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77章 我不是假冒的-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77章 我不是假冒的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6:33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看着那个少年和少女的脸色和动作,忍不住扬了扬眉毛,看样子他们似乎认识自己手上的药王丹,只不过这种药丹一向都只是自己身边亲近的几个人才会有,相信没有谁会跑到这穷乡僻壤里头来,更何况这地方似乎还与血族的大头头有关。

少年向前走了几步,一直走到孙易的跟前,隔着那个亚伦与孙易对视着,少年锋利的目光孙易已经习惯了,他本就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少年如此强硬的姿态也激起了孙易的凶性,瞳孔微微一缩,如同针芒对麦芒一般地与少年对视了起来。

少年与孙易对视了两分钟,突然笑了起来,扬了扬手上的药王丹说了几句什么,孙易一句也没有听懂,但是笑容地是世界上通用的友好语言,见他的肌肉放松面带笑容,孙易也稍松了一口气,这个给压力颇大的少年,让孙易也有一种压抑感。

把僵硬得像是一根棍子似的亚伦一扔,孙易也笑了起来,指指那枚药丹,再指指自己,然后从怀里摸出一个瓶子来扔给少年。

少年打开瓶子看了一眼,里头还有十多粒药丹,这让少年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开心了,想要把瓶子递还给孙易,孙易推了推示意送他了。

少年微笑着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不需要。

双方用表情和动作不停地交流着,竟然十分顺畅,孙易甚至看得懂他对自己手上药丹的怀疑,似乎在说明这东西并不是成品。

当看懂了这个动作和示意之后,孙易的表情忍不住一僵,难道他们见过真正成品后的药王丹?这东西绝不是谁都能够炼制得出来的,自家后园子里的药材丢过不少,相信国家实验室,甚至是某些势力都弄去研究了,可是从没有听说过有谁研究成功,这其中的关键就连孙易都有些搞不明白。

手势和表情也只能交流一些简单的事情,一旦涉及到太复杂的事情两人全都抓瞎了,至于那个羞涩的少女已经完全抓瞎到危地马拉去了。

少年有些急了,转身绝尘而去,速度奇快无比,目测时速都快达到七八十公里了。

只是一会功夫,少年就抱着一个硕大的罐子回来了,在他的身后乌秧秧的跟了一大帮的人,似乎全村人都被惊动了,还有扛着农具的农民在快速赶过来,看得孙易微微有些心惊,几乎要将亚伦再一次当盾牌举起来。

这些村民围着孙易小声地议论着,他们说的那种土话自成一格,别说是某一句,就算是一个字都听不懂,而这少年站在所有人的前方,领袖气质油然而生。

这个少年从面相上看也只有十四五岁而已,但是却傲视群伦,就连那些七老八十的老人都对少年毕恭毕敬,这种怪异的现象更是让孙易百思不解,很难想像一个少年竟然会有这种威严。

少年举起了手上的罐子,顿时,所有的村民都微微弯腰拜伏了下去,似乎那个罐子里头放置的是某种神圣的圣物一般。

少年将罐子放到了中最间的一座大磨盘上,然后轻轻地一扭,罐子开了,孙易也瞪大了眼睛仔细地看着,结果,里头竟然是坑爹的另一个罐子,这东西竟然像老毛子的套娃一样,一个接着一个的被打开,直到最后,里头是一个指头大小的小瓶子,这个瓶子制做得非常粗糙,可是那质地却不一般。

孙易现在也算是见多识广了,绝不是刚刚从城里回村时的那个土包小吊丝,一眼就认出来,那个翠绿欲滴的小瓶子绝非凡品,放到国际市场上,那也叫老坑玻璃种,就这么一小块,没有上千万都拿不下来,那还是未加工过的原石,可是现达么贵重的一个东西就这么出现在一个平平无奇的山中小村子里头。

而且他们所看中的并不是这个小瓶子,而是瓶子里的东西,孙易越发好奇起来。

这个小小的玉瓶一打开,顿时,一股淡淡的草木香气飘出,这香气似乎是有形有质的一样,从人的七窍一直钻进人的身体之内,甚至直达脑窍,似乎连大脑都跟着震荡了起来,眼前的一切都变得稍稍有些扭曲,所看到的世界并不模糊,就像是还原了它本来该有的真实模样。

孙易只是精神微微一震就恢复了过来,而那些村民,还是一副吸毒后的迷醉模样,身体微微地晃动着,不停地深深地吸着气,原本纯朴的模样不见了,尽是一模贪婪的模样。

孙易又轻嗅了几下,甚至能准确地分辨出紫苏花、大地乳还有恶浆果等几味味道明显比较浓重一些药材味道来。

这些药材他甚至专门请谢老这位中医大国手亲自看过尝过,以谢老在中医界的身份地位和能力,中药中浩如烟海般的药材,他几乎全部能通过气味和味道来分辨出来,可偏偏就不知道自家院子里任何一味药材的出处,甚至连药性都不敢确定。

也就是说,孙易家的药材是具有唯一性的,别的地方根本就不可能存在,可是偏偏这会在这个极度偏僻的小村落中出现了。

少年举着手上的药瓶,然后指着孙易呜呜啦啦地说着什么,然后将药瓶扣好,小心地再放进了那个罐子里头,脸色也变得愤怒了起来。

孙易连猜带蒙地猜出,这个少年似乎在指责自己是假冒的,然后狠狠地上前一步,双拳一举再一碰,发出砰的一声轻响,这种响声并不仅皮肉相击的声音,更像是某种经过晒制的老牛皮撞击到一起的闷响声。

“你这是想跟我搭个手练练本事啊!”孙易上前了一步,脸上毫无惧色,虽说自己一个成年人和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过招有点过份了,但是面对挑战,特别是这种时候的挑战,自己绝对不能后退。

孙易的双拳一握,全身的肌肉一崩,顿时一阵骨节爆声响起,身上的肌肉一鼓,整个人都大了一圈。

少年那双充满野性的双眼闪动着莫名的兴奋的光芒,轻喝了一声,并不粗壮的四肢眼看着鼓了起来,似乎把骨头缝里的肌肉都挤了出来,竟然跟孙易一样变大了一圈。

少年并不如孙易那般壮硕,甚至有些干瘦,排骨根根可见,但是身体这么一崩的时候,每一块浮于皮表下的肌肉都狠狠地鼓了起来,在干瘦当中竟然有一种极其强健般的感觉,再配上他黑黝黝的皮肤,整个人都如同铁打了一样。

少年草鞋下的脚趾头一勾,如同钉子一样的扣进了地面,看似轻轻的一蹬,顿时一蓬泥土带有一只草鞋一起向后飞去,少年的身子微侧,像是一只灵活的豹子似的向孙易扑了过来,拳头藏于肋侧,一双锐利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孙易。

孙易微微地眯起了眼睛,瞳孔微微泛着些许晶红,死死地盯着少年,当少年冲到孙易的跟头,藏于肋侧的拳头突然像是毒蛇一样怪异地一扭,以不合常理的姿态自下巴处钻了出来,粗粗一看就像是从嘴里钻出来的一样。

这诡异而又怪异的一拳正向孙易的面门打了过来,而这时,孙易突然动了,身体一动不动,但是左腿却像是剃刀一样抬了起来,然后闪电般地一脚从自己的下巴处直上直下地踢了出来。

这还是罗老爷子教他的一招,据说这一招叫无影脚,对身体素质的要求极高,孙易的武学修养本来是达不到这种地步的,可是硬生生地凭着变态般的身体素质能踢出同样的效果来,孙易只看效果,其它的一概不看,也只有孙易这般的身体素质才能这样蛮干,换成一般的武者,就算是胯骨不断也要把膝盖扭断了。

孙易的足尖正踢在少年打开的拳头上,拳脚相击发出啪的一声闷响,少年闷哼了一声,一个倒仰向后翻去。

孙易哪会放弃这个机会,抬起的脚一落在地上轻轻一点就要把右腿抬起来追上一脚,可是左脚在地上一点之后身体微微一颤,把前冲之势硬生生地顿了下来,因为此时孙易的左腿自小腿之下已经全麻了。

拳脚相击的力量绝对不会达到让他小腿发麻的地步,低头一看,脚上的鞋子已经碎裂,脚尖处泛着淡淡的青黑色。

孙易的眉头一扬,这个少年竟然跟自己玩阴的,动手就动手,竟然还下毒,这可太过份了,真当自己怕毒不成,当初迪亚哥废尽心力弄了各种混合型毒素放到牙齿里头狠咬了自己一口,也不过就是让自己的身体一僵罢了,孙易从来都不怕毒,无论你是什么毒,如果不嫌恶心的话,他甚至可以跟毒蛇睡在一个被窝被咬一夜都不带有一点中毒迹象的。

孙易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这个干瘦的少年,特别是他的双手,少年轻轻一笑,一摊自己的双手,他的双手手指自第二指节之前,泛着淡淡的幽紫色,这种紫色很淡,只有他在发力的时候,这种淡紫突然就会变成浓紫色,而且在他的脚趾上也是如此。

孙易多少接触过一些武者,绝大部分的华夏武者在没有深仇大恨切蹉的时候是不会动用一些阴狠的手段。

不过对于这个少年来说,似乎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反倒是看到孙易转眼就恢复了正常还觉得很惊讶。

要是连这点毒就能把自己放翻的话,那么多的药丸子可就白吃了。

本文来自看书网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