残留着淡淡的腥香气的话,孙易会将这一切都看做是一场梦,一条不知多大的巨蟒,简直太具有传奇性了。

错生等人还在不停地打着摆子,看样子没有个把小时是不会完事的,那头亚伦还躺在一株被撞得歪斜的大树下昏迷着,孙易想了想,还是决定去伸把手,在老婆孩子没有救出来之前,还是小心为上。

亚伦挺惨的,在胸口正中,一个直径足有半尺的大洞前后通透,甚至可以看到向后的背景,心脏就那么暴露在空气中还在微微地跳动着,这么重的伤换成一般人十条命都不够丢的,可是这亚伦除了昏迷之外,还在顽强地活着。

本文来自看书网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