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 龙王村-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71章 龙王村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7:6:6Ctrl+D 收藏本站



蓝眉拿着这份卫星地图研究了好久也没有研究出头绪来,索性直接转给了柳双双她们,柳双双她们的小动作蓝眉是知道的,只是没有加入而已。 (w W W .  . c o M)

柳双双她们也没有研究明白,哪怕是加上菲菲这个大能人在,甚至不惜调用了当地地方的国安部分汇总过来的资料也没有研究明白,资料上显示,那地方就是一个十分普通的,甚至还有些穷困的山区农村,要说真有什么不同,就是当年对越反击战的时候,曾经有几发炮弹误落到了村庄里头,据说还有一个连队的越军特工曾经迷失在那片大山里头没有走出来。

一直都极度关注着孙易的紫鸿死皮赖脸地向她们中间凑,只是对这个眼睛一直都散发着色迷迷光芒中年老帅哥,任谁都没有好感,不过紫鸿还是扫到了那张高清晰的卫星地图。

讨了没趣的紫鸿有些讪讪地退了出去,一出门,脚下不轻意间加快,每次落步的时候都像是滑了一下,让他看起来走得很慢,可实际上速度却堪比奔跑了。

“老唐,老唐!”

那个硬骨如松般的中年人从床上坐了起来,悄悄地将手向腿侧一滑,藏在掌间的暗器不着痕迹地又滑了回去。

“老唐,你还记得龙王洞吗?”

“龙王洞?你指的是……”

“没错,就是那里!”紫鸿说完脸都有些青了。

“孙易要去龙王洞?”

“没错!”

“噢!”

紫鸿的眼睛一瞪,“你噢这么一声是几个意思?”

唐高手微微一笑,然后又躺了下来,“没几个意思,你要去你就去,我留下来保护村子里的这几个重要人物好了!”

“我呸,亏你想得出来,老子就是算是再嫌命长也不会去闯那地方,谁爱送死谁就去,不过,或许可以通知素问和尚一声,他可是一直都对这事梗梗于怀呢!”紫鸿说着怪笑了起来。

唐高手眯着眼睛扫了紫鸿一眼,然后淡淡地道:“怪不得孙易不肯应下你所提出的事情,你这个人太奸滑,此次事了,鄙人终身不再与你合作,哪怕你把唐家大族长请出来也不管用!”

紫鸿微微一滞,然后轻叹了口气,用唐高手能够听得到的声音低语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罢了罢了,咱们就最后合作这么一次吧,也不妄贫道与你川地唐门的交情!”

唐高手瞪了瞪眼睛,怒声道,“你与我唐门哪来的交情,要不是看在武当的面子上,哪个愿意搭理你撒!”

两大高手正在语言刻薄中争吵的时候,孙易和亚伦已经在桂省下了飞机,要去那个龙王洞还需要转乘多次客车,路途还远着呢。

孙易看看旁边的亚伦,心里头腻歪得很,挨过一次炮弹,又被自己用各种武器犁过一次,两次差点丢了小命的亚伦这回也学聪明了,弄了一个东方人的头套戴上,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长得高壮的东方人,只是哪个东方像你没进化完全似的那么多的体毛,而且还是淡黄色的?看着心里头别提多腻歪了。

亚伦全不在意孙易偶尔投过来的鄙视的目光,不时的悄悄检查了一下头套,他现在算是明白了,华夏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洋大人一声令下举国都要颤三颤的腐朽帝国了。

这个国家发展的速度令人瞠目结舌,而且这种高速还在持续着,虽说因此道德缺失十分严重,比如媚外的情绪仍然严重,但是必要的方向还是能把握得住的,只要被官方找到机会,肯定又会来一场演习,亚伦毫不怀疑,对方会几发导弹发射过来,把他和孙易一块炸死。

孙易也是这么觉得的,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除了鄙视一下亚伦之外,一路上并没有整出什么妖蛾子来。

两人先是乘坐城市客车,抵达了距离边境不远的一个小县城,在这里要停留一夜,然后再转乘那种面包车或是小中巴的农村客运。

农村客运车低矮,不时地有当地的农民上上下下,这是当地农村对外通行的主要交通工具,这地方连火车都不通,好在现在公路网络修建得比较完善,村村通柏油路或是水泥路,早年那些砂石路或是泥土小径几乎消失了。

亚伦戴着头套看不出表情来,可是从他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得出来,亚伦大公不爽得很,做为一名高阶血族中的贵族,什么时候这么跟别人挤过一辆车。

孙易只当没看见,倚在窗口处闭目养神,偶尔睁开看看这片青山、绿水,桂滇交界处的风景还真心不错,两山夹一河,车行山顶悬崖路上,使得这风景看起来更加壮观。

孙易倒没什么不习惯了,早些年那会,条件比这更加艰苦都熬过来了,现在只当是再体会一次就是了。

戴着头套的亚伦看不出表情如何来,但是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来,他非常的不爽,不爽到了极点,孙易很有一种兴灾乐祸的感觉。

两人下了面包车,看着那条长满了青草的岔路口,亚伦傻眼了。

亚伦指着那条几乎是被废弃了,又极其陡峭的小路向孙易道,“你别告诉我这是通往龙王洞的路!”

“地图上显示确实是这里,你看我干什么啊,又不是我要去的,你要是不爽的话咱们现在就转回去,看你怎么向克拉克那个逗逼交待!”

其实亚伦在心里也很想骂一声克拉克是傻逼来着,但是他不敢,只是揪着头发,几乎要把头套都揪下来了。

孙易放眼四望,一座座大山相连,就连他们坐的农村客运车都是走在盘山路上的,而且这还是省道,至于那远远地看着盘山消失的村路,比省道更险,怪不得当年打越战的时候打得那么苦呢,这鬼地方,哪怕以孙易的实力要步行起来,一天行进的直线距离都不会超过五十公里,看地图上,他们还有二百多公里路要走呢,而且全部都是这种村路。

亚伦的目光极其阴沉,比孙易阴过他那几次的时候还要阴沉,沉声道:“我要调一加直升机!”

“没问题!”孙易立刻痛快地应了下来,心中暗笑,这里可是紧邻越国的边境地带,手机到了这地方,定位稍差一点都显示到了越国,让遵守越国的法律法规什么的,这种敏感的地带坐飞机上天,好家伙,导弹不打下来才有鬼了,这一路上隔上几个乡镇就能看到驻边的部队,防范严密着呢。

看到孙易这么痛快地就应了下来,亚伦立刻就改变了主意,然后斜着眼睛看着他,手臂一抱也不着急了,反正握在手上的又不是自己的儿子。

孙易轻叹了口气,又看了一眼这碎石铺成,杂草横生的小路,这种小路要走上二百多公里,自己也没有这个勇气。

返身又搭上了客车,前往临近的一座县城准备买一辆车。

亚伦盯着一家车店里头块头庞大越野性能极佳的越野车时,孙易却错身而过,直接到了不远处的一家农机销售店铺,这里摆放着一些农用拖拉机,多数是那种手扶式的,这地方山多水多,双多梯田,一般的四轮拖拉机都没有用武之地,只有那种两个轮的手扶拖拉机才能转得开身。

看着孙易掏钱要买下一个发动起来蹦蹦直响还直跳的单缸小蹦子,亚伦一把就拽住了他,恶狠狠地道:“孙易,你玩我是不是?你买这东西干什么?你要是没有钱我出!”

孙易白了他一眼,一瞅这家伙就不了解华夏人的生活,或许在北方,那种越野车还能跑得起来,可是在这山多水多的地方,再好的越野车也要歇菜。

“你要有钱你就买,我懒得管你,你要是不服气,你开那种车,我开这个,咱们走着瞧!”

亚伦看着老板正在给那个手扶蹦子装上一个不大的车厢,再看看这个小块头跟蚂蚱似的蹦蹦车,一跺脚,返回去买了一辆看起来很牛的越野车,几十万块扔出去眼睛都不眨一下。

亚伦开着越野车,十分无奈地在前头缓行着,孙易开着小块头的手扶拖拉机突突突在地路上慢悠悠地跑着,这玩意想快也快不了,最快也就时速四十多公里的样子。

很快,一辆越野车,一辆小小的手扶蹦子就下了省道,一头扎进了旁边的小路上,顿时便有一种坐过山车的感觉,爬坡或是下坡,坡度最高甚至可以达到四十度。

越野车的性能良好,踩踩油门就冲了上去,小小的蹦子也不差,车体轻,轮胎又是那种深纹的轮胎,不紧不慢地爬上爬下。

这种路况实在是太考验车子了,亚伦咬着牙将车开到了前头,很快就没了影子,孙易开着小蹦子不紧不慢在往前走,后斗里头还带了不少备用的柴油。

又转过一座山,孙易看着前头一下子就乐了,亚伦正依在车边上,手上还拎着那个头套。

孙易停了车,点了支烟才下车,看了一眼哈哈地笑了起来,这辆越野车的后轴断裂,原本高高的底盘也挡不住路面上突出尖石的划蹭,几乎被剐开了,也不知是哪根油管断了,机油洒得满地都是。

本书首发于看书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