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 可以为你去死-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79章 可以为你去死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6:41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现在很想揪过这位包着大包头的长老来问问,自己真的看起来就那么二吗?先是被紫鸿忽悠着要去干什么盟主,现在又被这个阿壮长老忽悠成了什么南诏之王,自己看起来就是一副人傻好骗的模样吗?被紫鸿那种老奸巨滑之辈骗也就罢了,现在一个山沟沟里的老头也敢跟自己满嘴跑火车,真当自己缺心眼了。

“阿壮长老!”孙易沉声道,然后眯着眼睛点了支烟琢磨了一下措词,这位长老对自己还算不错,就冲他为了招待自己还杀了一头猪这一点,自己就不能像对待紫鸿那样口出恶言。

想好了措词的孙易扬了扬手上的烟卷,慢慢地道:“阿壮长老,您前面说的话我信,包括龙王洞主之类的我都信,甚至你们拥有一个南诏之王这一点我也信,可是最后一句,我是说什么也不信的,我是一个固执的人,如果你要我相信,就必须要给我一个可信的理由!”

阿壮长老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理由其实很充份,因为你是药王传人,只有药王传人才可以来这里,踏足这里!”

他不这么说还好,越是这么说孙易就越要抓狂了,每个人都说自己是药王传人。

最早的时候是谢老这么怀疑的,后来是紫鸿这帮老不死的,真要是传人也就罢了,可是总得让自己知道自己的上一代是谁吧?那个药王长什么模样,拉出来给自己看看。

从他有记忆的那一天起,自己就是跟着老孙头一起生活的,而自己也是老孙头在赶集的时候捡回来的没人要的孩子,全身上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直到那次河边偷看罗丹洗澡,然后出现的一场意外,差点把那一嘟噜废掉之后才出现了不同寻常的变化。

可现在问题又回到了原点,药王是个啥,谢老是见过真正的上一代药王的,自己也拿老孙易的照片给他看过,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老孙头只是一个在沟谷村都混得不咋地的孤老头子,也只是跟六叔家还有老黄头家关系不错,小小的村子都跟人处不来,还药王个屁,最后还不是死在一场严重的心脏病下,连医院都没有送到人就没了,丧事都是自己亲手操办,六婶子从旁协助了,自己把家里所有的积蓄都拿了出来,还在六婶子那里借了好几千块才在镇上疏通好了,没有火化就装棺材埋了。

要说死人复活,孙易打死都不信,虽说是走了后门用的土葬,可是老孙头死的时候,可是在镇上的太平间里头存了七八天呢,冰柜里头人都冻得像冰棍了,人可不是青蛙还能冬眠,冻成冰棍还能活过来。

看到孙易一脸抓狂的模样,阿壮长老笑了笑,然后轻轻地拍了拍孙易的手臂,他的手虽然粗糙,却十分温暖,语气也变得温和了起来,“药王从来都不会是某一个人,更不会是什么组织,而是它,而我们也只认它!”

阿壮长老说着从怀里摸出孙易送给他的那个药瓶,瓶子里头还有好几粒药王丹,孙易一般都是拿它送人的,自己也没当一回事,自家的几个人都是拿它当糖豆吃,反正也没什么副作用,反倒是越吃越健康。

孙易甩了甩脑袋,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了出去,然后向阿壮长老道,“也就是说,现在这里我能说了算?”

“当然,哪怕让他们去死!”说着,阿壮长老一指那些正兴高彩烈地支着桌子端着菜,甚至不时抹一把口水的村民们,一些心智不足的人甚至已经开始偷吃桌子上的菜食了。

“我不让他们死,我只要去龙王洞,然后带走一样东西!”

“没问题,只要你能进得去!”阿壮长老道。

孙易向不远处扬了扬下巴,那个被称为龙王洞主的少年已经醒了过来,正是使劲地揉着肚子,“他能同意吗?”

“必定会同意,这绝没有任何问题!”阿壮长老用极为肯定的语气道,“错生洞主也要服从药王的安排,哪怕……”

“哪怕让他去死!”孙易把后头的话接了过来,觉得挺腻歪挺无聊的。

不过阿壮长老似乎觉得这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一样,他已经是第三代长老了,每一代长老受到的都是这种教育,这种思想早已经深深地印刻到了他们的骨子里头。

孙易对药王越发反感起来,如果说从前可以顶着药王传人的名头多少还能让他得到一些方便的话,现在如此视人命如草芥的行为,就让孙易觉得有些恶心起来。

看到孙易微微皱眉,而且眼中显出几分厌恶的神色来,阿壮长老似乎也是微微地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越发和详起来,向孙易轻声道:“其实这条规则,包括自我封闭在这片大山里头,并不是药王的意思,而是我们自愿决定的,甚至药王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阿壮长老轻笑了起来,向四周指了指,层层叠叠绵延无尽的大山让人看着就有一种望而生畏般的感觉。

“就算不这么做,你认为我们有可能走出这片大山吗?”

“那错生……”

“我们知道,甚至知道那样的坏处,可是,只要出现一个天才,就可以引领我们走上新的路途,这是一种尝试,残酷的尝试!”

孙易轻叹了口气,向阿壮长老问道:“那个龙王洞里封的是什么?”

“魔鬼,一个药王封在那里的魔鬼,而我们的责任就是看守这里,守住魔鬼不让他逃离!”

孙易眯着眼睛想了想,然后斩钉截铁地道,“这个魔鬼,我带走,你们从此以后,自由了!”

阿壮长老摆了摆手,然后转身向饭桌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道,“只要你手上有药王丹,随时可以做出任何决定,至于我们……”

阿壮长老摇着头,包头使得他的脑袋显得极大,甚至在摇晃的时候还有些滑稽,可是孙易却没有笑,阿壮长老的无奈和落寞让他深有感触。

开饭了,整个村子的人都像是疯了一样扑了上去,一时之间尽是大嚼大吃的声音,孙易端着个饭碗,刚刚吃了一口饭,筷子一探出去的时候,桌子上已经空了,甚至连汤水都不剩,这些村民不但身手好,抢菜的速度也一点都不慢,还好在做饭的大锅里头还剩点菜汤,孙易准备泡点饭对付一口算了。

可是还没等走到锅跟前,就见那个两米多高的壮汉扑了过去,举起已经凉下来的锅子对嘴就倒了下去,把最后一点菜汤也喝了进去,还伸着舌头舔了一圈,锅子干净得像是用百洁布擦了上百遍一样。

不仅仅是锅子,就连桌子的碗和盘子片刻间都变得光可鉴人,孙易端着饭碗,有些微愣地看着这一幕,还是阿壮长老分给他几片腊肉才算是勉强将这一大碗饭吃了下去,那些村民吃得如此干净给了孙易很大的压力,他实在没有勇气把饭剩下,甚至没有勇气让碗里剩下一粒米,只好像其它人那样舔得干净才算是罢休。

可怜的亚伦一直像是一根人棍似的躺在角落里头,到最后连孙易都将他遗忘了。

孙易被安排在村子里最好的房子里头,是一座石木混制的房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屋子烧了火驱走了所有的潮气,甚至还用粗麻布搭起了一个蚊帐,屋子里再薰上艾草,蚊虫踪迹难寻。

夜里,熟悉的味道飘来,那个姑娘又一次悄悄地摸了进来,不声不响地爬到了孙易的床上,只是这一次停留的时间更长,似乎对孙易可以连继做战两次感到微有些惊奇。

其实孙易很想告诉她别白废力气了,自己的情况特殊,正常状态下很难让女人的受孕的,只是稍一琢磨还是算了,说出来只会让双方尴尬,不如留给对方一个念想。

这一次姑娘在黑夜里多陪了孙易一会,直到后半夜才悄悄地下床穿上艳丽的衣服悄然离去,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一样。

这梦做得多了,自然睡得晚了一些,醒来的时候已经快要日上三杆了,今天要去龙王洞,孙易这才想起亚伦来。

亚伦像是一根人棍似的被扔在磨台旁边喂了一夜的蚊子,在他的身边铺了至少数百只蚊子,都是吸过他的血以后直接倒下的,哪怕是壮裂牺牲也挡不住蚊子对鲜血的渴望。

看着亚伦身上布满了小红点,孙易都忍不住咧了咧嘴巴,简直太残暴了,找来少年错生让他解开毒,错生只是一个劲地摇着头,两人言语不通没法交流,还好有阿壮长老。

错生身上的毒是自小浸入的,他早已经习惯了,而且这种以秘法集南疆百毒于一身的毒根本就无从可解,亚伦中毒之后,只需要三天就会僵硬而死,哪怕全身腐烂的时候也是僵硬的,他们管这个叫僵尸毒。

没有亚伦肯定是不行的,孙易一咬牙拿出一颗药王丹来塞进了亚伦的嘴里头,嘀咕着便宜他了,至于能不能吞下去会不会有效果,只有天知道了,若是一个漂亮妹子的话,他还有兴趣以口相渡,至于亚伦,全看造化了。

看书罔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